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在南京蒙受灾害的全体人们表示衷心的忏悔并贡献本作品。

贝多芬第七交响曲

 在钟声中,黑暗---水声---进入音乐---在雾的包围中浮出一个男人的形象

开场白

   在没有电灯的沦陷的首都,黑夜已经来临。突然,感到在门外宽广的沥青路上,轻轻的有人走路的声音。是连续的,不断的,很多很多,数百数千人的脚步声。不时听到夹杂着咔咔的军靴的声音。
   我赶紧穿上外套跑出去,只看到长长的中国人送葬的队列。
   “去哪里?”“下关!是扬子江码头。”“我们去看看!”

   我回到屋里在外套里面加上衣服,就追赶上去看 (中略)
   “记者先生,你到哪里?”“河边。”“不行。”“请走别的路。”“但没有别的路吗?”“那么改到明天早上去。”“刚才不是很多支那人走过去吗?”“---”“到哪里去?”“我不知道。”(中略)
   脚下感到震动。是机关枪连射的声音。“---”“是在行动吗?”“我要去!”“不行!会碰上飞弹的!”

   事实是,耳边时时听到的砰砰的声音,是屋顶铅版中弹的声音。有几万人吧?其中除了部分撤退的士兵,其余大部分应该是南京市民。 (中略)“很想把它记录下来。”“会有那一天的。但是目前无法写。”
   “但都是我们亲眼所见呀”“不,应该再看一次,用我们的眼睛。”讲完这些后,两人都站起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机关枪声音停止了。

   走去河边,褐黑色的扬子江依然流淌。乳色的朝雾还不散。晨光不久就会来临。凝视码头一带,黑黑的尸体堆积成山,其间还有蠕动的人影。有50人到100人把这些尸体一个一个拖走,投入河中。有的还在流血,手脚还在颤动。周围如死一般地静寂。
   灯光依稀的对岸隐隐可见。整个码头闪烁着黯淡的光。仔细看去是血。完成作业的苦力被排列在河岸,“嗒嗒嗒”机枪声响起,仰倒、前倒,跳起来倒下的,悉数都倒向河里,结束了。在下游河中摇动的机帆船上的机关枪在向河中扫射。
   这是个完整的歼灭扫荡。南京的入城庆祝式是在这经历了大清扫的舞台上展开的。(本多胜一:《通向南京的路》:朝日新闻记者金井正刚)
   
   音乐
   
   [横井]
   我是渡边义治的妻子。在1999年读到一本叫作《米妮  魏特琳女士》的书。魏特琳女士的“爱与死”使我受到很大的震撼,才开始关注南京大屠杀。
   
   ---爆炸声,孩子们的叫声---
米妮  魏特琳日记
笠原十九司著    饰演:横井量子
   
   
   “魏特琳女士,魏特琳女士,这是美国大使馆的快件。”
   

   (读信)
   因没有安全保障,明日乘本国炮舰离开南京避难。。。。8月27日美国大使馆启
   
   在金陵女子大学的十八年以及与邻保学校和周边穷人一起生活的十四年,这些将赋予我们留下来保护他们的使命和职责。
   
讲述者渡边
米妮  魏特琳女士1886年出生在美国伊利诺州一个锻铁工的贫穷家庭。六岁母亲故去,开始代母亲支持家庭。工读大学毕业后,由联合基督教团派往中国,1919年被聘任为南京女子大学的教师而来到南京。该校于1930年改为金陵女子文理学院。
   
   ---“圣诞夜”,孩子们的歌唱---
    
米妮
   向美国的传道团的诸友发出最早的圣诞祝辞。
   由希特勒纳粹援助弗朗哥发动内战而分裂的西班牙同胞,由意大利侵略而遭到蹂躏的埃塞俄比亚的人们,以及由日本侵略而遭受苦难的中国人们,。。。
   希望耶稣赐给恩典,今后各地可以见到和平的来临。   11月9日
   
讲述者渡边
米妮  魏特琳女士在1937年12月日军的那场大屠杀中,为了保护那些有被日军强奸危险的年轻妇女,将该大学宣布为“难民区”。她是以自己性命去保护他人的女性。

魏特琳的日记

米妮


12月12日
 南京终于被日军的攻陷。这天有20万人被收容在安全区。

--- 枪声---

从枪声判断,日军已经入城。

--- 炮声---

 可以听到在下关方向也传来炮声。
12月13日
米妮
由于多日奔波,我也被疲劳累倒了。
12月14日
米妮

战争是国家的犯罪。是对全人类内心创造精神的犯罪。
   
12月16日

   在军事上,占领南京虽然是日军军事上的胜利;但在道义上,却是日本的失败,国家丧失声望和名誉。
   年轻的妇女为了躲避日本兵,涌向专门收纳妇女的金陵文理学院。到12月16日已经有4000人以上。已经超过容纳的限度。我永远不会忘记她们进入学院的样子。头发剪短,脸涂黑,穿男人的衣服,或者穿老太婆的衣服。每天我都要检查进来的是否是女性。最高的时候超过一万人。我永远不会忘记送妻子或女儿来学校,在校门口的那些丈夫或父亲的脸色。“在房间外也可以,只要有睡的地方就可以,”这样恳求着的人都在流泪。这些被收容的妇女们心中也很复杂,因为她们的丈夫或父亲可能被日军逮捕或杀害。
   
   1938年1月1日
   南京现在同外界仍旧完全隔离。
   
   2月8日
   拉贝先生与斯迈尔斯博士来校带我去参加由日本大使馆举行的音乐会。我们都不愿意去,但是不去也不行。
   演奏“轻骑兵”序曲的时候,我无法忘记12月14日我们出校门时看到双手被绑着的人们的行列。我们看见日军后面跟着约100人,啊,不止100人;他们至今没有回来。
   当他们炫耀地演奏“我们的军队”时,我决不会忘记那些被破坏的都市和荒废的农村,以及被强暴的妇女。那一幕幕的惨景永远离不开我的眼睛。
   
   3月1日
   我家的狗衔着一个婴儿的头来!
   
   17日
   祈祷上帝不要让我变为一个麻木、冷漠的人。
   
   5月4日
   我很疲劳,我感觉我的精神正在崩溃。
   
   1938年夏天
   日军在中国土地上一直扩大战火。
   九月
   日军当局强迫学校使用南京伪政权发行的教科书。
   三国联盟的广播-----德意志军队的皮靴声。
   
   1939年9月
   欧洲大战爆发。
   随着意大利和德国的势头,日本也得势起来。
   
   1940年3月
   参加在上海的基督教教育者会议。看到街上一些沉浸于享乐生活的中国妇女,觉得仿佛这是另一个世界。
   这一天是我记日记最后的一天。
   
   14日
   我的精力快要耗尽。我已经不能够再继续我的工作,也无法执行工作计划。似乎前面有一层厚厚的墙。
   
   5月14日
   学院的亲友凯萨琳和约翰  马吉牧师为了我的治疗陪同回到美国。
   
讲述者     渡边
        南京沦陷四年后的1941年。不知道是不是属于巧合,在被召唤回国的同一天,也是5月14日。在印地安那波利斯的联合基督教传教团秘书(教会设施)公寓的厨房里,魏特琳留下简单的遗言,打开了煤气开关,结束了自己55年的人生。
   

 

一幕一章

---音乐--- 

“渡边义治”

渡边义治告白  

   我是1947年(昭和22年)生于岐阜县。家中共父、母、哥哥和我四人。
   在20几岁那阶段,我被灌输的就是只要勇敢努力,未来一定光明灿烂。但是在我心底深处,总是有一种不能填平的不安与恐惧。
   1989年有一天,在电视上看到一位“中国残留妇女”说,“对我来说战争到今天还没有结束。”她的一句话,忽然把我一直压抑在心灵深处的一种黑暗与罪恶意识引发出来。
   在日本的傀儡政权“满洲国”诞生三年后的1934年(昭和9年),我父亲作为自愿者参加了“满洲国”所属的“满洲军”所谓满洲军是指其士兵都是中国人而指挥他们的军官则是日本人。父亲的部队转战满洲各地,捕杀那些被怀疑为“反满抗日”的人。听母亲说,那时父亲每天就寝的时候一定把手枪放在枕头底下,生怕被自己部下的中国兵暗杀。战后父亲被判为C级战犯,判处三年不得担任公务员。这些我小时候就几次从母亲和哥哥那里听到。他的罪行有美国占领军所没收的照片为证,其中有父亲下令虐杀中国俘虏的现场照片。
   此事是哥哥在十几岁的时候问父亲而得知的。
   哥哥出生在“满洲国”。不知道为什么父亲在1939年从“满洲军”退役,成为“满洲国”的公务员。于1945年奉召又成为关东军铁道部队的中尉军官。
   同年8月9日苏联参战,当时我父亲与关东军的将校和家眷利用黑夜掩护乘军用列车向日本逃亡。列车经过之后就把铁路钢轨和桥梁破坏。这样,作为部队的另一种形式而配置在内地驻守的“满蒙开拓团”的人员则被关东军丢弃。在饥饿与疾病的“地狱逃难”中,更有发生集体自杀的事件,使很多人失去生命。其中有些人则九死一生地留在中国,得到中国人的救助,即所谓“中国残留妇女和孤儿”。
   父亲不仅是屠杀中国人的刽子手,更是遗弃本国同胞的罪犯。
   我们全家于9月2日回到日本。全部都生存安好。这时我诞生了。
   从我懂事开始,就有一种隐隐的“罪恶”感。不但是我,全家都觉得背着一种“罪名”。这是很不幸的,好像不会有幸福的,有一天终会受到天罚,是个被诅咒的家庭。我始终在这种恐惧中生活。
   还在小的时候,几次看到父亲从睡梦中惊醒,流冷汗。似乎受到什么惊吓似的而睁得很大,那是一种如同对鬼的恐怖,害怕到了极点。我至今难忘。
   父母的感情也冷谈了。
   常常为了小事吵架,父亲竟把饭桌打翻,大叫并扔碗碟。更厉害会抓着母亲的头发在屋子里拖来拖去。这时候我就把自己关进自己的房间,紧张得不敢呼吸。
   母亲在受到父亲施加的暴力时,就说“我是个动物吧,那么我就做动物。”家务事也放弃不做。
   父亲不知道为什么,偷偷把在中国用的军刀带回家,常常从柜子里拿出来把玩。有一次我把那把军刀拿在手上,拔出来看。感觉到一种异样的光泽和杀气,很恐怖,就把它放回。我们睡在杀过人的军刀旁边。
   父亲很少谈起过去战争的事情。但常常说“清国奴”。“清国奴”是侮辱中国人的一种蔑称。我对出口说这种话的父亲觉得非常悲哀和可怜。觉得我们家又加重了罪恶。
   父亲很少与邻居说话打招呼。我感到周围的人很可怕,他们的目光是那么的冷漠。他们一定是说我们家是压榨农民的没落地主,又是从侵略战场上回来的“战犯”,人们很不愿意在这战争早已经结束,恢复了生机的社会里看到这样被视为罪恶象征的我们。我似乎感觉到他们在说:都是由于你们,你们是他们的同伙。
   当时,我们非常看不起周围的人(住在我家邻居的是一家在日朝鲜族)。与你们不同,我们是具有望族血统的家庭。这也是母亲经常挂在嘴边的话。母亲对我说过:你爷爷是医生。这种优越意识一直支配着我。一直蔑视朝鲜人、中国人乃至生活在社会底层的穷人。
   这时,我们则始终低调地以罪人的感觉生活着,又在与过去的“望族”的优越感的矛盾之间把愤怒和感情压抑到了极限。
   大学毕业后即马上抛弃父母去了东京。母亲这时已经患了严重的忧郁症。
   
--- 音乐?贝多芬月光---二章---

横井量子

(妻子的告白)
 在25岁认识丈夫的时候,好像听他说过“父亲是战犯”的话。我生在东京,生长在战后自由的我,对于丈夫父亲的罪恶,没有直觉。只是觉得这对于儿子您有什么关系?
 至于战争的记忆,我仅有的回忆是大我十六岁的姐姐牵着我的手,穿着好看的衣服,大人们都说我很可爱。我们到了涉谷车站,常见穿着白衣带着军帽的叔叔们弹风琴或吹口琴。其中有的是残废的。他们有的戴黑眼镜。我觉得很害怕,只敢侧着眼睛看他们,快步走过去。其实这些叔叔也是“退役的日本人”,因为是朝鲜人,不能领到军人抚金,为了生存而每天站在车站前乞食。这是后来看书才知道的。我感到惊愕,这是过去我不知道的。
 我的脑海中浮出很多有关罪恶的联想。
 因为丈夫的父亲是侵略中国的尖兵,所以背负着“丈夫家庭的背景”,我不能理解原由,而只看到表面现象而嫌恶。我也不能原谅他母亲要求他儿子“救救我”的行为。
 他母亲在知道我们的关系后的一天,突然给我寄来了用手腕上的血写得血书,写着“我们是母子,我们的血是相通的,你是属于我的!”血书的血已经变为茶褐色。看了让人感觉想吐,把它投到垃圾筒去。

义治
   我把将血书扔进垃圾筒的妻子痛打了一顿。

量子
 对收到这样血书的我不表示同情,只对送血书的母亲流泪,这是什么意思? 

义治
 置母亲于不顾,只管自己的幸福,我做不到。

量子
 “用血书来把你的心抓紧,那太过分!如果这样下去,你只有把自己和母亲扣在一起不可。”

义治
 妻子想把我从心里的诅咒解放出来,这是妻子的爱。我把她的爱蹂躏了。

量子
 我想尽量把他对母亲的爱割断,但是那罪行袭击到我身上。一年后正式结婚,可经过多少年,我无法接触到丈夫的内心。不但如此,他的眼睛常常是凝视远方而不是我。有时候丈夫刺伤自己的指头流血。对这样的丈夫我已经忍无可忍。

义治
 我常常对妻子施暴,但在黑暗中,不安却苛责着自己。妻子对我说:

 你自己有获得幸福的权利。

 对如此具有爱心的妻子,我却置之不顾,相反让她饱受欺凌,继续着罪恶狂暴。或许这就是战犯儿子的劣根性所致吧。不久母亲也自杀了。
 母亲在我37岁的时候上吊自杀。那是在父亲去世一年祭之前的1983年九月末。

量子
 丈夫在接到这消息的时候并不感到意外。自从中学的时候就有这个预感。
 葬礼时,婆婆的兄弟责备我们说,“你们是杀手,把她孤立而不照顾“。他是特攻队的老兵,婆婆最喜欢的弟弟。
 丈夫的哥哥一直凝视着下方。“婆婆所在的黑暗无底的地狱”是如何的痛苦,你们知道什么?“此时 我的心都快要爆裂了。

义治
 “我承认不孝,但是你们知道什么?“
 
量子
 丈夫站起来大吼大叫,那些表亲姐妹责备说,你和黑社会的兄弟没有两样。

义治
 “对,我是黑社会的兄弟。“

量子
 丈夫这么回答。棺材中婆婆的脸盖着白布,自杀的颜色惨厉。大家一言不发,只把愤怒指向我们。
 我很痛苦。本来想不能让婆婆一个人生活,只好减少工作,与她相处。于是下了决心,打算在公公忌日的一周年请她来东京住,但是、、、。
 在不可能生长的露台石缝中,长出一棵白色百合花。百合花是婆婆最喜欢的花。正长在婆婆吊死的柱子旁边。我惊呼一声,“婆婆!”

--- 音乐---三章

--- 远处的雷声 ---

渡边义治
 从母亲自杀后第七年的1991年,我与妻子第一次去中国东北部“满洲”,拜访父母亲当初新婚生活过的哈尔滨和其他地区。

横井量子
 是丈夫要带着这个不愿意去的我去,想知道那时的父母是怎样思想。那时候我根本不知道九一八是什么日子。我们偶然在“满洲事变”的9月18日到达哈尔滨。
 到达哈尔滨机场的瞬间,听到好像炸弹爆炸的雷声。
 如隔世的炸弹爆炸声在迎接我们。丈夫沉默在感慨中,我却觉得被捆缚在命运的诅咒中,心情非常沉重。
 9月20日从哈尔滨出发,去公婆曾经住过的密山(原名东安)。第二天早上,餐车有个厨子突然

义治
 “你们是日本人吧?”
 这一带也有很多中国人被731部队拉去日本,到现在还没有回来。你们日本人有什么感想?

量子
 这是中国人的悲哀的声音。一瞬间我感到听到真实的声音。

义治
 旅途的最后在长春看到一张照片。
 日本军官在笑,在他脚边有一个中国青年的人头。这个青年在凝视我。好像要突破照片来抱我。在那一瞬间,我好像看到那个军官和父亲的影像重叠了。

量子
 宁静无声,眼泪不停。。。。丈夫只是凝视,但是没有流泪。我感到他的冷酷。

义治
 愕然想到,父亲所暗藏的那把军刀一定一定沾着那些年轻人的血。父亲害怕的是那些被杀的人来袭击熟睡中的自己,对睡梦中的他呼喊:“赔我的命来。还我命之前我绝不离开你。”
 我家族生活在这些年轻人的怨声、怨恨、愤怒、悲苦的声音中,日子难过。想要幸福也不可能。
 这是长期跟着我的不安和恐惧的根源。

量子
 对,这时候丈夫才了解到自己灵魂深处恐惧的秘密。而我好几年后才感觉到。
 丈夫终于看到了公公屠杀中国人的罪证,也找到了隐藏在内心深处的很笼统的“罪恶意识”的根源。
 
义治
 在家里让强烈的紧张和不自然的沉默所支配的那些不安的日子才是造就我的原型!这些心理与站在侵略战争战场上的日本兵是相同的,活在一个失去了“原则“和“大义“的生活里,我与家族在战后都还生存在那个战场上。

量子
 这是这次去中国才明白的。才了解到丈夫的灵魂是悲哀的灵魂。“对,丈夫在这黑暗中沉默,彷徨,但面对妻子的骂声:“。。。。你家族又是什么?“他却无法说出他的悲哀。
             当他们家族的战争加害罪责变成了对我自己的“威胁“的时候,我加深了自我防卫的本能而不知所措的选择了藐视自己的丈夫。

            面对自己丈夫的强烈惊恐和突然来袭的心理爆炸,面对他那时的脸孔、声音、姿态,我受惊地逃开。。。可又想到丈夫的悲哀而再回到家庭。
 丈夫则无奈地背负着罪行,默默地生活。他害怕拥有幸福。有时候幸福块到手时,他就想把快到手的幸福扔掉。他挣扎,抵抗,连我都卷进这个漩涡里头。在这漩涡中,他总想找到人性的所在。在这个过程中,久而久之,我也和他一起行走在黑暗中了。

 

--- 音乐 ---四章 ---

--- 军靴的声音 ---

讲述者
       1937年(昭和12年)7月7日在北京郊外发生“芦沟桥事变”,日本开始对中国的全面侵略。在中国国内,国民党和共产党合作,产生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对抗日本。8月13日在上海开始“日军海军陆战队”与中国军的交战。日本组建以松井石根为军司令官的上海派遣军。近卫文磨(石改吕)在8月15日发表声明:“对支那军的暴行必须加以膺惩,促成南京政府的反省。”
       8月15日,日本海军航空队对南京进行越海轰炸。原来日军认为“对中国的战争应该很快结束”(大本营的话),但他们所遇到的抵抗却超出起初的想象。

义治

第13师团(仙台)辎重兵

“从那时我们对于当地的中国人感到无比的害怕。但我们都感到不可言喻的恐惧。随时随地都有被袭击的错觉,我们对那些很朴实的老人和仆人也感到不安。”(吉田裕著,《天皇的军队与南京事件》)


讲述者
       这种连续的苦战使得过去没有这种经验的士兵增长了杀气,对战友一个个死去,产生了复仇心,更提高了敌忾心。再者,认为中国人是“清国奴”,不认为是人的观念充满全体部队。

横井:第3师团(名古屋)步兵第6联队副官,《从军回想》上卷

西冈末雄

 “在我的生命中,(上海)登陆使我终身难忘。一踏上这片土地瞬间便失去人性,而日本精神也逐渐远去,支配着一切的只有战场的狂热。杀人如同砍萝卜一样。那些罪恶和恐怖全然不顾。
   “看到敌人的尸体,感到异常的快乐。在尸体旁饮食不但不感到嫌气,还感到爽气。对自己过去曾经是看到死人会两三天吃不下饭,感到奇怪。”(吉田裕著,《天皇的军队与南京事变》)

讲述者
渡边

       这场中日战争本来就无任何正义而言,是一场目的不明的侵略战争。
上海攻略战和南京攻略战的最高指挥官是松井石根,8月19日在东京车站出发前往就任的时候,对前来欢送的陆相杉山元强调,“无论如何非攻到南京不可。”他一开始就有攻陷南京的决心。战后以“甲级战犯”被判处绞刑,现在在靖国神社被崇拜为“英灵”。


西里龙夫:《读卖新闻》上海总局记者

   带着妻子与小孩的一个中国人被日本海军陆战队抓到的时候,日本兵指着散在地上的《中国画报》上的蒋介石照片说,认识这个人吗?那个人看到蒋介石的照片,表示认识。这时候在旁边的队长立刻拔出军刀砍他的头,他一声惨叫,鲜血喷出,倒下。那妻子在旁看着,只有忍住呼吸,不敢稍动。(吉田裕著,《天皇的军队与南京事变》)

讲述者
而进攻南京的命令正是松井石根下达的。


---------(在冷风声中)-- 音乐 ---

讲述者    横井
      在离南京70公里的长江沿岸都市镇江的街上,镇江师范专科学校的王骧教授叙述:

王骧
 薛生泉夫妇的住宅遭到日本兵的侵入。他们把次女和三女交替强奸。受不了这种侮辱的母亲叫她的女儿自杀,强迫她们喝灯油和烧酒。她们终于全身发烧而倒下。这时候又有其他日本人出现。母亲最后用自己的双手把自己的两个女儿掐死。
 对那些“妊妇”,“病人”,“尼姑”也不放过,还强迫中国青年强奸老妇女,而在周围高兴地跳舞。在现场的中国人有些人受不了屈辱与愤怒而自杀。(本多胜一,《通向南京的路》)

--- 音乐 ---

讲述者  横井
         当松井石根大将率领中支那方面军的第10军与上海派遣军独断专行,向南京进击的时候,蒋介石将国民政府的首都从南京西迁到重庆,在南京则组织南京城防,作了一定时间死守的决定。司令长官是毛遂自荐的唐生智。
         南京特别市包括南京城内区、近郊区和六个县。相当于日本的?玉、东京、神奈川的面积。在这区域里有250万人加上南京守备部队。

讲述者   渡边
   另一方面,是“力争第一名登城攻进南京城”的日本军,从东北方是上海派遣军的各师团(名古屋、金泽、善通寺(香川)、仙台、京都、东京、山田支队)。
   南方有第10军(熊本、久留米、宇都宫、国崎支队)。要对南京进行包围歼灭作战。

柴可夫斯基:  悲怆   ---音乐 ---第五章

讲述者      渡边
 12月12日,南京终于受到日军激烈的攻击。
蒋介石在12月11日对唐生智下达了撤退的命令,但唐生智或许是出于功利,不听命令。仅答复于12日夜晚撤退。然而12日这一天却变为致命的一天。因为日本军已经突进城内。
      12日中午,日军占领中华门和中山门城堡。在雨花台也有日军追击退入城内的中国军。南京城已经陷于陷落前的混乱和激战中。逃不出的军队、难民、居民造成混乱,而军队正在崩溃。这时候恐怖的消息“日本大军已经从南方打进来”使得仍然在居民区的市民非常惊恐、、、。
      前线的中国军队陷入恐慌状态而逃跑,市民同样也陷入恐慌状态。很多滞留在城内的家庭,带着少量粮食,背着家具追赶部队,想逃离南京。
      逃难的难民像洪水般向挹江门涌去。
     城内各地发生大规模的火灾,而城垒周围的黑暗中有日军的步枪或机关枪的声音在追赶,引起军民极大的恐怖。但那些向挹江门涌去的人们,从中山南路经中山路,却在中山北路拥挤着不能前进。因为挹江门前面有中国第36师架了重机枪,阻止退却的部队通过。
     这些部队接到唐生智司令官的命令,对没有列入渡江计划的部队可以开枪。 如洪水汇聚的人群,在这里形成大混乱。(笠原十九司,《南京事变》)   
        由于担任挹江门守备部队第36师的武装守卫,中国的战车部队则强行突破。于是军队和逃难民众像洪流从破裂的水门奔流而出城。但是逃到下关的多少万军民,遭遇的是又一波悲剧。因为能够渡过长江的船一条也没有。
       黑夜,已经过了十点,长江沿岸江边拥挤着大群难民和败兵,以下关为中心。有的人是用绳子或布带从城上坠下来的。南边(长江上游)从三汊河以北到煤炭巷,有几公里长的地方被难民挤满。这时候中国军队已经溃不成军。
      这时候,那些被追到绝境的难民和士兵,开始尝试如同自杀般的渡江。几千几万的人跳进长江。不多时,广阔的江面有小船,有木筏,有圆木,有木板,争着逃难,形成地狱。在下关江边当做浮动码头使用的旧船,被几百个急于逃命的士兵解开,但是不知道船上根本没有划船的工具或帆,也没有机动力,只好顺流而下,终于落入被溯江而上的日本军舰扫荡的命运。
      小船被太多的人疯狂挤上,终于过重而沉没。没有船的人,有的找到棺木当船,有的用电线捆电线杆做筏,或用军用大锅浮在水上,或用桌子或柱子当船,各种各样,把江面挤满。河的中流有漩涡,吸进精疲力尽的人,有一些人因为寒冷的冬季水耗尽体力而沉没。能够支撑到最后的人,还有日本海军在等着用机枪扫射。长江上地狱般的屠杀直到12月12日深夜零时半,即13日上午的零时半,城南的枪炮声也逐渐消失。南京战场陷入异常的寂静。中国方面有组织的抵抗在13日结束。最后的中山门也被16师团(京都)的步兵第20联队在铁门上用白墨书写“昭和12年12月13日午前3时10分大野部队占领”的字。于是南京城陷落。
                                                                                                -----摘自 笠原十九司[南京事件]


讲述者      横井
     在攻陷南京时第一个登上城门,是日本国民的第一个狂热愿望。随着日军的逼近南京,日本国内的军国主义温度升到极点。庆祝战胜的热潮弥漫全国。

讲述者      渡边
     12月14日,早已等待南京陷落的日本国民,在各地举行提灯庆祝。在东京,40万市民晚上围着皇宫,举行提灯庆祝。

--- 音乐 ---悲怆

讲述者    横井(渡边)
     于是,天皇传令嘉奖陆海军幕僚长。
     “中支方面的各部队,在上海附近作战之后,继续发起勇猛果敢的追击,终于将首都南京攻陷。朕深表满意。谕旨传达各官兵。”(《南京战史资料集》二)

--- 音乐完---

休息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