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习记者 吴丹 摄影 何海洋) “成都大轰炸”受害者,和志愿者征集热线962211已经开通两天了,60多年前亲眼见证了大轰炸惨状、亲身经历了炮火硝烟的受害者纷纷打进电话,控诉当年侵华日军给成都造成的巨大伤痛。而志愿者的报名也不少,继前日四川大学一女研究生报名担任志愿者后,昨天一位重庆女律师打进电话称,希望加入赴日索赔团,给成都受害者“扎起”!目前,征集到的受害者和志愿者近20名。

  热线动向

  女律师推掉工作要来帮忙

  “我是重庆人,但愿意为‘成都大轰炸’的受害者义务帮忙!”女律师刘琳莹很爽快地就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昨日上午,她打进本报热线称,希望能为成都索赔团无偿提供法律服务。刘琳莹告诉记者,她是重庆人,现在在成都工作,“我家里不少老辈子都经历了‘重庆大轰炸’,我从小就经常听他们讲大轰炸的故事。‘重庆大轰炸’受害者成立索赔团的时候,我刚好在外地,没能帮上忙,这回成都成立索赔团,我再也不能错过了!”

  为了全力帮助成都索赔团处理事务,刘琳莹称她专门推掉两个案子,也因此损失了一笔收入,“我认为很值得,这样我才能专心开展索赔团的工作,其实我对国际法研究一直很感兴趣,能加入索赔团对我来说也是个难得的实践机会!”

  最新消息

  日本欲封杀索赔引发抗议


  昨日,二战受害者索赔律师团副团长、日本律师高桥融专程从日本赶到北京,向各地的赴日索赔团传递了一条重要消息:日本最高法院将于今年3月开庭,辩论中日联合声明发布后,中国民间还是否享有对日索赔的权利。如果法院最终判定中日战争所有损害的赔偿请求权已经被放弃,那么慰安妇诉讼、细菌战诉讼、劳工诉讼以及“重庆、成都大轰炸”受害者的民间诉讼将被一同驳回。

  这条消息,让成都索赔团的受害者们深感震惊。一些受害者认为,日本方面是在为回避历史寻找借口。对此,“重庆大轰炸”索赔团首席律师林刚表示,中日两国政府的确在1972年签署中日联合声明,中国政府宣布放弃对日本的战争赔偿要求,但放弃国家索赔权是否意味着同时放弃了民间索赔权,在国际法上尚无定论。而成都索赔团律师董绪公则认为,依照国际法原理以及战争法、赔偿法的规则,国家赔偿与民间赔偿的权利范围、主体资格和性质有明显的不同。所以,放弃了国家赔偿并不等于放弃了民间赔偿,“我们希望日本最高法院尊重历史,不要做出错误判断!”

  ■伤痛记忆 

  跑警报脚都跑肿了


  讲述者:陈雪秋  81岁

  陈雪秋1926年出生,成都遭遇大轰炸时,她还是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跑警报,脚都跑肿了!”现在陈雪秋已是81岁高龄的老人了,但当她回想起大轰炸的情形时,却恍如昨日。陈雪秋家境殷实,一家人住在青石桥附近一栋漂亮的房子里。“那时候我正在上学,本来日子很平静,日本人来轰炸后,全城都乱了,人心不安,所有学校只能停课。每回拉警报母亲就带着我出去躲,留下父亲看家。开始的时候,我们还会带上几件行李,后来警报拉得越来越勤,经常一天要跑几回,大家只顾逃命,连包都来不及拿了,我脚上长满了血泡,肿得老高!”

  然而,陈雪秋一家还是没能幸免于难。1939年,日军集中火力轰炸盐市口一带,陈雪秋家被夷为平地,她的父亲看着丰厚的家业顷刻被毁,一下子病倒了,当年就离开了人世。来源: 成都日报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