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选女士与林晓光博士做客中日论坛访谈录
[钱塘潮] 于 2004-07-07 17:23:21上贴



人民网日本版7月7日讯:今天下午,特别邀请到侵华日军细菌战中国受害者民间诉讼团团长王选与国际政治学博士?日本问题和中日关系研究学者林晓光做客中日论坛,就“中日关系中的历史研究问题”跟广大网友进行了交流。现将访谈内容整理如下:

[梁栋] 各位网友,下午好。 两位嘉宾已经到场。欢迎大家提问。
[林晓光] 各位网友大家好!
[王选] 各位网友大家下午好!

网友(血鉴猫猫):王选老师您好,我是中国血鉴网的小沈。我想请问您一个问题。 王老师,现在我们网站很多网友,特别是学生网友,他们都提出希望利用暑假社会实践的机会,去一些遭受过细菌战的地区,做一些细菌战受害者的掉查。您认为有必要吗?如果可行的话,在调查中应该注意的有哪些地方?
[王选] 细菌战的受害调查是非常复杂的,需要有有关专业知识的背景,并且掌握一定田野调查的技能和方法。
细菌战的受害调查是非常复杂的,需要有有关专业知识的背景,并且掌握一定田野调查的技能和方法。所以,现在学生的热情非常可贵,但是一般来说可能的话在下去之前请在这方面有一定造诣的老师和前辈办一个短期的培训班,然后再制定一个可行的计划。在没有这个前提的情况下,建议大家去一些已知的细菌战受害地找一些已知的细菌战受害者,把他们的口述历史留下来。但就是做这件事情也需要相关的知识和技能,因为并不是所有口述的证词都能够成为口述历史的,它必须要有历史学上的实证性、可靠性。为什么我建议大家去找一些已知的地方和人呢?因为这些地点和人物已经通过科学的调查和论证被确定为细菌战受害地和受害者了。现在去调查的学生如果自己本身对细菌战这段历史都不是很熟悉的话,那么怎么去判断这个地方就是细菌战的受害地或者这个人就是一定是细菌战的受害者呢?细菌战的受害,简单地说,就是日军在战争中撒播细菌人为引起疾病的流行造成的伤害。但是人在自然界中本来也是要生病的。那么怎么区分自然疾病的流行和细菌战引起的人为疾病的流行呢?这就需要许多相关的知识和严谨的调查。

[梁栋]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我们特邀二位重量级人物与网友进行交流,大家可以畅所欲言。

[林晓光] 各位网友你们好,今天在人民网和大家交流关于中日关系的有关问题。
今天在人民网和大家交流关于中日关系的有关问题,对我也是一个极好的学习机会,也许这种形式的交流不能使我们达成共识,但至少使我们对有关问题的认识如果能更深一度的话,就是我们所取得的一点进步。特别是在今天这样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日子里,谈这样的话题对每一个中国人来说,都应该是无法忘却也不应该忘却的。希望能跟各位网友畅所欲言地进行交流。谢谢。

网友(趴在南墙根底下晒太阳的老头):请问王选嘉宾:这些年,在您所参与的诉讼中最遗憾的是什么?
[王选] 最遗憾的是许多当事人以及历史的重要证人都相继去世。
最遗憾的是许多当事人以及历史的重要证人都相继去世,但是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能够完成日军细菌战在中国造成的伤害的全部调查。但是历史的保存非常的重要,这决定于我们能不能够把历史传达给下一代,能不能够从相对完整的历史中汲取历史的教训。

网友(糊涂):林先生,我们国家对日研究的主要机构有哪些?从您的经历,或者所认知的范围内,您认为有哪些学者的研究值得关注,请列举。
[林晓光] 因为在网页上首先看到了糊涂网友所提出来的一系列问题,所以我想是不是先就其中的某一个问题谈谈自己的认识。
关于中国国内研究日本问题的机构,主要有这样几个大类:一个是社科院的,比如说社科院的日本研究所;另外一个是外交部的国际问题研究所;还有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另外就是一些中央党校的国际战略研究所。这些都属于官方的研究机构,另外一个大类就是各个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里边的研究日本问题的学科,主要就这两大类。 列举学者的人名或者著作恐怕会需要很多时间,所以我建议这位网友可以看一本书,叫做《中国的日本研究》,在上面有详细的人名及他所研究的著作和成果,这样就可以节约我们在网上跟大家交流的时间了。

网友(糊涂):首先感谢您百忙之中接受大家的访谈。您对我们值得骄傲的在日“FQ”有何看法?认为这些未来中日关系的“主要承担者”对于将来的中日关系发展有何利弊?
[王选]关于在日的“FQ”,我不太熟悉,你们似乎并没有出现在中国战争受害者的诉讼的法庭上,希望有机会能够与你们见面,不知你们活跃在哪个领域?

网友(趴在南墙根底下晒太阳的老头):我曾经说过:如果日本想要发动战争,无论是和平宪法还是战争宪法这都不是问题。不知道这句话对不对。
[林晓光] 我想是这样的,请允许我也用如果这个假定词,如果这位网友提出的前提条件成立的话,讨论日本的宪法到底是和平宪法还是战争宪法就是舍本逐末了,但问题是这位网友的前提条件是否成立,是否有足够的证据来支持它,至少到现在为止,恐怕这样的前提条件还不成立。谢谢。

网友(小城故事):林博士,里面是小岛朋之(日本庆应义塾大学综合政策学部学部长)的观点,您怎么看?
[林晓光] 小岛朋之先生我也认识,在日本期间我曾经去过他的中国政策学部听他讲课,我同意对于中日关系的历史应该全面、准确、客观的告诉两国的国民,但是小岛先生在这里所举出的事例却不足以支持他的观点,因为在中日关系史上各种各样的事例都曾经存在过,有的甚至是同时存在过,甚至在日本军国主义侵略中国时期,也有反对日本侵华的日本人,但是这样的个别的事例不足以改变日本对中国进行侵略这样一个最基本的事实。所以,在不同的历史阶段,在中日关系史的不同历史阶段,我们首先应该认清这一阶段中日关系当中的主流(笑),把个别事例上升为主流,则很容易模糊了历史的本质。

网友(糊涂):日本遗弃化武的危害大家是有目共睹的。您认为日本政府的如此不作为是否有其合理性?如果有合理性,主要表现在哪些方面?
[王选]化武的问题,因为去年齐齐哈尔泄露事件的发生,广泛引起两国包括政府和民间对历史问题的关注,更多的人意识到历史问题并没有解决,而且必须解决。当然,战争已经结束那么多年了,现在还要在此地跟大家谈论作为战争遗留问题之一的化武问题,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特别是从最近伊拉克战争来看,化学武器是威胁到人类社会安全的一种非常危险的武器。对这个问题处理的懈怠将会引起非常严重的政治后果,日本政府应该是很清楚的。日本政府对去年“8?4事件”有一定的作为,但是中国受害者认为日本政府没有谢罪,也没有明确法律责任以及历史责任,所以还有进一步追究日本政府的责任的动向。

网友(zxhm):王选女士下午好。非常敬佩你的不屈不挠的正义的、大无畏的、不计较个人得失的英雄主义精神。请问:是什么力量在支配着你?你犹豫过、动摇过吗?你遇到的最大障碍是什么?你最需要什么样的支持和帮助?
[王选]我经常地受到很多精神上的支持。但是诉讼是一件需要具体地去做的一件事情,有许多具体的事情要做。比如我们经常缺日语翻译,网上有些人自告奋勇要来给我们做日语翻译,你真要叫他们去翻译东西了,全不来了。日本人做事情一般来说比较细水长流、水滴石穿,虽然《论持久战》是毛泽东写的,但是日本人从国民素质上来讲比我们更能够打持久战。所以,我很愿意跟大家一起从技术上来讨论具体的诉讼比如怎么去搞调查、怎么去搞研究、怎么来翻译、怎么组织人到日本出庭。7月20日我们又开庭了,在东京高等法院最大一个法庭,法庭上往往坐的除我以外百分之百都是日本人,在日的“FQ”能不能赏脸来旁听席上坐一下。

网友(冬瓜糊涂):王选老师您好!您怎样理解帮助您诉讼的日本国民?浙江省是一个经济发达的省份,也是受伤害较重的地方,为什么资助者不多?
[王选]日本战争结束以后,因为战败和战争给整个日本带来的灾难,当时日本社会普遍反战。日本的和平运动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但是这个起点是一个作为战争受害者的起点,这是不够的,更多的日本和平运动人士在几十年以前就开始同时从加害者的角度反省战争,坚持和平道路。支持我们诉讼的日本人也是属于和平运动的。但是中国人一般不太了解日本的和平运动,日本社会对日本的和平运动报道也很少,但是和平运动的书籍资料在日本社会上还是很多。我觉得从今往后,在日诉讼的前景,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中国的和平力量如何有效地和日本的和平运动沟通、汇合,共同来推动。

网友(趴在南墙根底下晒太阳的老头):请问林学者,您认为我们中华文化中的以德报怨是否适用于国外,特别是日本。
[林晓光] 这位网友虽然一直趴在南墙根底下,但似乎不仅仅是晒太阳。我认为,以德报怨也好,化干戈为玉帛也好,都是中华文化中的精华,但用于国际关系并不是在所有时候、所有场合下都适用,恐怕前提条件是对方也必须持有同样的价值观和善意。如果像日本的右翼势力那样,否认侵略,回避责任,那么跟他们讲什么以德报怨,恐怕就是重复农夫和蛇的故事了。

网友(zxhm):林博士下午好,目前有一种观点是对日的诉讼与索赔应该在原发地进行,请问你赞同这一观点吗?国际上有成功的。
[林晓光] 关于诉讼的管辖问题在法律上有两种,一个是属地,一个是属人。属地就是由罪行发生所在地的法院来管辖,属人就是根据犯罪主体的国籍或居住地的法院来管辖。从这个意义上看,日本军国主义侵略中国所犯的罪行在中国提起诉讼进行审判,是符合法理的。
[王选] 应该考虑在国内提起诉讼,因为绝大部分的受害者首先应该在自己的国家受到保护。另外,他们也不可能去日本打官司。受害者在中国提起诉讼,中国的法院接收,从程序上来说,它能够使受害者申诉有门,政府也能够掌握受害者的情况,有利于中国政府在此基础上通过外交和政治途径与日本政府交涉,解决这些受害者的正当权益问题。另外,对日本政府来说,也会形成一种压力。战争受害者的赔偿问题最终还是要通过政府间的外交和政治途径来解决的。

网友(趴在南墙根底下晒太阳的老头):王选嘉宾,我们怎样做才能支持你们 ?
[王选]真正想支持的人他自己明白应该做什么。

网友(中山郭王):请问林博士,当前中日关系的主流是什么?
[林晓光] 我这样想,如果两个国家间的关系最基本的只有两种状态,战争或者和平,那么这位网友您认为中日关系现在是什么状态呢?我想这个问题并不难回答,问题在于中日关系的复杂性,就是在目前的和平状态中,日本的发展方向有很多危险的迹象,我们必须对此保持高度的警惕性。如果说能否抑制战争因素的增长,最终取决于和平力量的大小,那么中日两国乃至亚太地区各国的和平力量的团结合作就是必不可少的。

网友(冬瓜糊涂):从历史上看,没有一个国家(除了二战)对日本发动过战争,可是其确在处处防备亚洲国家,其深层的根源是什么?
[林晓光] 我不知道这位网友所说的深层根源指的是社会根源还是文化根源,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日本的部分的政治家或领导人在进行决策的时候还是深深受到冷战思维的影响,没有看到当今世界的主题,已经由战争与革命变为和平与发展,所以,总是要找出某一个或某一些国家作为假想敌,以此作为自己发展军队的借口。其实,他们没有弄明白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就是如果一个国家的政策使他的邻国感到不安,那么他本身的安全也是难以得到保障的。

网友(徐二峨):王选女士:今天是中国人的国耻日,在今天,1、你想对中国的领导人说句什么?2、对小泉,你表示点什么?
[王选] 日本侵略中国是日本的耻辱,这是不止一个日本友人对我说过。我们现在讲的历史问题实际上是整个亚洲地区的问题,亚洲各国如果要像欧洲那样走向共同的话,必须解决日本的历史问题,这是亚洲地区走向共同体的一个政治起点。日本的历史问题是有关人类社会的基本理念、道义、人权和正义的原则,所以不能因为目前的、一时的、短期的利益关系,而忽视这个问题的解决。这个问题也关系到是否能在亚洲建立一个平等、合理和正当的国际社会秩序问题。中国领导人应该重视历史问题的解决,这不仅是中日两国之间的问题,中国在亚洲举足轻重。所以,整个亚洲地区的这个问题的解决需要中国做出积极的姿态。

网友(徐二峨):东海大陆架的开采权属于谁?中国应不应当强硬的维护我们的专属经济区包括钓鱼岛?你不觉得日本人太猖狂了吗?
[林晓光] 东海大陆架属于谁,当然东海大陆架的开采权也就属于谁,从地理条件来看,东海大陆架从中国东海岸自然延伸,一直到冲绳岛西部的冲绳海沟,才有明显的海底地形的变化,所以,东海大陆架属于中国。中国当然应该维护我们在东海大陆架的合法权益。但是,如果把维护这种权益的方法简单的区分为强硬或软弱,恐怕并不一定合理。实际上,只要能够维护我们在东海大陆架以及专署经济区的合法权益,任何方法都应该在我们的政策选择之列,而不必非要区分它的强硬或软弱。

网友(趴在南墙根底下晒太阳的老头):林嘉宾,您认为现在的日本与一战后的德国是否有可比性?
[林晓光] 这位总是趴在南墙根底下晒太阳的网友,如果你是在北京的话,是否还是请你到荫凉的地方,可能更舒服一些,免得你中了暑我们无法继续交流。首先要核实一下您的问题,日本与一战后的德国还是与二战后的德国是否有可比性,我个人曾经把二战后的日本与德国进行过比较,但确实没有与一战后的德国进行过比较,把二战后的日德进行比较的话,最明显的区别就是双方对于侵略战争的认识,有着很大的不同。

网友(春秋剑客):日本首相已经有差不多四年没有访华了吧,小泉已一再表示今后还会继续参拜那个神社,中日关系会不会就这样长期僵下去?
[林晓光] 自小泉上台的2001年4月以来,日本首相就没有访华,在小泉在任期间恐怕很难改变目前这种状况。

网友(918网老吴):请教两位嘉宾:你们认为应该如何“理性”对待日本?
[林晓光] 其实从老吴把“理性”两个字打上引号来看,老吴对如何理性对待日本肯定有自己的答案,但是我认为,作为个人怎样对待日本都没关系,如果是国家的政策就不能不做到理性。
[王选] 我个人认为,中日关系与历史问题之间的关系,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是更普遍的、长远的价值、理念、利益,和现实的、短期的利益之间的关系。所以,对于这个关系的处理出现很多不同的看法是很自然的。根据这个关系的处理产生的利益关系,有些人可以接受,有些人不愿意接受。但是不管怎么说,正义的原则是不可以违背的,一个国家的主权、民族的尊严、受害者个人的人权是不可以拿来做交易的。应该说,日本在这方面是丝毫不含糊的。

网友(韩冰爱国者同盟):林晓光,你认为中日能够合作吗?合作的基础是什么?你认为中国人对日本那种天生的不信任感能消除吗?
[林晓光] 国家之间首先是一个是否需要合作的问题,然后才是是否能够合作的问题;而是否具有合作的基础,回答的就是有无合作必要性的问题。在中日之间,如果要避免再次发生战争,就应该进行合作。即使有利益的摩擦和冲突,也需要通过合作来缓解或解决摩擦与冲突,这不是也不应由个人好恶来决定。

网友(小城故事):王选,里面是冈部达味(中日友好21世纪委员会原日方首席)的观点,您怎么看?
(冈部达味:日中之间的所谓历史问题可以分为4种表现形式:个人感性记忆;集体感性记忆;个人理性记忆;集体理性记忆。其中最危险的是第二种表现形式,即集体感性记忆。因为现在的大多数人是在二战后出生的,他们的感性记忆是宣传的产物,这些宣传引发了狭隘的民族主义。现在日中两国的最高领导人大多数也没有战争记忆。我们两国人民首先不应该忘记理性记忆,这样才能真正解决历史问题。)
[王选] 什么是理性记忆,需要有一个定义,不然无法开展讨论。我觉得对中国和日本之间最为重要的是记忆共有。另外,现在在讨论中日关系的时候,好象对情感都是消极的评价,人的情感是很重要的,你能想象一个没有情感的人,日本军队在战争中就因为他们缺乏人的正常的情感,所以就像杀人的机器一样。婚姻对一个人的一生来说很重要,一般来说就是正常的婚姻就是在感情的基础上建立的。所以,人的情感始终是存在的,而且非常重要。根据最新的心理学研究的发现,人有很多是理性的判断,实际上是通过大脑的某一个掌管情感的区域所做出的。受害者的心理和情感应该受到尊重,这是他们受到暴力的伤害所造成的一种后果,应该人道地对待这些受害者和他们的情感,不应该老是简单地去指责他们。

网友(徐二峨):林晓光先生,为了让日本人不那么猖狂,中国应不应当强硬的维护我们的专属经济区包括钓鱼岛?你不觉得我们强硬一点是对日本军国主义复活的警告和遏制吗?如果非要大动干戈时,代价不是更大吗?不知你记不记得英国的张伯伦,他纵容了希特勒,我们一定要纵容小泉吗?
[林晓光] 要是他敢抢,我们当然要保卫,可是他敢吗?

网友(小城故事):王选,里面是小岛朋之(日本庆应义塾大学综合政策学部学部长)的观点,您怎么看?
(小岛朋之:要尽可能地消除相互之间的不信任,尽可能地不对将来的日中关系造成损害,至少有必要在传播近代160年的日中交流史所体现的多面性上做出努力。以1937年至1945年的日中战争为主的日本对华侵略给中国国民带来了苦难,必须承认这个“历史的教训”。但与此同时,也必须了解,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曾经存在着以宫崎滔天为象征的探索日中共栖关系的“历史的可能性”,尽管其结果没有成功,但宫崎滔天为中国的国民革命做出了贡献。而且,日本在1945年以后走上了基于轻武装的和平发展道路,对包括中国在内的东亚的发展做出了贡献,这一“历史的事实”也应该得到传播。)
[王选] 战后以来,日本对战争,至少从他们政府的政策来看有相当的反省。所以,在72年的《中日联合声明》中有了一个日本对战争反省的两国之间的共识。但是《中日联合声明》的缔结并不意味着历史问题的结束。《中日联合声明》所提出的是一个方向和原则,需要两个国家在此基础上具体地去对待和解决历史遗留下来的许多问题。比如说历史调查、受害调查,对战争受害者的补偿等等。消除互相的不信任,尽可能地不对中日关系造成损害,对这种提法,我想中日双方都是没有异议的。问题是怎么样去消除互相的不信任?怎么样才能不对中日关系造成损害?需要我们诚挚地、具体地去对待历史问题。目前的现状是在历史的问题上,中国和日本的各个阶层都存在着持有非常不同见解的人群,这种分歧是非常深刻的,所以我们需要很好地梳理一下,中国跟日本之间在历史问题上到底还有哪些历史遗留问题必须要解决?怎么样解决?我们不可能避开这些问题,或者说跳过这些问题来谈如何发展现在和将来的中日关系。

网友(灭倭名将):我觉得王选合适作中国的外交部长。把时间花在和禽兽的官司上,我觉得是浪费你宝贵的生命。日本人从本质上说就是禽兽,只有驯服没有道理可讲。你的生命很宝贵,你的精神很可嘉。但是都让日本禽兽给浪费了。你如果能放下和禽兽的官司,做一个外交部的官员对于中国会更有实际意义
[林晓光] 外交部长需要了解更多国家的情况,王选精通中日关系,因此更适合做亚洲局的局长,至少是日本处的处长。

网友(春秋剑客):中国现在推行“与邻为善,以邻为伴”的周边外交政策,可日本这个邻居总是做出伤害中国人民感情的事,中国该怎么办?在中日关系问题上,中国是不是太一厢情愿了?
[王选] 对中国来讲,历史问题关系到中国的国家主权和民族尊严,对一个国家来说这是非常根本的问题。所以,中国当然不可能在历史问题上糊涂。但是历史问题不是中日关系的全部。目前,随着中日共同利益的增大,日本会有更多的有识之士对中日间的历史问题作出明智的选择。

网友(五尺之徒):向王老师致敬! 请问,中日之间的哪些事情需要留给我们的下一代解决,哪些是我们现在就该解决的?
[王选] 对于中国人来说,我们当务之急首先要做得不是更多地去讨论,而是尽可能地把当时的历史能够搞清楚,保存下来,传给后人。中国的档案文史还有大量我们没有发掘的资料,中国受害地的田野调查是一个大量、艰苦、细致的工作,需要很多有志者去做。战争结束以后,参与战争的先进国家,不管它是侵略的还是被侵略的,当然更具有能力去把那段历史整理出来,但是被卷入战争的落后国家在这方面的力量当然就很弱。这种情况实际上更需要有力量侵略他国的先进国家具有道义上的自觉性,但是日本目前在历史问题上当然是与此相反的。那么,作为被侵略的落后国家,怎么样才能够克服落后的条件,把被侵略、被掠夺的历史整理出来,这是一个需要这个国家的知识阶层,广义地说具有能力去做这件工作的人所要认真对待的。一个没有历史的民族是一个没有前途的民族。

网友(五尺之徒):林先生,我问几个问题----以下是我06/14 贴在中日论坛的一帖,请过目。有关放弃赔款,日本人户?悦朗如是说!!!(http://bbs.people.com.cn/bbs/ReadFile?whichfile=250737&typeid=18)
[林晓光] 作为一个学者,是否需要积极的把自己的研究成果推介到政府、推介到政策中,是一个个人的选择问题,我个人不觉得需要刻意的为适应某个政策而做学术研究。当然,如果我的研究能够为国民、为政府有所微薄的助益,我会感到欣慰。

网友(zxhm):论领土、论人口都比小日本大数倍,却让日本鬼子蹂躏十数年,怎么说也是所有中国人的耻辱。建议政府通过立法的形式将日本鬼子的铁蹄踏上中国领土的那一日设为国耻日,让我们的子子孙孙永不忘记这一不堪回首的悲惨历史,为了不堪回首的耻辱而发奋图强、励精图治,实力才是与日本对薄公堂的后盾,实力才是找回公平的基础与前提。
[王选] 持强凌弱是不道德的,我还是认为这是日本的耻辱。现在的中国应该更多地把来自日本的有些东西作为挑战,中国应该勇于应战。

网友(趴在南墙根底下晒太阳的老头):请两位嘉宾一起回答----请问两位在平时的工作是否互相帮助、沟通过?
[林晓光] 我和王选一个在中国,一个在日本,实际上并没有通常意义上的平时工作。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同声相应,同气相求,就像我们很多的中国人彼此并不相识,但都积极支持民间对日索赔一样。
[王选] 我们经常沟通。其实我们原告团有很多专家朋友,我个人经常和他们交换意见,他们中有些人有可能也参加我们原告团的活动。中国有一句古话,“与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我常常通过和他们交谈,从他们那里得到了很多知识和智慧。

网友(趴在南墙根底下晒太阳的老头):林嘉宾还有个问题未回答我----首先对您表示感谢。荫凉的地方我就不去了,糊涂已经送了我个清凉马甲。可以确定是我的问题为日本与一战后的德国的比较。
一战后的德国其本土并未遭到如何的破坏,其工业基础、社会结构等还是如战前的。我认为这也是直接导致二战爆发的原因之一。二战后的日本其工业基础也未遭受如何的破坏,社会结构也如战前一样,只不过是由美军对其实行了实际上的占领,才保持住其暂时的平静。
不知道我的看法对不对
[林晓光] 您所说的日本一战后的德国的国内情况确有相似之处,但是日本是否会重新走上战争的道路,还取决于其他很多因素,并不是所有的具有相同物质条件的国家都会选择战争政策的。说到这里,我似乎可以猜到你下面要提什么问题了,不知道我猜的对不对。

网友(冬瓜糊涂):我认为自田中首相后日本国就少有象样的政治家,所以他们不敢正视历史。请问林教授对吗?
[林晓光] 如果你所谓象样的政治家的标准就是田中首相,那么像田中那样的日本政治家确实不多。

网友(趴在南墙根底下晒太阳的老头):希望林晓光嘉宾能经常到网上参加各种访谈,也多多发表自己的文章,省得让马立成之流污染视听。
希望王选嘉宾多多保重身体,您的健康是全中国人民的福气。
网友(中山郭王):希望王选嘉宾多多保重身体,您的健康是全中国人民的福气。

网友(码家撅):王选老师,你好,家乡义乌还有很多的人支持你,我代他们向您问候!!(刚借的账号)
[王选] 我也向家乡人民表示问候,是我们村子里的农民先向日本政府提交联合诉状,然后告诉我,让我在日本寻找和联络到我们村子来调查过的日本人的。后来有了一个机会,我找到了这些日本人,加入了这个有意义的历史性的活动,使我成为大家的王选。

网友(春秋剑客):请林博士谈谈由美国一手操纵的旧金山和约,对中国是否具有法律效力?
[林晓光] 新中国政府没有参加旧金山和会,也没有在旧金山合约上签字。因此,任何一国政府都不必对他没有签字的条约承担什么法律义务。

网友(趴在南墙根底下晒太阳的老头):还有件最重要的事情至王选嘉宾,如果可以,是否能介绍几位二战受害者到中日作访谈?
[梁栋]当然,我们已经谈论过这个问题。

[林晓光] 在今天这个特别的日子里,能够跟广大网友进行交流,我感到很有意义,我之所以不说感到很高兴,是因为在今天这个日子里我很难高兴起来。60年前的历史始终警醒着我们每一个中国人,我只想用一句古诗结束我今天的网上交流,那就是:位卑未敢忘忧国。
[王选] 在今天这个日子里跟网友的交流,是对历史的思考。作为一个中国人,还是有沉重感。希望今后和大家共同努力,把中国建设成一个和平、民主、美好的国家,我希望所有中国人都能过上好日子。中国从历史中应该汲取的教训是永远不称霸,我们愿意与日本人民友好、和平地相处,共同承担对亚洲地区的义务,共同走向未来。

[梁栋]交流时间到,谢谢二位嘉宾,谢谢各位网友。让我们共同牢记今天这个日子!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