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毛泽东希望扩大战果;
涞灵战役,杨成武不用地图就可以指挥;
东团堡恶战,民兵见了带白口罩的就往下抬;仅剩的27个“太君”一齐跳入火中

    八路军发动百团大战后,从华北敌后到大后方的报刊都大力传播胜利的消息,祝捷电文、信件从四面八方飞向延安,飞向八路军总部,极大地鼓舞了人心土气。
    连日来,延安一片热气腾腾,人们争先恐后传阅着每份《百团大战要报》,大街小巷贴满了庆祝百团大战胜利的标语。9月20日,延安全城放假,召开纪念“九一八事变九周年和庆贺八路军百团大战胜利”的大会。中共中央、中共中央西北局与陕甘宁政府机关人员,各大中小学的师生和各界群众,踏着《八路军进行曲》的雄壮节奏,排着整齐的队伍前来参加大会。毛泽东、朱德、洛甫、王稼祥、陈云、任弼时等在延安的政治局委员都出席了大会。
    大会开始后,陕甘宁边区政府副主席高自立饱含激情地致开幕词:谨向八路军致以热烈的慰问,向百团大战的领导者致以崇高的敬意!八路军总政治部主任王稼祥发表了演讲。朱德总司令代表党中央讲了话,他向在百团大战中光荣牺牲的千余将土,表示至高无上的敬意,向光荣负伤和中毒的四千余将土,表示最热烈的慰问!他希望八路军继续发扬视死如归勇往直前的精神,再接再厉,进一步扩大百团大战的伟大胜利成果。
    在这一欢乐的气氛中,毛泽东也受到了强烈的感染。这位有着强烈诗人气质的领袖,用这样一封电报表达了他喜悦的心情:百团大战真是令人兴奋,像这样的战斗是否还可以再组织一两次?
    毛泽东的这封电报令彭德怀终生难忘。
    接到中央指示后,彭德怀更坚定了他继续扩张战果的想法。还在正太路破袭战正激烈进行时,彭德怀与左权就已在思考下一步的作战计划。连日来日军由晋南支援正太路之敌一个旅团的兵力,先头部队已达正太路西段,同时榆次、芦家庄、寿阳等各据点之敌人也向外扩张,已夺回不少据点,井陉、石家庄、定县沿线敌人集结了有五六千人,在这种情况下八路军继续在正太路扩张战果已不可能。经与左权协商,确定下一步晋察冀军区组织涞(源)灵(丘)战役,以打开边区北面的局面;129师则在榆社辽县公路一线组织以收复榆社、辽县为目的的榆辽战役。
    9月16日,八路军总部下达了百团大战第二阶段作战命令,要求各作战部队在继续破坏敌寇交通的同时,克复深入我基本根据地内的一些敌据点。
    晋察冀军区聂荣臻司令员根据八路军总部的命令,迅速将主力由正太路北调执行涞灵作战任务。涞源、灵丘地区驻有日军独立混成第2旅团和第26团各一部,共约1500余人,另有伪军1000余人。涞源、灵丘地区战略地位极其重要,敌人的一些据点,已经深入到边区内部。这次战役的目的,就是要扫除这些据点,歼灭敌人的有生力量,使根据地更加巩固。为了打好这一仗,聂荣臻将攻取涞源的任务交给了第一军分区司令扬成武。
    杨成武与涞源的日军第2独立混成旅团可谓是老对手了。1939年11月日军发动冬季大“扫荡”时,第2独立混成旅团旅团长、有“名将之花”美称的阿部规秀中将在黄土岭被杨成武部伏击身亡,使“名将之花凋谢在太行山上”。新任第2独立混成旅团旅团长人见与一中将,发誓要为阿部规秀报仇。可是,人见与一还未来得及报仇,杨成武自己却先找上门来,而且又给了这位中将当头棒喝,使他亲自尝到了八路军的厉害。
    9月22日晚,明净的秋月使古老的长城益显苍老峻拔。这一带对杨成武来说太熟悉了,他不用地图就能指挥作战。他把前指挥所设在三甲村附近内古长城的烽火台上,这里离涞源城很近,三处主要战场,不用望远镜就能直接观察到两个,位置十分理想。
    22时整,杨成武向涞灵战役右翼集团发出了攻击命令。经一夜激战,攻击部队夺取了涞源县城东、西、南关和两个外围据点,日军退入城内固守。但三甲村和东团堡却遭到日军的顽固抵抗,进展不顺。一夜没合眼的杨成武感到情况严重,拿起电话首先给进攻东团堡的3团团长邱蔚打了过去:
    “邱蔚,怎么回事?东团堡还拿不下来吗?涞源城附近几个据点不拔掉,拿下精密源城就更困难了!明白吗?”。
    “明白!”听筒里传来邱蔚响亮的声音,“司令员,鬼子施放毒气,很多战士中毒了!现在正在采取防护措施,准备继续攻击。”
    “这群法西斯强盗!”杨成武骂了一声,又对邱蔚说,“告诉营连干部,东团的守军陈军官外,几乎全是士官,都是带兵的人。对付他们不能光是死打硬拼,要多动点脑子。”
    和三团通完电话后,杨成武又分别给二团、一团打了电话,了解了情况。放下电话后,杨成武决定改变战斗部署,先集中力量拔除外围据点,再行攻城。
    当夜,第二团乘着夜色猛攻涞源城东10公里处涞易公路上的敌重要据点三甲村。攻击部队冒着日军猛烈火力的封锁,奋勇砍开层层铁丝网,爬过外壕,冲进堡垒,与日军展开肉搏战。日军抵挡不住八路军的强大攻势,仓皇西逃,被歼大半。
    站在烽火台上一直注视着三甲村的杨成武见到这一情景,跨上战马来到三甲村旁的小山头。但见战场上硝烟弥漫,空气中充满着呛人的气味,到处都是敌人的尸体。枪支弹药以及成堆成箱的罐头、饼干和酒。这时,东团堡的战斗还在激烈地进行着。
    东团堡位于涞源城东,是宣化至涞源公路上的日军后勤供应中继站和分割晋察冀根据地的战略支点。据守该据点的日军第2混成旅团的士官教导大队,共130余人,成员全是各部队选来的士官,训练有素,武器精良,并有坚固的环形防御工事为依托。负责攻击东团堡的是3团。22日夜,3团不顾日军凶猛的火力,于拂晓前攻占西南角的炮楼,打开了突破口。但是,防守东团堡的日军士官大队,都是一些战斗经验十分丰富的老兵,武士道精神十足。他们凭借坚固的工事,将轻、重机枪和掷弹筒打得如泼水一般,并不时地施放毒气,阵地丢掉后,马上组织战斗群反冲锋。3团牺牲很大,支前民兵,见到带口罩倒下的人就往下抬。这种情况让
杨成武报是焦急。
    到24日晚上,已是攻击东团堡的第三夜了。全团再次进行动员,下定决心要在当晚拿下东团堡。总攻开始了,40名战士抬着云梯在火力掩护下,奋勇冲向敌核心工事,以四五十颗手榴弹炸掉了日军的中心碉堡。一夜激战,日军几乎全部战死,余下残敌被迫于村中数间房屋死守。25日,日军将据点库存武器、物资、粮食全部烧毁,准备突围,但被八路军击退。眼见突围无望,以残暴著称的敌酋井田中佐强迫残存的27个“太君”跳火自焚,最后自己也葬身于火海之中。聂荣臻后来也感叹说:“东团堡之战,是以顽强对顽强的典型战例。”


四、一声犬吠,榆社城近敌作战计划流产;陈庚中毒不离第一线;
陈锡联誓称:“辽县是385旅的家,打不好无脸见辽县的父老乡亲。”

    129师发起榆辽战役比涞灵战役晚一天,是在9月23日夜开始的。
    根据八路军总部的命令,129师的任务是收复榆社、辽县。其时,驻榆辽地区的日军为独立混成第4旅团一个大队,该大队的主要任务是守备榆辽公路。榆辽公路由阳泉经平定、和顺、辽县到榆社,是日军深入太行根据地最远的一条公路。日军还企图将这条公路由榆社再向西南地区延伸,经过武乡与白晋铁路相连,达到分割太北根据地的目的。榆社是日军自正太路经过平辽公路、辽榆大道向白晋公路各据点输送补给的主要枢纽之一。日军为了牢牢掌握这条公路的主动权,将榆社变成一个大堡垒,尤其是修筑了以东门外榆社中学为核心据点的堡垒群,密布大小碉堡,并将周围修成绝壁,设置以数道铁丝网,火力配置十分严密。
    刘伯承将攻击榆社的任务交给了陈庚的386旅。陈庚这位黄埔军校第一期的毕业生,这年刚满37岁,打起仗来从来都不怕死,大革命时期曾在火线上冒死救过蒋介石的命,蒋介石在得知他参加中国共产党后,曾多次想说服他,但都被陈康拒绝。1935年,长征到达陕北后,陈康任红1军团五师师长,红军改编为八路军时,任第129师386旅旅长。百团大战开始后,他一直在前线指挥作战,屡立战功。现在他又担负起对榆社城的主攻任务。
    根据事前侦察的情况,陈康与参谋长周希汉商定乘夜近敌作战。入夜,攻击部队按部署朝榆社城方向运动,起初一切顺利,但就在主力接近西关城外的房屋时,不知从哪个角落里窜出一条狗,朝隐蔽前进的队伍狂吠不止。狗吠声惊动了城头上的日军,几颗曳光弹射向夜空,爆出耀眼的亮光,攻击部队来不及隐蔽,完全暴露在亮光之下。日军开枪了,盲目地狂扫乱射,在城四周布成了一个火力网。
    这一意外,使攻击部队近敌作战计划流产。各路攻击部队只好冒着敌人的炮火攻击前进,但收效不大。天亮后,部队失去了黑夜的屏障,第一次攻击失利。怎么办?周希汉心急如火,在听取大家的意见之后,决定组织火力压制敌人的火力点,发动第二次强攻。
    下午4点,强攻开始了。八路军各种武器的火力构成一道道火力网,集中压制日军的火力,掩护攻击部队发起一次又一次有力的攻击。这一着果然有效,经过一夜激战,部队攻克了被日军视为所谓固若金汤的核心阵地西北角和西关碉堡,并顺势占领了西关。
    但是,日军还占据着以榆社中学为中心的核心阵地。在这个阵地周围,修筑有大小八个碉堡,形成了相互支援的交叉火力网,同时,碉堡外是人工所筑的高10至30多米的陡壁,陡壁下面又有纵横交错的铁丝网。很显然,如果硬冲过去,部队伤亡肯定很大,而且不一定奏效。
    见到这一情景,陈庚亲自来到前线指挥部。他给攻打榆社的部队带来了令人惊喜的消息:敌沿毕、王景两个据点已被386旅收复。这大大鼓舞了攻城部队。经过精心组织,下午陈庚下令发起第二次攻击。在嘹亮的冲锋号声中,突击部队在火力掩护下,用剪刀剪开五道铁丝网,然后架起用数条梯子接起的云梯,爬上30多米高的峭壁,用浸水的棉被塞住日军碉堡的射孔,攻占碉堡群。
    被八路军的猛烈攻势所吓倒的日军,被压缩到榆社中学,依托中学里的一个高大碉堡和四周的围墙,在四架飞机的掩护下,做最后的殊死抵抗。他们凭借优势火力,并灭绝人性地大量施放毒气,使榆社城内到处都是毒气。处在下风指挥所的陈庚和772团3营指战员全部中毒,一个个头昏眼花,边流鼻涕边咳嗽。
    为了陈庚的安全,参谋长周希汉坚持要他到后方指挥所去。陈庚想起师长刘伯承战前的电报,386旅务必在两天之内歼灭榆社日军,并夺取榆社县城,他果断地说:“我要看到你们打下榆社才走。”
    陈庚与周希汉一起召集了各团干部会议。敌人是很凶残的,从正面进攻,只能付出重大代价。经冷静分析形势,陈庚决定采取坑道作业,把坑道挖到敌人核心阵地内,用棺材装上炸药实行爆破,让敌人尝尝坐上飞机的滋味。
    方案定下后,各团立即分头行动。最紧张的是坑道作业,坑道从西北角的峭壁要一直挖到中学里的碉堡下面,工程量非常大。已经连续战斗了两天两夜的战士们顾不得疲劳,一寸一寸地朝敌碉堡掘进。挖了将近一个昼夜,到25日历时45分,终于完成了坑道作业。
    只听“轰”的一声巨响,炸药在地下爆炸。爆炸声像闷雷滚过低空,又像发生了强烈地震一样。
    爆炸的余音尚在回响,突击部队就冲入了敌人阵地。经过一阵激烈的白刃格斗,残敌全部被歼灭。当黄昏来临时,三天激烈战斗终于胜市I结束。386旅在这一仗中共毙伤日寇400余人。
    榆辽战役左集团是由陈锡联指挥的。
    陈锡联对辽县十分熟悉。自1937年385旅奇袭阳明堡飞机场震惊军内外后,385旅进驻辽县,一直以辽县为根据地。在战前动员会上,陈锡联动情地说:这一场战斗我们是在辽县的土地上进行,我们385旅的指战员要明白辽县也是我们这个旅的家,是我们的根据地,打不好,无脸见辽县的父老乡亲。
    为了打好这一仗,陈锡联根据刘伯承的安排,先扫清了榆辽公路上的两个据点??管头和石匣。至9月30日,见时机成熟,便将师主力转用于攻击辽县。然而,正在这时,由于和顺、武乡日军分别向辽县增援,八路军总部命令停止进攻辽县,以一部钳制和顺南下之敌,主力转移至红崖头、关帝垴地区,准备歼灭武乡东援之敌。
    30日9时,当386旅赶到预伏地区时,385派因管头战事耽误了时间,没有赶到预伏地区,日军600多援兵通过了设伏地区向东而去,至榆树节恰遇正急急赶路的385旅,双方遂展开了一场遭遇战。386旅乘机从侧后展开攻击,对日军形成了四面包围之势。四面被围的日军狗急跳墙,在8架飞机的掩护下,占领高地负隅顽抗。激烈的战斗持续了两天一夜,双方伤亡惨重,八路军连续发动了10次冲锋,仍不能全歼顽敌。
    10月1日,部队再对日军发动攻击,双方激战终日,从清晨5时一直杀到日落。黄昏时分,从辽县紧急出动西援的400多日军又蜂拥而来,突破了385旅的阻击,逼近386旅指挥所附近。同时,从阳泉南援的日军1000余人也已抵达辽县以北的寒王镇。情况更加复杂、多变,在判断已经不能全歼被围日军之后,八路军总部下令部队撤出阵地。历时9天的榆辽战役结束。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