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已经在日本的《留学生新闻》全文发表******

中国《战略与管理》杂志于2002年第六期刊登了《人民日报》评论员马立诚《对日关系新思维─中日民间之忧》(以下称《新思维》)的署名文章,提出处理中日关系应有与时俱进的新思维,中国应抛弃非理性的仇日情结,理解日本要成为政治与军事大国的诉求,两国联手营造东亚繁荣。该文甫出,立即在中日两国引起极大反响。
日本舆论对这篇文章高度关注,普遍认为此乃中国高层授意,显示中共十六大全面接班的中国第四代新领导集体在对日关系上将有创新思路。日本《中文导报》更以该文“对日关系新思维石破天惊”为由,将其评为“二00二年日中关系十大新闻”之一。但在中国,该文因“过分媚日”而触发民间批判浪潮。①
近来在日本的《文艺春秋》和《中央公论》不太愿意看到《新思维》影响力的逐渐消退,又刻意将该文翻译成日文,转载在2003年3月号的月刊上。《文艺春秋》以"我的中国,谨慎你的反日行动"为标题,并别有用意地在文头刊登了中国新一代领导人胡锦涛的照片。《中央公论》则刊登中国女明星赵薇穿上日本军旗服装的照片,标题是"民族主义的反日论,有害无益"。
虽然《新思维》中大部分错误言论已被国内不少学者的批判文章逐个示众、点评,② 但是,笔者以为《新思维》所散播的谬论不会因此当然地退出舞台,它依然如阴魂不散还会在社会上弥漫。为此,还必须进一步对《新思维》的极端的言论继续不停地批判。

一,《新思维》罔顾事实、谎话连篇

《新思维》文章的引子是:“名演员赵薇出于商业目的,穿了一件类似日本军旗图案的时装。我看过杂志上转发的赵薇穿这件衣服的照片,也许照片比较模糊,如果不是旁文注明‘类似日本军旗’,我还看不出衣服的玄妙。”笔者以为《新思维》的作者从文章的开始就心存不良地不顾客观事实在说假话。其目的是替赵薇的行为作技术上的淡化处理,这样可以反衬国内的爱国主义者对赵薇穷追猛打的狭隘和无知。《新思维》的作者声称:“也许照片比较模糊,如果不是旁文注明‘类似日本军旗’我还看不出衣服的玄妙。”稍有摄影知识的人一看照片就知道,赵薇穿日本军旗装的照片并没有使用柔光镜或雾镜。可是,在服装广告摄影专家的手下所生产的照片竟然被《新思维》的作者说成是“照片比较模糊”,笔者以为任何一位尚未达到老眼昏花或奄奄一息之程度者,即使在看某杂志上转发的这类照片也不至看不懂赵薇所穿的军旗装,事实上在赵薇的张照片不仅日军军旗的图案是十分抢眼③,而且,军旗装上的文字也清晰可辩。

尽管如此《新思维》的作者还硬是要将赵薇军旗装的照片描绘成“比较模糊”的,该作者是一位长期从事文字工作的高手,为了让自己编造的谎话有路可退,就在“也许照片比较模糊”之前加上一句,“我看过杂志上转发的赵薇穿这件衣服的照片。”虽然他几乎可以诡辩成自己看到的是模糊的照片,可出纰漏的是,假设该作者看到了某杂志转发的因为印刷不良或传阅过多而导致照片磨损后出现的比较模糊情况,难道《新思维》的作者就能以此推理出其他人所看到的《时装》杂志上的这张照片也一定是模糊的吗?

如果《新思维》作者有着正常人的逻辑思维,那么,以上罔顾事实,颠倒模糊与清晰界限的开场白的用心和立场就显而易见了。他想说明的是,那些打着“ 爱国”旗号的中国人以非理性和狭隘的诅咒漫骂一个弱小的女子方式在反对一个假想的日本帝国主义。

针对赵薇为《时装》杂志2001年第9期拍摄的一张穿着日本军旗装图案服装的图片事件后,赵薇遭到国内大多数媒体的关注和批评。有人以赵薇无知为其解脱,更多的人们在媒体上关心和讨论的是今后如何对年轻一代进行必要的历史教育,应该说国内主流媒体对军旗装事件所做的反映也是很正常的。不过在网络上,似乎更多的人们没有原谅赵薇,有网友指出,赵薇是明知故犯,理由是她主演的电视连续剧《情深深雨蒙蒙》中就有日本军旗。真正的原因是铜臭使赵薇丧失国格人格。④

在网上还有人对这小女子的漫骂,甚至还有人(吴某)乘赵薇演出之际,上台用泼粪的方式发泄对赵薇愤怒。虽然这些都是事实,笔者对这类行为当然持坚决的反对态度。但是这种超出正常批评范畴、极端的违法侵权行为,仅仅是极少数人的行为。在中国的主流媒体方面从来就没有鼓励或煽动过。可是,《新思维》作者却声称“令人痛心的是,吴某泼粪之后,大量媒体起来造势,竟说吴某的行为表明他“位卑未敢忘忧国”,并发起筹资活动,为满足吴某上大学的渴望筹款。近年来,一些打着“ 爱国”旗号的非理性盲动之所以屡屡得手,正是与部分媒体缺乏社会公义、不负责任的煽动密切相关。”针对《新思维》作者的指控,笔者认为,一般公开发行的报纸、杂志的内容通常是可以在网上查到的,为此,通过GOOGLE搜索网站特别地查索“位卑未敢忘忧国”的7个字,查索结果共有610个条目,可是,没有找到一条是关于赞美泼粪者“吴某”为“位卑未敢忘忧国”的。《新思维》作者指控的所谓中国有大量的媒体在造势“赞美”违法行为,这种捕风捉影、主观臆断的论证手段难道是大报记者的必须具备的基本素质?

作为《人民日报》的记者,罔顾事实、谎话连篇,实在是令人费解。

二,仅限于对中国的民族主义情绪高涨者咬牙切齿

《新思维》作者在文章中对网上一位署名高兴兴的文章进行批驳并阐述自己的“新思维”,“我在某网站读到一篇署名高兴兴的文章,说日本已具备发动大规模战争的能力,首先要打击中国。……事情并不像高兴兴说的这样简单。近年来我国出版的许多日本研究着作都肯定了日本基本上已经建立起民主和法治的体制,政府决策受到多方监督与掣肘。某些人想像中“军部”为所欲为的情况已不复存在。……我在日本拜访各界人士,提到战争,大家都很厌恶。东京银座和新宿灯火如海,应有尽有,比纽约曼哈顿还要繁华,一对对青年男女衣着光鲜,互相依偎,沉浸在舒适的现代化生活中,他们怎能企盼战火?我在日本农村看到农民开着丰田小轿车,沿着柏油马路开到田边,停车之后打开后备厢,穿好胶靴下田,过一会儿回来把胶靴放到后备厢开车回家。乡村中放眼尽是现代化建筑,购物中心、俱乐部、咖啡馆应有尽有,一家一栋别墅式建筑,可以停车,日子过得比东京市民还舒服,有什么理由到战场送死?有鉴于此,高兴兴先生鼓动中日开战,决不是中华民族的福音。”

由于《新思维》作者没有注明高兴兴原文的名称和出处,所以在网上也没有搜索到类似文章。因此,高兴兴的文章到底是鼓动中日开战或是提醒中国人民保持对日本军国主义复活的警惕皆不得而知,至少仅凭《新思维》作者一面之词,对于“高兴兴鼓动中日开战”的说法则是难以令人置信。另外,按照《新思维》作者的逻辑,因为日本人民生活在应有尽有的国家,所以日本人民就没有理由到战场上去送死,所以日本国就不会发动战争。笔者以为,历史上发动侵略战争的国家往往不是穷国,因为穷国没有相当规模的经济实力,也就没有战斗力可言;而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的资本主义(帝国主义)国家往往在不同程度上有着侵略和殖民他国的历史。一个一心想统治亚洲,征服全世界的国家决不会因为在物质上应有尽有而就放弃掠夺、放弃侵略,这是十分浅显的道理。战争的发动是国家的管理者(统治者)所为,在战争状态的情况下,由不得人民愿意与否,统治者可以用强制力、说教、舆论压力等迫使人民走向战场。因此人民生活的舒适程度与战争的发动不够成反比例关系。

《新思维》的作者在文章中表达了他对民族主义情绪高涨的痛恨,并断章取义地引用了一些学者的话为佐证:“现在民族主义情绪高涨,有很多人把狭隘民族主义混同于爱国主义。”可是《新思维》的作者没有在他的文章里明确地告诉读者狭隘民族主义与爱国主义的区别,以及这两者与民族主义情绪高涨的关系和界线。他只是笼统暗示人们:民族主义的情绪一旦高涨的话就可能成为狭隘的民族主义,而民族主义情绪只有不高涨或冷却的话,才能保持原汁原味的爱国主义。笔者搞不懂为何《新思维》作者不以上述的标准来考核日本国的网民呢?

最近笔者在中国基础教育网上看到一篇题为《中国人必看》(原文题目为:《日本未来侵华计划》)的文章,⑤ 该文是一个在日本BBS中人气极旺的帖子,一位不知名的网友,将该文翻译成中文,在论坛转贴,该文在网上流传甚广。文章概要如下:该文强调日本特殊的地理位置及资源的匮乏性,决定了日本发展的终极形式是:发动战争!抱怨世界对大和民族的不公平,而一些劣等民族占据着大片肥沃的土地,却不能充分利用这些宝贵的资源。潜伏的危机使日本人意识到涉猎在世界这个资源有限充满残酷争夺的现代森林里,只有保持旺盛的斗志与适当的野性才能换取民族根本的生存,这就是地球生存的法则。 岛国的命运最终将会覆灭于海底,匮乏的资源将会导致民族前进动力的绝断。日本人唯一的出路就是军事扩张,运用大和民族的勇武、智慧与精神去征服亚洲,征服世界。
   
该文声称:灭亡象中国这样的大国的时候,不能过于着急的一口吃掉,而应象吃生鱼片一样,一片一片的吃。日本是一个面积狭小的岛国,军事回旋余地很小,只有发展强大的帝国舰队,才能实现未来帝国对予圣战的需要。建立一支强大的帝国舰队与实现海外派兵合法化,是实现发动圣战的首要条件。

《大日本帝国兴国圣战计划》之战略步骤: 一、灭亡中国,征服亚洲 ;二、巩固亚洲地位,称雄世界。日本在灭亡中国后,理应成为亚洲当之无愧的领袖,要用优秀的大和民族精神去震慑劣等民族的精神,要消灭他们的语言、习俗及奢糜的生活方式即劣等民族的劣根性,要消灭这些民族的存在,消灭他们的一切,转而学习我们的一切,要在他们的土地上用我们的方式培育出支那日本人、台湾日本人与朝鲜日本人,要使整个亚洲不但统一成一个国家,而且还要统一成一个民族,那就是大和民族。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牢牢的掌握住亚洲,进而征服整个世界!

《新思维》作者历经了“我在日本拜访各界人士,提到战争,大家都很厌恶”后,就立即告诉国内:日本人都是爱好和平反对战争的。令笔者纳闷的是“日本未来侵华计划”的作者或类似这类人物怎么就没有给《新思维》作者碰到过呢。

日本有不少的战争狂徒,将大和民族封为最优秀的民族,经常集中在靖国神社招魂呐喊。笔者以为这批人的叫嚣并不能代表日本人民的主流思想,但是我们决不能轻视或无视他们的存在和影响。在日本平民阶层中有这批目空一切的战争贩子的存在就已经说明,日本民众虽然不是普遍渴求“军事强国”,但是日本右翼势力也同样根植于日本国民的这片并不简单的土壤。

在另一方面,日本政府在某些方面的所作所为也免不了带有日本右翼势力影响的烙印。面对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连续三年参拜靖国神社以及日本文部省批准歪曲南京大屠杀历史的教科书以及日本国一些右翼势力美化侵略战争的叫嚣,中国的网民们在网上作出一些个人的过激反应也是事出有因。当然,有些极端的侮辱日本人民的言论是非理性的。但是,这些极端的言论同样不能代表中国人民的主流思想,而且中国政府对此从来就没有鼓励或煽动过。《新思维》作者看不到、听不到或在日本遇不到日本的右翼势力的言论或代表人物,但是却老是看到如高兴兴这种非理性的民族主义情绪高涨的文章,进而将国内一些或一部分网民的极端言论或极个别的非理性行为进行放大,最后《新思维》的作者感叹:“面对如此狂热汹涌的民间潮流……值得深思。”

作为《人民日报》的记者,仅限于对中国的民族主义情绪高涨者咬牙切齿,实在是令人费解。

三,“谢罪问题已经解决”,难以自说其圆

《新思维》作者声称:“日本前首相村山富市和现任首相小泉纯一郎等人已先后来到中国的芦沟桥和沈阳等地哀悼,对日本发动侵略战争表示反省。日本道歉问题已经解决,不必拘泥刻板形式。”日本《中文导报》也为之震惊地称其“突发如此石破天惊之论……发任何人未敢发之声……”为此,有必要分析和回顾道歉的来龙去脉。

国际法上的道歉,意思同日语的“谢罪”。道歉是国际法律责任的形式之一,是加害国因给受害国造成精神损害而予以精神上补偿的法律责任形式。日本国际法学者深津荣一指出:“给外国造成精神上损失时,要采用赔礼或道歉的方法。具体而言有,用口头或书面表示道歉,派遣特使进行赔礼,向受害国国旗致敬,惩罚对不法行为有责任的人,对受害国作出保证,防止事故复发等方法。⑥”

发动侵略战争的日本国违反战争法规惨无人寰地杀害成了千上万的中国人民,因此,无论从国际法还是从道义的角度,日本国理应向中国政府和人民谢罪,尤其作为战败国更无讨价还价的本钱。如果不是人类战争法则的改变,依照近代传统的战争法规,作为日本这个国家将在地球上被瓜分和消灭;作为战胜国的中国,一个历史上曾经被日本掠夺过的中国,按照当代战争法规,受害国依然有权向战败的日本国索取战争赔偿和民间的损害赔偿。然而中国政府不仅没有为难日本人民,反而放弃了对日本国的战争赔偿要求,这是何等博大的精神!这难道不是中华民族文化中的崇尚和平和宽容的体现吗!虽然中国政府可以为了中日两国人民长远的友好利益而放弃政府对日本国的战争赔偿要求,但是,中国政府只能是在日本政府确有诚意反省、悔改、谢罪的基础上才承诺放弃对日战争赔偿要求。

1972年的《中日联合声明》,中国政府有条件地放弃了政府对日本政府的战争赔偿要求,这条件就是白纸黑字载明在《中日联合声明》中:“日本方面痛感日本国过去由于战争给中国人民造成的重大损害的责任,表示深刻的反省。”在这一前提下,“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宣布:为了中日两国人民的友好,放弃对日本的战争赔偿要求。”所谓“反省”是个动名词,它必然包含着反省的结果,中国人民一直在等待着日本国政府的“反省”结果。如果日本国“反省”的结果认识到过去的行为是侵略战争、是非正义的战争,那么,按照国际法的规则就必须向中国政府和人民谢罪。

2001年10月8日,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在访问中国抗日战争纪念馆之际,对日本发动侵略战争表示了“反省”。谢罪问题是否已经可以称之为解决了呢?根据日本《?日新?》于2001年10月10日的报道(浦松丈二)⑦:“9日中国的日刊,北京青年报第一版报道了作为中国方面接受小泉访问中国的条件为(1)小泉首相到达后,首先访问中国人民抗日纪念馆;(2)在首脑会谈时,表明“反省和道歉”;(3)对于来年靖国神社参拜问题必须表明明确的态度??以上提示的3个要求、日本方面全部接受是实现访问中国最为关键的问题。2001年9月下旬日本国方面向中国转达了‘以实际的行动来改善两国关系’的希望,中国外交部向日本方面作出提示,即对小泉首相访问中国之际的3项要求,日本方面对此承诺后中国方面同意小泉首相在10月8日仅作一天的访问。”

由此,我们可以清楚地了解到,对于日本小泉首相要以“实际行动(表达反省和道歉)来改善两国关系”,中国方面提出了3项条件或要求。这3项条件既有形式上的规定,又有实质内涵的要求,其目的就是要求代表日本国的首相如果要向中国人民道歉、谢罪,就必须是发子内心的,是真实的,而不能表里不一的。因此,日本国要履行历史上遗留下来的对中国政府和人民的谢罪义务就必须满足这3项条件,缺乏满足任何其中一项条件即可被中国方面认为谢罪问题没有解决。

“小泉首相在8日白天,视察了北京郊外的卢沟桥及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后,对记者团表达了:‘再次痛感战争的悲惨,对那些因为侵略而牺牲的中国人们本人怀着歉意和哀悼的心情,期望战争不再发生’。”(北京,共同社提供)⑧

?  “小泉首相8日在北京与江泽民国家主席进行了会谈。小泉首相对江泽民主席说‘本人对那些因为侵略而牺牲的中国人民所受的悲惨怀着歉意和哀悼的心情参观了卢沟桥纪念馆的展览。学习过去思考现在、展望未来的发展是人类的智慧。不让战争再度发生。战前,日本发动战争的原因是受国际社会孤立所致’。”⑨
  
    “首脑会谈后,外务省向记者们说‘基本上靖国神社的问题没有谈。’可是,8日晚间,中国新华社和中国中央电视台等就江主席的发言报道了:‘靖国神社供放着军国主义者,日本领导人参拜的话将严重损害两国的关系。’外务省在中国方面作出这一报道后,又补充作出说明承认江主席曾讲述过:‘靖国神社供放着甲级战犯(亡灵),日本的领导人参拜的话,将造成复杂的结果’。小泉首相在9日的参议院预算委员会提问时回答:‘对参拜靖国神社感到不满的江主席本人说明了:‘决不让战争再度发生,因为知道和平的宝贵,为了表达不战的决意与哀悼战亡者,所以过去参拜了神社’。关于江主席对此发言,小泉首相披露:‘参拜靖国神社与日本军国主义复活难道没有关系吗?令人担忧啊,他讲了这些话’。(中川佳昭)⑩

笔者以为,小泉首相所谓的“谢罪”表述应该是精心准备的,从头到尾他没有使用过在日语中更能表达诚意或更能表达严肃份量的“谢罪”两字,他仅使用了“おわび”,意思同中文的“抱歉、歉意”类似。在日语中这个“歉意”即可以作名词又可以作动词,可是,经过他们的技术处理,“歉意”成了“心情”的定语,而“怀着歉意和哀悼的心情”变成了整个句子的状语。这样的“歉意”在整个句子中既不作名词也不作动词,因此,歉意的份量又被打折了。相信日本小泉首相就这样的词组搭配是一路上背记过来的。

也许有人会为小泉辩护:“不管怎么说,在形式上日本已经向中国道歉过了,所以,谢罪的问题就已经解决了。”笔者以为,谢罪或道歉首先必须是真诚的,而且谢罪的言辞和行为应当是统一的。中国政府提出的第三项要求,其本意是十分清楚,就是等待小泉承诺今后不再参拜靖国神社,这样的要求是符合国际法中道歉的精神,因为加害国有义务向受害国保证今后不再发生类似行为。如果小泉不作明确的承诺:保证今后不参拜靖国神社,那么,中国政府和人民不可能接受日本方面的道歉。事实上,小泉首相在道歉问题上从头到尾都是在玩弄着文字游戏,没有一句话是直接和正面地向中国人民表达道歉的。在“对于来年靖国神社参拜问题必须表明明确的态度”的问题上,小泉首相没有按照第3项要求明确表明他的态度,而是狡辩地称:“为了表达不战的决意与哀悼战亡者,所以过去参拜了神社。”言下之义来年还是要去参拜的。中国主席江泽民当即指出:“参拜靖国神社与日本军国主义复活难道没有关系吗?令人担忧啊。”当天晚间,中国新华社和中国中央电视台等就江主席的发言作了如下报道:“靖国神社供放着军国主义者,日本领导人参拜的话将严重损害两国的关系。”这也说明了中国政府没有接受日本小泉首相所谓的“道歉”。由此可见,无论是从形式要件或是实质要件,小泉首相的道歉与中国政府和人民的要求相差甚远。因此,日本国向中国的谢罪问题不仅没有解决而且还诱发出伤害两国关系的新问题。

事实上,在日本小泉首相的所谓“道歉”之后,2002年4月小泉内阁提出了三个有事法案,意图突破宪法对军事力量的限制;2003年1月1日,日本《读卖新闻》头版的消息报道,日本政府从去年起私下和所谓声称拥有钓鱼岛所有权的日本国民签订租约,租期从2002年4月1日开始至2003年3月31日止,而且这种租借合同今后还将长期维持下去。日本方面破坏了中日两国政府间的承诺,即暂时搁置主权的争议,维持现状,或者共同开发,而是单方面地采取行动。

一而再,再而三地不顾亚洲舆论的强烈反对,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2002年4月21日再次参拜了供奉着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在小泉的带动下,日本国会88名议员于同月23日集体参拜了靖国神社。2003年1月14日,小泉第三次参拜了靖国神社,而且变得更加堂而皇之了:“我之所以参拜靖国神社是为了祈祷和平,希望我们不再卷入战争。”

在教科书修改问题上,近日又有消息传来,日本政府日前已经批准删除一本中学历史教科书中有关南京大屠杀遇难者人数的具体数字,将书中原先的“(南京大屠杀)受害者人数估计在数万人到40万人之间”的内容改为“许多中国人”被日军杀害。刻意模糊历史。

以上诸多行为足以说明日本政府不仅还在积极为过去的侵略行为翻案、美化侵略战争,同时也在扩张军事力量,更遑论真诚地向中国政府和人民道歉过。面对这样的事实,难道我们能够认为谢罪问题已经解决了吗!?

作为《人民日报》记者,尽然能从容地认定谢罪问题已经解决,实在是令人费解。

四,日本国成为军事大国是很正常的吗!?

《新思维》作者在文章中认为:“从历史来看,要让一个战败国永远不能恢复到正常国家状态是不可能的。面对日本未来成为一个政治大国和军事大国的趋势,我们应该有一个心理准备。‘要把日本恢复正常国家军事状态的军事诉求,同重新恢复军国主义发展道路区别对待。’这才是与时俱进的新思维。……另外,对于日本要成为政治和军事大国的诉求,比如,日本向海外派出军队参加维和行动,我们也不必大惊小怪。……刚刚闭幕的党的十六大强调创新。我认为,在对日关系方面也应如此。抛弃旧观念,启动新思维,实为当前切要。”

在该段文字中有一处打上了引号,即“要把日本恢复正常国家军事状态的军事诉求,同重新恢复军国主义发展道路区别对待。”可是这句话没有注明出处。问题是关于什么是属于正常国家军事状态的军事诉求,什么是属于不正常的恢复了军国主义发展道路的军事诉求的衡量标准和尺度,作者不仅没有告诉读者,而且硬是将这种抽象模糊的、主观片面的结论称之为与时俱进的新思维,甚至将这种观念与刚刚闭幕的党的十六大强调的创新相提并论。这种自封为创新的新思维,既缺乏常识和依据,又经不起逻辑推理的“新思维”,只能招致世人的讥讽。

笔者以为至少在目前《日本国宪法》的框架下,日本国成为军事大国是非常不正常的。1945年7月26日,由美英中三国发布的(以后苏联加入)《波兹坦公告》,其中第六条规定:“欺骗及错误领导日本人民,使其妄欲征服世界之威权及势力,必须永久铲除”;第九条规定:“日本军队在完全解除武装以后,将被允许返其家乡,得有和平及生产生活之机会”;第十一条规定:“日本将被许维持经济所必须及可以偿付货物赔款之工业,但可以使其重新武装作战之工业,不在其内。”1945年9月2日,日本国向同盟国作出投降声明,明确接受《波兹坦公告》所发表和列举的条款。

战后颁布和实施的《日本国宪法》第二章第九条对“放弃战争”作了具体规定,即“日本国民衷心谋求基于正义与秩序的国际和平,永远放弃作为国家主权发动的战争、武力威胁或使用武力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为达到前项目的,不保持陆海空军及其他战争力量,不承认国家的交战权。”可见,日本国按照其本国《宪法》的规定也是不得拥有战争力量的,更侈谈成为军事大国。

1950年6月,朝鲜战争的爆发,日本与美国之间的关系逐渐缓和。在美国的允许下,日本建立了警察预备队,后改为保安队和警备队,进而发展为自卫队。这样,对于自卫队的设立是否违反宪法第9条的和平条款在当时就引起了争论。日本国内有一部分人认为,《日本国宪法》是“外力强加的宪法”,应按照日本国民的意志进行修改。1990年爆发的海湾战争更是为日本国内要求修改宪法思潮的兴起提供了契机。针对是否应向海湾派出自卫队,导致了要求修改宪法第9条与反对修宪斗争的又一高潮。

日本国拥有了自卫队,但是为了规避宪章的规定和避免大多数亚洲国家的反对,因此,将自卫队解释为不是军队(日本人的逻辑是自卫队的编制中没有军队的军阶制,队员们也没有阶章,所以不是军队),并声称日本国宪法并没有限制日本国的自卫权,主权国家拥有自卫的权利。然而在日本国内的修宪与反修宪的斗争从来就没有停止过。笔者以为,日本国在没有修改宪章九条的情况下,虽然自卫队名称与军队不同,但是本质上属于一种战争力量,因此,自卫队的设置是违反宪章第九条的精神的。

2002年4月小泉内阁提出了三个有事法案,即《武力攻击事态法案》,《安全保障会议设置法改正案》,《自卫队法改正案》。有事法案实质上就是使日本国成为可以进行战争的国家,成为一个战争体制的国家。有事就是等同于“战时”。11 在达不到全面修宪的情况下,采取迂回的局部的突破是一个新的特点。

《新思维》的作者,作为一个大报的记者,对《波兹坦公告》或《日本国宪法》第九条放弃战争原则应该不至于不知晓。如今,在日本国国内一部分人意欲修改《日本国宪法》尚且遭到日本国民反对而未获成功的情况下,作为一名受害国的大报记者,面对一个长期以来对战争责任没有深刻认识的日本国政府以及日本国积极的扩军行为,有什么理由来“启蒙”、“开导”中国民众接受所谓“要让一个战败国永远不能恢复到正常国家状态是不可能的。面对日本未来成为一个政治大国和军事大国的趋势,我们应该有一个心理准备……对于日本要成为政治和军事大国的诉求,比如,日本向海外派出军队参加维和行动,我们也不必大惊小怪。”

日本国政府不仅对侵略战争没有深刻的反省,而且历届政府内阁大臣中多有美化和否认侵略战争的劣迹;在钓鱼岛问题上日本方面破坏了中日两国政府间的承诺,单方面地采取行动;现任政府内阁由首相带头集体参拜靖国神社;文部省批准对歪曲南京大屠杀历史的教科书;小泉内阁还提出了三个有事法案;种种军国主义扩张的行为昭然若揭。这样的日本国拥有战争力量对中国当然是一个军事上的威胁,中国政府和人民对这样的日本政府保持一定的警戒心态是理所当然,可是《新思维》的作者却认定这是中国人的大惊小怪。

诚然每个人都有言论自由,笔者无意苛求人人有如笔者的观点。可是,作为《人民日报》记者,尽然看不到或者是无视日本政府长期来在美化和否定侵略战争历史的问题上所扮演的积极角色,这实在是令人费解。

五,结束语

《新思维》作者声称:“毫无疑问,民族主义赂升(网上下载的原句),也给中日关系蒙上了阴影。”在该作者的心目中,维持中日关系是最为重要的,日本是亚洲的骄傲,中国必须和日本搞好关系。他决不会象被他讥讽为“民族主义情绪高涨”的人那样,来分析造成中日关系蒙上阴影的因果关系;按照他的愿望,在处理中日关系的问题上大可不必拘泥什么刻板形式和坚持什么正义、民族尊严之类的原则;日本国扩张成为军事大国,中国人不必大惊小怪,日本对中国的谢罪问题已经解决,中国应该既往不咎,以德报怨。凡此种种不一而足。《新思维》灵魂的核心就是反对全中国人民的爱国主义高涨情绪。

爱好和平是中华民族文化的传统,中国人民无意用武力对付过去曾经侵略和蹂躏过中国的大和民族的后代,中国人民也非常愿意以邻为善,与日本国人民和睦相处。中国人民在处理未来中日友好关系的问题上所坚持的是以史为鉴,面向未来;日本国政府必须认真反省侵略的历史,向中国人民谢罪不能仅仅停留于形式而且必须是真诚的、符诸于实际行动的;今后日本政府不得作出有违背谢罪本意的任何伤害中国人民感情的行为。如果在处理中日两国关系的问题上连这些起码的原则都放弃的话,中国人民、中华民族就不可能有自己的尊严。

 我们仍然必须坚持弘扬和培育民族精神,“民族精神是一个民族赖以生存和发展的精神支撑。一个民族,没有振奋的精神和高尚的品格,不可能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摘自《江泽民同志在党的十六大上所作报告》)

爱国无罪!


个人网站:http://www.publiclaw-events.com

① e龙西祠胡同http://www.xici.net,2003年1月28日,《这个评论员是不是汉奸?》。
②中国918网http://www.china918.net,《评[对日关系新思维─中日民间之忧]??兼与马立诚先生商榷》。
③ 新浪娱乐http://ent.sina.com.cn 2001年12月03日,“《时装》杂志刊登的赵薇图片”。
④ 人民网
http://www.people.com.cn 2001年12月17日,《赵薇明知故犯》
⑤ 中国基础教育网http://gucheng.cbe21.com/message_index.php《中国人必看》。
⑥ 寺泽一、山本草二主编,《国际法基础》,朱奇武等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83年出版,第381页。
⑦ 《每日新闻》2001年10月10日http://www.mainichi.co.jp/eye/feature/article/koizumi/200110/10-4.html,记者:浦松丈二
⑧ 《每日新闻》2001年10月8日,网址同上,北京共同社提供。
⑨ 《每日新闻》2001年10月9日,网址同上,《日中首?会???要旨》。
⑩ 《每日新闻》2001年10月10日,网址同上,记者:中川佳昭。
11梅田正己,《有事法制还是和平宪法》,序言,株式会社高文研,2002年5月版。
第 8 页 共 8 页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