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不管一百多少个团,干脆就把这次战役叫做百团大战好了。”

    8月20日20时整,随着彭德怀一声令下,一颗颗攻击的红色信号弹腾空而起,刹那间,在5000里长的敌后战场上八路军全线出击,向华北的主要交通线开始了战役的总破击。这是一个永载史册的时刻。
    亲自参加过战役指挥的聂荣臻元帅后来回忆说:“我清楚地记得那一时刻的情景,真是壮观得很啊!一颗颗攻击的红色信号弹腾空而起,划破了夜空,各路突击部队简直像猛虎下山,扑向敌人的车站和据点,雷鸣般的爆炸声,一处接着一处,响彻正太路全线。指挥所几个年轻参谋激动地对我说,他们参军以来,还没有见过这样红火的战斗场面。”
    由于事先成功的保密及佯动,正太路日军一点没有觉察这么大的战役行动。战斗一打响,沿线各据点同时被攻,日军猝不及防,处处被打,到处响起枪声和爆炸声,敌人的无数据点,同时发出了求援的电报和信号。石家庄、太原、阳泉各旅团司令部的日军指挥官,一时手足无措,不知从何处调兵,又往哪里增援。当日军清醒过来后,便开始组织顽强的抵抗,破击部队的攻击也更加猛烈,战斗十分激烈。
    如同在前线激烈战斗的指战员一样,彭德怀在这一夜也是彻夜未眠。他的心情相当激动。这次行动是进入敌后抗战的第一次大的攻势行动,动员了八路军整个华北所有的力量,它将给日寇以沉重的打击,给那些认为八路军“游而不击”的人一记响亮的耳光,对全国的抗日形势产生重大的影响。一想到这里,彭德怀便心潮澎湃。他与左权坐在一起,沉思不语,任凭思绪像大海一样奔涌。
    难熬的夜晚终于过去,源源不断的捷报随着曙光一道来到紧张而又安静的八路军总部。
    聂荣臻所在晋察冀军区战报:杨成武部向正太路娘子关段及井陉以北各据点之敌突然发动猛攻,至今日获得序战胜利,连克乏驴岭、北峪、地都等据点,守敌共200余人被完全消灭,乏驴岭至地都段铁路及桥梁、碉堡、电线等悉被破坏。一部攻占井陉北贾庄镇、东王会,守敌百余人亦被消灭殆尽,并完全占领井陉煤矿,解放工人2300余人,所有矿井、机器全部炸毁,缴获正在清查中。郭天民部正向娘子关猛烈进攻中,双方枪炮声猛烈。
    刘伯承129师战报:在正太路西段破击的129师左翼破击队陈庚旅,攻击了寿阳西南之芦家庄,生俘日军3名,连克碉堡4座,守敌被消灭净尽,完全占领芦家庄车站。芦家庄以西10里以内铁路桥梁完全被破坏。
    贺龙第120师及冀南军区都发来了战报。八路军总部驻地一片欢腾。战役序战胜利,完全按照设想进展。作为战役的直接指挥者,彭德怀轻舒了一口气。
    从21日到22日,八路军总部忙得不亦乐乎。刘伯承、聂荣臻等不断地报告正太路各袭击兵团破袭情况,其他配合破袭正太路战役的部队也纷纷传来捷报,同蒲路、平汉路、北宁路、津蒲路、德石路、白晋路等都战果辉煌,实现了预期的作战目的。
    彭德怀、左权看着一封封电报,同早已乐开怀的参谋一样也兴奋起来。平常不苟言笑的彭德怀露出了难得一见的笑容。他问作战科长王政柱:
     “我们参战兵力一共有多少个团?”
     “正太线30个团,平汉线卢沟桥至邯郸段15个团,同蒲线大同至洪洞段12个团,津蒲线天津至德州段4个团,德石线4个团,白晋线6个团,北宁线2个团,平绥线2个团,汾阳至军渡公路线6个团,沧县至石家庄路线4个团,北平至大同公路线6个团,邯郸至济南公路3个团,代县至蔚县公路线4个团,辽县至平定公路线3个团,宁武、苛岚、静乐公路线4个团,一共105个团。”
    彭德怀听罢,接过话头说:
    “不管一百多少个团,干脆就把这次战役叫做百团大战好了!”
    此时,前线的战斗仍在激烈进行。
    聂荣臻的晋察冀军区负责破袭正太路东段。此段有敌坚固设防的天险娘子关和重要燃料基地井陉煤矿。
    娘子关是长城的第九座雄关,晋东的重要门户,是由冀入晋的咽喉要道。相传唐高祖的女儿平阳公主,曾率娘子军在此助父征战,故得名娘子关。早在三年前,八路军129师就曾配合国民党军进行过娘子关保卫战。娘子关在失陷前构有国防工事,日军占领后又依据险峻的山崖加修四个大堡垒,使该关防御能力进一步增强,可谓易守难攻。
    20日20时,担任主攻任务的晋察冀军区右纵队第5团首先潜入娘子关村,解决了村里的伪军,然后依托村庄,仰攻日军堡垒。在日军密集的火力封锁下,攻关部队前仆后继,云梯被打断了,就搭人梯上,将绑腿带连结在一起搭上悬崖向上攀登。但占据有利地形的日军,凭借其优势装备,对进攻的八路军战士发起反扑,正面攻击一时受挫。正当此时,由娘子关侧后迂回的部队,正好接近到日军堡垒群附近,由侧后向日军发起不停顿的攻击。日军被突如其来的攻击打乱,正面攻击部队乘胜登上陡峭的山崖。经过三小时反复冲杀,日军的堡垒最终被全部攻破,黎明时分,胜利的旗帜插上了被日军盘据三年之久的娘子关。这是正太线最早攻克的重要战略据点。攻占娘子关后,5团的勇士乘胜破坏了娘子关东面的铁路桥,并收割了敌人的大批电线。与此同时,右纵队第19团对移粮、巨城、乱流和上、下盘石等日军据点发起猛烈攻击,歼灭了大量的敌人。
    21日,日军得知八路军攻下娘子关,大为震惊,急忙抽调大批增援部队直扑娘子关,企图歼灭我攻占娘子关部队。聂荣臻早有所料,指示部队破坏敌堡垒后,主动撤离娘子关。当日军赶到时,已不见八路军的踪影,只好对着化为焦土废墟的娘子关发呆。
    在井陉煤矿,中央纵队在年仅26岁的杨成武的指挥下,也取得了重大胜利。进攻部队在矿区工人的帮助配合下,切断矿区电源,靠夜幕掩护,向守敌展开猛烈进攻。经过一夜激战,到21日黎明,将敌人全部歼灭,并占领了东王舍新矿,对厂房、矿井进行了彻底破坏,有14套开矿机器,10个锅炉,3座鼓风机,2个储水池,2个烟囱,1个绞车房,1个机电房,1个火车站,5座铁桥,以及矿区表面建筑全部炸毁。
    在井陉煤矿战斗中,八路军战士还从战火中救出两个日本小女孩。这两个小女孩是在日军炮火的轰鸣声中成为孤儿的。新矿被占领后,龟缩在贾庄侧后山上的日军对已被八路军攻陷的新矿、车站等处进行报复性轰炸,没有来得及撤走的井陉煤矿火车站副站长加藤清利夫妇被炸双亡,只剩下两个小女孩,大的叫美穗子。部队从战火中救起她们的时候,美穗子不满周岁的妹妹伤势很重,经过医务人员的抢救和治疗,始脱离危险。聂荣臻司令员指示由专人照顾,并随后将其送还陵城日军据点。为此,聂荣臻还给日本官兵写了一封信,信中称:
    日阀横暴,侵我中华,战争延绵于兹四年矣。中日两国人民死伤残废者不知凡几,辗转流离者,又不知凡几。此种惨痛事件,其责任应完全由日阀负之。
    此次我军进击正太线,收复东王舍,带日本弱女二人。其父母不幸死于炮火中,其父于矿井着火时受重伤,经我救治无效,不幸殒命。余此伶仃孤独之幼女,一女仅五六龄,一女尚在襁褓中,彷徨无依,情殊可悯。经我收容抚育后,兹持着人送还,请转交其亲属抚养,幸勿使彼辈无辜孤女沦落异域,葬身沟壑而后已。
    中日两国人民本无仇怨,只因日阀专政,逞其凶毒,内则横征暴敛,外则制造战争。致使日本人民起居不安,生活困难,背井离乡,触冒烽火,寡人之妻,孤人之子,独人父母。对于中国和平居民,则更肆行烧杀淫掠,惨无人道,死伤流亡,痛剧创深。此实中日两大民族空前之浩劫,日阀之万恶罪行也。
    但中国人民决不以日本士兵及人民为仇敌,所以坚持抗战,誓死抗日者,迫于日阀侵略而自卫耳。为今之计,中日两国之士兵及人民应携起手来,立即反对与消灭此种罪恶战争,打倒日本军阀财阀,以争取两大民族真正的解放自由与幸福。否则中国人民团将更增艰苦,而君辈将不堪设想矣。
    我八路军本国际主义之精神,至仁至义,有始有终,必当为中华民族之生存与人类之永久和平而奋斗到底,必当与野蛮横暴之日阀血战到底。深望君等翻然觉醒,与中国士兵人民齐心合力,共谋解放,则日本幸甚,中国亦幸甚。
    40年之后,年逾80的聂荣臻元帅还常常挂念着那两个孩子??烽烟四起,兵荒马乱,不知两个小姑娘当时是否安全回国了?
    1980年5月29日,《人民日报》发表了姚远方的文章《日本小姑娘,你在哪里呢?》并配发了当年的几幅照片,在中国和日本引起了很大轰动。日本《读卖新闻》记者经过认真仔细地查找,终于在九州找到了那个大一点的小姑娘美穗子。已长大成人的美穗子及其全家来中国探望救命恩人聂帅,说:“当年参加过正太路作战的日本旧军人再三向她表示,他们对不起中国人民,非常抱歉。”聂帅回答说:“让我们化干戈为玉帛吧,日本民族是勤劳智慧的民族,愿中日两国人民世世代代友好下去,永不兵戎相见。”百团大战中的这个小小的插曲,40年后成了中日人民友好的佳话。
    正当晋察冀军区部队在聂荣臻指挥下,连克娘子关、井陉、贾元等车站的据点,破击正太路东段和日军的公路网时,负责破袭正太路西段的第129师,与日军展开了更激烈的战斗。
    正太路西段,有日军独立混成第4旅团司令部、煤矿基地阳泉,还有榆次方面独立混成第9旅团的策应。针对这一敌情,熟诸兵法的刘伯承,经过缜密计算,认为敌指挥官第4旅团长片山骄横暴戾,器小易盈,战役发起之后,必会抽集大部兵力,进击八路军右侧背。为此,129师把主要打击力量预伏在狮垴山一线,以防敌人倒背攻击,掩护破袭部队的破击行动。狮垴山虎踞阳泉大门,离城有八里之遥,控制着整个正太路的咽喉,地势虽不十分险峻,但位置重要。从石家庄往西直到阳泉,地形较为平缓,偶有高山。一过阳泉,则山势连绵,正太铁路从这里进入山区,狮垴山正是其进入山区的咽喉。
    20日晚,战斗打响之后,129师在全线投入40多个团的兵力,10倍于敌,造成了在这一地区敌我力量对比上,八路军占绝对优势的局面。敌人在八路军的强大攻势面前,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战斗发展非常顺利,主动权一直掌握在八路军手中。经过一夜激战,129师连续攻克芦家庄、和尚足、马首、桑掌等车站、据点,消灭了敌人的有生力量,为破路和进一步扩大战果扫清了障碍。到8月25日,正太路西段除寿阳等少数据点外,均为129师所控制。刘伯承、邓小平利用这一机会,下令部队抓紧破路,提出“不留一根铁轨,不留一根枕木,不留一个车站,不留一个碉堡,不留一座桥梁,不留一根电杆”,动员组织民众,争取铁路员工,采取搬拆、爆破、火烧、水淹等方法,大力破坏铁路、车站及其附属设施。一条被日军视为命脉的“钢铁封锁线”就这样瘫痪了。
    正太路全线大破袭的消息传到阳泉日军第4混成旅团司令部,片山省太郎旅团长惊得目瞪口呆。他慌忙把阳泉600名日军全部集中起来,并将500名侨民也武装起来,强迫他们投入战斗。不出刘伯承所料,日军倾其所有力量,动用了1500人,从21日起向狮垴山发起了猖狂进攻,企图夺取这一关系战役成败的要点,阻挠八路军战役计划的进行。担任守卫狮垴山任务的是陈锡联的769团。这个团的前身是红四方面军的第10师,作战历来有狠、硬、快、猛、活的作风。据当时任129师参谋长的李达回忆,第769团发扬勇敢战斗的作风,凭险阻击,顽强战斗,仅21日,敌人就伤亡百余,遗尸40余具。22日晨,敌200余人又向狮垴山东北高地进攻,激战终日,仍无进展。眼见伤亡不断增加,而狮垴山阵地却久攻不下,片山恼羞成怒,于次日以优势的地面炮火对我阵地狂轰滥炸,并大肆施放毒气。午后,敌机20余架,又轮番低空轰炸、扫射,然而狮垴山阵地仍是岿然不动。就这样,狮垴山争夺战,整整坚持了六昼夜,有力地保障了左翼部队的行动,大煞了“赫赫皇军”的威风。左翼部队连日在高平、道坪、红凹、卷峪沟地区作战,全歼从太谷出犯之敌36师团永野大队400余人后,安全转移。
    根据八路军总部的整体部署,贺龙第120师的任务是配合正太线的破袭作战,破袭同蒲线大同至阳曲段、汾(阳)离(石)公路和忻(县)静(乐)公路,重点在阳曲南北,阻敌增援正太线。师长贺龙、政委关向应决定投入20个团发起破袭战。120师发起破袭战役后取得的第一个大胜利是收复康家会。
    忻静公路远远地伸入晋西北抗日根据地腹地,对晋西北抗日根据地构成了极大威胁。康家会则是忻静公路上日军最大的据点,紧挨着据点是一个大粮站,由日军第9独立混成旅团第39大队一部50余名日、伪军守卫。康家会西侧利润村驻有10余日军,东侧石神树驻30余名日军。如果能趁此次交通大破袭战,狠狠地收拾一下康家会据点的日军,就会把日军变成缩头乌龟,使其不敢轻举妄动。
    21日夜,攻击康家会的战斗开始了。鬼子的掷弹筒和机关枪,像骤雨加冰雹一样,从碉堡里向外射出来。而战士们投出的手榴弹,也在小碉堡旁边爆炸了。突然听见“轰”的一声,鬼子的机枪像哑了似的,不再出声了。西边六连的一个战士,从房顶上掷下一颗手榴弹,在敌人的掷弹筒旁边开了花,掷弹简也收起了它的鸣叫。此时,嘹亮的军号声响起,划破广漠的夜空,战士们一个个像猛虎一样,从临时挖掘的工事坑里跳出来,向前冲去。康家会的日军被全部歼
灭。
    空前规模的大破袭战,自正太线首先发起,尔后迅速扩展到除山东以外的整个华北地区和主要交通线。其中包括:冀察全境、晋绥大部和热河南部地区;正太、平古铁路全线,安阳以北的平汉铁路,德州以北的津蒲铁路,临汾以北的同蒲铁路,归绥以东的平绥铁路,北宁铁路的山海关至北平段,白晋铁路的平遥至壶关段,以及正在修筑的德石铁路、沧石公路等。在5000里敌后抗日战场上,105个团,20余万人一起奋战,构成了中国抗日战争史上的宏伟景观。
    至9月10日,正太铁路已全部陷入瘫痪,我军预期的作战目的已基本实现,于是八路军总部下令结束第一阶段作战。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中国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中国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中国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