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媒体广泛报道,2002年3月中国外交官员对日本进行了工作访问,议题之一是落实2000年末两国协议的军舰互访事宜。据分析,此协议是当时两国为解决突发的科考船与钓鱼岛冲突问题而达成的。

    中日两国有许多交流要做,需要更多的经济合作、共同提升亚太繁荣。如今旧议重提,军舰也要互访。如果行程实现,将是两国海上武装力量自战后六十年来的首次接触,是近代以来少见的海军交流。不仅令人想起前些年两国维和部队共出柬埔寨之时,有媒体报道:当年的宿敌又并肩共事。两国军事关系动向,必然会引起普遍的深度的关注。

    人们所“惊奇” 的不外乎两个因素,首先是历史上的战争缘故,再是现实的日本政治军事地位问题。日本曾发动过连绵七、八十年的对外(包括侵华)战争,这大概是众所周知;但那时的中国军舰曾访问过日本,就不太有人知道了。从战略全局检讨,这段历史令人难忘的教训是:

    1891年李鸿章令北洋舰队主力对日本的下关、横浜等海港“友好访问”。日军不仅全力侦探来访的镇远、定远等中国舰船的实力情报,还借势夸张清军威胁,掀起了扩张海军军备的狂潮。三年后日本发动战争,北洋海军全军覆没。试问:如果李鸿章能够洞察后来的海战结局,还会作出那样草率的访问决策吗?

    再说现今的政治状况。众所周知的是中日两国已经实现了邦交正常化,也有过日本防卫厅长官访华交流。而人们容易忽略的问题是,正常邦交关系之中还存在严峻的政治界限,这不仅是指日本对于过去的战争历史持不反省态度,更关键的:日本自卫队尚不是完全意义的正常国家的武装力量。因为:

    第一、按战后宪法第9条规定,日本是非武装国家,不能拥有武装力量,日本现有的武装力量缺乏名正言顺的法理和政治依据;

    第二、日本既有的陆、海、空自卫队是在二战后“冷战”形势下由美国所扶植的,具有特殊政治背景的非正常军队;
 
    第三、日本既有的陆、海、空自卫队受着诸多特殊的政治与社会约束,如不发展进攻性力量,不行使集体自卫权,不向海外派兵等(许多方面实际上已被突破);

    第四、由于近百年的对外侵略历史,新建日本武装力量如不同过去的历史彻底划清界限,就始终是道义的负面形象。

    从理论上说,战后日本重建自己的国家军队是一个必然问题,他国(邻国)最终应该承认其正常国家军队。但这种承认不是无条件的,日本应该像德国那样,履行自己的责任,主动地改善自己形象,以争取周边国家的早日的、完全的认同。

    换言之,现在的日本不像德国,不是一个被人们原谅的“正常国家”,这也是日本政治要人常说那样,日本尚不是、但需要努力以成为“普通国家”。

    在没有解决上述问题的情况下,与之“军舰互访”,便意味着当年受侵略的一方要作出让步,意味着可以忽略侵略者的历史责任与道义形象,意味着承认其战后武力在现时的合法性,甚至是暗助其修改和平宪法。

    军舰互访本来是海洋国家联系交往的重要手段。在具有正常外交关系、且拥有一定海上力量的大国之间尤为常用。但在非正常关系、或孕育着冲突危机的国家之间,军舰访问必定包含特殊信息。我们特别要清醒看到,亚太地区关系、特别是海洋军事交流领域,正受到日本的强力冲击:

    第一、 日本的极端民族主义、民粹主义、新军国主义及其他右翼势力已聚集相当势力,企图不反省就摔脱历史包袱,谋求政治大国与军事大国地位;

    第二、 右翼势力谋求改变战后的《和平宪法》,目前已展开官方修宪调查。其要害之点:1、变“象征天皇”为“国家元首天皇”,提升天皇地位,加固“皇国“观念,有利于右翼及新军国主义势力;2、修改宪法第九条非军备条款,建立正式国家军队,除去现行“自卫队”之名;

    第三、 日本军费开支多年来位居世界第二,海、空军技术与力量为东亚第一,近年仍不断强化发展其尖端军事技术,全面提升军事实力,等;

    第四、 日本政府已经越来越习惯地使用武力手段,多年来违背宪法第九条所规定,动辄使用飞机、军舰。如在钓鱼岛使用武力驱赶中国民船,导致香港爱国人士陈毓祥罹难。更于今年在海上公开动武,击沉了一艘国籍不明“间谍船”。

    第五、 日本政府不断扩张海上军事活动范围,自70年代提出海上“千哩航运带”概念,全力进行西太平洋至印度洋海域的海军活动,最近又借鸡下蛋,参与中东地区反恐行动,乘机提升本国武装实力。

    第六、 日本政府坚持对历史的不反省立场,不履行自己的责任,不按国际惯例对各国慰安妇、细菌战受害者、各国战俘等赔偿;相反,为过去的侵略战争翻案的势力越来越活跃,包括防卫厅长官野吕在内、不断有政界要人公然声称二战时期的日军解放了东南亚,等;

    第七、日本国内的民主、进步力量正处于艰难境地,例如反对右翼教科书一事,至2001年初,全国声明反对的民主、进步的教授、专家有820余人,而右翼的国会议员即达二百余人,有的右翼历史书发行近百万册,在诸多问题上,日本民主力量能否战胜新军国主义或右翼势力尚未可知。

    在这样的形势下,本次协议的中日两国军舰互访,对于现在以及将来的两国、乃至于亚太地区有什么样的影响,是促进地区间的和平交往,抑或增加业已存在的诡谲因素?人们必须慎重对待。

    虽然,从形势上判断,尚不是“狼来了”,但危险征兆十分显然。综合考察中日两国关系的历史与现状、亚太地区乃至世界的战略格局、还有日本国内局势等诸方面因素,我们的结论是:目前应当继续以经济、文化合作交流为急务,不适宜进行军舰互访这样的举措。如果轻率从事,将有害于日本国内进步力量,有损于亚太地区国家的和平利益,有助于新军国主义或右翼政治势力。换言之,将招致严重的负面作用,说不定有一天早上,亚太地区会再起狼烟。

    笔者不妨借用媒体的“宿敌”说法,根据战略上的两极原则,再看军舰互访的利害关系或决策比较:
对于日本右翼的“庙算”来说:有如此利益,何乐而不为呢?

    就中国及当年的其他战争受害国以及日本国内民主派来看:既无益于长远和平,何必操之过急呢?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