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起中日关系来,常上网的朋友大概是比较关心的。最近两年,中日之间大大小小的问题和摩擦是接连不断啊,几乎隔几天就有一个事情跳出来,刺激大家这方面的神经。网上的民意反应也是比较激烈的。网友们都知道,现在网上有许多民间的反日声音,有些还相当偏激。不但如此,这种声音还不仅仅是停留在虚拟的互联网上,而且还开始逐渐走进现实的社会生活中。我们也已经看到了许多相关的人和事。比如:保钓行动、反日货行动等等。

  在怎么看待这些民间的反日活动的问题上,部分社会“精英”的看法是倾向于负面的,甚至还是持批判性立场的。这个当中,以马立诚和时殷弘的观点最有代表性。他们一方面反对对日关系上的“民族主义”,一方面提出了“中日战略合作”的设想。马立诚的《对日关系新思维》注重于泛道德标准,例如“非暴力准则”、“反对舆论暴政”、“避免泯灭人类公义”、“信任邻国”、“尊重个人行为”、“摒弃小农思想”、“极端民族主义有害”、“宽恕和容忍”。比较象是散文或者随笔。总之,重点是说外交除了讲究“利益”,还要讲究“道义”。相比之下,时殷弘写的《中日接近与“外交革命”》就远远比马立诚专业得多,他的逻辑大框架是:1、改善中日关系可以提升中国的国家利益;2、应该使用5种不同方式来改善中日关系:搁置历史问题、提升对日贸易额、默认日本军队现代化、接受日本成为政治大国、支持日本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总体来看,时殷弘不象马立诚那样鼓吹道德原则,而是把“对日新思维”建立在国家利益基础之上,对马文的不足进行了补充。他的“对日外交革命”论立足点和假设是:作为有比较大的抱负的亚洲国家,中国和日本都有共同利益,那就是反对和遏制美国,因为美国是中日向地区性领袖国家成长的最大障碍。基于中美日三角关系当中的“中美关系”难以改善,而改善“中日关系”可以给美国施加压力,所以中日关系改善可以达到迂回改善“中美关系”的效果。

  那么,到底这些“精英”们说的对不对呢?是不是中日之间的不和谐是单纯的民族主义问题呢?是不是真正阻碍中日发展友好关系的不是日本政府,而是中国的民族主义者呢?我们现在就来分析一下:中日之间到底能不能实现真正的友好关系。

  讲这个题目之前,我们要先确定一下,怎么样的国与国关系才算“友好关系”。排除表面上的虚情假意和文字游戏,再结合马立诚和殷时弘的阐述,我们大概可以这么说:“两国之间没有重大的政治分歧;有较大的利益共同点;相互之间有某种程度的战略合作行为。”对照这种标准,五十年代的中朝关系、六十年代的中越关系、以及八十年代以来的中巴关系等,都可以算真正的“友好关系”。

  由此可见,“友好关系”不仅是实实在在的、荣辱与共的,而且还非常现实。当利益共同时,大家可以为了共同的利益成为朋友甚至战友;可一旦时势变化,双方之间的利益冲突大于共同利益之后,相互疏远、甚至反目为仇也是平凡事。历史上,法国和德国之间的关系是体现这种特点的最好例子。两国在近代史上的不同时期,为了不同的战略目标,时而是盟友、时而是敌手。翻来覆去,都是为了“国家利益”这四个字。我们和越南在最近百多年的关系也有这样的特点。

  回过头来再看我们刚才的问题。同样是用国家利益来衡量,马立诚和殷时弘认为对日本展示亲近,拉拢日本成为战略伙伴,才能实现中日友好,才能最大限度实现中国的国家利益;而民间反日人士则认为,只有保持对日本的军事警惕,追究和清算中日之间的历史问题,甚至要在战争中打败日本,才有可能实现中日友好,才能获得中国在这方面的国家利益。那么,谁的看法正确呢?

  我认为,他们的看法都不正确!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他们双方在考虑中日关系这个问题的时候,都是从中国的利益出发考虑问题,并且都认为日本会根据中国的对日姿态来调整中日关系。但是他们都忽视了一个重要的问题:日本的国家利益是什么?如果我们能够理性和冷静地看待日本政府的话,我们应该承认,作为一个国家的政府,不论执政者是谁,作为统治集团来说,维护日本的国家利益是日本政府的首要职责。这里面包括对外关系的政策走向在内,都不是跟随他人的意愿而动的,而是根据日本的国家利益来决定的。所以,我们必须首先搞清楚:日本的利益是什么?

  请大家打开世界地图,看看日本的版图。日本是个岛国,四面环水,本土资源稀缺。矿产资源除煤、锌有少量储藏外,绝大部分依赖进口。主要资源依赖进口的程度为:煤95.2%,石油99.7%,天然气96.4%,铁矿石100%,铜99.8%,铝矾土100%,铅矿石94.9%,镍矿石100%,磷矿石100%,锌矿石85.2%。森林面积2464万公顷,占国土总面积的66.6%,但木材55.1%依赖进口,是世界上进口木材最多的国家。近20年来,日本除稻米自给有余外(1993年例外),其他作物的种植面积和总产逐年减少,自给率下降,进口增加。现在,日本的食物热量自给率只有46%,食用农产品综合自给率65%,主食谷物自给率66%,饲料自给率26%。1993年,日本的肉类自给率下降到65%;渔业自给率76%。据世界银行1990年的统计,日本第一产业的就业人口占7.1%(农业占6.4%),第二产业占33.3%,第三产业占59%。2000年以来,第一产业的就业人口比重下降到5%以下,第二产业变动不大,第三产业增加。

  这些数据说明了什么呢?说明日本是一个极度依赖对外贸易的国家。对日本来说,对外贸易不仅仅是国家财政的重要来源,而且直接关系到日本的生存问题。如果日本无法保持对外贸易和物资运输的畅通,日本不仅没有维持工业生产、保证国家经济发展的可能,甚至连老百姓的肚子都难以填饱。这种最可怕的情况并不是没有发生过,在二战末期,被隔断了与占领区之间运输的日本本土就发生过严重的饥荒。而失去了海外的矿产运输后,日本最后的神风突击队甚至要驾驶木结构的飞机去执行任务。日本二战期间最大的战列舰“大和”号,就是只带着单程的燃料踏上最后的死亡征途的。今天的日本,由于已经踏入了高度发达的工业化国家行列,人口也比二战时大幅膨胀,对物资进口的依赖只有更为加强。所以,对日本来说,维持安全畅通的对外贸易货运是国家生死攸关的头等大事。由于日本四面环海,没有陆路通道和其他国家相连;而空运不但成本昂贵,而且还有难以提高的运量局限,所以,维持日本海运的安全畅通是日本实现对外贸易运输安全的基本内容。日本政府在制定任何国家政策的时候,都要不得不考虑到新政策对日本海运安全的影响。如果某个方案会严重影响日本的海运安全,即使在其他方面有一定的利益诱惑,日本政府也很难冒着国家陷入生存危机的风险而坚持采用。

  对于日本来说,维护自己的海上运输安全有三种途径可以选择:

  1、 依靠自身的军事能力。这个途径日本已经在历史上尝试过了,但是历史证明,由于日本的工业生产本身就是依赖于海外运输的安全,而战时的运输必然大打折扣,所以一旦进入旷日持久的消耗性战争,日本会很容易陷入无力维持海军补充性生产、进而无法维持海运安全的困境。二战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2、 依靠超级大国美国保护日本海运安全。二战之后,美国海军是世界上最强大的海军力量,远远超出任何其他国家。即使是曾经与美国争霸天下的前苏联,他们的海军也是战略核突击能力较强,而常规海军力量,尤其是海军在全球的海上护航力量,和美国相比也仍然差距明显。古巴导弹事件就暴露了苏联海军建设上的这一弊病。最终苏联由于无法保证导弹运输船的安全而只能被迫妥协。日本在二战中就已经领教了美国海军的强大力量,在沦为美国占领区之后,日本战后政府被迫选择了美国作为自己的军事保护者,同时也付出了主权的代价。但是这一代价在冷战时期得到了丰厚的回报。作为美国在东亚最重要的军事基地,日本不但依靠美国的保护维护了受到苏联威胁的海上运输安全;而且还使得自身在美国全球战略合作伙伴中的地位大大提升,成为美国在全球最重要的战略合作伙伴之一。所以,时至今日,在苏联解体、美国成为全球唯一的超级大国的背景下,日本更坚定了依靠美国军事力量保护海运安全的这个基本国策了。

  3、 依靠与日本比邻的东北亚国家保证日本物资来源。随着冷战结束,中国和俄罗斯成为离日本本土最近的两个地区性强国。这两国的海军力量也是除日本之外,东北亚地区最强大的两个国家。近有近的好处。这两个国家虽然海上军事力量无法和美国相提并论,无法提供日本在全球的海运安全,但是由于离日本本土距离短,相对来说,维护本国和日本之间的海上运输还是有可能的。加上这两个国家都资源丰富,仅仅依靠自身的资源就可以满足日本在战时低标准的物资需要了。但是从现实的角度来看,这两国的海军一个还羽翼没有丰满,另一个则内忧外患、后继无力,即使两国和日本结成三角联盟,共同维持日本的物资来源,恐怕在这个方面也是提升有限。很难想象日本会舍弃美国提供的全球海上运输安全,而选择这两国提供的有限的局部海上通道。

  除此之外,我们还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观察日本海运安全,即:对日本海运安全的破坏能力。

  如果日本依靠自身军事力量维护海运,那就意味着他有与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成为敌人的可能。那么,如果仅依靠自身的军事力量,即使日本海军比目前的水平再进一个台阶,在一场旷日持久的消耗战中,中、美、俄三国中的任何一个国家都有能力在持久战中击败日本。更何况这三国都有强大无比的战略核力量,而且三国都拥有破坏海运安全最有力的常规武器??潜艇部队。数量和自制能力居世界前三位的潜艇国家恰好就是这三国。所以,如果仅靠自身力量,无论和这三国中的任何一个国家发生军事冲突,日本的海运安全立即就会陷入危机之中。

  假如日本获得美国或中俄联盟其中一方的支持,而与另外一方为敌的话,情况就有所区别了。前面已经讲过,中国和俄罗斯即使和日本结成三角联盟,两国在和美国的海上军事对抗中,最多也就是勉强维持一个有限的局部通道接济日本,而根本不可能维护日本在全球其他地区的海运安全。而美国则不同,美国不仅有能力在中俄联盟的压力下维持日本的全球海运安全,而且还有能力破坏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全球海运安全。在可以预见的几十年之内,除了终极零和游戏“核战争”外,几乎没有什么力量能够改变这种局面。

  我们在这里讲日本的国家利益是什么,恐怕没有什么比日本自身生存更大的国家利益了。而日本的海运安全恰好就是日本国家生存的“生命线”。既然依靠自身军事力量无法维护日本的海运安全,那么,与某个可以保护日本全球海运安全的国家结成战略合作联盟就是日本唯一的选择。今天,以至到未来的几十年之内,美国都是这个选择的头号候选人。这不是由日本对某个国家的历史好恶所决定的,也不是其他国家单方面调整对日姿态所能够影响的,这是在现实的国家实力面前必然的合理选择。

  但是,这个话题还没有完。我们还要再继续讨论一下日本海运安全的另外一个问题:什么情况下,日本的海运安全最脆弱?这个问题直接决定了日本政府最害怕见到的情况。

  前面我们已经讲过,由于美国拥有远远超出其他国家的全球海军实力,只有他能够在“破坏日本海运”和“保护日本海运”两个名单上都居于首位。日本只要维持目前的日美联盟关系,他的全球海运安全就能得到足够的保障。其实,不仅仅是美国,任何一个国家只要能够像今天的美国这样提供给日本足够的全球海运安全保障,日本基于国家利益都会毫不犹豫地投入对方的怀抱。而一旦哪天人类科技进步到可以让日本摆脱对进口物资的依赖,并能够建立起一支足以击败任何国家的海军力量,日本转而依靠自己也不是什么难事。但是,对日本来说,可见的未来并非没有恐怖的阴影。有一种情况是日本最害怕见到的,因为那种情况一旦成为现实,日本的海运安全将面临最为脆弱、但又无可奈何的局面。

  这种情况就是:当有两个实力相当的敌对国家在“破坏日本海运”和“保护日本海运”两个名单上都居于前两位,而日本无论选择哪一方作为保护者,由于破坏海运远比保护海运要容易,另一方的实力都足以破坏日本海运安全的时候,日本将只能在“糟糕”和“更糟糕”之间进行选择,并在漫长的噩梦中期待战争的尽快结束。这种情况对日本来说,才是最为可怕的噩梦。

  那么这种情况有没有可能发生呢?有,当然有。如果我们从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看,不论是哪个曾经辉煌的世界霸主,他都有衰落和被取代的那一天。美国也不会例外。对此,日本只有想尽办法将自身的损失降到最低点。

  从长远来说,日本要积极加强自身的军事力量,不但逐渐减轻对美国的依赖程度,而且要力求成为一支举足轻重的力量。这样,一旦有国家接近和追赶美国的霸主地位,日本和美国的联盟可以比那个国家更为强大,迫使对方不敢轻举妄动。可是一旦这个新兴国家积聚了足够的力量超过了美国,日本可以迅速抛弃美国倒向对方,从而使新的联盟拥有远超过美国的总体实力,反过来让美国不敢轻举妄动。这个博弈的关键是,日本的军事力量要足够强大,强大到虽然还无法保护自身安全,但是不论倒向哪个争霸者,日本和合作者的联盟都会明显高于另外一个争霸者的实力。以至于对方不敢进行军事摊牌。这是从长期战略角度来说,对日本最理想的局面。因此,持续追求军事实力的加强将成为日本今后重要的基本国策。这不是单纯的日本军国主义复活的问题,而是日本维护自身利益的必然选择。一个不够强大的日本将无法完成这种美妙的战略构想。

  但是,就目前来说,对日本最理想的政治环境依然是美国保持世界超强的地位。在日本发展出足以影响世界战略力量平衡的军事实力之前,日本还无法应对那种“最可怕的局面”。因此,帮助美国维持超强地位,争取自身发展时间就是日本的战略任务。在这个任务完成之前,日本会尽一切能力,积极主动地协助美国打击和遏制一切新兴力量的壮大。为了实现日本的国家战略目标,必要时,无需美国要求,日本主动包揽遏制新兴国家的任务也并非不可能。只要日本觉得有必要,为了实现和维护日本的国家战略目标,主动出击也是维护日本利益的必要手段。这和“奴才心态”无关,这依然是为了日本的国家利益。

  非常遗憾的是,目前日本离达到成为“超级砝码”的战略目标还路途遥远,而已经可以梳理出来的、未来有希望挑战美国全球霸主地位的新兴国家中,中国,正是头一位。

  这是历史对中日两国开的巨大玩笑,我们却没有选择历史的权利。

  前面我们已经理清了日本的国家战略思路。因此我们可以预见到,未来一个相当漫长的时期内,主动协助美国遏制中国的发展和壮大,避免中美双方在实力接近的情况下军事摊牌,将是日本的基本国策之一。这一基本国策将直到日本完成了自身的发展战略目标,并且中国也积聚了足够将美国霸主地位摧毁的国家实力后才会结束。这一战略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最为符合日本的国家利益。日本的这种国家利益,无论谁当政,无论中国如何向日本示好,无论日本有没有历史遗留问题,都不会改变。日本人民和日本政府唯一可以选择的,就是基于国家利益彻底实行合理的国家战略;还是基于中日友好,牺牲日本利益。

  他们会如何选择,是个无需争论的问题。

  但是中国还是有选择的余地。

  日本这一战略的核心包含两个要素:1、争取时间,让日本发展出足够的实力成为“超级砝码”国家;2、避免在这之前发生与美国实力接近的新兴国家和美国之间的军事摊牌。只要能够维持这两个要素,日本在具体的实现手段上,都会尽量留有余地,以便留下未来进行连纵外交的空间。

  因此,考虑到中国的国家利益必然是增强国家实力,提高人民生活水平。这个目标也不可能主动设置上限。我们必须做好在这个过程中和日本之间必将到来的某种潜对抗的思想准备。

  首先,必须认清国家利益和客观现实,抛开一切表象抓住中日关系的本质。什么历史遗留问题、钓鱼岛领土争端问题、中日两国民间极端份子问题等等,都是中日两国历史碰撞中无足轻重的小浪花。问题的关键是要迅速提升国家整体实力,用强大的国防力量防止敌对势力的武力冒险,同时也避免自己在非必要状态下的武力冒险。只要能够在冷和平下实现国家持续发展,中国的和平崛起是有可能实现的。

  其次,正因为历史问题等并非中日关系的本质要点,所以低调处理这些问题未必会获得对方的足够回应,而高调处理也同样不会真正影响到中日关系的本质。因此,只要不把问题上升到现实的军事冲突层面,该强硬的就强硬,丝毫不必对日本客气。足够的强硬态度既可以满足国内民众的要求,同时也可以提醒日本,中国并不会放弃自己的原则立场。这样做也有利于日本在时机合适时,更容易下决心转投阵营。

  最后,一定要在国家发展战略上认清国家利益,制定合理计划,并且坚持实行。切忌为了满足一时的眼前利益而背离国家发展战略的方向和步骤。日本二战之前坚定不移地实施《田中奏折》中的国家战略构想,几乎完成了日本脱胎换骨的国家发展目标。如果日本按原先的战略,长期稳定地侵占并同化我国的东北三省和朝鲜半岛,今天的中日实力对比肯定会很不一样。历史已经给了中国一次机会,我们切不可再犯别人已经犯过的错误,错过历史的机遇。

  现在,我们可以回到我们这次讲座的题目上了:中日之间能够实现真正的友好吗?

  答案是:能!只要中国国家实力持续发展,最终实现有能力帮助日本维护其在全球的海运安全,中日两国之间就能够实现真正的友好。甚至可以比“友好”更为亲密。但是,在我们达到拥有这个能力之前,任何以为单方面的主动示好可以换取中日友好关系的想法都是不切实际的。因为日本的国家利益并不会由于他人的一厢情愿而有所改变。

  朋友们,让我们认清现实,把握未来,为了国家利益去争取真正的中日友好吧!

  作者:中国鹰盟时事评论员 半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