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拆得狼籍一片的“利济巷2号”
被拆得狼籍一片的“利济巷2号”

千里赴南京指认慰安所的朝鲜老人朴永心(资料图片)

  今年是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有人正在讨论是否为当时被迫成为侵华日军“慰安妇”的亚洲妇女建立一个纪念馆。

  这时,南京利济巷2号???亚洲最大的日军“慰安所”的拆迁工作正在悄悄进行。

  4月初,记者来到位于南京大行宫附近的利济巷2号???这里正是曾经的“民国总统府”的正南边,两者相距大约只有300米,只隔两条街。

  记者了解到,目前,利济巷附近的房价已经上蹿到每平方米1.2万元。早在2003年,南京利济巷2号“慰安所”已经被纳入南京市土地储备计划,这里是危旧房为主的旧城改造区。这片地面约6700平方米,需搬迁居民209户,工商企业4家,南京市房产局于2004年3月25日颁发了拆迁许可证。

  当时,记者从太平南路的大行宫南站下车,沿着一条细小的巷道向东走200米左右,就到了这个曾经充满罪恶和血泪的地方。在四周的高楼环抱下,这里一片二层的破败小楼显得十分扎眼,但一堵围墙已经将它们围住。

  记者向路人询问此处小楼曾经的用途,虽有人能够明确说是侵华日军的“慰安所”,但也有人不做回答。

  继续向小楼靠近,记者在围墙西边靠近拐角处发现,这里已经被打开了一个缺口,地面上泥土被踩得十分光滑。沿着围墙缺口走进去,在一条巷道内,一个男子正一声不吭地朝大编织袋里装塑料瓶子。除了院外汽车经过和小贩叫卖的声音外,院内十分寂静。

  记者向那个男子走去,他没有对有人到来感到新奇,仍旧忙乎他自己的事情。记者问他为什么这样急急忙忙,他对记者说:“这里就要全部拆了,我必须得搬出去。”据他说,他是一个专门捡垃圾卖的人,过去这里的房东曾经向他收过房租,最近已经不收了。

  记者继续向东走,地上垃圾遍地,异味熏天。行走中如果不小心,就会踩上一些酥软的发着臭味的东西。继续走,只过一栋楼,眼前是一片废墟,废墟上仍是垃圾。

  在废墟上环顾四周,都是高楼。西侧,在一群30多层高的住宅楼的簇拥下,一栋50多层的大楼又拔地而起。

  尚存的二层小平房一共还有10栋,大小不一,但很整齐地排成了五排。在这些小楼东边,一辆黑色的小轿车停在废墟里。

  记者还了解到,从2003年以来,曾经有专家和社会人士多次向政府呼吁要整体保护利济巷“慰安所”,并建立“慰安妇”纪念馆,让更多的后人知道侵华日军的暴行,但在南京市正在扩建的有关纪念馆中,并没有“慰安妇”纪念馆的消息。

  文并摄/本报见习记者黎光寿

  链接:

  朴永心和利济巷2号

  南京利济巷2号和一位朝鲜老人朴永心的名字连在一起。2003年11月20日,82岁的朴永心来到利济巷2号。这里曾是国民党将领杨普庆的私产,“南京大屠杀”之后被日本人征作“慰安所”。这是一栋两层、每层约30个房间的筒子楼。朴永心站在雨中痛哭良久,然后喃喃地说:“就是这里了。”

  2004年,南京师范大学教授经盛鸿向媒体表示,“利济巷2号-18号的九栋楼及周边附属设施,约4800平方米的范围,是侵华日军的重要罪证。尤其是2号,是目前惟一被健在的‘慰安妇’指认过的‘慰安所’。”

  南京市政府有关人士介绍说,利济巷2号所在的南京白下区长白街科巷地块,经市政府批准,纳入2003年南京市土地储备计划,系以危旧房为主的旧城改造区。由于这一地块所涉及的建筑(包括曾经被韩籍“慰安妇”指认的“慰安所”???南京利济巷2号)目前并没有被确认为文物单位,遵照新拆迁法,市房产局经过严格审查后,依法颁发了拆迁许可证。

  所谓土地储备计划,是南京市为缓解市区土地供需矛盾、平抑过高的商品房价格而推出的一项政策,由市国土局土地储备中心先期征购闲置的地块,然后有计划地投放市场,进行招标、挂牌和拍卖。交易所获取的收入缴纳市财政,而先期拆迁的费用由市土地交易中心筹集。

被拆得狼籍一片的“利济巷2号”

利济巷2号,当年的日军慰安所(资料图片)
 

  [相关资料]慰安所血泪之辨:17岁朝鲜少女的惨痛记忆

   历史关于南京市白下区利济巷2号的记忆,在2003年12月20日下午1时30分曾有一次凝滞。

  “就是这里了。”朴永心站在利济巷2号面前,向楼上望去时,82岁的她老泪纵横。老人双肩颤动,伤痛欲绝的哭泣持续了10分钟,湿透了一条黑红花纹相间的手绢。

  人们搀扶这位朝鲜老人摸索着上楼。65年前,她正是从这里踏入了一段屈辱的人生。上了二楼,她走进了左手第三个房间,它是19号房,当初年仅17岁的少女朴永心的惨痛记忆,就在这里展开。

  它的布局和其余房间无异:大约15平方米,进门右侧向里面凹进去一块,3平方米左右。“凹陷的部分为了放床???日式榻榻米,房间朝窗的位置可以摆放吃酒的桌子。”随行的陶小年介绍说,这位42岁的南京人在此居住了20多年。

  朴永心慈祥的目光突然变得尖利起来。“你们为什么不去打日本人?拉我到这个地方干什么?!”她失去理智地高喊。紧接着,老人推倒了一个朝鲜随行官员,又狠狠踹了领队朱弘???因为他用日语向她说“对不起”。面对房间里凹进去的那块地方,朴永心叫嚷着“我要跳楼”、“我要撞墙”。

  “其实她是一位坚强的老人。”留日中国学者朱弘说。在第二天情绪稍微平静后,朴永心对随行人员确认:19号房间的确是她以前被凌辱的地方。当年,这里约有20名慰安妇,日本兵凭借“慰安券”就可以随意以她们取乐。慰安妇们每天要接客20到30人。

  当年的食堂、浴室、小卖店,在老人的指证下一一明晰。二层一间狭小的阁楼是用来惩罚慰安妇的地方。如果有人不愿“接客”,她将被推到上面,之后下行的梯子将被撤去。阁楼上没有食物和水,这样的折磨直到被关押者屈从为止。

  据老人介绍,与利济巷2号相临的18号的几栋小楼,是为日本军官提供性服务的地方。

  罪恶的慰安制度

  1939年,当朴永心被日本宪兵骗到这里时,震惊中外的南京大屠杀已结束两年。

  “南京屠城后,疯狂的强奸与轮奸导致性病在日军内部流行。”身为中华民国史学会理事的经盛鸿说,“日本华中方面军司令官松井石根为了保存战斗力,同时为了应付国际舆论的谴责,下令迅速召集慰安妇。1937年12月,慰安妇制度在南京开始设立。”   17岁的朴永心变成了日本人的猎物之一。与她同样命运的,有来自中国、朝鲜、韩国、菲律宾及日本本土的数千名少女。由于是日本“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所在地,南京成为侵略者设立慰安所最多、实施慰安制度最“完善”的地方。权威统计表明,当时这座城市里的各种慰安所不下40家。

  当时的《南京新报》上,可以看到“大优惠皇军???人民慰安所倚红阁妓院”之类的整版广告;当年的大街上,这样的海报也随处可见:“支那美人,兵站指定”,“由此前行600米”……

  这样的慰安制度一直延续到日本侵略战争的终结。随着日军的侵略脚步,它一度从中国推广到东南亚各战场。

  在南京度过了痛苦的三年后,朴永心作为“军需物品”被送到云南前线???日军在前线同样建立了慰安所。1944年,在长达100天的松山战役后,朴永心被当作“日本人的女人”,由中国盟军俘获。

  当时的朴永心已经有了7个月的身孕。此后不久,她被送回朝鲜。  


《大肚子慰安妇》(资料图片)

  朱弘说:“那张著名的《大肚子慰安妇》照片,就是当时拍摄的。真是机缘巧合,这个人竟然还活在世上!而且朴永心最终承认自己就是照片上的女子,并向我们描述了那家南京慰安所的状况。”

   在老人的印象中,这家慰安所有几个显著特征:慰安所的周边有铁路通过,因为她能清楚地听到火车声;附近有练兵场及水塘;一个私人诊所是她们经常就医的地方。

  从1997年开始探究“慰安妇制度”的经盛鸿,把这个慰安所锁定在白下区大行宫附近。那里在沦陷期间被划为“日人区”。

  经盛鸿等人随即展开调查。他们发现,距离利济巷2号几十米的长白街,解放前曾是一条铁道;附近的一个水塘在1958年被填平,现在是南京第二十二中学;与之相距不远的总统府曾是日本16师团的司令部,日军经常在那里练兵。

  生于1904年、一直住在利济巷14号的杨老太说,她家曾在南京沦陷期间开了“德胜祥”杂货店,2号“高丽窑子”里的姑娘会来店中买东西;对于72岁的居民沈玲来说,当年日本人蹂躏女子时发出的笑声,则成为她永远的记忆。

  南京的记者们还找到了利济巷2号-18号解放后的房产登记表。上面写到:“此处系军阀杨普庆私产……在日伪时期,门面为日人开设的东方旅馆,后面洋房更名为故乡楼,及(即)妓女院”(此处妓女院即为慰安所??编者注)。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