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审“南京大屠杀”》说:

  12月1日日本军决定攻略南京,9日以飞机向城内散发基于和国际法学者协商完成的“攻略要领”制作的“和平开城劝告文”。向中国方面通告:按照国际法,如果宣布是“不设防都市”即“不加防守的都市”而开城的话,就不加以攻击。

  但到第二天下午1点的回答期限,任何回答都没有,日军才开始总攻击。1

  这一论调最早出自东京审判,如松井石根的“私人”、上海派遣军嘱托冈田尚(松井之于冈田既是父执,又是恩主)在“宣誓口供书”中说:“12月9日降服劝告文作成,以飞机空投往南京城内,更于12月9日前后(如是‘后’便无意义,故此处当是行文不严密??引者)……发布日军所有部队停止总攻的命令,各部队在南京城周围整顿,等待总攻的命令。”2如上海派遣军参谋副长(副参谋长)武藤彰大佐在法庭作证:12月8日“松井大将发布了如下命令:一,第一线在南京城外三四公里一线停止;二,为劝告南京守兵投降,以飞机撒传单;……四,12月10日正午支那军不投降时攻击南京。”3此说以后在日本“虚构派”中十分流行,其潜台词,用渡部升一的话说,是:“如果这时中国投降,将什么都不会发生”。渡部并声称:“率领国民政府的蒋介石并没有向世界倾诉南京大屠杀,原因就在这里”4。之所以发生大屠杀,只是因为中国没有接受“和平开城劝告”!日本“虚构派”的思路,总是如此的出人意表,让正常的智力感到困惑。

  此篇“投降劝告”(“虚构派”的原话5),“虚构派”看得很重。《真相?南京事件》便以《拉贝日记》未记此事作为日记不实的一个根据6。《真相?南京事件》厚诬《拉贝日记》,我曾专文批驳7,但以不记某事作为不实根据,已属无理取闹,我想无须一辨,所以拙文未将此条写入。现在想来,无理取闹虽无须一辨,但9日到10日的期限日军是否“和平”地等待了一天??从中可见中国军队如果撤守日军有否“不加以攻击”的诚意??,则仍值得澄清。

  从被侵略者的立场出发,拒不接受劝降要挟,不仅是理所当然的权利,也是责无旁贷的义务。在澄清此事之前表明“政治”态度,我想不是蛇足。

  《拉贝日记》未记“和平开城劝告”,就像当时在南京的许多人,如金陵女子文理学院教授魏特琳(Minnie Vautrin),在日记中未记此事一样。这也许是不知其事,也许是知而未记。拉贝(John.H.D.Rabe)在9月27日日记中讲到对日本轰炸的抗议时所说:“谁都不会相信日本人会理会这种抗议”!8对日本人的承诺既然早已不再相信,又在那样一种灾难将临的匆迫时刻,对日军的“劝告”不屑理会与无暇理会,都完全可能。

  那么,日军真有“不加以攻击”的诚意么?我们不妨看看他们在“劝告”发出后干了些什么?

  《拉贝日记》12月9日一开始就这样记:

  空袭从一大清早就持续不断。中国的飞机已经不再来这里,但是高射炮还在射击。城南落下了大量的炸弹,可以看见那儿升起了巨大的烟柱,一场大火正在南面蔓延。9

  日军轰炸后来也并未停顿。拉贝在第二天有续记:

  昨天夜里非常不安宁。隆隆的炮火声、步枪声和机枪声从昨天晚上8时一直响到今天凌晨4时。……今天城市全天遭到了轰炸,玻璃窗被震得直响。10

    当日日记还记载了前一夜(9日晚)日军差一点占领光华门及推进到长江边自来水厂的情况。日本“虚构派”以为拉贝缺乏公正,以至日记“真伪交织”11,我在前述拙文(注47)中已有辩驳。不过,《拉贝日记》的确是经回国后整理而成,所以我们对所述是否分毫未差可以暂时不下结论。

  《魏特琳日记》12月9日记:

  今晚,当我们参加记者招待会的时候,一颗巨大的炮弹落在了新街口,爆炸声使我们都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一些人的脸色都吓得苍白了。这是我们第一次遭到大炮的轰击。

  12月10日这样记:

  吃早饭的时候,别人都说夜里枪炮声不断,一直持续到凌晨4时。显然我过于疲劳,没有听见。12

  费奇(George A.Fitch)“南京的毁灭”“从12月10日开始谈起”,其中10日记:“重炮轰击着南京南部城门,炸弹在城内开花。”13此条记载虽未注明具体时间,难以判断是否在“劝告”的期限1点之前,但与上引互参,可以作为一个证据。

  12月9日日本的“劝告”发出后,日本并未停止进攻,在国人的记载中也可以看到。蒋公?在《陷京三月记》中记:

  (9日)听说敌人已攻到麒麟门一带,逼近城垣了。枪炮声较昨日更来得密集而清晰。城南八府塘,已遭到敌人的炮弹。……夜间十二时后,炮声转烈,都向着城中射击;窗外不时掠过一道道的白光。

  (10日)九时许,祁明镜(一二三医院院长)来,正要随着处长一同下楼到中央路去,忽然得鼓楼医院电话,谓:“新街口以北,受敌弹射击,沿路民众与士兵死伤者很多,应即分别措施。”正在接谈中,听的一弹,就在很近的所在爆炸,我和祁急向窗外探视,就在屋后,尚冒着一团烟雾。接着敌弹竟继续不断的集中在福昌这方面,前门已落的三四弹,屋顶的水箱已被击中。我们都认为不能不脱离此危险的境地了,乃一同下楼。跑出门,就瞥见我们的汽车在焚烧中,急折向北,进华侨路,处长忽然走散了。就立在门口等,大约等了四五分钟,处长始到。这时敌人依旧向这方面瞄准射击,沿途民众,如潮涌般都朝北奔走。我们既没有一定的目的地,也就随走随仆的跟着他们跑。14

    敌至麒麟门的“听说”,有日军记录可·15。而且从整体上看,此条记载之亲切,完全值得信赖。从这些互不相关的中外人士的纪闻,我们可以看到日军所说和所行全非一事,所谓的“劝告”发出后,南京不仅没能免遭轰炸,反而因日军的到来,在空投的炸弹之外增加了大炮的直接轰炸。

  日军寡信如此,知耻者藏之惟恐不及,“虚构派”何颜复加援引?或许“虚构派”以为日军高层意在“和平”,轰炸只是上命未能下达。那么,就让我们再来检查一下日军自己的记录,看看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日军第九师团在9日下午4点,也就是“和平开城劝告”发出之后,发布了如下的命令:

  ……

  二、师团利用本夜之黑暗占领城墙

  三、命两翼部队利用本夜之黑暗占领城墙,命左翼队长将轻装甲车两小队归右翼队长指挥

  四、命炮兵部队根据所需协助两翼部队作战

  五、命工兵部队主要协助右翼部队战斗

  六、命其余各部队继续完成之前任务16

    等待“和平开城”反应的背后,原来是“利用本夜之黑暗占领城墙”17!如此则何有半点“诚意”可言?但这样的行动是否仅限于第九师团,抑或只是个“偶然”?让我们继续来检查日军的有关材料。据第六师团“战时旬报”记:

  9日夜半,第一线部队决行。为了立即利用夜袭成果,师团长上午六时至东善桥,命令预备队并炮兵队向铁心桥前进。18

    第六师团也是“夜袭”。第一百十四师团的“作战经过”记:

  9日夜,秋山旅团突破将军山附近敌人阵地,急追敌人。10日晨,占领雨花台附近阵地,达到敌前,并立即开始进攻。19

    秋山旅团即第一百十四师团属下的步兵第一百二十七旅团。在师团的“战斗详报”和“战时旬报”中对9日晚到10日正午的不间断攻击有详细记载20。不仅是师团一级的文献,基层也不乏有关的记载。如属于第十六师团的步兵第三十三联队,在“战斗详报”中记:

  联队12月9日夜按照师团“命步兵第三十三联队(缺第一大队及第五、第八中队)作为右翼队从本道(含本道)北侧地区攻击前进,和右侧支队的战斗地域五旗蒋王庙、玄武湖东方五百米南京城东北角连成一线(线含右方)”之命令,光荣地沐浴着接受攻击紫金山一带高地的重大任务的将士,斗志愈益昂扬。21

    从上可见,日军在“和平开城劝告”发出后,借着夜幕发动攻势并未稍息,源自东京审判的所谓中方逾期未作回答,“日军才开始总攻击”云云,完全是妄说。22

    4月20日

 

(原载《史林》2002年第3期)

1 竹本忠雄、大原康男著,日本会?国???委?会?集《再?“南京大虐?”??世界に?ぇる日本の冤罪》,?京,明成社2000年11月25日第1版,第24页。

2 洞富雄?《日中?争史?料》8“南京事件”Ⅰ,?京,河出?房新社1973年11月25日第1版,第262页。

3 转引自?士信夫著《“南京大虐?”はこぅして作られた???京裁判の欺瞒》,?京,展?社1998年11月23日第4次印刷版,第224-225页。

4 小室直?、渡部?一著《封印の昭和史??“?後五○年”自虐の?焉》,?京,德??店1995年10·15日第4次印刷版,第69页。

5 大井满著《仕?まれた“南京大虐?”??攻略作?の全貌とマスコミ?道の怖さ》,?京,展?社1998年6月6日第3次印刷版,第32页。

6 ?本正己著《真相?南京事件??ラ?ベ日?を??して》,?京,文京出版1999年2月1日第2次印刷版,第39页。?本正己依日本细分,为“中间派”,此处将其归入虚构派,是就其称大屠杀为“虚构”言。

7 拙文《〈拉贝日记〉是“无根的编造”么?》,北京,《近代史研究》2002年第2期,·150-183页。

8 约翰?拉贝著,同书翻译组译《拉贝日记》,江苏人民出版社、江苏教育出版社1997年8月第1版,第23页。

9 《拉贝日记》,第194页。

10 《拉贝日记》,·158、163页。

11 《真相?南京事件??ラ?ベ日?を??して》前言,第1页;?括,第220页。其他虚构派也多持同调,如?中野修道以为:“从结论说,拉贝的《南京的真实》有下列四个特点:1,依事实的记述,2,对事实过度润色的记述,3,削除关键事实的记述,4,将支那人的流言蜚语信以为事实的记述。”(《“南京虐?”の?底??》付章“改めて‘ラ-ベ日?‘を?む”,?京,展?社2000年7月8日第4次印刷版,第385页。)

12 明妮?魏特琳著、南京师范大学南京大屠杀研究中心译《魏特琳日记》,江苏人民出版社,2000年10月第1版,第184、185页。

13 费奇著《我在中国八十年》,中央档案馆等编《南京大屠杀》,中华书局1995年7月第1版,第1022、1025页。

14 蒋公?著《陷京三月记》,中央档案馆等编《南京大屠杀》,中华书局1995年7月第1版,第191、192?193页。

16 《九?作命甲第百二十五号》,《南京?史?料集》,第546页。

17 左翼部队(步兵第十八旅团)所属第三十六联队负责进攻光华门,9日拂晓抵达后即开始进攻,但因外壕、门前道的障碍、城壁发出的火力而无大进展,当晚,工兵利用夜幕开始用大剂量炸药爆破。可参南京?史??委?会著《南京?史》,非?品,?京,偕行社1989年11月3日第1版,第175页。

18 第六??《??旬?》第十三、十四号,《南京?史?料集》,第689页。

19 《第百十四??作???ノ概要》,《南京?史?料集》,第653页。

20 第百十四??《????》、《??旬?》,《南京?史?料集》,第654、664页。

21 步兵第三十三??《南京附近????》,《南京?史?料集》,第596页。

22 不仅事实如此,日军其实根本就没有想过中方弃守他们将给予什么相应的待遇,在“劝告文”之前制订的“南京城攻略要领”中,明确说:在中方接受劝告投降之际,“各师团各自选拔一个步兵大队为基干部队,先期入城,在城内分区扫荡。”《南京城攻略要?》,《南京?史?料集》,第539页。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中国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中国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中国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