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说明:远处为宛平城西城楼 近景为宛平城内闲置建筑

    明年,是震惊中外的“卢沟桥事变”70周年。发生在1937年7月7日的“卢沟桥事变”有双层含义:其一,是以此日期为界,日本开始发动了全面的侵华战争。其二,是中华民族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团结一致爆发了长达8年全面的抗日战争。事隔70年,中国和日本国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但是,正如一句老话所说:“前世不忘?后世之师”;中国和日本国一样,都应该回顾、纪念和反思这一历史事件。

    “卢沟桥事变”中国一方的主角是29军官兵。1937年,在中华民族危亡之时,29军官兵所表现出来的英勇顽强和献身精神是可歌可泣、名传千古的。可是,事隔70年,在中国的土地上仍然没有一座纪念29军在抗日战争中所做贡献的博物馆、纪念碑,实在是可惜。笔者深思数年,在此提出“关于在卢沟桥宛平城建立29军驿站的设想”,供各界学者、有识之士、商界精英和29军子弟商榷。

    “驿站”一词,在商务印书馆出版的《现代汉语词典》上是这样解释:“古代供传递政府文书的人中途更换马匹或休息、住宿的地方。”中国目前使用“驿站”的“驿”字在中国各地地名中仍然被使用着,比方:云南保山地区的“云南驿”,在四川省的“龙泉驿”,在湖南省内的“郑家驿”等等。我“关于在卢沟桥宛平城建立29军驿站的设想”,也是源于这种想法。29军的“驿站”,就应该建立在卢沟桥宛平城内。

    其实,800年来,宛平城内也有不少店铺一直作为驿站在中国古代使用着。相传,过去的人们拉着骆驼、马车等从地方进京穿过卢沟桥就在宛平城休息。晚上,宛平城关上城门,有不少脚夫、商人就在卢沟桥头席地而卧。由于卢沟桥晚间风景秀丽,月亮映照在卢沟桥下的永定河水中,才有了“卢沟晓月”的美谈。而卢沟桥的多重含义也由此而生,其一,是古代建筑的美,其二,在“卢沟桥事变”中,中国的29军曾经在此抵抗日寇。其三,她不但自古以来是人们“歇脚“的“驿站”,而且,是人类社会战争历史的“驿站”。这个“驿站”在战争历史上有特殊的意义:日本全面侵华战争的开始。同时,爆发中华民族的全面抗战。

    经过我的详细调查,在去年,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的日子里,位于卢沟桥畔的宛平城内进行了“脱胎换骨”的大改造。目前,宛平城内,“亲历、目睹”1937年“卢沟桥事变”的老人已经寥寥无几,宛平城内的老房子更是难觅踪迹。我数了数,宛平城内的新房子有37间、套闲置,且全部为四合院式的老建筑。不知何故,招商引资的大广告悬挂于新房屋檐之下,就是没有见到什么大的起色。如果具体实施“在卢沟桥宛平城建立29军驿站”的设想,可以使宛平城内增添历史、政治、文化、商业、人文等众多色彩和生机。笔者提出建立“29军驿站”的设想有如下理由:

    一, 主题立意鲜明。

    在卢沟桥宛平城建立29军驿站,无非是以“纪念29军官兵在抗日战争中的表现”为主题,弘扬爱国主义和团结抗战的精神。我考虑,“29军驿站”既不是纯粹意义上博物馆,也不是宾馆、招待所、茶馆、大车店、歇脚的地方、唱戏的地方、开新闻发布会、民众讨论中日关系沙龙、会客的地方,而是在市场经济的条件下,兼而有之的场所;是应对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所补充的文化、商业场所。

    位于卢沟桥宛平城内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内部陈设所表现的,是向观众介绍从1931年到1945年抗日战争宏大场面的战争博物馆。而单独详细介绍“卢沟桥事变”及在卢沟桥事变中,中国29军所起重要作用的博物馆还没有,“29军驿站”可以填补这项空白。

    如果有“29军驿站”,那么,希望了解抗日战争的人们不但可以浏览800年的卢沟桥,还可以参观抗日战争纪念馆,观看抗战雕塑园。“29军驿站”不但是了解战争历史的场所,也是休息、喝茶、吃饭、住宿、采购、看图书等等轻松的人文文化场所。

    二, 市场前景看好。

    在卢沟桥宛平城建立29军驿站市场前景光明。首先是宛平城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其次,是卢沟桥宛平城在中日关系史上是刻骨铭心的战争爆发地。在地理位置上看,从北京的首都机场、西郊机场和南苑机场驱车赴卢沟桥宛平城的路程都在一小时之内。从北京火车站、北京西站到卢沟桥宛平城因为有高速路,时间更会缩短。宛平城内的“29军驿站”因为都在四合院内,住宿条件如果便宜的话,较之高楼大厦的宾馆会有更大的吸引力和竞争力。仅此2008年奥运会一条客源,就可让投资方收回成本。对打着“29军驿站”招牌的招商引资行动,更会引来潜在的巨大商业机会。

    三, 审查立项可行。

    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的大会上,胡主席说:“抗日战争是中华民族抵御外辱、团结抗战走向胜利的战争。”在卢沟桥宛平城内建立的“29军驿站”,无非是弘扬中华民族“抵御外辱、团结抗战”的历史史实的场所。
四,政治意义多重。

    在“29军驿站”中,不但可以吃饭、休息、住宿、喝茶、采购、看戏、看电影、查抗日战争的所有资料还可以看到29军的历史。29军的沿革是从西北军来的,在抗日战争中29军虽然被改编,但是仍然是最坚决抗战的中国军队之一。在解放战争中,从29军的部队分化出的77军等先后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对中国人民的独立和解放做出巨大的贡献。

    另外,“29军人物”也是中国近代史上辉煌的一页。在纪念“卢沟桥事变”70周年的日子里,纪念29军在抗日战争中特殊的地位极其贡献,其政治意义深厚。

    任何人文文化都随着政治的革新和社会的进步而演变,惟独不变的是800年的卢沟桥和中华民族自强不息、生生不止中华民族文化、民族精神。

    五,经费筹措有道。

    已往,1,卢沟桥、2,抗战馆和3,抗战雕塑园都是单一参观单位,友人相聚、朋客相邀只可当街而站、边谈边行,有了“29军驿站”情况可以大大改观。

    目前,“驿站”的房子已经盖好了,简单地说,里面挂上照片就可以营业。

    我采访过原29军宋哲元将军外孙,原26军孙连仲将军的孙子,曾经当过美国海军陆战队中尉的孙大宇先生。因为很赏识我曾经写过一本叫《我认识的鬼子兵》的书,孙先生送我1945年孙连仲将军在北京故宫太合殿前接受日军投降的照片,我发表在香港版《我认识的鬼子兵》一书中。孙大宇先生在北京开了5家《星期五》餐厅。《Friday》在北京应该是最“火”的餐厅之一,其买卖的兴隆真是难于言表。

    孙大宇先生不但生意兴隆,而且,关心抗战的历史。我在台儿庄抗战纪念馆见到该馆保留孙连仲将军在指挥台儿庄战役时使用过的桌子、床等物件后,就想办法转告孙大宇家属。没有想到,他们还真去台儿庄抗战纪念馆去参观了孙将军使用过的遗物。

    但是,到目前为止,他的经营与“纪念卢沟桥事变中的29军”无关。可惜。

    当年29军的吉兴文团长的儿子吉名利先生在台湾当武术教官,他曾经给我打过几次电话,是个热心的人。当年29军金振中营长的儿子金天愚是我的老朋友,他说如果在卢沟桥宛平城内建“29军驿站”他马上就把在河南的家卖了加盟。

    以上,我所说的经费筹措只是一部分思路,它所表现的只是29军亲属的思想和愿望。只要可行,相信会有更多的商人投资。

    六,有识之士参与。

    “29军驿站”里面展品应该全部来自于民间。这些展品分成“照片及文字说明”部分;和“侵华日军物资”及“29军遗物”等部分组成。中国民间收藏是惊人的,侵华日军使用过的军用品除去飞机、大炮、坦克、三八枪之外,军装、钢盔、刺刀、军刀、肩章、绑腿、奖章、饭盒、腰带、书信、烟具、防毒面具等等、等等无所不有。这些东西与其在“民间收藏者”家里放着,不如由“29军驿站”代为保管和展出,岂不是皆大欢喜?

    “29军驿站”在历史上的作用说明,最为主要的监制任务,还应该由抗日战争纪念馆的研究人员担当和完成。

    七,参加卢沟桥事变的抗战老兵剪彩。

    明年是“卢沟桥事变”70周年,参加过“卢沟桥事变”的29军老兵已经寥寥无几。如果能请70年前参加过“卢沟桥事变”的29军老兵光临,参加“29军驿站”的落成仪式,而为“29军驿站”建成光临剪彩的话,其政治意义、历史意义、人文文化及社会意义的深远非同一般。

    如今健在的29军老兵,我大部分采访过,他们是:

    87岁,在四川省重庆市的张可宗先生。

    92岁,在河北省邯郸市的韩立才先生。

    91岁,在辽宁省锦州市的王世疆先生。

    87岁,在北京市朝阳区的马步先先生。

    92岁,在天津市武清县的冯义田先生。

    92岁,在天津市河西区的孙敬生先生。

    90岁,在山东省青岛市的谢经远先生。

    89岁,在河南省项城县的崔金品先生。

    八,29军人物的塑像和生平。

    我带很多日本友人去过卢沟桥和抗日战争纪念馆参观,每当我问及:“是否去宛平城南边的抗战雕塑园参观?”时,日本朋友都说:“不。”问其原委,他们都回答:“那里是艺术。”??言外之意是:“在战争发生地,应该看实物展览”。

    其实,日本国内有大量关于“卢沟桥事变”的历史资料和照片。我国台湾省对于“卢沟桥事变”的记载更是详细。台湾省内有《一寸山河一寸血》的抗日战争电影资料片,其中,关于“卢沟桥事变”的资料片长达92分钟。如果,宛平城“29军驿站”筹备小组协调三方学者协同筹集70年前的历史资料;并且,共同展出的话,这对于我们人类社会研究战争历史,展望和平的未来,会有积极的意义。

    笔者以为,在卢沟桥宛平城内建“29军驿站”时,倒是有必要在介绍29军人物时,同时,也雕塑29军人物的雕像。比方:

    宋哲元(1885年-1940年)字明轩山东乐陵县人。 

    1908年开始长达33年的戎马生涯。1925至1933年先后任热河省都统,西路、北路军总司令,陕西省政府主席,察哈尔省政府主席。1935年后,宋哲元曾任平津卫戍司令兼北平市长、冀察政务委员会委员长。1940年,病逝于四川绵阳。 

    赵登禹(1898年-1937年)字舜臣山东菏泽人 

    1914年加入冯玉祥的部队,后任冯的随身护兵。1933年任第29军第37师第109旅旅长,后任第132师师长。1937年7月28日,在奉命向北平撤退途中,遭致日军伏击,壮烈殉国,牺牲时年仅39岁。 

    佟麟阁(1892年-1937年)又名捷三河北高阳人 

    1928年起任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第35军军长、第29军副军长。1933年率部取得喜峰口大捷。同年5月参加察哈尔抗日同盟军,任第一军军长兼代理察哈尔省主席。1937年7月在北平大战中身负重伤壮烈殉国。 

    九,位于宛平城内“29军驿站”甚至可以向日本商社招商引资

    我在抗日战争纪念馆工作时,亲眼目睹无数日本学生、日本游客在抗日战争纪念馆和卢沟桥参观,游览。我非常熟悉日本人的思想,他们看“卢沟桥事变”主要是从历史的角度看70前发生过的战争。很多的地方由于没有人讲解,所以,他们只是走马观花。只要是有相关的日资机构、商社参与,日本游客会更希望详细了解70年前的战争资料。中国的15年抗战毙、伤、俘虏日军154万人,我想,这些数字对热爱和平的日本国民也可以起到警示作用。我相信,只要允许,会有日中友好的团体担当这一工作。大家也许不知道,在我们这个星球上,中国和日本国之间的友好团体是最多的;几乎所有日本的所有都、道、府、县都和中国相关机构建立友好机构。英、美、德、法、俄、意大利、新西兰、澳大利亚、芬兰、比利时、埃及等国家,在建立的友好团体的数量上,都远远没有超过日本国的。抗日战争纪念馆虽然是在“战争发生地”的“战争博物馆”,但是,抗日战争纪念馆又是介绍“抗战全貌”的博物馆。而“29军驿站”是纯粹民间的团体和机构,这样,对日本商社的招商引资就合情合理了。

    据《环球时报》3月24日报道,日本友协全国本部理事西园寺一晃{其父即西园寺公一}在接受该报记者专访时指出,要争取对华态度中立的日本人。
西园寺一晃认为,每年有400万日本人去中国,这个数目要远远大于从事日中友好的人数。他们去了中国,对中国有了准确了解后,日中民间交流就能再次汇成一条大河。日本历史上从未有过如此频繁的民间人士到中国去的热潮。如果到了中国就能对中国产生好感,即使他们不参加友好运动,也能理解中国,这将是日中民间外交的一个支持力量。

    我感觉“29军驿站”内日本商社最主要的目的,应该是起到“桥梁”的作用。在国与国之间发生过全面战争的发源地,回顾历史;“中国人在想什么?”“日本人在想什么?”现在,正是没有这座用于沟通的“桥梁”存在。
十,“29军酒吧”应该是京城最“火”的酒吧。

    位于宛平城内的“29军驿站”内应设立“29军酒吧”。估计,“29军酒吧”应该是能成为京城最“火”的酒吧之一。原因何在呢?就在于宛平城在交通方面的便利。宛平城西面紧邻五环路,东面紧依靠京石高速的出口,从三环六里桥到卢沟桥宛平城仅需要15分钟。

    目前,北京市区所有的酒吧都面临“停车难”的问题,只有宛平城例外。现在宛平城内的夜晚如同未开垦的处女地一样;是一片萧条。一到22:00,竟然满街难见一个人。

    “29军酒吧”的男、女服务员如果身穿当年29军军装服务的话,为“29军酒吧”宣传的服务费就可以省下来了;电视台、报社、杂志社的记者们自然会蜂拥而至,不请自到。

    几年前,我在云南保山采访“滇西抗战”遗址,看到当地人开了一家“史迪威酒吧”。这个聪明的商人不但给自己的酒吧取了云南人喜欢的“史迪威公路”近似的名字,还把美国“飞虎队”的照片贴的满墙都是。至于美军的军装、军用品也都挂在墙上伸手可触。这间酒吧后来不但在保山地区门庭若市,在昆明也小有名气了。很多去云南的美国游客都争相传诵,还专门起程去这家酒吧坐坐。由于 “史迪威酒吧” 的杨老板和我是朋友,回到北京后,我还专门采购了“星条旗永不落”的CD邮寄去。

    中国作家协会 作家  方 军  2006年4月13日星期四

  (作者提示:文章仅供人民网使用,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人民网日本版   2006年6月1日

照片说明:宛平城内招商引资的大条幅
照片说明:1937年卢沟桥事变时29军将领们的合影
照片说明:卢沟桥事变侵华日军中的两名指挥官
照片说明:1939年卢沟桥事变后侵华日军通过卢沟桥的场面
照片说明:2006年5月3日,29军219团参谋长之子孙一江先生{右二},219团3营金振中之子金天愚先生{右三},本文作者为{右一}在宛平城西门内的合影。“七?七事变”时,左第一间为219团3营营部,第二间为219团团部,众人身后的房间当时是医疗包扎所。宛平城如果建立29军驿站的话,这些当年的遗迹都可恢复,供游人参观。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