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人民网中日论坛特意把马立诚与《文艺春秋》的访谈录,贴在页首的显要论题栏以示国人。马立诚与《文艺春秋》的访谈录,张示对日关系“新思维”得到国家领导集团的采纳实施,笔者认为对日关系“新思维”(马立诚在访谈录中自诩是“新观点”)是在出让中国的健康发展利益祸难中国,这同必要的外交策略有着风马牛不相及的根本性区别。实际上,马立诚在利用《文艺春秋》的访谈,明确表白亲日汉奸的思想立场。马立诚提出的汉奸悖论邪说,严重伤害中国的发展利益和中华民族自立自强的民族尊严,严重误导国家领导集团的对日关系行为途径,阻碍中国的强大发展,所以著文驳斥马立诚辩说的汉奸悖论,明确中日交往途径,坚持强大发展中国利益的原则立场,推动中日友好外交发展。

(1)驳马立诚的悖论:“我的新观点是被领导阶层作为打开中日局面的一个材料所支持和接受的。” 现政权的外交政策变化,“中国政府在日本的问题上采取的是中立及客观的立场”,“为了避免刺激日本而有的现象”。

首先应该强调说明的是,中国的独立、自主、和平外交原则策略,往近处说是中国的第二代领导集团邓小平时期审时酌度设定的,包括对日关系行为,讲究和平外交的策略,坚持原则宽容待日。所以中日关系新局面的扩展起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中国外交,逐步进行策略性的调整,随机应变生发活力。因此,打开中日外交的局面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功劳,并不是马立诚的所谓“新观点”的作用。还应该特别点明的事实是,马立诚自诩的所谓“新观点”,不仅没有扩展中日关系交往的新局面,反而加深中日两国和两国人民之间的隔阂及敌对情绪,破坏中日经济文化的互动交往,这种隔阂及敌对若全盘容纳马立诚的“新观点”,将会加深矛盾,产生不应出现的摩擦甚至战争。这就是马立诚所谓“新观点”祸难中国的基本事实。其次,中国的领导阶层现今对日关系交往的行为尚无明显的成功效果,假如是马立诚自诩的采纳他的所谓“新观点”,只能证明是伤害中国日本又不领情的对日交往失败,恰恰证实马立诚的“新观点”是祸害中国进步发展的。需要补充说明的是,马立诚提出自诩的所谓“新观点”前后,中国并没有作任何伤害日本国的事,更谈不上刺激日本。中国政府和人民真诚愿意接受日本的帮助和援助,欢迎日本为中国的进步发展强大做出利于两国人民共同进步发展繁荣的贡献,并且坦诚的愿意回报真诚帮助中国的日本国和人民,这是新中国建立以来至今,中国政府和人民的基本意愿行为。这期间恰恰是日本国政府做出伤害中国和中国人民的事,损害中日友好交往,为此中国在不放弃原则的基础上仍然宽容日本的恶劣作为,是日本在蓄意刺激中国和中国人民,所以马立诚的“避免刺激日本”是地地道道的空穴来风挑拨事端,诬陷中国和中国人民,蓄意制造中日敌对事端用心恶毒。马立诚的“新观点”不仅不会打开中日交往的局面,反而会祸难中日关系。所以马立诚的“新观点”是危害中国和平外交进步发展的祸水,是祸害中日友好合作的毒瘤。

(2)驳马立诚的悖论:“这是根据上级的指示”使我坐到中日韩东亚战略论坛“副理事长这个位子”,“对中国的外交政策有影响力的学术和研究机构的研讨也开始了变化。”

在这里,马立城真实的表白他的内心思想,因为他是代表中国方面的东亚战略论坛“副理事长”,明确提出可以左右中国对日关系策略的“新观点”,所以当然会影响中国的学术研究机构的研究讨论发生变化。但是这种变化是趋向马立诚亲日的“新观点”,还是维护中国强大发展的利益,马立诚含糊其词。这里问题的关键是,马立诚的“新观点”,也就是所谓的“新思维”提出的动机是不是要强大发展中国。检讨过去应利于中国的强大进步发展,因为理论的提出是要付诸于事实得到效果的。在马立诚“新观点”拖动下的当前中国对日交往理论和实施行为,并没有出现利于中国强大进步发展的效果,出现的反而是日本右翼反华势力空前壮大,日本利用中国内部政局变换造成的历史错位,制造诡辩不承认侵略中国战争犯罪,所以无从谈起中国对日本制裁的合法性,日本不必遵守中日友好条约,日本扩展军力出兵海外霸占中国固有国土钓鱼岛成为应该的事,中国政府因此不敢面对日本祸害中国的历史,避免在文本媒体上出现日本侵略中国的文字,甚至要放弃《波茨坦公告》的国际法合法权利,承认日本的军力,要扶助日本军力扩张对抗美国保护中国。这就是马立成“新观点”带给中日交往现实理论的和实效的结果。

由此,马立诚的“新观点”引动所谓的专家,指责中国加强国防军力建设是浪费国力,指责国人对日本否认侵略中国犯罪的气愤是狭隘的民族主义,指责国人保护铁路产业反对日本图谋京沪铁路登陆中国是“愤青”的偏激行为,指责向日本追讨化学武器遗存伤害中国人民的赔偿是无需大作的,明确反对中国政府向日本追索赔偿,甚至指责中国的载人航天成功是刺激日本加深仇恨中国。简言之,马立诚的“新观点”要中国什么都不能做,甘心情愿的让日本发展强大,中国坐以待毙。这就是马立诚亲日言说祸难中国的悖论。

马立诚所谓对日交往的“新观点”是谋中国发展强大的利益吗?不,当前的事实说明,马立诚的“新观点”是维护日本发展利益出卖中国利益的汉奸谬说。可以这样说,所谓“上级”让他坐在“副理事长”的位子上,是让他代表中国和中国人民的利益引领国际学术探索有利于中国的进步发展强大,并没指令他把中国导向作茧自缚不能发展处处受制的地步看日本的脸色和需要做事,这却是马立诚的自主主张。“上级”和中国人民决不欢迎马立诚宽容日本扩张,遏制中国发展的“新观点”。

马立诚带给中国学问研究机构的变化是什么呢?反对马立诚亲日汉奸观点的学者文人成为“一部分的势力出于种种目的对民族主义进行了各种意义上的利用”,文章不能发,甚至在网上论坛不能发贴。这就是马立诚引领下中日关系“新观点”造成的学术研究和治政外交言论民主说理的结局,不许说理摆事实,只需马立诚散布亲日悖论,马立诚由此成为中国人气愤却极受日本国欢迎的名人专家。

(3)驳马立诚的悖论:“在中国使用的教科书和教材中,关于描述中日战争的内容很多,但是诸如战后日本对过去的反省以及追求和平所作的努力却只字不提。”“在教育场所之外的地方能够接触到的各种书籍和刊物中,也统统没有关于日本对战争的反省和对和平所作努力的记述。”“在电影和电视剧中所出现的日本人也绝对有骄傲残忍的特征。”

日本对中国的侵略祸害,应该从明朝说起。往近处说,应该从1931年的“9?18”事变,日本霸占中国的东北说起。这是因为日本侵略中国对中国人民的祸害是野蛮残忍的没有人性的犯罪。根据历史资料和大量的有据档案作证,从1931年“9?18”日本侵占东北算起到1945年“8?15”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日本侵略中国的14年里,凡是日本占领进入的地区里,根据统计,平均每10平方公里内,就发生非战斗的残害屠杀中国平民百姓的日本重大犯罪2-3起。1945年,当时的国民政府为配合同盟国追索日本战争赔偿作的受害中国平民百姓的死亡统计人数是3000万,这个数字尚不含当时八路军控制的解放区范围,可见日本残害屠杀中国人的犯罪是严重的。大量的事实证明,日本在中国犯罪作恶令人发指,抢掠、烧杀、奸淫噬肉到禽兽不如的地步。中国向日本索要的战争赔款是3000亿美元,根据当时的统计专家估算,日本实际支付中国的战争赔款超过10000亿美元。由此看,日本侵略中国的战争犯罪是严重的,日本对中国的祸害是严重的。可以这样说,凡是日本的占领区和日本占据过的地方,只要不是亲日的汉奸,所有的中国家庭均受过日本侵略中国的祸害,日本在中国战争犯罪对中国人民造成的伤害是深刻沉重的,中华民族是不会轻易忘记的。这段沉重的亡国历史中国人不会忘记,并且要让子孙后代铭记,只有发奋努力强大发展中国,才能使中国成为不受欺辱的强大的文明国家。所以在中国的教科书里,在电影和电视剧中记述展示日本侵略中国的罪行和残忍,起到教育人民不忘历史发奋强国的作用,起到激发爱国民族自强奋进精神的作用,这是中华民族历来优良的教育传统,也是凝聚中华民族团结奋进的重要措施手段。这是中华民族认同的历史,这段耻辱的历史决不允许抹杀掉的。马立诚厌恶向中国人民教育日本侵略中国的亡国耻辱史,可以肯定的说,马立诚出生在一个没有受过日本侵略残害的家庭里,所以从小没有受到老辈人教育后代不忘日本祸害中国的犯罪史,因此不会体会到中国人说的发奋图强,使中国强大发展的深刻的民族含义,因为中华民族需要决不受辱的强大发展中国的民族精神。日本兵的骄傲残忍是历史的真实,这是不允许马立诚用汉奸的口吻指责的。

由此,马立诚的厌恶只能证明他是亲日汉奸的情结。至于日本对战争的反省,中国人民是讲实际的。据马立诚统计,日本曾21次表示对战争反省。这有什么意义呢?日本都反省些什么呢?至今不承认侵略中国犯罪、公开篡改抹杀侵略中国的犯罪历史,绝不遵守《波茨坦公告》制裁日本的规定,绝不退守本土四岛,非法借用美国祸难中国的无效许诺,占琉球群岛为己有,风马牛不相及的霸占中国固有领土钓鱼岛,扩展军力出兵海外,这些能说明日本是多次反省侵略中国的战争犯罪吗?不,只能证明日本从没有忏悔过侵略中国战争犯罪,只能证明日本是祸害中国和亚洲和平进步发展的犯罪毒瘤。中国必须奋发强国才能有和平生存的发展环境。因此,马里诚的汉奸悖论是祸害中国的发展强大。

还应该充实的是,日本对中国的援助和为和平做出的贡献,因为多有论说,这里简略说明。其一,日本对中国的所谓援助,首先是有利于日本的发展,至今尚无事实证明,日本作出有利于中国发展的事而与日本的利益无关系。大量的事实证明,日本对中国的所谓援助都是以损害中国的发展利益为结局的。就是说,中国得到一份利益,日本要得到3份甚至更多的利益,日本才会向中国提供所谓的“援助”,并且因为是日本“援助”,所以要永远依赖日本,否则活不下去,别想有什么发展。其二,马里诚说的日本对和平的贡献,坦率的说, 二战结束至今,笔者尚未发现日本为人类的进步发展做出特别需要炫耀的所谓和平贡献。但是知道,朝鲜战争时期,日本大发美国侵朝战争财,从战败国的阴影里复苏。越南战争时期,日本成为美国的战略后方供应基地,成为暴发户,跃居世界经济强国地位。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后,美国独霸世界,日本是美国的附庸随从,军力扩张出兵海外。不明白马立诚说的日本对世界和平做出的突出贡献在哪里。看来亲日情结深重的马立诚的确有独到之处,要把危害和平安全的日本炒作成和平的使者让受害的中国人民供奉瞻仰。

鉴于以上两方面的事实,笔者认为,中国没有必要为日本的利益抹杀历史的真实,更没有必要把日本宣扬成和平的使者让日本继续祸害中国。所以,马立成的悖论情结是汉奸心理的真实表露。

(4)驳马立诚的悖论:“中国式的民族主义有着很明显的排外倾向”,“特别是对用中文所说的‘西方’有着很强烈的反抗意识”,“日本被认作是‘西方’的主要部分”,“日本成了遭到中国人怨恨的对象”。

中华民族自古至今是开放进步发展的优秀民族,中国的历史进步发展过程证明这一点,所以马立诚说中国的民族主义有明显的排外倾向是严重错误的。可以肯定的说,马立诚没有学好中国的历史,客观的说,马立诚不懂中国历史,所以得出错误的主观结论。作为外国人,是可以谅解的,但是作为尚未否认是中国人的马立诚(只能主观认为他还把自己认作是中国人),确实不能谅解。因为马立诚连中华民族的产生都不清楚,所以不配是中国人,更无资格代表中国人说话。

“中国式的民族主义”指什么?肩负“使命”的马立诚没有明示清楚,这是很不应该的,因为理论的解说权把握在马立诚的思想里,作为权威马立诚没有给出“中国式的民族主义”的确切内涵,所以笔者不敢妄说,只好遵循祖宗留存的足迹,表白“中国式的民族主义”的历史过程内涵,张扬中华民族的秉性品质,扩展中国的进步发展精神。

其一,中华民族是众多的民族系统融合形成的,是血脉相连的庞大融合的民族群。中国的小学一年级学生就知道中华民族是由56个民族群构成的。所以,中华民族从诞生那天起,就是相容相合采纳新生充满活力的民族。相容相合的充满活力的中华民族,自然有含纳百川宽阔广垠的胸怀,所以兼容万象永远追求进步发展是中华民族既定的秉性。奋斗进取不息,坚强坚韧,协和世界万物争进更生的精神是中华民族自在的精神品质。因此,中华民族是心胸开阔广大的富有强大生命力的发展民族,由此构成的中国是富有强大生命力的发展国家。所以,中国的民族主义是含纳百川世界的,不是狭隘排外的秉性品质。马立诚诬蔑中国的民族主义是狭隘的,缺乏历史的和社会的构成基础根据,站不住脚的。进而,“中国式的民族主义”含纳先进的生存力量进步发展,从不怨恨过去,讲究实际和发展利益,所以从本质上能谅解诸如日本这样心胸狭小,损害别国发展自己的岛屿小民,谋求友好共进发展。面对历史事实马立诚视而不见,诬蔑“中国式的民族主义”是狭隘的,只能说明马立诚居心叵测,心甘情愿的为日本说话充当汉奸。

其二,中国人民强烈的反对“西方”的情节,是自1840年以来,资本主义入侵中国的同时祸害中国人民造成灾难引起的,至今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先进国家仍然利用各种可乘之机设法祸难中国,必然生出维护中华民族发展的民族主义情结,这是应该理解应该肯定的。道理很简单,不维护本民族的生存利益,国家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中华民族是这样,日本民族也是这样。换个说法,否认民族主义,就没有爱国主义的情节,所以马立诚反对中国的民族主义,必然要反对中国,马立诚为日本说话充任汉奸也就在情理之中。中华民族反对侵入祸害中国的“西方”列强,绝不反对,更不排斥帮助中国进步发展的“西方”精神物质文明的世界。

其三,马立诚诬蔑中华民族排外,有两个情结需要说明。一是,明清依赖封建巩固政权同时实行闭关锁国政策造成排外,结果使中国落后。二是,苦难中的中国没有资格和能力排外,站起来的中国人民自立自强的尊严容不得再堪受外国对中国的欺凌和祸害,凡是欺辱中国的外国势力必然遭到中华民族的反抗斗争,这是符合情结的必然结果,也是民族秉性的尊严。由此马立诚指责中国的民族主义,纯粹是祸心诬蔑,是充当汉奸反对中华民族的生存发展利益。

其四,中华民族对弱小民族给予的是真诚无畏的关护和帮助,展示宽容仁爱的美德。这样的事例非常多,例如中国帮助犹太民族生存,至今以色列对中国有无法言语的情结在中以两国人民中传接。野蛮的日本兵屠杀祸害中国,善良的中国人却收留日本禽兽大量扔弃的孩子养大成人。改革开放的初期,真诚的中国热情的欢迎日本帮助中国建设发展,换来的却是永远被日本迁着鼻子走的日本经济的附属,难以自立发展。至今大量的事实说明,中国和中华民族真心实意的捐弃前嫌,接受日本的支援帮助,换来的都是日本图谋中国经济,叵测控制中国的野心。难道中华民族下贱到,非得把自己的国家让给日本,巴结着日本发展强大做日本附属国的地步吗?这是根本没有道理的。所以马立诚的“新观点”诬蔑中国排外,诬蔑中国厌恶日本,是让中国人民忘记日本祸害中国和当前图谋中国的野心,方便日本吞灭中国。因此,马立诚的汉奸情结只能是由他自己选定的。

其五,中国人民反对侵害欺辱中国的列强,自然反对祸害中国的日本,但是中国人民在反对“西方”列强的时候却从来也没把日本看成是西方国家,而是明确肯定的看成是东海外的“小日本”。甚至对日本自诩标榜的无根的东不东、西不西、中不中、洋不洋的日本文化民俗风习,不好恭维。到过日本的人都有这样的初次感觉,面对东京地区的气派华美和日本生活水平行为礼节赞叹的同时,若走在大街上不说话,会误认为在中国的上海之类的繁华区,会有亲切感。和日本人接触,特别是吃饭的场合,你会自然产生不自在、别扭,甚至产生日本人虚伪不文明的感觉。所以马立诚把日本看成是“西方”,实在是高抬日本,因为中国人眼里至今都是心底狭窄、行为鄙贱的“小日本”。马立诚似乎不是在中国养大的,这些中国人的基本心理情结怎么都不懂哪?不得不怀疑此人不是中国种。

(5)驳马立诚的悖论:“中国民族主义的高扬”,是“科索沃中国大使馆被误炸及美国侦察机和中国战斗机相撞事件等”的内涵及“一部分的势力出于种种目的对民族主义进行了各种意义上的利用。”受损害最大的是“中日关系”。

中华民族反对美国无道理的轰炸中国的大使馆,这是必然的民族精神表现,是维护中国利益的必然举动,是肯定的,马立诚无理由反对中国的民族主义。用心何在?难道美国炸中国的大使馆,侵犯中国领空撞中国战机,还要中国低三下四求美国、巴结美国讨好美国?事实说明,中国民族主义的反美斗争是有成效的,中国至今的对美策略是有成效的,因为中美两国之间没有重大侵害的症结,只有竞争对手的情节,所以中国的民族主义得到美国政府和人民的尊重,面子上给于中国补偿和道歉。日本祸害中国是严重的,拒绝承认侵略中国犯罪,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人民能把祸害中国又不认账的日本认作真诚的朋友吗?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中华民族不会在这样的基础上谅解日本到中国发展的。打个比方说,强盗把马立诚家里的财产抢光,把他的妻子儿女祸害杀光,拒不承认做的一切,反而指责马立诚不要追究过去的事,要和马立诚合作建新家,若马立诚同意这样合作,只能说明马立诚根本就不是人,是没有人性的畜生。所以马立诚诬蔑中国的民族主义是不对的,在这样的情节下中国的民族主义被利用是应该的。当前的事实是,如同畜生的日本在破坏中日关系,马立诚在为没有人性的畜生说话辩护,所谓“肩负使命”的马立诚正在为日本狂吠中国。

(6)驳马立诚的悖论:“中日两国关系走向成熟,”,“最重要的就是双方保持最大的‘战略耐心’”。“日本的谢罪已经完成了(没有必要再谢罪了)”。“我个人的意见,我认为日本已经道歉过了,没有必要再次进行道歉了”。

看来马立诚要穷尽心计无所不能,为袒护日本发展强大,用尽心机劝中国保持“战略耐心”。这里问题的关键是,马立诚要让中国在什么样的前提下保持“战略耐心”。马立诚的“新观点”非常明确,劝中国不要担心日本发展强大,要允许日本发展强大,要允许日本壮大军力扩展国外。中国是无法超过日本的,只有日本发展强大起来帮助中国,中国才能得到发展。这就是马立诚“新观点”的精粹。也就是说,马立诚要中国耐心的等待日本发展强大起来,做日本的附属国。笔者厌恶马立诚误国害民的“新观点”误导邪说,肯定的说,马立诚是祸害中国的彻头彻尾的亲日汉奸。

首先,中国需要发展,而且中国更需要强大。因为事实说明,只有发展强大的中国才能受到世界的尊重,只有发展强大的中国,才能对世界做出贡献成为负责任的大国维护亚洲和世界的和平安全。其次,中国发展到今天,涵纳百川需要国际社会包括日本的支援和援助,但是没有必要和道理等日本发展强大起来再发展。事实是,中国发展到今天,从没有依靠哪个国家实现的,同样的事实日本也没有对中国的发展起到过决定性的作用。中国有能力、有智慧依靠人民的力量才智发展强大起来,中国会成为强大的负责任的世界大国的。回旋余地宽广的中国游刃有余于世界,处处有发展强大起来的机遇和条件,没有道理把中国束缚在小国岛民日本的惶惶战车上充当仆奴,这简直是天大的笑话。日本绝不会让中国发展强大超过它的,所以马立诚提出的中国无法超过日本甘做附属国的“新观点”大受日本欢迎赞赏,同时明确表白忠诚的日本汉奸情结。

所以,马立诚的保持最大的“战略耐心”是冲着中国要发展强大说的。因为在马立诚的眼里,中国没有发展强大起来的资格,马立诚是瞧不起中国的,所以反复强调,日本没有必要对中国道歉谢罪。问题说到这里应该得出结论:中国人民是重实际的优秀民族,根本就不承认侵略中国战争犯罪的日本从来没向中国人民认罪,日本会对战争道歉认错吗?不会的。无论马立诚为日本卖力作过多少遍统计证明日本已经谢罪,当前的事实是,日本在篡改历史扩展军力出兵海外,日本根本就没有承认侵略中国战争犯罪,日本所谓的谢罪无论多少遍,无意义。马立诚的汉奸心计,修矣!

(7)驳马立诚的悖论:“关于靖国神社的问题”,“即使是参拜,也不一定就代表着日本走向军国主义”。“我认为,没有必要停止参拜靖国神社。因为,当初二战时期和日本也进行过激烈战争的美国也没有反对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一般的中国人并不对参拜靖国神社了解多少”,“指望他们能够接受参拜靖国神社是不可能,也是没办法理解靖国神社的参拜的。”

这里明确回答马立诚的是,普通的中国人非常清楚,日本把战犯供奉在靖国神社,是为宣扬教育全日本人民,不忘记为日本国的侵略战争利益捐躯的英雄,这些日本国英雄是值得日本人民怀念垂吊祭奠的。由此肯定日本军国主义立国的基本国策,伺机待起发动扩张侵占别国发展日本。马立诚自我作大凌驾于中国人民之上。

如果马立诚肩负高层领导“使命”是真的,充其量是随便抛掷出来的半头砖,试试动静探探水的深浅,扔出后失去作用。证明的的确确是个汉奸引发众怒,也就缩手止步随他去,除非是马立诚的同类要自取灭亡,非要引中国向巴结日本出让中国利益的路上走,结果只能是被人民推翻埋葬。
靖国神社供奉日本战犯,首相议员参拜,篡改侵略战争犯罪历史,证明日本军国扩张的魂不死,日本仍然是危害亚洲和平安全的罪恶因素,只有激励中国强大发展才能遏制日本战争犯罪。马立诚的汉奸胡说不能泛滥。

(8)驳马立诚的悖论:“我非常欢迎日本成为政治大国”,“中国应该积极的支持日本成为联合国的常任理事国”。

马立诚的亲日情结在于狂热的喜欢日本,看不起中国。但是笔者明确地说,日本正在《波茨坦公告》的制裁中,而且是被占领中的非正常国家,仍然是危害邻国和平发展的国家,日本尚未得到中美英俄四国共同签署的文件,同意解除《波茨坦公告》对日本战争犯罪的制裁,所以日本现今无资格成为正常的国家,更没有资格成为政治大国。

再者,日本没有遵守兑现《波茨坦公告》规定的责任,没有退守本土四岛,没有解除武装,积极军力扩展出兵国外,威胁亚洲的和平安全,霸占中国的固有领土钓鱼岛,干涉中国的内政,挑拨制造中国的分裂,日本没有资格成为常任理事国,中国也绝不能支持至今祸害中国的日本成为联合国的常任理事国的。马立诚的一相情愿,只能证实出卖中国利益的汉奸祸心是丑恶的。

(9)驳马立诚的悖论:“进攻过日本的中国的元朝” ,“一旦战败后的国家永远不能恢复到正常国家的说法也一点都不现实”。

最后,需要明确历史上发生的民族战争和日本发动法西斯侵略中国战争本质上的区别和不同,驳斥马立诚混肴概念原则,开脱日本侵略中国战争犯罪的真实用心,谴责马立诚出卖中国和中华民族的利益甘做日本汉奸的本性。

元朝皇帝忽必烈下令入侵日本有两次,第一次是公元1274年10月,当时南宋王朝尚未灭亡(公元1279年南宋灭亡),第二次是公元1281年的5月至8月。两次入侵日本都以用人不当和遭遇台风丧失作战力主动败退。战争性质是民族征服战争,完成大元帝国的统一,元朝以主动撤兵失败告终。所以没有造成严重破坏日本社会祸难日本人民的后果,在东亚民族征服战争的发展史上,仅是短暂的瞬间事件,不占据重要的历史地位,未造成征服事实,未起到历史的影响作用被史学界忽略。在日本人民的心里,仅知道有这样一件“神风”保佑日本免受侵害的事例而高兴。

日本侵略中国的战争,是日本法西斯要吞并灭亡中国,灭亡中华民族。所以用野蛮的抢掠和疯狂的杀戮来完成灭亡中国、灭亡中华民族的计划步骤,战争的本意是消灭中国和中华民族,建立大和民族的日本大帝国。从1931年到1945年,长达14年侵占祸害中国杀戮中国人民造成的苦难是深刻沉重的,是针对平民百姓灭绝人类的战争犯罪。日本因此受到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惩罚和制裁,目前仍在执行中。所以战败的日本国只有接受制裁,恢复和平处世的人性,才能成为正常的国家,这是国际法的基本原则。

身为人民日报的高级主笔记者马立诚,又自诩受命于国家重任,不知道目前日本仍然处在受《波茨坦公告》制裁的有效期中吗?不知道因为日本国至今不兑现《波茨坦公告》规定的责任,不能取得中美英俄四国的认可谅解,只能是受制裁的战败国地位吗?这样的结局是日本自找的,怨不得别人。用心很清楚,马立诚看不起中国,喜欢日本,所以不惜手段为日本的罪行开脱,为日本的发展利益奔波呐喊,帮助日本把中国变成日本的领地,实现日本登陆中国吞占祸害中国的目的。所以,马立诚是的的道道的亲日汉奸,他的“新观点”是遏制中国进步发展的错误导说。笔者认为,必须驳斥马立诚的祸国悖论,开拓强大发展中国的前程,才是中日交往的正确途径,才能推动中国的和平外交策略,摆脱束缚和约制,拓展中国外交发展的局面。

(2003.11.11.)
----------------------------------------------------------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