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南京大屠杀中日军对南京平民的暴行,日本方面一直进行新闻封锁,1946年的东京审判后,“南京大屠杀”的真相才随着新闻媒体的报道公诸天下,当时众多的日本民众还不相信真有此事。 

    6月19日,由日本执政党自民党中的一些国会议员组成的“思考日本前途与历史教育议员会”竟然又发表一份所谓的调查报告,声称无法确认南京大屠杀的事实。面对整体趋势良好的中日关系,日方不承认历史,又如何面向未来呢? 

    声称“无法确认屠杀事实”

    由日本执政党自民党中约100名国会议员组成的“思考日本前途与历史教育议员会”19日声称,基于对当时官方文件和媒体新闻报道的调查来看,“我们无法确认南京大屠杀的事实”。

    “思考日本前途与历史教育议员会”会长、前文部科学大臣中山成彬当天宣称,经过“数月调查”,该联盟认为南京大屠杀事件中的遇难人数大概是“两万人”,“并没有高于或者低于通常战事中的死亡数字”。中山成彬还狡辩说,该联盟无意激化日中两国对于日本侵华战争问题的争论,但希望“找到公平”,通过“调查”档案文件“恢复日本人民的荣誉”。共同社报道说,“思考日本前途与历史教育议员会”计划将这一“调查报告”和相关资料提交日本首相安倍晋三。 

    要求中国修改历史撤图片

    美联社记者山口麻里(音译)认为,“思考日本前途与历史教育议员会”宣称的死难人数远远低于历史学家公认的数字。荒唐的是,这一联盟居然准备要求中国修改关于南京大屠杀遇难人数为30万人的说法,并撤销南京等地抗日战争纪念馆陈列的有关历史照片。联盟成员问田亨(音译)甚至宣称:“我们非常肯定,南京没有发生屠杀。”
 
    值得注意的是,这个议员联盟在要求中国撤下所谓“不当照片”的同时,却打着中日友好的旗号。该议员联盟发起人之一宣称,“建立基于正确认识基础上的、真正的日中友好尤为重要。”换言之,该联盟借口中日关系趋暖,要求中国的爱国教育也要跟着改变。

    曾致力于删除“慰安妇”字眼

    “思考日本前途与历史教育议员会”这个联盟成立于1997年,旨在推动删除教科书中的慰安妇相关内容。会长中山成彬2005年曾公然声称,“日本在当时根本就没有‘随军慰安妇’这个词”,把“慰安妇”等字眼从历史教科书中删除是“好事”。

     去年12月,这一联盟设立专门委员会,“重新审视”日本政府在“慰安妇”问题上的官方立场即“河野谈话”,并要求政府修正这一立场。当月,该联盟还决定就“南京大屠杀”设立专门委员会,其宗旨居然是设法消除外界对南京大屠杀的“误解”。 

    外交部:反映出缺乏与错误历史决裂的勇气

    有记者问:据报道,日本一些议员近日要求中国各地抗日战争纪念馆撤下记录侵华日军行径的照片,请问中方如何评价?

    秦刚说,近代日本军国主义发动的侵华战争给中国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前事不忘,后世之师。牢记这段历史,不是为了延续仇恨,而是要防止悲剧重演,开创美好未来。 

    他说,在中日关系问题上,中国政府一贯主张“以史为鉴、面向未来”,不存在所谓的“反日”教育问题。有关的历史照片记录的是那段惨痛的史实,要求撤掉这些照片,只能反映出缺乏与错误历史决裂的勇气。 

    中国人民抗战纪念馆回应

    据国际先驱导报报道,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副馆长李宗远表示,如果拿不出令人信服的证据,中国的历史纪念馆不会因为某些日本政客“隔空叫阵”就改变自己。如果日本政客真的打算如此无理取闹,纪念馆方面也准备与之做斗争。

    南京大屠杀铁证如山

    早在去年年底,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回答记者有关南京大屠杀会否被纳入中日历史研究时就表示,正确认识和处理历史问题是中日关系健康稳定发展的重要政治基础。日本在上个世纪发动的那场侵略战争,包括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均是铁证如山,国际社会也早有定论,不容否认和推翻。

    由大东仁先生在日本搜集的与1937年南京保卫战和南京大屠杀有关的“证物”中,有很多是日本在侵华战争时期出版的报纸和号外。记者看到,当时出版的包括《大阪每日新闻》、《东京日日新闻》等一大批报纸,都在头版显著位置报道日军侵略南京的战况。其中一张1945年12月8日出版的《每日新闻》报,直接以《南京恶虐行为》为大标题,以近大半版的篇幅描述了日军在南京的暴行。 

    侵华战争期间日本新闻受管制

    据扬子晚报报道,著名的南京大屠杀史专家经盛鸿教授介绍,在侵华战争期间,日本的新闻是受到管制的,不可能报道日军屠杀南京平民的情况。这份刊登南京大屠杀新闻的《每日新闻》出版在日本投降后,那个时候日本的媒体承认暴行有历史背景的因素,“至少这份报纸是我所知道的最早报道‘屠杀平民’行为的报纸了,确实有很高的历史价值。”而江苏省社科院历史研究所副所长王卫星教授也持同样的观点。著名南京大屠杀研究专家孙宅巍教授进一步指出,虽然2万的数字与真相相去甚远,但作为日军曾屠杀南京平民的证据,这份日本自己的报纸的“证据力”要比中方的说法、单个受害市民的说法以及第三方的记载更有分量,因此这张报纸的价值很高。

    “南京陷落纪念”邮戳是历史证物

    大东仁先生搜集到的5封南京沦陷后日军士兵寄回日本的家信,这些信的信封上都盖着邮戳,邮戳上清楚地写着“1937年12月17日,南京陷落纪念,野战邮便局”的字样。据扬子晚报报道,著名南京大屠杀研究专家孙宅巍教授告诉记者,日军侵华的时候采用的是军邮制度,邮政部门是跟着军队走的,“野战邮便局”的字样是很好的证据。在他看来,这些邮戳的重要之处在于让信件的真实性无可置疑。“邮戳证明了信确实是从战地寄回去的,有了邮戳的信是不可能造假的,是铁证。”

    日本朝野对南京大屠杀历史事实的态度

    1946年5月3日,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正式开庭。对南京大屠杀负有最高直接责任的是松井石根。为了证实日军的暴行,中国检察官助理裘劭恒特地与两名美国人赴南京实地取证,收集到大量证据,并找到了南京大屠杀的幸存者尚德义、伍长德,目击者美籍医生罗伯特?威尔逊、约翰?梅奇牧师等证人。检察官向法庭提供的证人证词和其他证据材料堆起来有一尺多高。松井石根刚开始也是百般抵赖,但很快被检察官驳得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但是,残留在日本右翼分子脑子里的“皇国史观”不仅未能去除,反而随着国际形势和日本国情的变化以新的面目和形式复活,并渗透到日本社会意识形态中。 

    20世纪五六十年代,日本思想理论界出现了“大东亚战争肯定论”,认为日本侵略亚洲国家是“迫不得已”,被侵略国家也有责任;竭力美化裕仁天皇,把他描绘成一位爱好和平、钻研生物科学的大善人。 

    1982年开始执政的中曾根康弘提出了“战后政治总决算”的概念。在他的“感召”下,一股清除左翼思潮、否认侵略历史的“运动”迅速兴起。1982年,日本教科书首次把日军“侵略”改成“进入”。 

    1986年7月25日,中曾根内阁的文部大臣藤尾正行公开宣称:“我不认为东京审判是正当的”,“南京(大屠杀)事件和原子弹轰炸(广岛)哪个规模大?所以,必须要重新考虑东京审判的性质和意义”。日本右翼分子所信守的“皇国史观”已变成了“谎言史观”。 

    进入20世纪90年代中期,日本经济长期低迷,邻国的经济蒸蒸日上,日本右翼又深感“不安”,“皇国史观”也有了进一步的发展,且逐渐深入日本社会,政府也把它赋予了行动化。小渊惠三执政时期,日本国会设立了“宪法调查会”,着手运筹修改和平宪法事宜。此后,又陆续通过了被称作“战争法”的《周边事态法》及其相关法案。 

    小泉内阁不仅延续了小渊内阁的政策,还让日本右翼史观进一步公开化、行动化、普遍化。更让亚洲邻国忧虑的是,右翼史观已经逐渐为日本政坛一些党派和普通民众所接受,给日本与邻国的关系走向造成了很大不确定性。
 
    人民网  2007年06月21日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总编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  编辑部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