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以后日本官方在对待战局上有过分歧,如参谋本部第一部(作战部)部长石原莞尔少将曾坚主“不扩大”1,但日军主流却以为这是进攻中国的绝佳良机,“扩大”的主张始终占据压倒的优势。虽然当时中国朝野的抗战声势也已十分高涨,但战事日益扩大,形成全国规模,首先是因为日本的大量出兵。然而,《再审“南京大屠杀”》却说:

  当时日本方面不希望与中国发生战争。昭和天皇也强烈希望事变不扩大。而且立即命令现地驻军“不扩大,局部解决”,四日后在当地缔结了停战协定,但这一停战协定中国方面没有遵守。面对这一危险,日本在27日将内地的三个师团派往华北。二日后的29日发生了中国保安队屠杀日本居留民二百数十名的“通州事变”。2

  此引难免“观念”冲突,如对“通州事变”怎么看;但更大的问题在于对事实究竟如何认定。裕仁在战争中宵衣旰食,高度投入,对日军攻占南京“深表满意”,以及日军将士为感“皇恩”不惜一死,我在另文中已有论列3,此处不再重复。(近接日本学者津田道夫新著《侵略战争和性暴力》,书中对“天皇”在“道德”层面对战争的推动做了细致地分析4。)日本军政高层、现地驻军是否“不希望”战争,是否委屈地作出了“大幅度让步”,其实并没有多少见仁见智的余地。

  日本近年最具影响力的评论家田原总一郎,在近著《日本的战争》中有一段概括芦沟桥事发传至日本时军方反应的话,借来一叙,以省征引原始资料之繁:

  报告收到时,陆军省正在举行例行课长会议,这里的出席者也几乎都对事态表示了欢迎,应给中国以决然地打击的意见占了绝大多数。特别强烈地主张强硬政策的是军务局军事课长田中新一大佐。和田中在士官学校同期的武藤章大佐(参谋本部第三课长,后为陆军省军务局长,战后处决)高兴地对河?虎四郎大佐(第二课长)说:“发生了让人愉快的事”。也就是说军中央的大部分是“彻底打击中国派”。5

  “愉快”云云出自河?的回忆,曾为不少日本著作转引,它可以作为日本军方乃至整个日本主流心态的象征。在这样的心态之下,“彻底打击中国派”占了“大部分”便毫不奇怪。所以所谓“不扩大”不论是哪一级的决议都只能是虚文。就在7月9日日本内阁通过“不扩大”决议之后,第二天日本内阁即决定对华北增兵。增兵当然也可以仅仅是“防范”,不见得一定与“不扩大”相违背,但当时真主张“不扩大”的只有上述石原莞尔、河?虎四郎(战争指导课课长)以及参谋本部总务部部长中岛铁藏少将、陆军省军务课长柴山兼四郎大佐等极少数人,所以“不扩大”不过是个“词儿”,实际所行的只是相反的“扩大”。当时任日本驻北平辅佐武官的今井武夫少佐,曾参与事后的调停,他在回忆中说:

  (11日)下午二点,一步刚踏进特务机关,不由地感到室内的气氛为之一变。这时从天津军参谋部来了紧急电话,立即赶到电话边。对方是某参谋,通话的内容是:“今天东京的阁议决定,除了关东军和朝鲜军的有力部队,另将从内地动员三个师团,所以,现在更没有必要交涉达成协议。万一已达成了协议,务必破弃!”6

  今井武夫是当事人,他的回忆作为第一手资料,有特殊的价值。因有“有力部队”到来,便“没有必要交涉达成协议”,即使“已达成协议”,也要“务必破弃”,可见日军在事发后的“和平”交涉,不过是缓兵之计,并无诚意。

  日本进入昭和以后,军内“下克上”成风,所以也许日本有人会说“某参谋”所说反映的只是“个体意志”。但关键是日本决策层说出“不扩大”后,并没有辅之以行的行动。相反,有的只是“扩大”的行动。所以口头上说了什么并不重要。柴山兼四郎后在《日支事变爆发前后的经纬》中叙述了他与中岛铁藏向“支那驻屯军”司令香月清司中将传达“不扩大”方针时的情形,是一条值得参考的材料:

  7月中旬,在天津的作为军司令部及宿舍的偕行社楼上访问了香月中将,向他和同席的参谋长作了传达。但当日不知为何,军司令官心情颇恶,传达毕不扩大方针后,他当面大声辱骂中岛和柴山。其理由已记不太清楚,大致是:一面号称不扩大方针,但一面中央不是又增兵投入北支么?如此矛盾,所谓不扩大究竟是什么意思?事已至此,不扩大不能接受。你说是中央部的方针,所谓中央部是什么?我接受的是统帅系统的指示,不接受军政府陆军省的号施令。作为承担阃外重任的军司令官,不接受陆军大臣的指示。被痛骂大体是以上的理由。7

  香月清司能痛骂中央使臣,不仅是他负有“阃外重任”,也不仅是他有更高的军衔,而是参谋本部给他的任务本来就是“作战任务”8。今井武夫听“某参谋”所说的关东军和朝鲜军的“有力部队”(指独立混成第一、第十一旅团等部及第二十师团)不仅11日划归香月清司指挥,当天军令部(海军)和参谋本部还达成协定:“由关东军和内地兵力派往平津,以强化支那驻屯军,右之作战(指平津地区??引者)主要由陆军担任,海军对陆军输送、护卫,并协同陆军在天津方面作战。”·15日制定的作战计划,第一阶段规定对中国第二十九军“迅速以武力膺惩”,“在永定河以西扫荡北平郊外之敌”,第二阶段“以现有兵力在保定、任邱一线,以增加兵力在石家庄、德线一线与中央军决战。”10至26日,参谋总长闲院宫载仁元帅即以“临命第四一八号”废除8日“临命第四○○号”的“防止扩大”指示11。

  当然,不容否认,现地日军确有高昂的“进取心”。“八?一三”后日本组成上海派遣军时,也表示战事将“不扩大”于上海以外,但部队尚未出发,军司令官松井石根大将就说:“应该放弃局部解决、不扩大方案”,“应断然地用必要的兵力以传统的精神,速战速决。比起将主力使用于北支,更有必要使用于南京”,“应在短时间内攻占南京”12。现地日军的积极表现对推动战争所起的作用确实很大。但现地日军之所以能将战事越打越大,关键还是日本中央不断“增兵投入北支”及各地,而能不断增兵则在于“给中国以决然地打击的意见占了绝大多数”。在这样的“绝大多数”主导下,日本的方针只可能是“扩大”,而不可能是相反。(前已提及的渡部升一的搭档小室直树,虽然强调“当时的中国充满了战意,全无不扩大之意,有的只是彻底地扩大的企图”,但也不得不承认“如果当时[日本]政府、军部真的实行‘不扩大方针’的话,是可能的。”13[重点号为原文所有])

  所以,《再审“南京大屠杀”》所说的“不扩大,局部解决”的想法即便确有??但绝非裕仁??,也不过是水月镜花。

    6月25日

(原载《史林》2002年第3期)

1 石原莞尔之“理路”,可参拙文《走向珍珠港之路》,《?史月刊》,台北,?史智?出版公司,2001年12月号。据主战派田中新一后来回忆:7月26日1点“廊坊事件”起后,他曾接到石原电话,说“只能动员内地师团了。迁延就是一切的破灭。”对此,《大本营陆军部》称“连不扩大主义殉教者石原少将也以为不可救药。”(防??防?研修所?史室?《大本???部》1,?京,朝?新?社1967年9月25日第1版,第455页)但直至9月末挂冠而去,石原的基本主张没有变化。

2 竹本忠雄、大原康男著,日本会?国???委?会?集《再?“南京大虐?”??世界に?ぇる日本の冤罪》,?京,明成社2000年11月25日第1版,第18页。

3 拙文《南京大屠杀是东京审判的编造么?》,北京,《近代史研究》2002年第6期,第1-57页。

4 津田道夫著《侵略?争と性暴力????は民?をまもらなぃ》Ⅳ“天皇社会と中国?中国人蔑?”之“天皇による道?的??の独占”小节,?京,社会??社2002年6·15日第1版,第177-180页。关于天皇的道德责任,在完全否认天皇负有“法的”“政治的”责任的日本右翼学者中,也有从反方向上认为:“不是承担战争责任,而是在道德上承担失败责任,和天皇的地位是相称的”,“可以认为有过以退位的形式来承担责任的方法”。(西部?著、新しぃ?史教科?をつくる会?《国民の道?》,?京,扶桑社2000年10月30日第1版,第134页。)

5 田原?一郎著《日本の?争??なぜ、?ぃに踏み切ったか?》,?京,小学?2000年11月20日第1版,第375页。

6 今井武夫著《???事件の?地交涉》,日本??政治学会?太平洋?争原因研究部?《太平洋?争への道》第4卷付?,?京,朝日新?社1963年1·15日第1版,第3页。

7 柴山兼四郎著《日支事?勃?前後の??》之“???事件の勃?”,《?代史?料月?》,?京,みすず?房1965年12月,第3页。

8 香月清司在回忆录中未记骂人,但对当时情况记之甚详,其中说到他接受的是“参谋总长殿下关于兵力使用的明确任务”。日记中还记载了当日作为最后陈述的“小官的抱怀”:“如果不扩大方针遂行,军(指驻屯军??引者)的处置不当,或中央不堪杞忧,则有必要首先将军的司令官更换为铮铮人物。”(香月清司手?《支那事?回想?摘?》,小林?夫等解?《?代史?料》12《日中?争》4,?京,みすず?房1965年12·15日第1版,第567、568页。)对陆军省“不扩大”的不满可谓溢于言表。

9 昭和12年7月1日?令部、参?本部《北支作?に?する海???定》,臼井?美等解?《?代史?料》9《日中?争》2,?京,みすず?房1964年9月30日第1版,第5页。

10 《支那?屯?ノ作??画策定》,《?代史?料》9《日中?争》2,·15页。

11 《临命第四一八号指示》,《?代史?料》9《日中?争》2,第19页。“指示”为日军命令的形式之一。

12 《?沼守日?》,南京?史??委?会?《南京?史?料集》,非?品,?京,偕行社1989年11月3日第1版,第67-68页。

13 小室直?著《大???争ここに?る???争と??、そして国?の大研究》,?京,クレスト社1995年9月30日第1版,第118页。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中国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中国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中国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