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喜峰口之战大刀队显威

    喜峰口是长城上的一个重要关口,是北平东部与热河东部的交通要道,扼冀察之咽喉,是拱卫北平东北的屏障。在喜峰口的西边有罗文峪、马兰关等几座关隘,3月初日军从凌源、平泉一线南下,企图夺取这些关口,进人华北。
    3月5日凌晨,日混成第14旅团主力向喜峰口扑来。3月9日下午1时,松尾野先遣队进到喜峰口第一关门前方东北面,立即组织对喜峰口关门附近阵地的进攻。该旅团的26联队也赶来增援,喜峰口战斗开始。
    喜峰口原是我第4军团万福麟部所守,因长时间作战需要休整,3月9日中午,我29军奉命前来接防,下午,日军乘我两军换防之机,向喜峰口前哨据点孟子岭发起猛攻。妄图一举侵占喜峰口。傍晚时分,日军占领了孟子岭口上阵地,控制了门口。29军宋哲元军长因前线情况紧张,立即下令各部,由遵化跑步赴喜峰口,百余里的路程,大半日即到。由冯治安部担任正面防线,他立即下达了“有进无退,死而后已”的八字口令。并挑选出500名大刀队队员,袒臂冲锋。
    3月9日夜,我109旅旅长赵登禹派两个营,到潘家口外袭击日军,紧接着于10日凌晨3时,我军又乘黑夜出击敌阵。一个营占领白台子,断敌归路,烧毁敌行李车数十辆,歼敌300余人。另一个营攻占了蔡家峪,然后向喜峰口北面的高地猛攻。这一夜袭,共歼敌500余人,获机枪10余挺,但我方也有百余人伤亡。
    3月10日上午6时,日军3000余人在炮火的掩护下,向喜峰口两侧阵地猛攻。我增援的赵登禹、王治邦、佟泽光三个旅适时到达,直插喜峰口,截击敌人。敌军占据了喜峰口附近的老婆山,我军占领拉儿山,敌军向我阵地炮击了3小时之后,步兵蜂拥而上。500名大刀队的队员,开始伏在战壕中不动,后又佯装退却,佟泽光、赵登禹两旅分左右两翼抄袭日军后路。敌军不知是计,继续向我军阵地深入,大刀队突起砍杀,奋勇向前。曾习得中国武术家刘尧臣无极刀法精髓的29军大刀队的队员们如天神一般,手握大刀,大声呐喊着冲向敌人。只见刀光闪闪,敌人的污血飞溅,刀枪碰撞,敌人身首异处。敌军被这大刀飞舞的气势惊得目瞪口呆,稍有犹豫,立刻被砍倒在地。日军历来轻视中国军队,忽然遇到这500名硬汉,还没组织起像样的抵抗,就大部被砍杀。尔后,日军听到大刀队就闻风丧胆。敌我两军在喜峰口附近激战整整一天,几处高地,得而复失,失而复得,来回拉锯,直杀得天昏地暗。
    3月11日,喜峰口的战斗仍在进行,上午7时,敌向我喜峰口西侧阵地发起进攻,一直战斗到下午3时,敌人8个小时的攻击势头不减,我大刀队也越战越猛,越战越强,双方层层包围,此时日军的飞机、坦克、大炮均失去作用,我大刀队员都报必死决心,白刃相接,日军被砍杀过半,我500健儿也多数牺牲,生还者只有30余人;无比悲壮惨烈。后阵地丢失。赵登禹下令219团拼力反攻。经肉搏近2个小时,歼敌三四百名,又将阵地夺回。
    11日夜,喜峰口附近的铁门关,潘家口的战斗也在激烈进行。29军副军长秦德纯、37师师长冯治安、38师师长张自忠和旅长何基沣指挥战斗,他们利用夜战、近战歼敌一千五百多人,给骄狂的日军以沉重的打击。经过几日激战,敌军攻势受挫,土气大减。
    以喜峰口为主阵地的保卫战,自3月9日至15日,相继经过7昼夜的激烈战斗,我军浴血奋战,士气旺盛,虽有伤亡,但仍然坚守阵地。喜峰口之战,日军被歼数千人,缴获敌大炮、装甲车枪支等大批武器装备,喜峰口保卫战的胜利,是“九一八”以来给日寇的最沉重打击,胜利大大彭舞和坚定了全国人民的抗日决心。29军的大刀队也因此役而名震天下,成了抗战初期中华民族抵御外侮的偶像。

2 罗文峪战斗 我军大捷

    喜峰口战斗后,两军对峙,战事的重心,由喜峰口移到罗文峪方面去了。罗文峪在喜峰口偏西南约55公里的长城线上,也是一个重要的隘口??势必威胁到喜峰口方面我守军阵地,日军窥测到此点,所以发动了对罗文峪、马兰关一带长城的攻击。日军第8师团抽调两个联队、两个大队,附骑兵一个中队,装甲车3辆、山炮4门、平射炮6门等,联合伪军两个旅,向罗文峪进击。
    防守罗文峪的是我第29军暂编第2师,师长由副军长刘汝明兼任。该师的实际兵力只有李金田的一个旅及一些师直属部队,兵力较弱。驻守喜峰口的我军在3月11日的夜袭中缴获了一张日军兵力配置图,判定日军将加紧进攻罗文峪,宋哲元军长即命令第38师张自忠部祁光远团迅速增援罗文峪。在刘汝明师长指挥下,暂编第2师以罗文峪为中心,在黄崖口、大安口、三岔口、马兰峪一带布防,准备迎
击敌人。
    3月15日,日军向罗文峪挺进中与我第2师前哨部队发生激战。我部队阻击一阵后,向关口撤退。
    16日晨,日军骑兵及部分步兵,到达了罗文峪的三岔口阵地。当他们接近我军防线时,我军的步枪、机枪手榴弹一起向日军开火,直打得敌人纷纷后退。
    三岔口的战斗展开后,刘汝明师长根据情报和眼前的战斗情况判断,敌人的步炮联合部队肯定还在后面,于是他立即命令祁光远团长绕道出黄崖口,向半壁山方向迫敌,侧击敌人后续部队。
    祁光远团长带领部队跑步进入阵地后,立即拿起望远镜眺望,这时只见东北方向有大队日军向这边开过来,队列很长,有炮车、装甲车、辎重等。祁团长命令部队进入树林中隐蔽,做好战斗准备。
    敌人越来越近了。“打!”祁团长一声令下,顿时两侧山岭上埋伏的我军枪弹齐发,顷刻,伪军队伍乱了套。日军则散开队形,开始还击,岭上岭下,枪炮齐鸣,人喊马叫,声震山野,一场截击战展开了。
    当祁光远团与日军发生激战时,三岔口方面的战斗发生了变化。原来进攻三岔口的日军并不占有优势,他们见后面大队人马迟迟未到,估计是后援部队被截,进攻锐气顿减。
    这时在喜峰口作战的第37师师长冯治安从刘汝明电话中得知,日军进攻的重心已转向罗文峪方面。冯治安师长遂决定让赵登禹旅抽出一营兵力支援罗文峪战斗,赵登禹旅长决定令驻喜峰口两侧距离罗文峪最近的吉星文营就近驰援。
    吉星文率部参加三岔口的战斗,使我部队增加了力量,土气也更加高昂了。战斗至中午,日军数次进攻被击退,被迫向后撤退。
    17日,日军步、骑、炮兵联合部队约三四千人,向罗文峪一带发动了猖狂的进攻,上午10时,我前线一个营大部牺牲,战斗异常的惨烈,下午我军增援反击,晚7时,敌军被我击退。
    18日,日军再次向我罗文峪发动进攻。我刘汝明师长亲率第1团手枪队应战。第1旅旅长李金田率第2团向三岔口西北部敌军阵地先后进行三次冲击。团长李曾志腿部负伤,犹在火线指挥。祁光远团也投入战斗,敌我双方血战5小时,连续击退敌军13次进攻,歼敌四五百人,我王和春营大部战死,仅有70余人生还,王营长也为国捐躯。
    我第2师在18日晚组织了一次夜袭战。李金田旅长率一团兵力由沙宝峪向敌侧背袭击,一连越过了七个山头,摸到日军的机枪阵地,持大刀砍杀敌人无数。
    我祁光远团也由左侧向敌背后袭来,正面部队也全线出击,对敌军形成前后夹击之势。血战了整整一夜,将来犯之敌全部击退。17、18两日敌军又发动攻击,均未能奏效。19日夜敌军逐渐撤退。25日敌军主力部队败回承德。我军取得罗文峪之战大捷。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