(联合早报网讯)香港文汇网报道,据中评网报道,日本学者村田忠禧接受中评社记者的专访,详尽介绍「钓鱼岛属于中国」这一论断的根据。「被日本称为尖阁列岛的岛屿本来是属于中国的,并不是属于琉球的岛屿。日本在1895年占有了这些地方,是借甲午战争胜利之际进行的趁火打劫,决不是堂堂正正的领有行为。」作为一名日本学者,横滨国立大学教授村田忠禧能够排除政治影响,以冷静客观的态度和严谨求实的作风研究钓鱼岛问题并得出以上结论,十分难得。
  尊重历史,呼唤良知,村田忠禧多年来一直反对政客利用领土问题激发狭隘的民族主义情绪,坚信真理高于国家利益。日前,他在日本的家中接受中评社记者专访,详尽介绍了「钓鱼岛属于中国」这一论断的根据。同时,他也跟记者分享了关于中日未来如何解决领土问题的思考。
  中国历史文献证明钓鱼岛属于中国
  村田忠禧首先从中国的历史文献中,找到钓鱼岛自古属于中国而非琉球的根据。
  据他介绍,明代以来各种各样的中国地图和文献都把钓鱼岛、黄尾屿、赤尾屿标注在中国的版图内。关于这一点已经有许多研究者指出了。
  具体的例证如1562年,明代的胡宗宪、郑若曾编纂的《筹海图编》卷一收录的《福建沿海山沙图》和卷二收录的《福建使往日本针路(梅花东外山至大琉球那霸)》。
  此外,由明、清王朝向琉球派出的册封使写成的《使琉球录》,也是钓鱼岛不属于琉球的明证。《使琉球录》多次出现关于钓鱼屿等岛屿的记载。最值得注意的是,这些记载中都认识到:过了赤尾屿,就到了「古米山」(现在的久米岛),开始进入了琉球的境内。现存最早的报告是1534 年作为册封使访问琉球的陈侃写的,有如下记载:「过平嘉山,过钓鱼屿、过黄毛屿、过赤屿。目不暇接,一昼夜兼三日之路。夷舟帆小,不能及,矣在后。十一日夕,见右〔古〕米山,乃属琉球者。夷人歌舞于舟,喜达于家。夜行彻晓,风转而东,进寸退尺,失其故处。又竟一日始至其山。有夷人驾船来问,夷通事与之语而去。」
  从上文可见,与陈侃同行的琉球人们认为,看到了古米山(久米岛)就是回到故乡了,所以特别高兴,而久米岛上有琉球的官员在等待着从中国来的使节。
  另一个例证是,周煌的《琉球国志略》(1756年)中描绘了一张《琉球国全图》,钓鱼屿、黄尾屿、赤尾屿等这些不属于琉球的岛屿都没有被画进去。
  村田忠禧在其中日双语着作《怎样看待尖阁列岛钓鱼岛问题》(2004年,日本侨报社出版)中,列举了更多例证。他认为,这些历史记载都说明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从明代到清代,琉球的领域是从久米岛开始,越过存在于赤尾屿与久米岛之间的海沟才开始进入琉球。对此,中国方面和琉球方面都是很清楚的。
  琉球和日本文献也证明钓鱼岛不属于琉球
  村田忠禧又分别查证了琉球和日本方面的资料,发现其中所记载的琉球范围并不包括钓鱼岛:
  作为记载历代琉球国王治世的历史书,蔡铎1701年编纂,由其子蔡温1724年改订的《中山世谱》中明确记载了琉球的范围。据其记载,琉球本岛由三府五州十五郡(应为三十五郡)组成,所谓三府是中头的中山府五州十一郡,岛尾的山南府十五郡,国头的山北府九郡,另外有36岛。即「明以来,中华人所称琉球三山六六岛者也」。
  日本人林子平编写的地图书《三国通览图说》(1768年)中收录了一张《琉球三省并三十六岛之图》,其中把琉球与日本、中国,以及台湾分别着色表示。在图中绘有钓鱼台、黄尾山、赤尾山,而与福建、浙江是同一种颜色。
  村田忠禧指出:这一绘图描写的无疑是当时琉球及附属的36岛。而其中不包括钓鱼屿、黄尾屿、赤尾屿。这是当时琉球、中国和日本共同的认识。
  除此之外,村田忠禧还认为,从地理上来看,钓鱼岛等岛屿位于中国大陆架的边缘,和琉球的诸岛(南西诸岛)之间有超过1000米的深海沟存在,对琉球的渔民来说,这些岛屿的存在和自己毫不相干。但对福建和台湾的渔民来说,因为有不到200米的大陆架存在,这个海域是绝好的捕鱼场所,在台风发生的时候也可成为紧急避难处。对他们来说,钓鱼岛是和生活密切相关的岛,但对琉球的渔民来说并非如此。
  1885年日本曾企图占据钓鱼岛未得逞
  在日本的历史文献中,白纸黑字记载了不可改写的历史。
  村田忠禧指出,明治政府的公文反映了日本占领钓鱼岛的过程,其中有关于1885年日本曾企图占领钓鱼诸岛但未能得逞的明确记载。
  1871年8月29日,日本明治政府推行废藩置县,确立中央集权制的国家体制。本来与岛津藩有领属关系的琉球王国因此直接由明治政府领属了。此时的琉球国,保持了(对大清国和日本的)两属关系。
  1875年,明治政府断绝了琉球王与清朝的朝贡、册封关系,将琉球王迁到东京居住,到1879年4月则废除了琉球藩,改为明治政府直接管辖的冲绳县。当然,清朝方面并未接受日本对琉球的合并,琉球内部也有抵抗的势力。经过多年谈判,日本与清朝之间关于琉球的所属问题一直没有解决而遗留下来。
  1885年,日本企图占据钓鱼诸岛,但由于害怕会引起清朝的疑虑乃至纷争,故决定「暂时不轻动」,阴谋未能得逞。
  1895年,中国在甲午战争中战败之后,日本内阁会议上决定于钓鱼岛上建立航标,以正式编入日本领土。
  曾几何时中日都「忘了」钓鱼岛
  「其实,日本政府的真正目的是占领台湾和澎湖岛。所以在『马关条约』上达到了占领台湾和澎湖岛这一目的后,居然完全忘记了在久场岛和鱼钓岛上建立航标的事。」
  村田忠禧指出:「直到1969-1970左右,因为那时突然发现这一地域有出产石油的可能性,因此才主张对那一区域拥有领有权。」
  不过,村田忠禧也注意到:「在这一点上,中国政府也有些相同。因为台湾的回归是最受关注的问题,所以开始时对那些无人岛屿没有表示太多的关注。」
  「中日两国都是在了解到这些岛屿的周边海底有可能出产石油的情报后,才开始强调自己的领有权。在此之前,两国之间没有围绕领有权发生争论。」他指出:「两国的地图也很清楚地表明了上述情况。无论是中国(包括台湾当局)的地图把钓鱼屿、黄尾屿、赤尾屿明确地标在中国的领土内,还是日本文部省审定的地理教科书中用尖阁列岛的名称表示这些岛屿,都是1972年领土问题发生以后的事。」
  在考证大量各方面文献之后,这位清醒而客观的日本学者得出以下结论:「对钓鱼岛等问题不要孤立地看,要放在冲绳问题、台湾问题等整体的演变中来看,要把过去的历史与今天的现实结合起来分析。」
  他指出:「作为历史事实,被日本称为尖阁列岛的岛屿本来是属于中国的,并不是属于琉球的岛屿。日本在1895年占有了这些地方,是借甲午战争胜利之际进行的趁火打劫,决不是堂堂正正的领有行为。这一历史事实是不可捏造的,必须有实事求是的认识和客观科学的分析态度。但是有的人打着研究的旗号,实际上是有意地隐瞒事实。」
  四个「岛」的问题困扰日本
  至于钓鱼岛问题应该如何解决?村田忠禧也有自己的思考。
  村田忠禧指出,日本有四个「岛」的问题。一是和中国之间的钓鱼岛、二是和韩国之间的竹岛、三是和俄罗斯之间的北方四岛,四是冲绳。(此外还有冲之鸟岛的问题,此处不讨论。)
「以上四个都是战争遗留的问题。前三者围绕主权问题而对立,冲绳美军基地问题虽非领土问题的形式,但对日本来说是最大的课题。」
  北方四岛的问题,村田忠禧认为可以采用黑瞎子岛的模式解决。(围绕黑瞎子岛归属问题,中俄进行长达数十年的谈判之后,于2004年签署《中俄国界东段补充协定》,同意把黑瞎子岛一分为二,一半归俄罗斯所有,一半归中国所有。两国本着「共同利用,互利双赢,携手开发」的原则,把黑瞎子岛建成互贸通边的纽带。至此,中俄和平解决了这一领土纷争。)
  至于钓鱼岛和竹岛,村田忠禧认为,这些领土争议地区都只不过是无人小岛,虽然涉及海洋或海底资源的问题,但是如果相关各方能够以理性、合理、互惠的精神来协商是有可能解决的。
  他强调,日本和中国的关系仅处于「初级阶段」,而美国则常在此间上下其手,把钓鱼岛等问题当作挑拨中日关系的筹码,企图浑水摸鱼。
  「日本与中国为这些无人居住的小岛发生争执,究竟对谁有益?让头脑冷静下来思考一下就会明白。」
  借鉴前人智慧 和平解决钓鱼岛问题
  村田忠禧表示,中国和苏联「老大哥」曾经联盟也一度敌对,但两国最终走向和平与合作;中国和越南曾经是「同志加兄弟」却也有过擦枪走火,现在也处于和平与合作的关系;中国和印度发生过战争,如今也进入和平合作时代;中国和日本为何不能走向和平与合作呢?
  那么,如何才能用和平与合作的方式,解决钓鱼岛问题呢?村田忠禧提醒我们回顾开拓20世纪历史的优秀前辈们在处理这一问题时的智慧。
  他指出,首先应向日中邦交正常化时周恩来总理的对处方式学习。1972年7月28日,在同当时公明党委员长竹入义胜会谈之际,他指出「不必触及钓鱼岛问题。与邦交正常化相比,这不是问题。」后来公布的竹入笔记中关于这一会谈记录更详细的内容,其中谈到:(周恩来说)「不必触及钓鱼岛问题。到现在为止,竹入先生是不是也不关心呀?我也不关心。但是在那石油问题上,历史学者认为是问题。日本的井上清先生很热心。不要把那一问题看得那么重」。
  周恩来所说的井上清,是一位日本历史学家。1972年,他在日本刊物《中国研究月报》上发表文章,援引大量历史事实证明钓鱼岛等岛屿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神圣领土。周恩来在这里特意举出井上清的名字,是在促对方了解他的研究成果,这是值得注意的。
  其次要向邓小平先生的处理方式学习。1978年10月下旬,为交换日中和平友好条约的批准书,邓小平副总理访问日本。25日在日本记者俱乐部会见各国记者的时候,记者团中有人针对尖阁列岛问题提出质疑。邓小平作了以下的回答:
  「尖阁列岛我们叫做钓鱼岛,这个名字我们叫法不同,双方有着不同的看法,实现日中邦交正常化之际,我们双方约定不涉及这一问题。这次谈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的时候,双方也约定不涉及这个问题。从中国人的智慧来看,现在只有考虑用这种办法处理。因为一旦触及了这个问题就说不清楚了。倒是有些人想在这个问题上挑些刺,来障碍中日关系的发展。我们认为两国政府把这个问题避开是比较明智的。这样的问题放一下不要紧,等十年也没有关系。我们这一代人的智慧还不够。我们这一代解决不了,但下一代比我们有智慧。那时也许可以找到大家都能接受的解决方法」
  村田忠禧指出,不论在日本与中国邦交正常化的时候,还是在接着缔结和平友好条约的时候,中国方面都提出了不触及这一问题的方案,日本方面同意,于是采取了最优先改善两国关系与发展的方针。
  21世纪的人应更有智慧 开创新模式
  今天,我们是不是有智慧了呢?是不是有了比周恩来和邓小平等前辈们的见解和处理方法更聪明的办法了呢?
  2008年6月,中日双方通过平等协商,就东海问题达成原则共识。文件指出,「为使中日之间尚未划界的东海成为和平、合作、友好之海,中日双方根据2007年4月中日两国领导人达成的共识以及2007年12月中日两国领导人达成的新共识,经过认真磋商,一致同意在实现划界前的过渡期间,在不损害双方法律立场的情况下进行合作。为此,双方迈出了第一步,今后将继续进行磋商。」
  村田忠禧认为,这项共识标志着两国就解决有关纷争做出努力,向前走了一大步。两年过去了,中日两国就此问题不可「不进反退」,应该回到2008年那个阶段,重新走合作之路。
  他最后对记者说,我们生活在21世纪的人应该更有智慧,用合作双赢的模式解决领土争端。如果可以本着「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原则,开创新的模式,和平解决钓鱼岛争端,无疑是一大功德,甚至还可以带动其他国家类似问题的解决。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中国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中国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中国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