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方正县发生的立碑事件,不仅遭到舆论的猛烈抨击,而且引发了另一个问题:我们是不是有必要像欧洲的大部分国家那样,制定一部专门的法律,彻底阻止任何美化日本侵略战争行为的言行?

   “开拓团”闹剧

    日本“开拓团”民亡者名录碑墙被连夜拆除了,但争议并没有就此结束。

    2011年8月5日晚间,黑龙江省方正县不堪舆论压力,在一片质疑和唾骂声中,“开拓团”碑墙终于消失在公众视线中。

    在经历过噩梦般八年抗战的中国,人们无法接受这种刺激民族感情的荒诞行为。在有关“开拓团”立碑事件的微博评论中,百分之九十以上的评论者对当地政府表示不满,更有极端的网友声称,要“检验当地县政府领导的DNA,看他是不是日本人的后裔”。

    中国几乎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损失最惨重的国家。根据中国官方统计,中国军民在抗日战争中伤亡3500万人,直接经济损失1000亿美元。在《中日联合声明》中,中国政府宣布:为了中日两国人民的友好,放弃对日本国的战争赔偿要求。

    尽管我国民众一直要求日本作出真诚地道歉和彻底的反省,但与此同时,很多中国人似乎忘记曾经的耻辱。几乎是同一时间,安徽省黄山市叫停了一个创意十足的“红色旅游项目”———“皇军”抓“花姑娘”,不少评论将其斥为“拿国耻取乐”!

    在网友公布的图片中,一群身穿侵华日军军服、手持刺刀枪械的“日本兵”,押着几位穿花布衣服的“花姑娘”,喜形于色。还有“日本兵”骑在一辆三轮摩托车上,上面飘着日本国旗。

    据事后调查证实,黄山市黄山区谭家桥镇某景区为了发展旅游经济,设计了这个“鬼子进村”片段,有的游客扮鬼子,有的扮汉奸,还有人扮“花姑娘”。

    有人说,开发此旅游项目的单位“想钱想疯了”。实际上,与扮演侵华日本兵以吸引客源相比,发生在2003“国耻日”的日本人珠海集体“买春”事件更加刺痛人心。2003年“9·18”是日军发动侵华战争72周年纪念日,这一天,从珠海入境的日本幸辉株式会社一行200多人,在召开表彰会后,部分成员在珠海市一个五星级酒店大肆“买春”,并公开表示“就是来玩中国小姐的”。

    据媒体报道,当天酒店里充斥着数百名中国“小姐”,她们从珠海甚至深圳的各夜总会赶过来,为日本客人服务。日本人还表示,要在酒店大堂挂日本国旗。

    为日本游客联系“买春”业务的,是日本旅游团下榻酒店的市场营销部工作人员,价格大约是每人1200元。媒体的报道引起了中国公众的愤怒,官方随后以组织卖淫罪对中方的相关人员提起刑事指控,14名被告人被判刑,同时,国际刑警对3名日本人发出了红色通缉令。

    “9·18”因为与“就要发”谐音,这一天还成为商店开业、婚礼庆典的“吉日”。于是,国耻日的一些不适当行为,时常遭到激烈抨击。2007年,山东省济南市婚庆庆典协会在网上发出倡议,呼吁新人婚礼避开这一天,并倡议全市婚庆行业不在这一天举行庆祝活动。

    在经过民间人士和媒体多年的呼吁后,每年“9·18”这天,全国部分城市以鸣放警报的方式,提醒国人勿忘国耻。但时至今日,我们仍未能在全国统一于“9·18”这天鸣放警报作出规定。

羞答答的道歉

    1972年9月,日本内阁总理大臣田中角荣受周恩来总理之邀访问中国。作为这次访华的成果,中日双方同意发表两国政府的联合声明,即《中日联合声明》。"日本方面痛感日本国过去由于战争给中国人民造成的重大损害的责任,表示深刻地反省。"声明中说。

    这是战后日本政府首次以书面的形式正式对侵华战争道歉,中日由此建立了外交关系。

    此后,铃木善幸、中曾根康弘、海部俊树等多位日本前首相以及昭和天皇、明仁天皇都曾就侵华战争给中国造成的伤害向中国致歉。

    根据《法治周末》记者不完全统计,自《中日联合声明》之后,至少有8位首相、两位天皇以及内务大臣、内阁官房长官公开道歉,其中宫泽喜一在担任内阁官房长官和首相时,都曾向中国表达过歉意。2007年,温家宝总理访日期间在日本国会的演讲中,对这二十多次道歉进行了肯定。

    但是,相比二战的另一个祸首德国,日本政府对那场给中国和亚洲很多国家带来巨大灾难的侵略战争的反思,始终"犹抱琵琶半遮面",更谈不上痛彻心扉的谢罪。

    相反,日本政要不顾包括中国在内的受害国人民的感情,一次次参拜供奉东条英机等被远东军事法庭处死的甲级战犯灵位的靖国神社,其傲慢态度几近张狂。

    根据华东政法大学国际法学系教授管建强的观察,即便在羞答答的道歉方面,日本人的用词也是非常谨慎。在《中日联合声明》中,日方明确表示日本人将"反省",但并未为战争定性,这使得在其后包括齐齐哈尔毒气事件以及多起劳工索赔案件中,日本却在继续伤害中国民众的感情。

    1995年,中国花冈劳工诉日本鹿岛株式会社案,成为第一起在日本打的民间索赔官司,此后十年的二十多起对日诉讼,几乎无一胜诉。

    媒体报道,即使在2003年"8·4"齐齐哈尔毒气事件发生之后,日本外务省对毒气事件发布的新闻稿中,并未轻言"道歉",而称是"非常遗憾"。

    毒气事件发生之后,日本政府从国会专门用于处理遗留毒气弹的款项中,拿出3亿日元,支付给毒气受害者,但日方表明这是"处理费"而非"赔偿费"。

    日本没有正视中国民间的感情,再加上日本官方不断为侵略辩解甚至翻案,且从来没有像德国那样对当年的罪行进行反思,使得战争在过去了60年后,中日之间不仅缺乏国家间的政治互信,而且民间的仇恨始终在弥漫。

    "所以,他们甚至连一个sorry都谈不上,更何况是apologize。"管建强说。否则,中国公众不会如此愤慨。管建强分析,方正县立碑事件,激起了中国民间和舆论的强烈反感,是能够理解的。

立法阻止美化侵略行为

    有评论认为,开拓团民既是侵略者,也是受害者,毕竟谈不上"沾满人类的鲜血",以某种形式立碑未尝不可。

    中国社科院研究员蒋立峰对媒体表示,方正县的不妥之处在于,没有先表明"开拓团"的侵略性质。

    中国人民大学政治学教授张鸣在一篇文章中说,"开拓团"始终都是军事化的编制,一直拥有武装。他们在殖民过程中,掠夺了中国人的大量田产,高度参与了日本对中国的侵略,因此,日本"开拓团"不应该被纪念。

    在欧洲,尽管在法律上充分保障公民言论自由的权利,但在与纳粹相关的众多问题上,很多国家设立了禁止性的法律。1994年9月,德国联邦议院通过了《反纳粹和反刑事犯罪法》,规定禁止使用以希特勒头像为主的纳粹的各种标志,禁止使用任何具有纳粹象征的标记符号、标语和徽章。

    根据德国的这部法律,如果同情纳粹、宣扬种族歧视,或否认纳粹的反人类罪行,可依法判处3至5年刑罚。

    在制约法西斯方面,东方国家似乎比欧洲步履迟缓。管建强分析,二战之后,考虑到社会稳定,没有追究日本天皇的责任,这给日本人对战争的反省带来了负面的影响。1972年以前,我国与日本尚未实现邦交正常化,加之"文革"对社会发展的耽搁,种种因素都未能及时推动日本的反省。

    相比之下,欧洲一直在严惩宣扬纳粹者。据媒体报道,1989年,英国右翼历史学家欧文在奥地利演讲时,为法西斯大规模屠杀犹太人开脱罪责。在奥警方逮捕令签发16年之后,欧文驾车再次入境时,被警方逮捕。最终,他被维也纳州刑事法院判处3年徒刑。

    除德国、奥地利之外,比利时、捷克、法国、以色列、立陶宛、波兰、罗马尼亚、斯洛伐克和瑞士等国家,都对否认或者美化纳粹历史就是犯罪制定了明确的法律依据。

    央视名嘴白岩松在评价"开拓团"碑事件时说:我们是不是该用立法的方式去界定,面对历史我们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但"法无明文规定不为罪",在我国,很难说方正县立碑事件以及安徽黄山"皇军"抓"花姑娘"的旅游项目触犯了什么法律。

    为此,管建强提出:"假如存在极端煽动的违法行为,最好的办法是通过刑事诉讼而非行政权力来解决。"

来源:法治周末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中国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中国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中国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