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间,中日也有过友好的蜜月时期。有一项调查说对中国有亲切感的日本国民,80年代末高达70%以上,到1996年跌至45%以下;1997年,对中国人没有亲切感的人数第一次超过了有亲切感的人数。

在中国如果同期也有民意调查的话,恐怕也会是这个趋势,只不过反感日本的人更多。

记得在八十年代初,电视刚刚开始进入家庭时,日本剧借国门甫开之际大量涌入(相对当时),风靡一时,造就了不少所谓的哈日族。我们兄弟在少年时代就曾十分迷恋铁臂阿童木,自己家里当时因经济困难,没有电视,结果到了时间就只有一个屋子到另一个屋子满处乱窜,到处找电视。刚开始有电视的人家还欢迎,但时间一长就架不住了,后来要么不开门,要么就直接赶人。为了看铁臂阿童木,可以说我们兄弟幼小的心灵“备受催残”,为伊消得人憔悴却矢志不移,结果经济上十分拮据的父母实在看不过眼,一狠心就到处张罗借钱买了一台电视,总算是解了我们兄弟的馋劲。

以后呢,还有《排球女将》(小鹿纯子魅力惊人),《森林大帝》,《尼尔斯骑鹅旅行记》,《姿三四郎》等等无不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电影就更不用说了,一部《追捕》就风靡大江南北,造就了高仓健铁汉的形象,迷倒无数中国少女;也让无数中国男子汉咬牙切齿,东施效颦,怎么也没人家那个味,中国影坛上的奶油小生们因此受害非浅。

当然随之而来,是日本人口碑不错的形象,在那一代人心中,日本人留下的甚至不乏美好的印象。

我们兄弟认知的第一个现代日本人大概就是铁臂阿童木片前广告的那个非常美丽的少女,当时简直惊为天人。那时还不知道名字,也不晓得如何去追星,现在总算知道了,她就是酒井法子。以至直到现在一看到东芝卡西欧,第一时间反射的仍是那个活泼美丽的少女,有着特殊的亲切感。

其实,优秀的文艺作品和优秀文艺形象是国家最好的形象工程,最好的公关工具,其效益远不是可以用多少多少美元多少多少利润来衡量。美国的国家威力不仅仅是它绝世的武装力量,好莱坞也是不可或缺的软实力!不知道中国的文艺界何时才能挣出不死不活的窘态,出现百花齐放的繁华景象。可惜的是中国有关部门,繁荣文化市场的办法全无,设起禁令禁区来却手段纯熟,天罗地网无处逃遁。没听说过哪个国家能够靠满天飞的封杀令实现文艺复兴,相反只能窒息一个民族的活力与文明。

中国人不是拍不出好片子,记得去年非典期间,央视播放的《走向共和》就非常难得,让人印象很深刻。这么多年了,我们从来没见过哪个国产的片子做得像《走向共和》这么考究,人物刻画如此精细,对国家的前途命运思考如此认真(对错姑且不论,至少创作人员是在努力思考,不把观众当白痴弱智)。可惜得是,粗制滥造的垃圾片子能畅通无阻,真正的优秀作品却难见天日,创作者怎么会有动力对作品精益求精?所谓的主旋律作品无人愿看,能起到什么主旋律作用?


(二)

七、八十年代中日友好是有大背景的,当时中日有着共同的大敌――苏联,事实上就是准盟友的关系。记得当时不知道是美国人还是日本人写了一本军事架空小说“第三次世界大战”,开始就是苏联入侵中国,日本大力援助中国的故事。

当时中日两国政府倒真是从大局出发,不做不利于中日友好的事儿,不说不利于中日友好的话,友谊重于分歧。中国这边,南京大屠杀、毒气、劳工问题、战争赔偿、慰安妇问题等等是都不怎么提的;日本那边也不含糊,那个时候日本国内尚有强大的左翼政党,高举坚持和平宪法,反思侵略历史的大旗,在社会舆论、政界影响力巨大。别说是首相去参拜靖国神社,就是内阁成员去偷偷摸摸参拜一下,也是了不得的事情。不用中国嚷嚷,日本自己国内舆论就是一片哗然,内阁成员基本是参拜一个倒一个。看那时日本学生读的历史教科书,呵呵,简直怀疑就是中宣部替他们写的。

到了九十年代,苏联解体,引起了国际格局的一次大动荡,中俄反敌为友。想想苏联真是牛b呀,面对中、美、日、欧的群殴,力抗数十年不倒,容易吗?(杨逍在光明顶独抗六大门派?)

没有了共同的敌人,中国与美日也由盟友走向战略对手,到目前为止尽管没有升格成敌人,但也快了。当初美国人计算核武平衡时,中国那几件核武器是算在美国一边的。现在可就就要认真算一算北京的核弹头有几枚是对准华盛顿和纽约的,NMD和TMD上那么积极,说是防无赖国家的,鬼才信,哪个无赖国家能够拥有将导弹打到美国本土的能力?

萨达姆才有几枚四、五百公里射程的飞毛腿,就把别人的家给抄了个底朝天。俄罗斯虽然败落不堪,其核武器把美国犁个四、五遍还是不成问题的,NMD是防不住它的,美国人心里清楚的很。有能力把核武器送到美国,数量又不多,跟美国不是一伙的――世界上只有中国了。实际上NMD几乎唯一的防御对象就是中国。等它建好了,估摸着美国也就该对中国张开獠牙了。

亲兄弟分家也要明算帐,况且是两个曾经是世仇的国家。所以南京大屠杀、毒气、劳工问题、战争赔偿、慰安妇问题、钓鱼岛问题也就一个一个浮出水面,一个也不能少。

中国在八十年代一直是怂恿日本找苏联讨要北方四岛,到了九十年代就不吭气了,无他缘由只因国家利益发生了变化。

日本社会也随着国际局势的演变同样有着深刻的变化,前几天日本参议院改选,结果共产党得4席、社民党得2席,均惨不忍睹,说明曾经在日本国内拥有强大势力的左翼政党已经彻底边缘化、泡沫化。媒体鼓噪日本进入两党政治,实际上民主党与自民党有什么不同?找来找去就是对什么年金制度看法不同罢了,本质上仍是自民党对自民党,日本政坛已经根本右倾化,左翼政党已经对右翼势力“去和平化”失去了制约的力量,中日友好的社会基础已经随风消散。


(三)

日本长久以来的梦想就是成为正常国家,在国际上享有与其经济地位相称的政治地位,不再充当美国的高级殖民地。具体地说,一是要有独立的国防,现在日本名义上还没有军队只有自卫队,尽管自卫队的实力已经非常强大了,但毕竟名不正言不顺,使用起来并不能得心应手。而且国内还有大量的外国驻军,近日媒体暴炒被绑架人质曾我瞳的丈夫詹金斯事件,美国人宣称詹金斯是美军逃兵,一进入日本就是美军管辖范围,可以抓人了,日本的主权在美国人眼里近乎摆设。

二是要有独立的外交和独立的经济政策。自从广场协议签订后,日本政府和国民对此有着不一般的痛切认识;三是要有与日本经济规模相称的国际地位,起码要有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位子才称心愿。日本可是交联合国会费第二多的国家,不弄个好位子实在心疼。当然最重要的就是不能再当美国的龟孙子,在国际上要有自己的独立声音。然而要实现上述目标,仅靠自己的力量是不够的,需要其它大国的帮助。

日本大抵可以有两个战略取向选择:一是大陆战略,二是大洋战略。所谓的大陆战略就是重回亚洲,与中国联盟,形成亚洲版的“法德轴心”,并从中取得相应政治经济地位,未来也主要依托中国大陆市场及其它亚洲国家发展经济。

在八十年代中后期,日本曾经十分苦恼与美国的贸易磨擦,亟需要培育新的大市场,中国大陆无疑是个理想的目标。为侵入中国大陆市场,日本是下了大功夫的。八九风波之后,唯一没有采取经济制裁行为的发达国家就是日本,日本天皇也是风波后首个访华的发达国家政要。这些行为在当时可以说是雪中送炭,给当时处在十分困难环境的中国政府以不小的支持和安慰。当然日本多年的努力并没有白费,中国市场也给予了日本巨大的回报。(关于对华经济关系在日本整体对外经济关系中地位的显著上升,可从近期对华贸易在日本外贸总量中比重的迅速提高得到证实。如对华出口占日本出口总额的比重,在1990年只有2.1%,到2000年已提高至6.3%,之后提高速度更快,2003年达到12.2%,2000年后的短短3年中提高了近6个百分点。再如来自中国的进口占日本进口总额的比重,到1995年已达到10.7%,之后进一步提高,2000年达到14.5%,2003年更达19.7%。从2002年起,中国内地开始成为日本第一大进口来源。在出口方面,对华贸易越来越成为日本获取外贸顺差的主要来源。按照中方统计,中日贸易在2001年尚为中方顺差21.6亿美元,2002年即转为中方逆差50.3亿美元,2003年中方逆差更扩大为147.3亿美元。据中国海关最新统计,2004年1月至4月,中国对日逆差已达76.6亿美元,照此下去,2004年中国对日贸易逆差将突破200亿美元。)

日本自从泡沫经济破灭后,经济长期处于衰退状态,日本采取多项改革措施,可是始终不见起色,最终刺激日本市场,恢复经济增长还是依赖于中国市场的快速发展(按照日本官方统计,日本经济从2002年开始步入战后第十四个经济周期的回升过程。促使日本经济走向回升的因素颇多,其中外需、尤其是出口迅速增长发挥了决定性作用,而日本出口的迅速增长又主要是靠对华出口的迅猛增长来带动的。依据日本内阁府估算,2002年度日本实际GDP增长率为1.2%,其中内需仅贡献0.4个百分点,外需则贡献0.8个百分点,外需贡献率达到66.7%。而在主导日本经济走向回升的出口增长中,对华出口的迅猛增长又发挥了绝对主导作用。2002年,美国依然是日本的第一大出口对象国,占当年日本出口总额的28.5%,但由于美国经济复苏乏力,市场需求低迷,日本对美出口不仅未能增长,反而减少了2.6%,结果导致对美出口对日本出口增长的贡献率为负0.8个百分点;中国虽是日本第二大出口对象国,占当年日本出口总额的9.6%,但由于中国经济增长强劲,市场需求旺盛,日本对华出口增长达28.2%,在2002年日本出口总额增长的2.6个百分点中,竟有2.2个百分点是由对华出口增长贡献的,贡献率高达84.6%。若再考虑到日本对香港出口中向中国内地的转口部分,这一贡献率将更加惊人)。

当然同日本的经济合作,对于中国也是有好处的(中国已成为日本企业通过对外直接投资来改善经营环境、提升盈利水平的首选对象。2003年度在日本总体对外直接投资比上年减少9.2%的情况下,对华直接投资却急剧增长了65%,结果使对华直接投资在日本对外直接投资总量中的比重一下子上升了3.9个百分点。)。

中日两国在目前的经济阶段仍具有很强的互补性,如果中日在政治经济上紧密合作,毫无疑问还会有更广阔的发展前途。但中日轴心的形成也有两个难以逾越的障碍。一个是日本自身的问题,由于美国出于冷战的需要,日本没有像德国那样对军国主义份子进行彻底的清算,日本要重新融入亚洲,十分有必要认真清算历史问题,像德国一样作真诚的反省,以弥合邻国的历史伤痕,取信于邻国。

要完成这一任务,在日本国内除非是高举坚持和平宪法,反思侵略历史的大旗的左翼政党执政,显然在目前日本政坛的状态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一向热衷于“脱亚入欧”的日本,如果不能正眼看待曾经贫弱的邻国,不能尊重邻国人民的感情,怎么可能与亚洲邻国和衷共济?毒气问题也好、劳工问题也好、慰安妇问题也好、钓鱼岛问题也好,作为真心朋友都是好商量的,作为战略对手,那就只能掰腕子了。

另一关就是美国。欧洲形成“法德”轴心后已经极大的削弱了美国对欧洲的控制能力,令美国头痛不已;假如在亚洲又形成中日轴心,只能意味着美国被彻底挤出亚洲。这是美国无论如何不愿意看到的局面。中国试图努力在美日间打进楔子,美国其实也在千方百计离间中日关系,钓鱼岛从某种意义讲就是美国精心种的木马。昔年晏子二桃杀三士,今日美国抛出的钓鱼岛就是一个香喷喷的水蜜桃。中日相争,最高兴的就是美国,日强则借中抑日,中强则借日制中,美国从中左右逢源,混水摸鱼,岂不乐哉。


(四)

日本的另一个战略就是大洋战略,既然不能或不想摆脱美国的羁绊,那就努力帮美国人咬人好了,借机争取多得到一些骨头,并在咬人的过程中,伺机挣脱,成为“正常”的国家。

日本借朝鲜发射导弹之机,得以建设TMD,出台有事三法则,签订新的美日安保条约等等,自卫队向军队角色转变迈了一大步,不仅仅局限于自卫了;又借伊拉克战争实现了向海外大规模部署作战部队,突破了和平宪法的限制,下一步修宪已经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帮美国人咬人,再强壮些,咬的范围再广些,美国人是乐于见到的。

然而要彻底实现国防自主,摆脱对美国的依赖,这些还远远不够,日本需要更加有分量的对手,需要更大危机,才有机会和借口在美国人的眼皮底下实现军力的大跃进,突破军备中一系列的禁区和自卫队角色的限制。当然这个角色又只有是中国了,所以当初向美国说不的那伙日本人现在可着劲向中国说不。

近期日本人的动作不少,特别是让中国人感到窝火的就是安大线了,安大线是中俄双方经高层会唔,为扩大经贸和战略伙伴关系精心选择的项目。前期工作已经做了不少,眼看到节骨眼,日本来横插一脚,搞了个安纳线,又是大把撒钞票,又是许下天知道能不能兑现的诺言,到底搅黄了中俄很好的一个合作项目。

实际上安纳线也好、泰纳线也好,工程投资和工程风险要远大于安大线,更重要的能否有足够的储量来保证管路经济输油量是有很大一个问号的。此外,日本还有另一个隐性代价,在北方四岛的问题,日本一直坚持以领土换援助的原则,日钞也曾一度让俄罗斯动心。现在日本与中国争输油管,轻易地就放弃了这个原则,北方四岛肯定是没指望要回来的。因此安大线之争,日本人是典型的损人不利已白开心。真正在后面开心的恐怕是美国人,不用自己出手,既检验了中俄战略伙伴关系的虚实,又打击了中国建立石油战略安全的努力。

实际上在前几年发生过一起非常严重的事件,这就是东海间谍船事件,日本海上保安厅出动25艘巡逻船在东海的公海海域对一艘可疑渔船进行围追堵截,经过“激战”,渔船沉入大海,15名船员全部死亡。此事的严重之处就这次的事发地点位于距日本鹿儿岛县奄美大岛西北约400公里、距中国领海约 260公里处,已越过中日中间线进入了中方专属经济区海域,而且被击沉的船只悬挂中国国旗,使用中国渔船舷号。更值得注意的是,日本自卫队在此次行动中,除了那25艘巡逻船外(已经够夸张了),还出动14架飞机、宙斯盾驱逐舰等负责警戒和情报支援,摆开了一个大场面,这个大场面是摆给谁看的?(当时中国舰队好像还没有能与宙斯盾舰相抗衡的现役大型战舰)当然整个事件众所周知以中国表现难得糊涂,混过去了。

但下次呢?

因此中国要格外警惕日本在东海制造新的“柳条湖”事件。日本的动机有二,一是制造危机效应,为自卫队军队化,越限扩张军备张目。二是甘作马前卒,为美国火中取粟,替美国试探中国的实力,包括最高决策机构的反应能力,打乱中国的战略布局进程。当然日本最终的目的是待羽翼丰满后,再伺机效仿菲律宾挤走美国的基地,以实现“国家正常化。”

中国一心想平平安安、舒舒服服再干二十年,问题是美日不可能坐视。

日本曾经在大陆战略与大洋战略间犹豫过,但美国通过科索沃、阿富汗等战争显示了自己在世界上的控制力量,因此日本最终还是倒向了大洋战略,实力使然。二战前,德国与中国国民政府的关系很铁,说也好笑的是,在抗战初期,给予国民政府帮助最大的是德国政府,而不是后来的盟国。但最终德国还是选择了日本作盟友,因为只有日本才在太平洋上有竞争力。如果德国想打第三次世界大战,现在也许会选择中国。

因此,想让日本回到大陆战略,除非中国展现出令人信服的力量。


(五)

每次想起七七事变,心总是痛的。中国人的记载是67年前的7月7日夜,芦沟桥的日本驻军在未通知中国地方当局的情况下,径自在中国驻军阵地附近举行所谓军事演习,并诡称有一名日军士兵失踪,要求进入北平西南的宛平县城(今芦沟桥镇)搜查,中国守军拒绝了这一无理的要求。在日军无理要求遭到拒绝时,竟向中国驻军开始攻击,中国驻军第29军37师219团奋起还击,进行了顽强的抵抗。日方的记载,当天夜里,一小队日军在芦沟桥举行演习,突然听到一阵枪声,日军部队长清点人数,发现少了一名(事后证实是因为拉肚子掉队),遂向中国军队发起反击。对于一个事件有不同的回忆,这很正常。奇怪的是许多日本学者不承认这场战争是由日本挑起的,理由是日本当时在华北驻军不过5千人,并没做好战争准备。甚至有学者专家煞有介事地论证,是共产党挑起的奇谈怪论。

七七事变对于中国人的真正问题是,为什么一个日军小队长就可以如此随便地决定向中国军队攻击?一个人失踪,可能性很多,尤其是在夜晚,就是按日本人的记载,仅仅是听到了枪声,并不能证明失踪人员是被中国人打死或掳走,完全可以先返回驻地,来日再派使交涉,这是再正常不过了的程序。最起码也应该把先把情况调查清楚再处置,可是日军指挥官的第一反应就是攻击,一个小队,也不管中国驻军有多少,完全视中国军队如无物。

这就不能不说起918事变,19万东北军对2万关东军,竟然不战而走。而仅仅七八年的光景,日本已经将东北经营成可养百万军队的前进基地,极大增强了日本的实力。中国既失人口又失地利,此涨彼消,工业能力更是天差地别,危害于兹为甚,中国虽大,也禁不起这样的蚕食啊。如果日本人在918遇到了中国军队的坚决抵抗,在芦沟桥的日本人还会那样张狂吗?

918的结局是让日军上上下下弥漫着一击亡华论,芦沟桥的日军大概在想和“918”一样,中国军队一轰即散,不妨再现大日本皇军的神威,只是不同的是这回中国人抵抗了,而这种抵抗最终把日本拖入了不归路。中国不是靠妥协,而是靠抵抗挽救了自己。

现在中国有人主张对日新思维,既然阻止不了日本成正常化国家,不如助一臂之力,以赢得友谊。问题是我们能有什么礼物送给人家,人家才会感激我们?联合国的位子,我们给不了,大家都支持,多你一个不多,要感激的国家多着呢,再大的恩情也显不出来;靖国神社问题上如果让步,算是尊重别人的国民感情,但下次我国领导人去访问,被要求到靖国神社献花圈(在日本看来是很正常的国家礼仪),怎么处置?谁又来尊重我们的国民感情?

再说让步我们又能让到那里去呢?钓鱼岛之争我们就是让步了,人家也只会感激美国,因为钓鱼岛毕竟是美国交到日本手中的;台湾,被日本人看作自己的生命线,我们又让得起这个步么?

对日新思维者指望通过单方面的让步来赢得日本的友谊,问题是我们能让到何种地步,才能得到日本的欢心?结果必然就像相信希特勒信誓旦旦地说“苏台曼是最后的领土要求”一样可笑。日本成为正常化国家的核心其实是美国愿不愿意松缰绳的问题,而不是我们让不让步的问题。对日新思维最糟糕的莫过于日本右翼分子会因此认为我们“欺软怕硬”,进而得寸进尺,大涨日本军国主义者的气焰,灭自家的威风。

当然,中日友好还是要讲的,在日本侵华晦暗的日子里,我们都能争取到日本朋友为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贡献自己的力量,甚至生命,何况现在?王选在日本打官司,就有不少真心的日本朋友在帮助她。只要日本还有一位友好人士,我们都应该伸出友谊的手,但我们的友谊只是与朋友发展的,绝不是与石原慎太郎之流讲的。

樱花是美丽的,不妨踏雨而赏;军刀则是凶残的,迎接它的只能是猎枪。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