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起东史郎,南京人一定不会陌生,这位曾经参加过南京大屠杀的日本老兵,在其晚年先后7次来到南京谢罪。2006年1月3日,东史郎逝世,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朱成山飞到日本为他送行。    

    在东史郎的葬礼上,日本支援东史郎案审判实行委员会秘书长山内小夜子向朱成山转达了东史郎的遗愿,“东史郎生前一直致力于完成批判日本军国主义的文稿,他希望能在中国出版。”2006年12月底,东史郎亲属整理了遗稿,并由山内小夜子转交到了朱成山手上,朱成山如约将手稿交到南京出版社。如今,东史郎的遗愿终于得以实现,《东史郎对日本军国主义的批判》一书正式翻译出版。    

    为了这本东史郎遗稿在中国的发行,日本支援东史郎案审判实行委员会秘书长山内小夜子,以及日本每日放送电视台西村秀树部长特意赶到南京。日前,记者对两位专程而来的日本友人进行了独家专访,并且看到了首次披露的东史郎绝笔。    

    东史郎遗稿     

    山内小夜子女士告诉记者,《东史郎对日本军国主义的批判》一书是东史郎一生中最后的绝笔文稿。文稿的起因是,1990年《文艺春秋》杂志登载了《昭和天皇独白录》(以下简称《独白录》),“昭和天皇的独白是在1946年进行的,主要内容包括昭和本人谈到的大东亚战争情况、张作霖之死等,而《独白录》的主旨事实上是为天皇开脱,强调天皇无罪。”山内小夜子说,东史郎看到《独白录》后非常惊讶,“日本军队是为天皇而战的,怎么天皇反而无罪呢?”    

    随后,东史郎便奋笔疾书,针对天皇的谈话内容逐一批判,成文为《对<昭和天皇独白录>的批判》。东史郎并非站在专家学者的角度说话,而是从一个老兵亲身经历的视角批判天皇“独白”。山内小夜子说,东史郎一直在追问,是谁在发起战争?战争的起因是什么?谁该为战争负责?    

    1992年,东史郎的这篇批判文稿发表在《丹波文库》,这之后直到临终,东史郎一直在修改并补充书稿。在他生命最后的十多年里,他又完成了对A级战犯东条英机的彻底批判,以及对B、C级战犯的批判等内容。    

    东史郎临终前留下遗愿,希望能将修改后的文稿交由中国出版。于是,他的家人将手稿转交山内小夜子,手稿辗转到朱成山手上,并由朱成山交由南京出版社正式翻译出版。    

    东史郎遗言     

    “在日本,对于日本人来说没有战争审判这一形式,更没有谁去追究战争的责任,这本书是我对于自己的战争责任的反省。作为尚未公开的记录,昭和天皇独白录被《文艺春秋》公开。如果这一切都是事实的话,作为一个为了天皇而抛弃家庭,奔赴战场浴血奋战的普通人,我想谈谈我的真实感想。”这段印在《东史郎对日本军国主义的批判》一书扉页上的话,被看作是东史郎的遗言。    

    山内小夜子表示,东史郎直到临死前一刻,都在思考和追究日本人自身对战争该负的责任。    

    与山内小夜子一起来到南京的还有日本每日放送电视台的西村秀树部长,西村秀树不光参与了对东史郎的报道,还专门就他所了解的东史郎写了一本专著《为了证言的证言》,这本书也已在中国出版,西村秀树说他的这本书就是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事情的真相。    

    对于东史郎的遗稿,西村秀树表示,在过去,日本很多高官都是右翼在担任,但是现在这种迹象明显回落。“这种回落,正是由于有了像东史郎这样的人在不停地呼喊。日本大多数人还是愿意和中国人民友好交往的,虽然东史郎在日本知名度没有在中国高,但是他并不是独特的现象。因为很多日本人都有和中国人共同的想法。”    

    东史郎绝笔     

    东史郎的绝笔写在两页方格稿纸上,字迹虚弱乏力。全文472字,据推算,写于2004年,这一年,他92岁,但是身体已经每况愈下。短短数百字,东史郎概括了日军侵占南京的过程,回忆了他刻骨铭心的战争,并且留下了心愿,即希望他的对军国主义的批判能够公开发表。    

    今天,“八一三”淞沪会战70周年纪念日,东史郎的遗稿将正式发行。作为《南京大屠杀史研究与文献》系列丛书第8册的《东史郎对日本军国主义的批判》,将于今天上午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举行首发式。新书由朱成山馆长亲自作序。    

    在序言中,朱成山馆长这样写道:“记得那是2003年8月1日,我去日本京都府丹后半岛探望病榻中的东史郎时,亲眼看到他家榻榻米的小桌上堆着一叠稿纸。交谈中,东史郎先生亲口告诉我,他在家赋闲养病之时,仍在用笔进行战斗,批判日本军国主义。”    

    朱成山回忆说,当“看着已90高龄、满头白色头发飘逸的东史郎先生,我的心中油然升腾起一种敬意:一个曾经受过军国主义教育毒害,并亲身参与侵略与加害战争的日本老兵,在晚年竟然能勇敢地站出来,批驳昭和天皇的战争论,揭露东条英机等战犯们的军国主义思想,其言其行是多么的不容易……在我眼里,他好像是一株不老松,更像是老骥伏枥的斗士,生命不息,战斗不止。”    

    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朱成山馆长表示,东史郎的遗稿是一个日本老兵在晚年对战争的反省,东史郎不是一个人,他其实代表了很多老兵。但是,“我们不能过高地苛求他与军国主义思想一刀两断,不奢望他与我们有相同的语境和历史认知,毕竟他是从那个特定的年代走过来的日本旧军人。但是尽管如此,他还是能站在对战争持批判态度的立场上,这已经非常了不起了。”    

    朱成山说,现在出他的这本新书,是让世人了解一个真实的东史郎,让后人知道临死前,他在想些什么! (梁建恕)

    新闻附件:东史郎绝笔

    我今年92岁。    

    我是在日中战争一开始就被征发到战场参加战斗的人。     

    南京占领是在12月12日晚上11点。     

    在夜里11点对仅仅只有37人的四方城进行了奇袭,把它给占领了。     

    占领四方城就是占领了南京。     

    战斗非常激烈,以致一个小队60多名队员少了将近一半。对那场战斗的记忆在我的人生当中无法消失。因此,《东史郎日记》在熊本出版了。在中国,《东史郎日记》已出版了几种版本。    

    对于我的记忆颇多的日中战争时的战犯东条英机,我在文稿中进行了批判。我感到非常愤慨,愤慨之情促使我写下了《对东条英机的彻底批判》,不知道有没有公开的价值。    

    如果没有价值,我会负担寄送费用的,请以收件人付款的方式给我寄回。     

    我的愤慨之情都倾注在文稿中。     

    给国民添了那么多麻烦的东条英机为什么会被祭祀在靖国神社,接受国民的尊崇呢?    

    总理大臣(记者注:指当时的总理大臣)是日本国民的代表。     

    那样的代表凭什么理由要参拜战犯东条呢?是出于什么意图呢?     

    不顾世界的反对进行参拜,那样做难道是对的吗?     

    我还写了阿根廷国民的事例。     

        敬请批评。

                                                                                                                  文稿提出人

                                                                                                                  京都府京丹后町间人

                                                                                                                  东史郎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