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吴先生,过去的2003年,在中日关系发展中是不平凡的一年。我们今天把关注的焦点集中到"保钓"事件。作为直接参与者或者中国大陆"保钓"领袖人物之一,您能否对中国大陆2003年的"保钓"行动做一番总体回顾。

吴祖康:2003年中国"保钓"行动主要有三次:

第一次是6月23日“首航行动”,开始了从大陆出海的第一次保钓行动,香港保钓联合会有三名成员也参加了这次行动。

第二次是10月9日“联合行动”,由中国大陆、台湾和香港的两岸三地人士组成的保钓船试图突破日本海上保安厅舰只的阻拦,登上钓鱼岛。这次行动的意义在于大陆、香港、台湾两岸三地联合行动,因为以前的联合行动基本上是比较松散的,不是一条船,这次联合行动是一条船,而且一起从大陆出发,我觉得也是开创了一个新的记录。

第三次是12月26日“厦门论坛”,由"中国918爱国网"、"爱国者同盟网"主办,"厦门市金鸡亭网吧"承办。厦门"全球华人保钓论坛"(起初准备举行"全球华人保钓大会",后来觉得"大会"听上去好像范围大了些,改为前称)。"厦门论坛"最大的成果是讨论通过了《共同宣言》,并组建成立了"大陆民间保钓联合会"。

记者:三次行动各有哪些特色?

吴祖康:在介绍2003年的中国三次"保钓"行动之前,我觉得有必要先介绍一下中国"保钓"运动的历史背景和发展过程。

明朝初年(1372年)由杨载发现钓鱼台群岛, 1582年,明朝将钓鱼台归入中国版图,隶属福建。1895年4月17日,中日签署《马关条约》,中国被迫割让台湾及其周围岛屿。1940年台湾与日本属下的琉球争夺钓鱼台渔业权,当时东京法庭判归台湾所有。1945年美军攻占琉球,并将钓鱼台列入其军事管辖范围。同年,二次大战结束,台湾归还中国,琉球归属权悬空。1951年旧金山和约在北京和台北均无代表出席的情况下,日本将琉球和冲绳交予美国托管。同年9月18日周恩来外长代表中国政府宣布,所谓《旧金山和约》因无中华人民共和国参加准备、拟制和签署,所以是非法的、无效的,中国绝对不接受。

1969年,当时联合国一个专门机构在泰国的曼谷公布了有关东海石油调查的情况,很明确的说,在钓鱼台列屿附近海域地下藏有丰富的石油。就那一年年底,日本政府采取了大幅度转变的态度,过去在这个岛上据说有一些能够说明是中国领土的一些标志,全部被日本方面拆除了,而且换上了日本可以管辖的标志。

日本政府宣称日本拥有钓鱼台列屿之后,从1970年开始,海外华人,首先是在美国的台湾留学生掀起了声势浩大的保钓运动,这个运动后来扩展到香港、台湾,这是最早的保钓运动。

1971年6月17日,日美规定的归还冲绳协定(《关于琉球诸岛及大东诸岛的日美协定》)中宣布的归还日本岛屿的领土。1971年12月31日,中国外交部发表声明,坚决反对“日美勾结”侵略中国领土钓鱼列岛的活动,指出这是对中国领土主权的侵犯,是“绝对不能容忍”的。声明中强调:钓鱼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美国把中国领土钓鱼岛列入“归还区域”是完全非法的。日本政府根据美国擅自与日本签署的这一不法协定,于1972年5月“接管”了冲绳岛的同时也非法侵吞了中国的钓鱼列岛。这一结果导致了全世界华人的保卫钓鱼岛运动的浪潮。

到1972年,美国正式把琉球群岛归还给了日本,把应该属于台湾的钓鱼台列屿划到了琉球群岛,就把钓鱼台列屿一起交给日本管辖。这也就是日本一直宣称,美国从1972年开始就交给日本了,这是日本方面所谓的理据。到了1972年,正好是中日邦交正常化的时候,当时中国和日本方面有一个共识,但是没有一个书面的文件,就是说双方搁置有关钓鱼台列屿主权的争议,这个问题就一直没有解决。中国方面认为,中国本来就拥有钓鱼台列屿;而日本方面一直用各种方式,不仅是口头,而且在行动上在管辖着钓鱼台列屿。

海外的保钓运动到了1980年代已经走向衰落。1996年开始香港又掀起了保钓运动,经过几次很悲壮的尝试,从2003年开始出现了一个很大的转折,就是保钓行动的主体从海外转到了中国大陆。

记者:2003年中国"保钓"的三次行动是在什么样的背景下拉开帷幕的?各有什么特色?

吴祖康:中国大陆保钓以前基本上是空白,以前的保钓行动包括一些保钓相关的活动都是由香港、台湾同胞,海外华人发起。大陆仅仅是派几个代表,比如象张立昆参与了两次他们的出海行动,而且从以前的环境来说,大陆方面对保钓行动或是保钓会议还不是容许的。其实90年代初,国内一些年轻人也想搞这个行动,也到海边搞船,最后都"流产"了。从当时情况来看,从大陆出海是不太现实的一个问题。

2003年中国"保钓"运动开创了从大陆出海的先例,填补了历史空白。我觉得2003年我们整个保钓行动的发展态势是不错的。

2003年元旦,日本媒体先是公布了"日本政府租借钓鱼岛"的消息,后来又有报道称"日本要把钓鱼岛做为美军的演习基地",这成了大陆保钓行动风起云涌的导火索。我们觉得中国政府仅仅提些抗议,还不能显示我们中国民众的情绪和看法,所以我们觉得大陆民间应该有所行动。

大陆首次保钓整整筹备了半年的时间,当时还没想从大陆出发,只是想借助香港出海。但是后来因为SARS影响了行动计划,后来借助"爱盟网",通过网络平台已经进行了足够的动员和筹款,看来登陆钓鱼岛显得"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6月23日,开始了从大陆出海的第一次保钓行动,香港保钓联合会也有三名成员参加了这次行动。当然,这次行动也是相互有所沟通,也可以说完全符合我们中国法律,因为钓鱼岛本身主权就是我们中国的,而且政府态度也是很明确的。我们相信如果我们在宣誓主权的行动上政府不会给予太多的干预,实际也证实了我们的一种推断。当时我们心里是没有什么底的,所以在第一次保钓行动中虽然我们接近了钓鱼岛海域,实际没进入12海里,但是起码我们肯定了大陆出海搞保钓行动可以启动了,第一次保钓行动的意义就在于此。同时也给我们国内网友一种信心,我们不能光嘴上说、光在论坛发帖子,我们还得有所行动,用我们的实际行动来证实我们自己的一种追求,实际也是一种探索。

我觉得这次可以说是开历史先河的一次行动,也是一种探索的过程。行动开始后,中国外交部发表谈话,媒体也进行了报道,新华也到现场拍摄和采访,上海的东方电视台还做了一个专题。我觉得通过媒体的一系列宣传给我们的民众带来极大鼓舞,只有通过我们民间和政府的互动,才能显示出我们中国人民对钓鱼台列屿的主权诉求。

10月行动的意义在于两岸三地的联合行动,这里不作赘述。

12月在厦门召开的"全球华人保钓论坛",最大的成果是讨论通过了《共同宣言》,那时我们在网上发表了一个通稿。实际当时媒体有些误解,误解我们这次论坛的主旨,尤其是一些媒体发稿的时候用了"大陆民间保钓联合会成立,通过共同宣言"的标题。实际上这个联合会成立是附带的,并不是这次会议的成果。毕竟是大陆内部的,那是牵涉到全球的,当时南北美保钓组织代表、港台代表都过来了,可以说这次论坛是全球华人主要保钓队伍的一次大集合、大会面、大会师 。

我们通过了共同宣言,意义在于我们统一了全球主要保钓组织和人士的,明确了保钓的概念是为了什么,怎么去运作,有什么约定,有什么共同遵守的约束。因为保钓也是一种很敏感的项目,包括它的外交、政治,我们也要防止有人利用保钓来搞其他政治上的目的,这是我们要杜绝的。所以我们在《共同宣言》里讲的比较严密,这是我们全球华人以后保钓的约定和守则,这次大会的全部意义就在于此。

记者:如何为2003年的中国"保钓"运动做一番评价或总结?

吴祖康:总的来说回顾一次会议和两次行动,我觉得2003年我们大陆兴起的这股保钓浪潮,也是在前几年香港、台湾、海外华人保钓行动基础上而引发的,中间有段时间是淡化了。同时我们也看到我们媒体和政府对我们民间保钓行动的关注,看到我们普通老百姓、港澳同胞、台湾同胞和海外华人对我们整个保钓事业的追求和积极的支持,看到了我们中华民族、中华儿女为了我们自己祖国的领土而抱着一种潜在的、必胜的信心,也坚定了我们今后要把保钓事业进行到底的决心。

记者:2003年中国"保钓"运动的新征象,对今后特别是2004年的保钓运动将带来怎样的影响?

吴祖康:2004年1月13日晚,两艘大陆"保钓考察"船从厦门东渡渔港出发,前往钓鱼台列屿进行旅游考察,这是"大陆民间保钓联合会"成立之后的第一次保钓行动,倍受国内外各大媒体的关注。这一次我自己给它加个定义:第一次伟大尝试。尽管"保钓"船最终没有接近钓鱼岛,没有登上钓鱼岛,许多华人都觉得非常遗憾,但是根据媒体报道反馈的信息,参与登岛的保钓人士已经将标志碑已经投放到相应的海域之中。有了第一次的登岛,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的登岛。

2003年2月27日,中国"大陆民间保钓联合会"成立,半个月后的2004年1月13日行动,两艘大陆"保钓考察"船从大陆出发,说明了什么?这就是中国保钓的"2003年效应"。

记者:年初的这第一仗,可谓为2004年中国大陆的保钓运动来了个"开门红"。

吴祖康:当时考虑就是我们这次行动主要是作为一个旅游考察。2003年在第一次保钓后,我们就向国家海洋局提交过申请,因为2003年7月1日国家出台了新的"无居民居住岛屿管理条例"。我们提出钓鱼岛是我们中国领土的,现在无人居住,就提出了开发钓鱼岛。

厦门会后,也有很多企业给予了关注,想搞一次与企业的联合行动,对钓鱼岛进行旅游考察。我们自己的领土去搞旅游考察,倒不一定像以前那样我们一定要冲到岛上去,要去保卫钓鱼岛,那是很单纯的。我们酝酿的是作为一种商业运作模式,来策划这次保钓行动。总的来说行动还是比较成功的,首先意义就在于这是联合会成立的第一次行动,而且规模也比以前的大,是两艘船。

另一层意义就是在钓鱼岛12海里以内投放了标志碑(民间是无权放"界碑"的),标志碑写着:中国领土钓鱼岛,2004年1月11日,落款是中国民间保钓联合会。这些碑是用花岗岩雕出来的,做了21块,抛在了钓鱼岛12海里以内,12海里是一个明确的区域,是属于领土领海的范围,其实我们这次已经进入了12海里以内把碑仍下,是很有意义的。

第三层意义在于,在如此恶劣的天气环境下我们能够出海了。从旅游角度来讲,旅游是一种探险,越刺激越好,我们这次也等于是一次演练。当时出发经过台湾海峡时,风力达到八九级,海浪达到10级以上。据考察人员回来反映,当时船舱内全部进了水,浪要比船高好几倍,保钓考察队员的衣服、鞋子全都湿透了。但是我们这些保钓考察队员还能经得住,扛下来了。所以我想,这么恶劣的天气都能出海,都能到达12海里以内,说明在风和日丽的天气里行动是很容易的。

另外,这次经过一个大的冲击,就是日本海上防卫厅舰支动用了高压水枪,这是以前没有过的,以前他们只是喊话、撞船。所以我想,日本方面已经到了这么激烈的程度了,有句中国成语说的好,这叫"黔驴技穷"。日本人使了高压水枪之后还能干什么?我看他还敢开枪开炮?他们也没这么大的胆量。

这次日本还动用了近20艘的海上舰艇来围堵,这也以前从来没有过的。基本上说我们以前的两次出海和这次考察活动,日本方面是1:10的比例来对付我们的,就我们100多吨的小渔船,他动员了总吨位可能要超过我们10倍、20倍的船只来对付我们。所以我看日本也不过如此,如果你一对一、二对一,他完全就不是我们的对手,你十对一还给我们到达12海里以内了。

据考察人员这次回来反映,除了围堵我们的十多艘军舰外,钓鱼岛的岸线一带是一片灯光,这说明日本方面还有第二道防线,万一我们突破了这层围堵,接近钓鱼岛岸线的时候,那边还有一批军舰在等着;可能还有第三道防线来拦截。

但20个保钓考察队员个别人腰扭伤了、皮肤受了外伤,但是还是都安全地归来了。但是,两艘考察船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伤。

记者:据说,这次行动,对中国大陆的保钓运动的制度化建设影响深远?

吴祖康:去年年末厦门"保钓论坛"后成立的"保钓联合会",也只是筹备阶段,还没有正式注册,推选了童增先生为会长和确定了一批顾问,我是顾问之一。建立了"常务会员制",常务委员会中的7个常务委员都是年轻人。这次保钓考察船回来,大陆民间保钓联合会的会长、顾问和常委大都去了,我们开了一次会议,初步建立了一套管理这个团队的制度,并制定了今年的下一步保钓行计划和安排。

在会上,通过汇聚各种观点和意见,联合会形成了一套完善的管理制度,包括人员、资金、协调和机构等,主要强调了要加强思想建设、组织建设和制度建设等三大建设,而且明确了今后以厦门基地和浙江基地两个基地运作的模式。同时,我们保钓联合会还形成了一个前期策划机制和行动对策应急机制。一旦启动出海程序,宣传的、沟通的、保障的等行动各方面都能够立即运作起来。

联合会是一种比较松散的组织,各地的保钓行动可以自己组织,组织完了之后可以与我们联系,进行沟通和讨论,确认出海准备工作是否达到要求。正式行动以后,所有的应急措施和后勤保障,都由我们联合会出面组织专门班子来负责,确保指挥协调统一,资金管理统一,宣传一个声音对外。

我们可以搞各种形式的出海行动,不一定非要出海登岛才能够叫宣示主权,要形式多样化比如组织一一些旅游考察等。

记者:历次的保钓行动中,都出现一些受伤,甚至伤亡,这个问题今后如何解决?

吴祖康:2004年2月18日,中国民间保钓联合会厦门基地发出了《关于保钓出海人员首期培训的通知》。总结三次保钓的历程,第二、第三次都有保钓人员受伤,激烈程度在和日本海上防卫厅的对峙和抗议中不断升级--从对保钓船围堵到撞击直至动用高压水枪,严重威胁我保钓人员和船只的安全,为保障保钓人员的安全,对参加保钓行动的人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为此联合会制定了《保钓出海人员培训计划》,首期培训3月1日已经在厦门开营。培训的内容包括海上个人求生、海上急救 、救生艇筏和救助艇操作及管理、船舶防火和灭火、个人安全与社会责任、实践课程等等,通过以上的训练和测试,对保钓骨干力量进行储备,为大规模保钓行动打下良好的基础。

记者:能不能透露一些最新的计划?

吴祖康:经过今年1月的钓鱼岛列屿旅游航线考察后,我们正在积极准备在三月底的试航,与过往只有一到两艘船出海不同的是,这次预计将有四到五艘的船只出海协同配合,将在海上停留几天,进一步加强对钓鱼岛列屿的考察,为五月份的首航做好全面准备。五月份开始,大陆、港台及海外游客将能够从厦门出发,到钓鱼岛列屿旅游。

在1月的钓鱼岛列屿旅游线路考察时,考察队员在钓鱼岛列屿12海里海域内投放了象征中华人民共和国主权的石碑,此举得到了海内外中华儿女的一致赞赏与支持。事后,很多海内外华人提出捐款购碑,希望能刻上自己的名子,并通过保钓人士代为投放到钓鱼岛海域的愿望。为此,3月下旬的钓鱼岛列屿旅游线路试航,将采用由个人或集体捐赠的形式满足爱国人士的要求,制作20块主权碑由中国民间保钓联合会试航船委派专人负责实施,试航船返航后一周内将颁发“证书”,标明投放主权碑的精确位置(经纬度)和所订制主权碑的照片。海内外有意捐赠者可登陆「中国民间保钓联合会」网站 www.cfdd.org.cn

记者:中国政府对大陆民间高涨的保钓运动持一种什么态度?

吴祖康:目前,中国民间保钓运动从形式来看,已非单纯的主权宣示活动,我们前提是??钓鱼台列屿是中国的领土。中国民间保钓人士一方面显示出爱国激情,同时我们会用比较理性、和平的方式来开展保钓活动,甚至向中国有关部门申请把钓鱼台岛承租下来,再进行经营开发。

对保钓运动,中国官方也从过去的禁止到现在默许,这也是相当大的转变。中国官方的一些媒体如新华社、中央电视台都给予了报道。而以往对于民间保钓行动,官方媒体或者报道极少,甚至完全不报道。官方态度的转变,无疑给民间保钓运动很大的精神支持。

但我觉得,中国的民间保钓运动还任重而道远,单靠民间的力量是不可能达到目的的,我们的政府应该有一个比较明确的强硬姿态。我们的政界、军界、团体、企业、社会各界、每一个中华儿女,是不是也应该一起做些什么?!

中国民间保钓联合会网站已经正式开通,请登录:http://www.cfdd.org.cn/

人物介绍:吴祖康 (网名:918网老吴)

中国918爱国网 www.china918.net 总编、中国民间保钓联合会顾问、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会员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