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赤子心 参战卫祖国 击落三日机 丹心映碧空
——追忆中国空军中美混合飞行大队中队长 华侨抗日英雄廖谭清

沈红  廖韵琴(根据廖潭清口述整理)

                   

 

图1 廖潭清,抗战胜利后1947年回马来西亚探亲时。

                     
前 言
   
这是一段从未对外披露,几乎被湮没了70多年的历史。
 
今年是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为了缅怀父辈的抗战壮举,前几天廖谭清伯伯的女儿廖韵琴大姐给我发来了两张记录廖谭清伯伯生前口述历史的光盘。录像片中,72年前的中国空军飞行员、中美混合飞行团三大队飞行中队长、华侨抗日英雄廖谭清先生讲述了抗战期间,自己从马来西亚回国参战,在空中打下3架日机的全过程以及战友华侨飞行员李启驰的英雄事迹。听到这段沉寂了70多年的历史,我不禁热泪盈眶。  
  
抗日战争期间,马来西亚的华侨青年廖谭清回国参战,曾经担任中国空军中美混合飞行大队中队长,他在空战中打下三架日本飞机,是很有名的抗战英雄,也是国内飞虎队员中职位较高的。
   
由于在文革中,华侨抗日英雄廖谭清被扣上莫须有的罪名抓入监狱关押长达4年5个月之久,受尽折磨。虽然改革开后廖潭清获得平反出狱,但他身体一直不好,而且心有余悸,隐居在家,不接受任何媒体的采访。
   
直到2006年3月,在飞虎队众战友林雨水先生和彭嘉衡先生等人的极力劝说和鼓励下,廖谭清伯伯才接受了两航后代郑伟骏先生和徐铭莉、林平女士为他拍摄口述实录专题片,但此片一直没有对外界公布过,所以这段历史几乎不为世人所知。
       
如今抗战胜利已经70周年了,我们不能再沉默,不能再让那些在祖国危难之际挺身而出,回国参战的华侨英雄们隐姓埋名,一定要把这段用鲜血染红的历史告知后人,廖谭清、李启驰是我们中华民族的抗日英雄。所以我整理了廖谭清伯伯的口述经历,写出来,让人们永远记住这些舍生忘死保卫祖国,血捍长空的海外赤子。
   
廖谭清的家庭情况
   
廖谭清1918年出生在马来西亚。他的父亲是位殷实的侨商,早逝。廖谭清是遗腹子,他的母亲是位极精明能干坚强的女人。廖谭清自幼天资聪颖,多才多艺,特别酷爱音乐,有付高亢嘹亮的歌喉。七、八岁时他男扮女装出演“葡萄仙子”,维妙维俏,一鸣惊人。他爱体育运动,特别是足球,曾是“广东省足球代表队”成员。读书时成绩优秀,写得一手好字。由于各方面表现优秀,甚得母亲及亲朋好友疼爱。
   
有一天放学回家,他突然向毋亲提出要去中国上海读书。亲友们都吓一跳。“上海”是什么地方?可见他小小年龄已不甘平淡生活,要去见大世面。母亲很开明地支持他到中国读书。
   
读到高中二年级,抗日战争爆发,无法继续读书。他只好回到离别5年的马来西亚家中。第二天,他母亲就要把橡胶园的财产给他,让他当家。见过世面的他已有远大理想,他原打算去上海考“上海音专”学习声乐,但正遇中国抗日战争,日本想霸占中国,他非常气愤,立志回国参加抗战,报效祖国。

下面便是廖谭清伯伯的口述
   
1939年我21岁,我怀着一颗赤子报国之心放弃了优越的生活返回祖国。当时我很喜欢音乐,但回到中国后的第一志愿就报考了空军中央航空学校,其它都放弃了。结果我从几千名应征者中幸运地考取空军。当时还是瞒着母亲,保密的。
   
我是空军官校第十二期学员,我们在云南昆明附近楚雄经过了两年飞行训练,就在训练完成毕业的前一个月,美国援华“租借法案”通过,终于得到了美国援助,可以送我们至美国接受飞行训练。
   
我们十二期学生又再一次重新开始飞行训练。我们先搭空运机经驼峰至印度,再乘船由印度经好望角到美国亚利桑那州凤凰城空军军校接受飞行训练,经过了严格的初、中级训练,在高级班飞行时,我学的是战斗驱逐机科。
   
1943年初我从美国航校毕业,一毕业就发给我们两个飞鹰标志,一个是中国空军的,一个是美国空军的。
   
这时廖伯伯拿出一张照片说:“这张照片是1943年初,我在美国受训结束时照的,25岁的年轻小伙子,英姿焕发。”(拍摄口述记录片的郑伟骏等人看到这张照片,不约而同地惊叹:“哇,廖伯伯当年好帅呀!”)
    

图2 廖谭清在美国受训结束时留影
   
我们从美国学成即返国参战,我们搭乘货轮经大西洋抵达印度,由于战事紧张,马上就把我们留美学员编入了刚刚在印度成立的中美混合联队,我们是第一批编入中美混合飞行团的中国军人,我被调派到第三大队32中队,接受完部队训练后,即从印度编队驾驶P-40战机飞越驼峰抵达昆明。第三大队32中队被派往桂林柳州机场驻防。
   
这时,88岁的廖谭清又拿出一张照片对郑伟骏等人说:“这是1944年,中美联队的参谋正给我们讲述作战计划,讨论作战方案,分配任务,很机密的,我们马上就要上战场了。”
 

图3 廖潭清讲述当年参谋在讨论作战方案
   

图4 中美联队在讨论作战计划,右边第三人是廖谭清
 
打下第一架日机的经过
   
廖谭清:1944年初,中美混合团刚刚成立不久,一天,为了攻打汉口的日军基地轰炸日军的弹药库,我们第三大队出动了70~80架P-40战机,我们分为上、中、下三层为B-25轰炸机护航,当时我和另外两架飞机被安排在最上层担任掩护工作。中途遇上了由汉口起飞的日军拦截,日军的零式战机差不多也有70~80架。一时间,天上有100多架飞机展开了混战,黑压压的一片,遮天蔽日,飞机上下翻滚,打得非常激烈。这时我看见一队日本零式飞机斜着飞来包围过来向我的美国长机开火,我就在他们交火的一瞬间俯冲下去向着日机开火射击,当时烟尘又很大,等烟散开了,我就再也没找见那架零式日本飞机了。我还很失落,不过想想就算没打中,救了指挥官功劳也不小。后边又有日机追杀上来,不断朝我开枪,我的飞机也受伤了,震动得很厉害,幸亏我的飞机(P-40大鲨鱼)比较结实,一个俯冲400多公里的时速,日本零式机比不上。
   
我从1万公尺冲下来,但飞机的油箱中弹,油量不够我无法返回机场,只好迫降在常德的一个河边上,在常德的一个河边上平安落地了。我数了一下,我的飞机上有28个弹孔,我的腿也受了伤。我一落地,乡民们就都围上了,我把衣服解开,露出军装,说“我是中国空军。”他们听我讲广东话,都欢呼起来,说:“他说的是我们家乡话!原来是我们自己的空军。”民团对我很好,我在乡下住了几天,飞机交由地面部队打电话到基地派人前来修理。守军人员对百姓说:日本飞机都是被我们空军的战机给打下来的。乡民们都欢呼跳跃,鼓舞了士气大快民心。乡民们说我是抗日英雄,敲锣打鼓地把我送到火车站去桂林归队。
   
返回基地后,把飞机上机枪自动照相设备的的胶卷冲洗出来,原来,当飞机上的机枪开火时会自动开启摄影机,相片显示,证实那架日本飞机是被我当场击中,在空中开花,一头栽了下去,难怪我在天上找不到它了。没过几天,队里给我送来3000大洋奖金。还给了一颗星的勋章,这是我第一次参加空战,也是我打下第一架飞机的经过。
   
郑伟骏等人问,“这笔奖金不少呀,你是怎么用的?
   
廖谭清:我们那时每月的津贴只有十几块钱,看起来这笔奖金是不少,但那时的钱“毛”的很,也就是和要好的战友一道打打牙祭,那些“家伙”太能吃了,我好像自己还添了钱才够请客的。
   
后来,我们就往北方走了,因为日军很厉害,他们从南方调集了部队攻打洛阳还准备打西安,所以我们的基地就驻守在西安潼关黄河附近的汉中,保卫西安。

洛阳空战中我又打下两架日机
 
在洛阳的一次空战中,我前方正好有一架日机朝着我的长机开火,我驾着我的大鲨鱼追上去瞄准他,六挺机枪突突突,对着日机,从后面的机尾一直扫射到前面的机头,这架日机当场就栽下去了。这是我第7次参加空战,有经验了,我赶紧看看后面,居然还有日机,我马上一个翻身向上转回去,等我翻身回来又打掉第二架日机。
   
我前后一共打下了3架日机,所以我有三颗星的勋章。
   
空袭洛阳的日军训练基地时,我们12架飞机由北向南从黄河西面绕过去,日军没发现我们。正好一架日机在停机坪,一下就被我打起火了,但我不是在空中击落的,是在地面上摧毁的,所以不算。我们12架战机每架飞机上有6挺机关枪,火力很强,这个日军基地有30架飞机本来是准备训练空军打西安的,都是刚刚才降落,措不及防,一下子就被我们12架飞机把他们全部打光了。那次我们打得非常痛快,也立了功。
   
打洛阳火车站时,我们四架飞机看见日本一辆军用列车,上面都是日军,于是我们就俯冲下去,四架飞机上共24挺机关枪对着日军的整个列车来回扫射,十几分钟就把所有的子弹都打光了,赶紧回到基地,加油挂弹还准备再去,但指挥官让我们休息,又换了一批人去。我们P-40大鲨鱼上的机关枪杀伤力很大的,那次整个军列的日军全部被我们消灭了。
   
还有一次打日本的骑兵也很厉害,重创了日军。还有空袭洛阳的日军卡车编队、徐州空战等等。我前前后后飞了数百小时,打了57次空战,在我们手中至少有5000日军死伤。可是,有多少回我在驾驶舱里眼睁睁地看着战友或对手摔下去或者被炸飞……他们也都是和我年纪相仿,家里也有老母亲……其实,我想敌军中大部分人也是被日本那些战争贩子洗了脑送来做炮灰的。(这时老人的神情凝重,再次沉默)打了这么多年,打出一堆孤儿寡母,我能活下来真是幸运……不能再打仗了……。

我的战友华侨抗日英雄李启驰
   
廖谭清:抗日战争时期,很多海外华侨都回国参加抗日,林雨水和我一起在美国受训,成绩优异,被留下来当了教官,但他坚决要求回国,林雨水和彭嘉衡回国后被分到中美混合飞行团五大队,驻守在芷江,何永道在中美混合联队第一大队,驻守在汉川。他们在空战中都非常英勇。特别是我的好友美国华侨李启驰的事迹非常感人,他完成轰炸任务受伤后,竟然还能从日本人的手中逃走,独自游过黄河归队,真是个了不起的英雄。

李启驰是与我同一期在美国受训的好友,他的祖父是美国旧金山的商人和侨领,我们国内来受训的空军一到美国就是由李启驰的祖父接待。我们班上有十几个美国华侨都是广东人,准备学了飞行回国参战的,李启驰就是其中之一。但他们只会讲广东话,而教员听不懂广东话,于是我就给他们当翻译,成了他们的领班,和他们一起学飞行。这些美国华侨回国后打仗都很英勇。

1944年在攻打山西运城时,李启驰负责轰炸发电厂,完成任务后,他单机在黄河上空与敌遭遇,一番空战后他的座机被击中,迫降在黄河北岸沙滩上。三名日军包围过来,用枪托砸李启驰头部,将李击晕,李启驰倒地佯死,敌人围上来,互相争夺李的手表与帕克钢笔,他们低着头旋着笔套,此时李启驰醒了,他一跃而起掏出手枪打死正面鬼子,抓起地图囊瞬间跑进高粱地,拼命向西跑了一个多小时,他不想当俘虏,就鼓起勇气跳进了黄河,想游到对岸的中国军队地盘去,黄河的水流很急,四周还有子弹打来,游到中间就没力气了,幸亏对岸的中国军队派人把他救上来。那时我在西安,听说有个空军居然徒手游过了黄河,见了面才发现这个空军原来是李启驰!他头上被日军砸起了个大包,游黄河时被水一泡,整个脸都肿了。他看见我,喊着要我为他报仇。我安慰他说:“你是中国空军4大队的,我是中美联队,我们不在一起呀。好兄弟,以后有机会报仇的。”在我处休息了几天后,部队长官就送他归队了。能够游过黄河,是个奇迹。

两航起义

郑伟骏等人问:“廖伯伯,抗战胜利后你们到哪里去了?”

廖谭清:我们华侨特别爱国,抗战胜利后,我们华侨本来是可以退伍回乡的,我不想打内战,就去了陈纳德的民航空运队,即CAT。李启驰、林雨水、何永道、张松仰、方守义等中国空军和中美混合团的华侨飞行员也退伍到了中央航空公司。新中国成立了,我们华侨对周恩来总理的印象很好,当我看到香港的两航十二架飞机北飞后,我想新中国需要飞行员也需要我这样的人当飞行教员,我应该为祖国服务。所以我放弃了在CAT的优厚待遇,也回到祖国去了。当时我没有提任何条件,也不讲任何待遇,就是一心为祖国服务。我曾经是国军的飞行中队长,职务较高,影响也大,彭嘉衡、马豫等就是在我的影响下也回国了。我先是在广州参加学习班,学习什么是政治等等,后来被分配到北京民航局工作。

李启驰是美国华侨,他的家族很富有,可他为啥不回美国了?他说,中国是我的祖国,我就是想为祖国工作。所以他参加了香港的两航起义回到北京。我曾和李启驰在北京住在同一座楼上,那真是一段美好的日子。
 

图5 1948年,廖潭清结婚时胸前挂满了勋章

后记

廖谭清回国后,在北京民航局先后担任检查员、中队长、飞行教员等职务,为新中国民航培养了大批技术骨干,还在空中磁测出稀有金属,荣获国家二等功,受到周总理接见。

2009年廖谭清先生去世了,在他的追掉会上,民航局党委在悼词中写道:廖谭清先生为中华民族的独立自由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他一生热爱祖国,热爱民航事业,为新中国民航事业的建设和发展作出了积极贡献。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中国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中国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中国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