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桂珍说明】郭桂琴是我母亲,1952年(农历壬辰年),她只有46岁,4月5号清明节时,在辽宁省北票市(县)黑城子区(二区)四万贯村,回忆抗日丈夫齐孝祥牺牲情况,记录人是原北票县妇联干部王同志记录整理,我母亲过世前包好交给她的大女儿保留,大女儿过世前将小包交给大的外孙女保留,她就放起来。因大外孙女从东北迁到广东居住,回东北时翻出来,带到上海问我有用否?我?后重新整理成文。时间,内容未变动。主要变动是加了标题,修改了东北辽西当地的土话及繁体字。

    我叫郭桂琴,是齐孝祥妻子,从我嫁到齐孝祥家时,他家就很穷了,他家祖籍是文人家庭,齐孝祥兄弟七个和睦相处,个个都特别孝敬父母,尊长爱幼。我公公齐炳方有文化,人们都称他乡村秀才。从齐孝祥这一代起,兄弟七个都没有上学读过书,他大哥齐文焕从小就过继给齐孝祥的大伯父做儿子,人长的和齐孝祥一样,高个子大眼睛双眼皮白皮肤、眉清目秀,聪明、待人处事彬彬有礼。其他兄弟几个和他们一样,白天干活,晚上和冬天农闲时就跟他父亲读书,学打算盘算账。我们从结婚开始,齐孝祥就和他几个哥哥在外面给有地有钱人家打长短工赚钱养家糊口。到我生第二个孩子之前,齐孝祥就在板达营子陆八东家店里做管账先生了,因此,人们都叫齐孝祥是“门里先生”,因此他有名有字(仰子)有号(门里先生),也就是说没有进过学堂,就可以做读书人的活。

    弃文从戎参加抗日

  1931年12月12日我生第三个孩子,也就是大女儿时,齐孝祥从住的地方回来说是看我,从此他就再没去住的地方处赚钱。整天和他年龄大小不等的青年人一起秘密商量啥事儿似的,有时还对老父亲和家人说:“小日本鬼子侵略我们东三省,烧杀略抢、无恶不作,现在是‘国难当头,匹夫有责’,中华儿女宁肯站着死,也不愿跪着生….”等一些话。

  1933年11月,蓝天林在大甲营子,成立抗日反满救国军,他就动员十几个热血青年到大甲营子参加蓝天林的抗日救国军打小鬼子。

  1934年6月抗日救国军就扩大到近4000余人,当时老百姓人人都恨透了小鬼子和伪满洲国,对蓝天林这支抗日救国军队伍,特别支持、爱戴和欢迎,蓝天林自己虽说穷且没文化,可是他信用一大批有文化的弟兄,来给军队制定军事纪律,搞宣传,搞侦查….谁要违反纪律就严加处罚,不守军纪的经教育不改都处理掉。

  1934年7月,蓝天林司令调集全部兵力,攻打黑城子王爷府沁布多尔济小王爷,当时四面包围,打到第二天黎明,把外围攻破,内城还没有攻破。据齐孝祥讲,北票日伪头目火速派兵增援,企图里外夹攻,一举消灭救国军,蓝天林司令接到此情报,分析战况,下令撤军。

  1935年6月,又按蓝天林司令军事部署,发动对内蒙奈曼旗的大袭击,听齐孝祥讲:这次打死打伤日伪军几十人,他还说活捉了日本署官佐佐木林三等,因为老百姓痛恨烧杀抢掠的坏蛋,为老百姓出气报仇,最后全部处死。

  1935年8月伪军40团,高副团长(外号高二绝户),为打蓝天林的抗日救国军,率200多人的骑兵队,从蒙古营子到老鹤子山,齐孝祥他们早已侦查清楚,被早已埋伏好的抗日救国军团团包围,打得敌人丢盔弃甲,狼狈不堪,经过三四个时辰的激烈战斗,打死打伤和俘虏敌人150多名,抗日救国军还缴获战马100多匹,长短枪100多支,轻重机枪各两挺,迫击炮一门还有弹药好多发,大大激发了抗日救国军弟兄们打小鬼子的战斗士气。

  蓝司令没有给日伪军喘息的机会,紧接着又派齐孝祥等人秘密来到离北票县城2华里左右的黄杖子,齐孝祥通过他家住黄杖子的亲表兄弟们仗着给鬼子到据点送菜的便利,探听到城内日伪敌人的武器装备、人数等实际情况。蓝司令获此情报又率领抗日救国军进攻北票县城,听齐孝祥说,很快就打进县城,展开巷战,打得日伪军官兵焦头烂额,到处躲,到处窜,救国军处处取胜,小鬼子慌了手脚,急忙向锦县、朝阳等地呼救,惊动了沈阳日军司令部,沈阳立即下令调动日伪军支援北票。等日伪援军到达北票,蓝司令获得齐孝祥等人的侦查情报,率抗日救国军弟兄们早已撤军,向建平、内蒙古北部方向转移了。

  1935年以来,抗日救国军对日伪敌人作战,真是连战连捷,每次都给日伪敌人以沉重打击,使日本帝国主义受到了很大的震惊。当时小鬼子就把:东边黑龙江有杨靖宇,吉林有赵尚志,热河有蓝天林。作为日伪敌人斩草除根工作的重点了。

    疯 狂 围 剿

  1935年10月,日寇组织“秋季攻势大讨伐”,对蓝司令的抗日救国军进行斩草除根,事先做了严密组织,集中了六个县伪军,由日军装备精锐部队主攻,对退入大黑山地区蓝司令领导的抗日救国军发动大规模进攻和围剿。(大黑山地势险要,易攻易隐)日伪军目的想让蓝司令抗日救国军没有立足之地,彻底斩尽杀绝。这一次还动用100多辆架有山炮和重机枪的军用汽车,还出动三架轰炸机,盘旋在大黑山各山头上空,发现救国军阵地或踪影,就疯狂地进行投掷炸弹和机枪扫射,齐孝祥讲:救国军弟兄们首次遭到巨大损伤,但是弟兄们发扬抗日救国不怕死的革命大无畏精神,仍沉着回击日伪敌人的进攻,真是一个人顶10个人用,一直打到快半夜,伤亡太惨重了,蓝司令下令各山头弟兄:零点从大黑山东山口突围。突围后向大乌兰方向靠拢,最后终于突破日伪敌人的包围圈,让敌人企图从大黑山对蓝司令领导的抗日救国军一举歼灭的目的遭到破产。齐孝祥后来讲,蓝司令的抗日救国军突围后,顺着老寨川到达祥顺号地区,集合愿意继续跟随蓝司令抗日救国打鬼子的坚定救国军弟兄200多人,蓝司令率领弟兄们星夜兼程,三天后队伍到达去清河门地区,蓝司令又派齐孝祥等人化妆侦查,得知敌人已经在广宁山附近要道口做好拦截抗日救国军的部署。蓝司令针对当时救国军的实力和敌情,决定立即召开领导人临时会议,商讨战略对策。当即有人提出到外蒙、苏边界打游击,他们是社会主义国家,反对日本侵略中国,会支持我们救国军……听齐孝祥后来说,当时苦于一时半会找不到会蒙、苏话的人(翻译),蓝司令最后决定向乌珠穆沁地区进发,到了下洼经过王爷庙进入大沙漠,到达开鲁镇,按照敌人反方向继续向东南拼杀出一条路,再出其不意直奔大黑山。一个原因是大黑山地势险要,易攻易隐,还有一个原因是要总结战斗经验教训,研究战争对策,重新扩充实力。再一个原因是大黑山老百姓已了解抗日救国军,有了后方支援,同时靠热河、内蒙与上级和兄弟部队容易取得联系,跟日伪军打游击战争,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撤。这时已经是11月底了,北方天气很冷了。

    化 整 为 零

  1936年初,听齐孝祥说:蓝司令接到上级指示,要抗日救国军在大黑山“化整为零”活动,对日伪敌人进行隐蔽斗争,能打就打,打不赢就撤,保存和壮大实力。我当时问齐孝祥,你说的上级指示是指谁呀?他顿了一下没有正面回答我。蓝司令带领200多名坚定骨干弟兄们神秘活动在大黑山地区,重新扩军壮大实力,并向大黑山群众宣传说:小鬼子早晚被打垮,小王爷沁布多尔济圈养的伪军汉奸特务是兔子尾巴长不了,蓝司令和弟兄们充满战胜敌人的信心。有时和小股伪军交战按上级指示,能打就打,打不赢就撤。

  1936年春节一过,蓝司令就派齐孝祥等人从大黑山秘密回到家乡,探听黑城子王爷府日伪敌人活动情况,齐孝祥回到大黑山后,结果我怀孕了。上半年至十月份黑城子王爷府、娄家沟日伪敌人活动不多,还算比较太平无事,老百姓把地种上,到了秋天还能收回家,这年秋天下雪早,天冷的也早,蓝司令又派齐孝祥等人突然从大黑山回到家,多方面探听黑城子王爷府、娄家沟、北票县城日伪活动情况如何,听齐孝祥说,可能蓝司令想寻找时机端掉日伪敌人老窝,此时我怀孕到快要临产,他还是第一次回家,到晚上我提心吊胆地告诉齐孝祥,自从三月初你走后,黑城子王爷府有个姓高的,是小王爷的亲信兼翻译官,放出风儿说:“皇军各据点都加强了军事力量……”并扬言要配合“皇军”一起消灭掉突围的抗日反满救国军,一定要斩草除根。小王爷还悬赏捉拿住蓝天林赏1000块现大洋,捉拿住下面成员赏500块现大洋,还到处张贴布告,看来敌人恨透了抗日救国军了。齐孝祥听了我唠叨的一番话没有吭声,看上去好像他已经知道这一情况了,住了三天,每天都忙到很晚才回来,第四天一早就有人来给齐孝祥报信儿说:要赶快离开家回大黑山,娄家沟日伪敌人又要有行动,大肆搜捕抗日救国军成员。我看得出齐孝祥侦查敌情是有个情报网的,他得此消息嘱咐我说:“从春节过后,我离开家直至今天才回来,我做丈夫的一点也没关心过你,现在情况特殊,你有孕在身快要生产,我也不能在你身边照顾,家里上有老下有小,你的负担太重,我心里明白,你就自己多保重吧……”此时齐孝祥看我流眼泪他的眼圈已经湿润发红,我一边流着眼泪一遍嘱咐他说:“你走吧,春节过后回来时,各处敌人活动不多,还算比较太平,现在日伪敌人又开始活动紧了,你小心点就行了。”又过十几天我生下最小的女儿,比她的姐姐小七岁(就是现在读书的取名叫齐桂珍),她很苦没有看到过父亲是啥样子,常问我和哥哥姐姐爸爸长的啥样。我生下小女儿十几天后的一天晚上有人来送信儿说:“娄家沟的日伪敌人又要来我们村庄上大搜捕抗日救国军成员….”实际上就是来搜捕齐孝祥,当时“坐月子”还没满月的我,听到此消息后,知道敌人要烧光杀光抢光的恶行感到恐怖,就立刻决定躲一下才好,我抱着刚生下十几天的小女儿,叫两个儿子和大女儿搀扶着80多岁的公公就要出门躲藏,可是老人又执意不肯走,嘱咐我带着四个孩子快点逃命去吧!无奈我只好带着四个孩子跑到下四万贯村,我娘家姑奶奶家住了十几天,听风声已过,我带着四个孩子又回到自己家。这时公公对我说“日伪敌人来了到处乱翻乱捅,看我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有气无力的躺在炕上一动不动,对我乱哇啦一阵就走了……”公公这几天全靠邻居和一个表姐偷着照料,全家人总算是躲过一劫。这样往返一折腾小女儿已经满月了。到开春还算太平,老百姓种上地一直到八月初敌人都没啥大活动。1937年8月上旬,蓝司令只身一人带短枪化装从大黑山回到家乡,有人来报信儿说,齐孝祥他们在大黑山还算可以,这时我的心才算稍微平静一点。可是不幸的是没有几天功夫,特务汉奸知道蓝天林司令回来的消息,告密伪满军把蓝天林司令包围在南平安地,经过激战,寡不敌众,据说蓝司令身中数枪被敌人杀害,牺牲了。从此我天天不敢睡觉,特别是一到晚上,村庄里面狗一叫,我更不敢睡觉,时刻在想着齐孝祥可不要再出事,我的心天天就七上八下好像吊起来一样活着……

    父女生死离别

  哎!斗转星移,一晃到1937年11月,蓝司令已经牺牲快三个月了,我小女儿也已经学会走路并会咿呀学语叫妈妈爸爸了。一天晚上齐孝祥又秘密从大黑山回到家,我小女儿从出生到一岁多,还是第一次见到他父亲,可能是因为父女血缘亲情的缘故,她一点也不认生,还连走带爬到她父亲跟前,父女真情感表现出来,此时,她父亲高兴地举起小女儿,亲吻她,并问她怕不怕,还不停地教他喊爸爸,因小女儿当时还小其他话还不会说,只会喊爸爸妈妈,这是父女第一次见面,也是最后的骨肉离别,她不知父亲长的啥样…..等到我小女儿逐渐长大,我一有空闲时就把她父亲何时参加抗日救国军、何时被俘、何时在娄家沟被小鬼子用铡刀第一个先杀害等全部细节说给她听。平时她堂房叔叔伯伯和她哥哥姐姐也常将给她听,叫她铭记这桩民族仇恨,我告诉她,你自己头右上角一块小疤是小鬼子佐藤队长用枪托搡妈妈,我抱你一躲,枪托还是划破你的头,小孩儿骨皮稚嫩,很快长好留下了一块小疤……

    蓝司令壮烈牺牲

  齐孝祥和弟兄们等1937年8月初蓝司令只身一人回家乡,没有按期归队,预料已经出事,不久齐孝祥他们在大黑山接到消息,得知蓝司令已经壮烈牺牲。这时大黑山的弟兄们得到噩耗万分悲痛,决定又派齐孝祥等人回家乡探听??蓝司令是何人告密,何人杀害。当他探听到蓝司令被杀的全过程,在家住的两个晚上,每天晚上就把蓝司令带领弟兄们在大黑山一仗的经历讲给我听:我们这些救国军弟兄们,为了挽救中华民族危亡,不做亡国奴,打鬼子一个顶十个用,个个勇敢杀敌,可是小鬼子武器装备到底比抗日救国军强多了。在大黑山一仗,要不是小鬼子动用轰炸机和架有山炮及重机关枪的军用汽车,弟兄们不至于伤亡这么惨重。当时轰炸机在上空盘旋,发现救国军踪影就乱扫乱射、轰炸幸亏是当时傍晚。齐孝祥说:“蓝司令在那种情况下分析了战况,下令各山头弟兄们“零点从东山口突围”后向大乌兰方向靠拢,最后终于冲破小鬼子的包围圈,使敌人在大黑山在大黑山对救国军一举歼灭的企图遭到破产。我们顺着老寨川到达祥顺号地区,集合愿意继续跟随蓝司令抗日救国打鬼子的坚定骨干弟兄们200余人,蓝司令率领这两百余名弟兄,星夜兼程,三天后到达清河门地区,派我们几个人侦查得知小鬼子在广宁山要道口,已做好拦截救国军的部署。” 齐孝祥讲:“蓝司令马上召开临时会议,商量研究战斗对策。最后决定:一个是到中苏蒙边境打游击…当时苦于一时难以找到会说蒙苏话的人(翻译)。另一个决定出其不意地重返大黑山,因大黑山地势险要,易攻易隐,再有大黑山地区百姓了解抗日救国军,有后方支援,而且靠近热河、内蒙,容易与上级取得联系…”当时我又反问他这个上级是何人?齐孝祥不肯讲,他只是说:“现在国难当头,民族危亡之时,我们抗日救国军战士要有为国捐躯的思想准备,好男儿要为国献身”。此事直至齐孝祥等人从大黑山被俘,小鬼子用军用汽车,车上是全副武装的鬼子兵端着冲锋枪,对被俘救国军战士虎视眈眈,前呼后拥特别恐怖,从大黑山一路,押解到娄家沟伪警察所关押,开始十一战士关押在一间屋子里,听齐文焕说:三天后就把齐孝祥单独关押,派全副武装的鬼子兵二十四小时看守,每天除送饭人能进牢房,其他人一概不准接近齐孝祥牢房。十一个救国军战士在关押期间,每次第一个审讯的就是齐孝祥,第一个被用酷刑的也是齐孝祥,光是“活阎王”佐藤队长就亲自审讯齐孝祥多达数次,在得不到任何口供的情况下,佐藤还亲自从北票请来官职比他大的鬼子头目来娄家沟伪警察所审讯齐孝祥,有一次派做义务工烧饭的大师傅齐文借口取替换衣服回家对我说:“弟妹呀!你可要有心理准备,鬼子把孝祥当成重要的抗日反满政治犯,不仅单独关押而且每次都是第一个审讯,第一个用重刑,鬼子硬逼他供出共产党的上级领导人。”齐文焕接着又语重心长地说:“难道孝祥真的是这个…!”当时我一愣,望着齐文焕伸出的大拇指和食指做了个“八”字手势,我脑子里立刻出现齐孝祥原来说过的话,怪不得齐孝祥对我说,上级指示他们“化整为零”隐蔽斗争,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撤…等等,又靠近热河,内蒙容易与上级联系,我几次问他从没有正面回答我,此时我对着齐文焕一席话,我半天没吭声,可我心中有点数了。齐文焕接着又告诉我,听说孝祥对鬼子审讯、用重刑一点都不怕,还冲着小鬼子说:“要杀要砍全由你们,叫我签字投降办不到,如果我能活着出去还要打你们......”。小鬼子一招不行又耍另一招,叫齐孝祥带头签字,让其余10人只要都同意签字,只要为“皇军”办事,给你官做,叫你发财,还与家人团聚,也被齐孝祥一口拒绝......。小鬼子无计可施了,一天夜里又审讯齐孝祥,正巧是齐文焕值班,给他们烧夜宵吃,见一个四十来岁的朝阳籍伪警察,从审讯室出来吃宵夜,齐文焕知道此人平时大大咧咧,说话没遮拦,就有意套他话,这个伪警一边吃一边说 “这个齐孝祥对他啥刑都用了就是不开口,用铁棍子把脑袋打了个洞,当时流了很多血,现在还:天天往外渗血水,给他灌辣椒水,那个呛嗓子,肚子都鼓起来了也不吭一声,把竹筷子削的扦儿,钉在进他手指头里,那可是十指连心啊!他也挺过来了,坐老虎凳,胳膊腿骨头都别断了,用烧红的铁烙铁烫他双肩胛头也用了......他都挺过来了。你说他何苦受这份罪呢?只要把他剩余的同党和上司供出来不就行了吗!他就是不开口,真是看不出来,他这样一个文质彬彬的人,居然这么折腾都不吭声挺过来了,看来“皇军”佐藤队长也没辙喽!肯定第一个先杀掉他......。”这个人说对了,正因为如此,就出现了“娄家沟惨案”,第一个先杀害齐孝祥的一幕。

    宁愿站着死不愿跪着生

  在孝祥他们被杀前夕,齐文焕费劲心血和周折找到他的把兄弟王师傅的亲戚,就是给齐孝祥每天到牢房送饭的大师傅,通过他带个口信儿进去告诉齐孝祥,对家人有啥嘱咐,这个人真是热心的大好人,一口答应帮忙,说齐孝祥是个好样的他为挽救民族危亡,参加救国军打鬼子,被小鬼子杀害,以后中国人不会忘记他们的,给后人留下了名声。烧饭师傅送饭时有意识地提到齐文焕是朋友,齐孝祥立刻明白他是个好人,可能家里亲人托他提到齐文焕。齐孝祥对他说:“请你给我亲人带个话,我不后悔有今天,我死后,叫我妻子不要改嫁,再艰难也要把儿女抚养长大,叫他们一定要坚强的活下去,今后会有人来搭救他们,我相信他们会看到光明的中国,到那时他们就明白我为啥不怕死,只要铭记心中就行了”。这时外面看守的日伪军催送饭师傅快点出来,送饭师傅看了一眼齐孝祥说:“中国人不会忘记你,历史也不会忘记你......”并对看守日伪军说:“老总,我叫这个抗日份子多吃点,不要做饿死鬼去见阎王爷。”齐文焕得知这一消息后,生怕齐孝祥嘱咐家人的话忘掉,就默默的背诵铭记在心里,心想:“鬼子这么快就要杀你,难道你真是共产党吗?今后真的会有人来搭救你的妻子儿女吗?”齐文焕趁敌人没动刑之前,把齐孝祥最后的嘱咐回来告诉了我,我就像背圣经一样,铭记在脑子里,我经常把齐孝祥临终嘱咐讲给四个儿女听,也叫他们铭记在心,有朝一日国家一旦为蓝天林创建的这支抗日救国军树碑立传时,不要忘记你们的父亲在娄家沟残酷的被日本鬼子佐藤杀害的一幕。不过,后来是有人来找抗日家属,是红军团政委山东籍的姚树义同志,在地下党支部书记老周的陪同下晚上来我家,我自从1946年冬天也参加地下党,在党的教育下我虽说不识几个字,但听得懂党的组织纪律、方针政策。我认为齐孝祥他们这一代青年人抱着挽救中国危亡,热爱中华民族的抱负成为军人的时候,他唯一的军事常识可能就是“军令如山”,而当军令如山的纪律性与挽救中国危亡行动融合起来的时候、与中国的命运和前途融合起来的时候,便产生了巨大的号召力,这即使爱国之心,这就是齐孝祥他们这些青年抗日战士,即便受到敌人的严刑拷打,始终坚贞不屈且前赴后继地和日本鬼子浴血奋战的精神支柱吧。另外我还认为齐孝祥不仅如此,,他肯定参加了地下党或者接受了地下党的严格教育,从他嘱咐我的一席话,我认为他几次都不肯正面回答,我对他的问话,这是我们党的纪律约束他,对自己的妻子也不能讲的原因,我想总有一天会真相大白,不过那时组织上都是单线联系,一旦上下线全牺牲,就难了......。我就回忆到此。

注:1、黑城子小王爷沁布多尔济,1950年在北京抓捕,被政府正法了
  2、郭桂琴参加地下党后,表现坚强,上述内容可信


                               一九五二年四月五日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