驼峰空运中的中国英雄 (中)
 
四,驼峰空运中的空勤人员

1944年,交通部对在驼峰空运中成绩突出人员颁发了奖状。


图10,交通部奖状
受奖的中国人有:陈鸿恩,陈齐发,陈文惠,黄恭宪,黄官悦,金光德,李福遇,卢雪岩,马发祥,阎宝陞,张培伦,顾正寰,林汝良,杨达成,杨庆泉,钟德等。


图11 陈鸿恩,陈齐发,陈文惠,马发祥,顾正寰,林汝良的人物相片

陈文惠和黄官悦、谭欢在、陈鸿恩同是中国最早的机长。陈文惠年轻时去美国自费学习飞行,36年进中航,是空运中飞行架次最多的机长,达950架次,多次立功受奖。

驼峰空运开始时,中航只有根据“租借法”由美国提供的10架飞机,几十名空勤人员。1943年战事愈加紧张,中国的抗战物资都要由空运完成,此时中航的飞机已增至20架;为夺取抗战胜利,空勤人员无所畏惧,日飞夜飞,換人不换机,仅用了三个月时间,就完成了900多次的往返飞行,载运物资2万多吨,占中航总空运量7.5万吨的 1/4。至1945年9月空运结束,中航已投入了100架飞机,约200名空勤人员,2/3是华人。


图12 陈文宽,潘国定,陈达仁,陈达礼,杨积,边任耕,邓重煌,陈汉斋,黄焕元的人物相片

参加空运的有42年转为DC一3机长的陈鸿恩、陈文寬、陈文惠、梁广尧、陈齐发、黄官悦、陆铭逵、黄天觉,资深飞行报务员林汝良、顾正寰、陈汉斋、黄焕元,华祝。他们全程参加了空运,是驼峰空运的先驱。有44年转为DC一3机长的马国廉、潘国定、陈达礼、杨积、边任耕。
陈文宽,曾创下4天飞40小时和可坐21人飞机上挤78人的纪录。'
潘国定,公认的飞行天才,空运中飞行架次最多的全天候机长。
陈达礼,空运中飞行时数最多的机长,达3500小时,与资深飞机师、兄长陈达仁同飞驼峰。
杨积,边任耕,中航优秀的机长。
邓重煌,人称驼峰空运中的飞鹰。


图13 徐作诰,刘景春,張家骅,徐定中,杜远礼,吳子丹的人物相片)

徐作诰,张家骅,曾都是新中国周总理专机的机长。徐作诰整个飞行生涯达16000小时。
徐定中,空运飞行时数为2060小时。
刘景春,荊好玉,易空,李培槐,杜遠礼,吳子丹是在军校学习,进中航即飞驼峰的飞机师。

空运中的机场设施极为简陋,维修人员缺少,器材、备件不足,沿途只有为数很少的导航设施。日寇除轰炸扫射外,还安装了假电台,引导空运的飞机偏航撞山,1945年1月6日便有13架飞机失踪。

由于任务繁重,且日军步步北犯紧逼,中航欲开辟第二条航线。由机长陈文宽,副机师潘国定和飞行报务员华祝,驾驶C一53型飞机,从重庆一经新疆一印度新德里,往返飞行6600公里,第一次飞越喜马拉雅山,历时半个月试航成功。但因航线太长,自然条件恶劣,日军北犯没有得逞,故航线始终未正式开通。

日军的袭击频繁,只有增加夜航。飞机失事率高的惊人,飞机平均寿命不到120天,随时面临墜毁和撞山的危险,很大程度靠空勤人员的熟练技术和毅力在飞行。此段时间,空勤人员牺牲的太多,有时每架飞机只能配两个机组人员:一是机长,副机师;一是机长,飞行报务员。

不计代价,不计成本,不分昼夜,24小时换人不换机的飞行,空勤人员每飞4天休2天,平均一天要飞2一2.5个来回(单程约3小时),非常疲劳。而飞行报务员更为不足,不仅要懂技术还要精通英文,以便和美藉机长沟通。而他们的排班有时比机师还要紧密。在机上不但要保持与地面及友机的联係,还要负责在机尾观察有无敌机跟踪,辛苦异常。




图14 包志刚,李凤朝,黄雄畏,周炳,郑家琼,刘安,陈维龄,刘泽生,吳自更,張崇武,吳天健,熊世远的人物相片)

由于飞机师紧缺,1944年,中航唯有在莘莘学子中招收,像包志刚,李凤朝,黄雄畏,周炳、李宏揆、方甫,陆华应,冯少才,许学伊,朱晦吾,沈宗进,罗道生,萧福霖,谭申禄,华人杰,陈仁炱,陈启藩。在地方招收的飞机师有郑家琼,温可煌等。

1945年中航又招收大学生,到军校培训成为飞机师的有黄达、卢伟,刘安等。

陈维龄,黃炎培在日记中这么描述他“……民廿六考入空军学校,历十七八次战役。同学百五十人仅存三十余人,其半残废。维龄自别母,从未通信,咸以为已死。最近忽生还,已辞空军职,然除制服一身外,绝无所得。这是黄老最中肯、公正的评价,令人泣然。他参加过著名的鄂西会战,在脱离空军后入中航参加驼峰空运,飞了约100个架次。

卢雪岩,余光德,洪启明,张崇武,吳自更,刘泽生,陈炳雄,陈国明,程宜昌,崔元江,邓汤美,法华英,郭良弼,何莹,梁泰山,黄伯英,黄景仰,黃兆擴,马绍基,孙佑国,涂健,吴天健,熊世远,温福来,阎守之,伍庆香,等都是驼峰飞机师。



图15 查复疆,黄明,霍斌臣,方榕满,刘兆光,周丕显,潘志成,杨宏量,路家瑁,孙功赞,陈耀祖人物相片

资深飞行报务员顾正寰,为了执行飞行任务,小女儿刚刚出生便忍痛送给了别人,他技术精湛,频频立功受奖。

参加空运的飞行报务员还有:

陆元斌,熊少硕,查复疆,黄明,霍斌臣,方榕满,刘兆光,周丕显,潘志成,戴礼昭,顾杰飞,郭汉业,韩家琪,黄克礼,康正之,赖寇生,王敏,張培伦,李荣,呂和声,罗昭明,徐承基,周文雄,路家瑁 ,季俊千
 
参加空运的随机机械员:孙功赞,张德馨,陈耀祖。领航员:杨宏量。

五,为国捐躯的驼峰英烈

驼峰空运从1942年5月至1945年9月,在三年零四个月的空运中,先后墜毁了609架飞机,平均每两天便墜毁一架,牺牲和失踪的空勤人员竟多达1500多人。其中,中航公司共损失飞机48架,牺牲空勤人员107人,其中三分之二是华人。

七十几个华人家庭,经历了失去丈夫、兄长、儿女的极度悲痛,而烈士的忠魂白骨,则长眠在雪山峽谷之中,大多数没能寻回。这些失去亲人的家庭,抗战后转辗在世界各地,无时不刻在怀念逝去的亲人,期待着亲人的灵魂能早日得到安息。


图16 陈鼎峙烈士的全家合照

驼峰的空勤人员在接受空运任务时,都知道死神随时在伴随着他们。

DC-3 93#的飞行报务员陈鼎峙,于1945年1月16日牺牲,遗留下27岁的爱妻和4个年幼可爱的孩子,生前曾托付他的叔叔陈鸿恩,若遇难请叔叔协助照顾家人,叔叔将其中两个孩子带到美国,据其中一个女儿陈丽萍回忆,这么多年视陈鸿恩为亲生父亲,养育之恩无以回报。因为内战骨肉分离,事隔27年陈丽萍才与生母得以团聚。而陈鼎峙的挚友、中航资深飞行报员陈汉斋,当时与陈鼎峙交接班,陈汉斋每每想到当时交接的情景,没有料到这一刻竟成永诀,故友的身影经常瑩绕在他的脑海中,那种莫名的悲痛终身不能释然。

由于失事的飞机太多,在山涧中散布着很多墜机碎片。天气晴朗时,飞机师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沿着战友墜机碎片发出的银光一”铝径”导航前进。这就是名符其实的“死亡空运”。

谭欢在、陆铭逵、黄兆基、马国廉四位中国籍机长,四位年轻的、风华正茂的生命,则永远长眠在白雪皑皑的山谷中。

为国捐躯的飞机师:陈锡庭,陈元乐,陈重,邓显纲,房荫枢,冯智军,赫耀国,黄炳照,梁汉华,刘崇伦,刘求锋,罗谦德,潘敬, 沈JOE,盘明,沈宗进,谭宣,汤琦,王差利,王克礼,王铭佩,王钟英,吳国智,伍瑞良,张由桐,張宗泽,张梓祥,郑国威,周汝深,朱晦吾,朱新铭。

牺牲的飞行报务员:

陈柏源,陈超,陈国精,陈哲,戴庚,费敏文,冯华植,高锡彰,龚式忠,郭荣锦,胡仲文,黄少华,阚龙飞,李承德,梁文锦,林长庆,林秀隐,刘仰圣,陆继祥,潘中楠,萨本道,盛棣华,王国梁,王耀东,王作民,闻德杉,邬之纯,杨光鎏,張启荣,周颂华,周文柟

牺牲的随机机械师、空姐、职员:蔡逢清,陈坚,邓金万,钱晶铮,冼振华;武庆华,鲁美英;黄琦,邝儒基。

空姐鲁美英,即将返港结婚,凶残的日寇飞机,对没有武装的民航运输机开火,将其击落,鲁美英跑出机舱,但她那白色的制服又成敌机的目标,几架日机齐向她扫射,鲜血染红了她的制服,在生命垂危的最后一刻,她请同机的林汝良将项链交给她的未婚夫,一个美丽善良的姑娘,这就样香消玉殒,魂归九天。让我们牢记住这深仇大恨。


图17 林大纲,林擎岱烈士的人物相片
中央航空公司是当时仅有的另一家民用航空公司,当时仅剩一架大飞机,后经航委会调拨飞机执行专包机任务。1943年10月28日,央航林大纲机组3人牺牲,遗下3位夫人和8个年幼的孩童,战友林擎岱予以照料。但没料到在1944年11月10日林擎岱机组也全部牺性,6位年轻的天之骄子便这样撤手人寰。中航飞行报务员林汝良新婚伊始,收养了其中一个孩子一林林。现林林已近暮年,这段刻骨铭心的经历依旧历历在目,不能忘怀。

在驼峰空运中,像这样由战友收养烈士遗孤,照顾后人的事迹比比皆是,令人动容。

六,九死一生的空中英雄

中航当时的服饰后面有交通部颁发的血幅,标明是“中航空运人员”,在遇难时可以救助。飞机师陈达礼讲过,除了可表明身份的血幅,随身携带的金饰和贵重物品赠与当地百姓,可助跳出生天。

空勤人员的名牌是掛在墙上,如果不是依时返回,便被列入失踪或死亡的名册,名牌会被摘除放入大筐里。那些被摘除的名牌,则代表着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已离开人世。那些侥悻能死里逃生的空勤人员,默默地从筐里找出自己名牌继续飞行。

1944年3月24日,资深飞行报务员黄煥元的中航C一53 ? 51#机,在浓雾笼罩的四川盆地上空迷航,他们的目地是叙府,但从汀江出发,预计只有四个小时的航程已飞了十多个小时,存油已接近耗尽。临危不乱的黄煥元请机长保持一定高度,修正航向,飞机咆哮着,高速往前冲,直至燃油红色的油量警告灯不断闪亮,飞机马上便要停车,黄焕元当机立断,带头跳伞,机长、副机师紧跟随后。着陆后毫发无损的他,马上承担起救援受轻伤的机长,副机师,此举拯救了三个机组人员的生命。如果没有飞机修正航向尽力前飞,那跳伞的位置便是海拔4000一6000米的雪山,几乎没有生还的希望。

最可悲而又可喜的是失踪三天后的53#机组,人们以为他们全部罹难,追悼会马上便要召开,但消息传来,三位机组人员尚在人间,顿时转悲为喜,瞬间阳光明媚!

飞机师涂健,一次飞驼峰遇险跳伞,庆幸降落在一片野生丛林中。随身物品在跳伞时被树枝掛住,在潮湿的雨林中,他只能靠摘树上的野果充饥。每天林子里的各种虫子不停地侵蚀他,很难有生存希望。正像一位美军飞机师,跳伞时被掛在树枝上,几天后便被虫子吃剩骷髅骨…。幸运的涂健遇到当地的居民,因语言不通,但被他发现老乡用的火柴盒图案,竟是缅甸的密支那,终于让老乡明白他要去的地方正是此地,他用自己的手表做交换,凭借自己的顽强毅力和智慧,终于走出丛林活了下来。

资深飞行报务员潘志成,他应搭的72#机因天气变坏已经飞走,他改搭64#机随后,起飞不久,三架日本零式战机已死缠住前面飞机,不久,报务员便听不到那飞机的声音了。潘志成与死神擦肩而过,而72#机则葬身在横断山中……。

七,新婚燕尔,生离死别的青年俊杰

空运中的空勤人员都是二十几岁的青年俊杰,有不少正值新婚燕尔,鹣鲽情深之时,每天执飞驼峰空运这条“死亡的航线”,面对的都是和爱妻的生离死别,然而他们却能置生死于度外,坦然地,默默地承受着这一切,不是一天两天,而是几年的征程。


图18 霍斌臣夫妇的人物相片

飞行报务员霍斌臣,曾多次和兒女讲过一次刻骨铭心的飞行。那次执行空运任务,突然狂风暴雨如注倾泻,庞大的运输机尤如随风飘舞的一片落叶,像过山车般忽上忽下,毫无招架之力的飞机被狂风卷起,抛向悬崖絕壁!惊恐万分的机组人员,合力拼命拉起操纵杆,加尽油门,在这千钓一发即将撞山的时刻,咆哮的飞机终于扬起机头,艰难升起,逃过这机毁人亡的一劫……。

1945年1月,飞机师邓汤美与另一架70#C一47一起执行空投任务,为了投得更准,飞在前面的70号下降的高度太大,空投后才猛然发现,前面就是兀立高耸的山峰!机长死命往起拉升,由于动作过猛,机身承受不了瞬间的力量变化,整架C一47在空中解体,机组人员与物品散落在空中,飞在后面的邓汤美目睹了这惨烈的一切,仿佛听到他的战友在空中絕望的喊叫声……。

1944年11月30日,飞行报务员周丕显,与另一架56#机执行任务。56#因故障延迟返航,周丕显的飞机路上遇上险情,天色已黑,突然一座巨大的山峰扑面而来,幸而机长一个上仰,飞机擦着山脊过去了,两人一身冷汗。忽然想起后面的56#机也要飞同样路线,但那飞机的机长又是新手,因没有报务员不能及时通知,唯一希望的便是56#机能偏离航线一点……,但从此再也没有见到那架飞机了。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中国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中国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中国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