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四军老兵林益琳最后的人生夙愿(1)天壤之别

照片说明:我和林益琳老人


    一,天壤之别

    我2006年3月19日结束在福建罗源县的采访,在福州机场坐云南航空班机飞回北京。

    在飞机上,空姐给每个乘客递过一份2006年3月18日的《商旅报》。我注意到《商旅报》第一版通栏标题是:《我国公款吃喝公费出国1年近万亿》。另外,《商旅报》第三版有该报竹立家记者源引中新社3月17日电的详细报道两篇:

    《我国公车消费公款吃喝年耗6000亿》
    文中说:“据资料显示,2004年,中国至少有公车400万辆,公车消耗财政资源4085亿元,大约占全国财政收入的13%以上。与公车消费相联系,据各种资料显示,全国一年的公款吃喝在200亿元以上,二者相加总数高达6000亿元以上,如果财政收入按3万亿元计算,几乎相当于财政收入的20%左右。

    《我国官员公费出国年耗3000亿》
    文中说:“根据2000年《中国统计年鉴》显示,1999年的国家财政支出中,仅官员公费出国一项消耗的财政费用就达3000亿元,2000年以后,出国学习、培训、考察之风愈演愈烈。公费出国有增无减。”

    ……,……。

    看着《商旅报》的报道,我不由得想起刚刚采访的福建罗源县的新四军老兵,91岁的林益琳老人来。林益琳与数亿元的公款吃喝费用丝毫不沾边,他的退伍军人补助每月有170元左右,每月贫困人员的生活辅助有30元,加起来每月有200多一点。所以,我感到手中《商旅报》所报道的内容和林益琳贫困生活境遇的巨大反差。林益琳老人是我采访众多亲历抗日战争老人中的一个,他的生活境遇应该算是比较贫困的一类。让我深感意外的主要原因是:一般的情况下,原中国政府军官兵的生活境遇随中国近代历史的政治变迁而状态不好;而他林益琳是当过新四军的,这就有一点奇怪了。

    林益琳住的房子相当的破旧。他的房子应该是百十年前盖的。我的依据是:首先,他家房子的建筑方式非常的陈旧,房柁与房柁之间是用藤条捆扎的。而房柁与檩条的固定方式不是铁钉子,而是竹签子。这些是我爬到二层亲自看见的。林益琳是福建罗源县土生土长的人,他1916年12月18日出生,按照中国人的习惯称呼:虚岁91。在1938年,22岁的林益琳和他20岁的弟弟都是从这间破房子内,被国民党军队强行以“抓壮丁”的方式,被抓进军队的。林益琳的弟弟在长沙会战中,被侵华日军的炮火炸死。抗日战争胜利后,是中国的国内战争,内战之后是援助朝鲜的战争。战火纷飞、震耳欲聋、血肉横飞。再以后,就是和平的岁月。1954年,从枪林弹雨林的夹缝中侥幸生存下来的林益琳老人在阔别破房子16年之后,又“吱呀”一声,推门近来。这一住,又是52年。不用说,他的父亲,和他父亲的父亲也必定在这间破房屋里生活过。林老汉亲口对我说,渡江战役时,一个大船的战友全牺牲了。只有他们四人渡过长江,是因为战友们的尸体全压在他们的身上,子弹没有打透的缘故。

    林益琳的房子是二层的,用梯子可以爬到“黑咕隆咚”的二层去。林益琳居住的二层上面让人伸不直腰,隐约可见的是几块叫“寿材”的大长木头。走过“哑、哑”作响的木版,可以走到另一间“黑咕隆咚”的房子里去。另一间房顶的木版上有一个木缸,里面都是谷子。这个木缸的上面有木盖子,是用来防止老鼠来吃木缸里的谷子的。

    林益琳的家里没有上下水的装置,没有卫生间,没有专门的厨房。他的家,是一所有房顶,有土墙,有木板儿门的房子。我们去采访,林益琳家的四代人全来了,我看有20人。后来,全村的老老少少都陆陆续续地来了,熙熙攘攘的。可是,我注意到,他家里,只有一个塑料的盆给大家洗脸、洗手、洗头用。林家的所有家具都特别简单,简单到我很习惯的地步。我1973年当铁道兵,我修建过襄渝铁路和新疆的南疆铁路。我们铁道兵住的房子和林益琳的家特别的相象。因为,我们铁道兵的房子是随铁路的延伸而随时迁徙的。所以,简单。

    ??而林老汉的房子,一住,就是世代百年。

    ……,……。

    飞机在高空飞翔,窗外是重叠的山峦和缭绕的白云,天的尽头是地球和天空的接壤处。透过飞机的窗子,看不见地面的村庄、汽车、人物、建筑,也看不见福建罗源县起步镇港头村里的林益琳老人。飞机的高度和林益琳的小村庄真可谓是“天壤之别”。

    我透过飞机的舷窗仿佛又看见他清贫的一切;破旧的衣服、用了54年的破床,和床头悬挂的那只永远停留在7:20分的破表。这情景,这和我手中报纸上所刊登的《我国公款吃喝公费出国1年近万亿》、《我国公车消费公款吃喝年耗6000亿》和《我国官员公费出国年耗3000亿》有着多么大的天壤之别呀。

    从3月15日到3月19日,91岁的林益琳老人对我态度的转变也有天壤之别。

    前四天,他无论什么时候见到我就是一句话:“没有希望!我的事情绝对不会有人关心!”说着,他就摇头。他肢体语言表明出无限的伤感、无限的失望、无限的踌躇和徘徊。

    我要走的那一刻,他以新四军老兵的坚强站起来,走到门口。他左手杵着棍子,右手拉着我的手声音荒凉而洪亮、清晰地说:“我1938年参加抗日战争,1943年转到新四军,1945年以后的解放战争的三大战役我都参加了!1950年到1954年,我参加志愿军在朝鲜守卫上甘岭、摩天岭一线阵地。枪林弹雨、戎马一生、我多次立功受奖!我1947年在火线入党!我从来没有干过任何反党的事情!我从来拥护共产党!”

    我对他态度的转变感到吃惊,他握着我的手是火热的,说明他很激动:

    “我已经风烛残年!我唯一的愿望,是恢复我的党籍!我是老共产党党员!”

    我很激动,也很无奈。我的父亲是八路军,林益琳是新四军老战士;他和我爸爸是一样的人物!但是,我是研究抗战历史的学者,我是追踪报道亲历抗战的最后一批人的报告文学作家,以我丰富的社会经验、采访经历及其对社会的理解告诉我自己:

    “91岁的新四军老兵林益琳的人生夙愿,最终,也不可能实现。”

    我很激动,也很无奈。我不能当面告诉他我的想法和推测。

新四军老兵林益琳最后的人生夙愿(2)北京有个《我爱抗战老兵协会》

照片说明:林益琳在战争中用鲜血换来的军功章及立功证书

    二,北京有个《我爱抗战老兵协会》

    新四军老兵林益琳的信息是北京《我爱抗战老兵协会》传给我的。我知道林益琳的消息也有几个月了,《我爱抗战老兵协会》有自己的网站,上面有关于林益琳老人的信息。

    《我爱抗战老兵协会》是个很了不起民间组织,这个组织的成员全部是年轻人。这个民间组织是自发形成的,宗旨是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前后,资助那些仍然生活贫困的,亲历过抗日战争的中国军队老战士们。

    “声援、资助抗日战争的将士”这样的民间运动、活动,在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初期最为轰轰烈烈。千古流芳的故事往往和有名的人物联系在一起,资助抗战将士,是从宋庆龄、宋美龄和宋蔼龄三姐妹开始的。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中国面临日寇铁蹄的践踏蹂躏,中华民族儿女同仇敌忾,迅速建立起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统一战线的相成,使宋氏三姐妹凝冰数载的关系也迅速解冻,三姐妹在经历了十年中断联系后第一次在香港团聚,成为抗战时期的一段佳话。那时,在香港,在上海,以宋庆龄、宋美龄和宋蔼龄三姐妹发起的资助、声援抗战将士活动最为声势浩大,影响最为深远。

    在那个年代,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宋庆龄以身作则,天天粗食淡饭。她说:“应该把每一枚铜元用到祖国的抗日战争中去。”为此,她不但节衣缩食,还变卖了母亲给她的首饰,为救济工作筹款;她还把珍藏多年的孙中山先生的墨宝和遗物拿出来拍卖,所得之款全部用来支援抗战。

    1938年6月14日,宋庆龄又在香港组建“保卫中国大同盟”。“保盟”成立一年时,收到的抗战捐款已达到25万元。到1939年至1940年2月,保盟又收到了港币16万多元,这些捐款大多以医疗物资的形式运往内地,支援抗日战争将士。保盟后来成为宋庆龄直接领导的中国福利会的前身,一直发展延续下来,今天仍然活跃在中国社会福利事业之中。

    相比较之下,今天活跃在北京的《我爱抗战老兵协会》的影响力就小得的多了。首先,是事过境迁。今天的参加者只是关注曾经是波澜壮阔的抗战历史。另外,从善良出发,关爱曾经浴血奋战、今天还生活贫困的抗战老兵。
其次,《我爱抗战老兵协会》里没有一位是社会名流,没有一位是演艺界大腕,甚至没有一位是所谓的“大款”。根据我的调查,《我爱抗战老兵协会》的成员全部是工薪阶层,甚至,有好几位是下岗的人员。但是,《我爱抗战老兵协会》生生是资助了100位亲历抗战、至今贫困的老兵。这些被资助的抗日战争亲历者平均年龄为83岁,新四军老兵林益琳当然也是他们资助的对象。当然,听说中国南方的深圳也有这样的团体,他们也由青年人自发的组成。而且,他们比北京人“火”,他们资助了200名至今生活在云南的,参加过滇西抗战的贫困老兵。我从北京动身前,《我爱抗战老兵协会》的领导韦小宝女士让我转交林老汉600元人民币,以示北京青年们对他的慰问和关心。

    发生在1931年到1945年的抗日战争是一本巨大的历史巨著,这本巨著里“活生生”的几页,就会在这几年翻完;然后,巨著合上最后一页,被人们放进人类文明发展历史的书架中。当用于反思和借鉴战争历史的成败时,人们还会把她重新翻开。不久的将来,中国人民面对的将是如何翻开下一本战争的巨著首页的问题。这倒不是中国人喜欢战争,而是别人“喜欢以战争的方式再一次掠夺我们的资源!”中国人不能坐以待毙!前车之覆,后车之鉴。我们对于抗日战争研究的一切;我们对于抗战老兵关注的原委,就在其中。

    发生在20世纪前半页的抗日战争,已经胜利61周年了,新四军老兵林益琳老人就是抗战巨著最后几页里“活生生”的人物了。

    走进91岁的新四军老兵林益琳已经是刻不容缓。

    上传《我爱抗战老兵协会》网站关于林益琳信息的人叫徐湘来。这个年轻的知识分子是新四军老兵林益琳的孙女的丈夫,他上传的全部文字如下:

新四军老兵林益琳最后的人生夙愿(3)福建罗源县起步镇港头村抗日老兵林益琳资料


    三,福建罗源县起步镇港头村抗日老兵林益琳资料

    林益琳,男,汉族,1916年12月18日生。是一位90岁高龄仍然健在的抗战老战士。根据他老人家在1998年的回忆资料及2005年从福建省福州市罗源县组织部所查林益琳档案,这位老战士的主要战争经历如下:

●1938年参加抗日战争。
●194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1945年8月,参加新四军苏浙军区第一纵队的高淳战斗。
●1946年7月,参加苏中战役。
●1946年10月,参加涟水保卫战。
●1947年1月,参加鲁南战役。
●1947年2月,参加莱芜战役。(老人家在记忆中所写为莱福,应为莱芜),随后参加解放博山战役。
●1947年5月,参加孟良崮战役。
●1948年6月,参加豫东战役。
●1948年9月,参加济南战役。
●1948年11月,参加淮海战役。(现存有淮海战役纪念章,由中国人民解放军原华东军区1949年颁发)。
●1949年2月华东野战军6纵队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24军,林益琳同志所在部队为24军70师209团,当时副军长皮定钧(1955年被援予中将军衔),师长为陈仁洪(1955年被援予少将军衔),副师长黄光裕,副政委时生,参谋长黄祖煌,主任夏同浩。(70师现为北京军区卫戍区警卫部队第三师)。据老人家回忆当时在团部担任团的事务兼团的给养员职务,其待遇相当于连级干部。
●1949年2月参加渡江战役(现存有渡江胜利纪念章,由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军区1949年颁发)。
●1949年6月,参加解放青岛战役。
●1949年,参加解放华中南战役。(现存有解放华中南纪念章,由中南军政委员会1952年颁发)。
●1949年8月参加解放舟山战役。(现存有解放舟山战役四等功证书,由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4军70师师长陈仁洪,副师长黄光裕,副政委时生,参谋长黄祖煌,主任夏同浩共同颁发。)
●1950年参加抗美援朝(现存有抗美援朝纪念章由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1951年赠及由中国人民赴朝慰问团赠与的“和平万岁”纪念章及由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4军70师政治部颁发的字第765号功劳证)。
●1954年6月20日由步兵70师复员。
●1955年2月安排任福州市罗源县中房区区委职务。
●1955年9月因与当时一富农子女(天主教徒)结婚,被当时罗源县人民政府撤消区委职务,被开除党籍。至今未能恢复党籍及享受革命战士的待遇,每月仅领98元的政府津贴,而一个年已90高龄,妻子也已80高龄的两个老人仅靠98元,生活艰难可想而知。

    林益琳老战士为了恢复自己的党籍及自己应得的荣誉,于1998年7月1日写了题为《关于迫切恳求恢复党员的政治荣誉资格问题的报告》和1999年8月1日写了题为《冤沉黑海四十五春,恳祈书记做我恩保》的报告上呈福建省罗源县人民政府,至今未有结果。而上面从罗源县组织部所抄录的林益琳同志的相关档案,是2005年9月通过福建省宁德市法律援助中心及《闽东日报社》帮助,从罗源县组织部所摘录。(含下面的附录。)

    林益琳老战士在战争年代因腿部受伤,现伤口已能见骨头(附件相片上可见腿部枪伤处的大部分已变黑)。老人已卧病在床,生活已完全不能自理,全靠与他渡过50年婚姻生活的妻子照顾。基本上已处于老年痴呆状态,但是只要问到如果有人为你解决问题,你如何与人交谈时,老人家马上来了精神“我用普通话或朝鲜话”(老人家在抗美援朝战场上学会了朝鲜话)或是只要一提起他当年的战争经历,老人家却仍能热泪盈眶。特别是对自己在临走之前未能恢复自己的党员身份及自己的应得荣誉仍是耿耿于怀。现在老人家最大的心愿就是在临走之前能了结这桩心愿,如他自己在上述两篇报告中所提出的“热切祈盼上级体恤实情,求赐予以政治上的荣誉恢复的平反昭雪”(1998年语)

    和“恳求县委父母官吴书记给我松绑与搭救!把我如实反映的问题立即纳入党的议事日程中,去研究去处理解决!倘若不幸我归宿,平了反有党旗有脸去见马克思”、“望只望平反工作在临终前兑现,不愿逝世之时的平反昭雪!则未免太迟一步........等待通知会见,血祈之”(1999年语)

●附录一:(2005年9月摘自罗源县组织部林益琳同志档案)中共罗源县委纪律检查委员会批示(批字第047号)
    起步纪委会:
    关于你区港头乡党员林益琳丧失立场,未经组织批准,擅自与地主分子、天主教骨干分子(修道姑)结婚,并参加天主教,同时他功臣自居,不服从支部领导,其错误是严重的、恶劣的,已丧失了共产党员起码条件,经县委研究批示,开除林益琳党籍,希望在支部大分上宣布并通知其本人。
 
    中共罗源县纪律检查委员会
    一九五五年九月五月

●附录二:(为1955年原罗源县长燕文魁同志1996年三月在厦门疗养院所写的证明材料)
                            兹    证`   明
    经我回忆,原罗源县起步区港头乡人民政府转业军人林益琳同志在一九五五上半年我当时任县长时,林益琳同志因娶了一个农村富农成份的子女为妻,按当时政府来说是抓阶级斗争比较严紧,是我一手罢了他的中房区委之职又撤了党员职务,当时处理做法是比较严重的。根据党落实阶级政策问题,建议该当地人民政府应给恢复党员职务,且给予政治平反。念他老人家高龄又无后代的男孩照应之故,建议地方人民政府予以一次性照顾退职处理。
    燕文魁
    于一九九六年三月在厦门疗养院
    呼吁相关媒体对林益琳老战士在那段血与火的岁月内的英雄事迹进行抢救性的实地采访与报道,好让林老在逝去之前的英雄事迹不被埋灭。同时,也让林老恢复党籍和应得的荣誉。林老的档案资料现还在福建省罗源县组织部,(我们也于2005年10月17日将林老的相关资料寄到1949年编制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4军70师指挥部查证。据林老1999年所写的资料,当初他们从战场回来时,他们团仅有五六个同志幸存。而林老也许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4军70师唯一健在的老战士了。)

    我是看了北京《我爱抗战老兵协会》网站传来的关于林益琳信息后,匆匆决定尽快飞赴福建罗源县起步镇港头村去采访新四军老兵林益琳的。时间不等人,“活生生”的历史见证也许会稍纵即逝了。

    今天,大家看见的照片里就有林益琳和他的夫人曾翠平女士。林益琳在历次战役中曾经得到的各种奖章、立功证明,还有他腿上至今还在化脓的枪弹贯穿伤。照片就是无言的文字,在照片里,我们可以看到林益琳的生活状态及其期盼我们的目光。

新四军老兵林益琳最后的人生夙愿(4)福建罗源县起步镇港头村村民们的心声



照片说明:采访罗源县起步镇港头村的党支部老书记

    四、福建罗源县起步镇港头村村民们的心声

    福建罗源县起步镇港头村有村民4200人,是罗源县里的大村子。由于林老汉在村里辈分最高,所以,乡亲们都关心林益琳老人的命运。

    我在采访林益琳的几天里,林益琳老人的破房子内客人不断进出,老老少少的乡亲们都来了,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和我说话,声音特别大,同时三、四个人同时和我“嚷嚷”。而且,不少老人还说一句、捅我身体一下。可惜的是,我都听不懂。尤其是在我吃饭的时候,村里的乡亲们在我的前后左右大声表白、表态,真让我感到十分的困惑。林益琳老人家有四代人,他家孙子辈的就担当福建闵南话和普通话之间的翻译。

    乡亲们对我说主要意思是:“林老汉是新四军,林老汉打过日本,林老汉是村里的光荣,林老汉没有犯过反对党的错误,林老汉是老实人,……,……。”

    我了解到,有村民4200人的福建罗源县起步镇港头村里有老退役军人七人,其中林益琳老人是参加过抗日战争的新四军老兵。其余六人只是参加过抗美援朝的老战士。他们当中,林益琳老人91岁,其他人80岁上下。参加过抗美援朝的老战士每月有补助将近300元,而参加过抗日战争的林益琳老人比他们要少得多。大概和1955年开除党籍有关系。

    众多老人中也有抱着解决自己蒙受所谓冤情的,他们悄悄的纸条塞进我的衣袋,然后,一声不响地,悄悄地跟我走到县城住处。参加过抗美援朝的老军人们还是“火气”比较大:

    “林益琳的问题什么时候解决?!”

    当然,参加过抗美援朝的老兵们给我讲了很多在朝鲜作战的故事。他们说:“……当时没有的吃,只能吃雪。美军冲到眼前了,很多人冻的只能眼球转转,枪、炮、人都覆盖上一层雪……。一片美军稀稀拉拉的从我们身边走过去了,还是没有人能动一下。志愿军穿的都是单衣,零下30°,大家都和朝鲜冰冷的土地冻在一起了。”
  
    “那么,你怎么还能在现在和我说话呢?”我问一脸凶相的瘦老头。

    他说“后续部队呗……。”

    我采访抗日战争,顺便问他:“现在每月多少钱?”

    我去了港头村最老的党支部书记家采访,这个70多岁的老人说:“我赞成恢复林益琳的党籍。他1954年回到村里我就看着他,他没有任何反革命的举动。他1938年被国民党部队抓壮丁到军队,1954年回到村里,整整在外面打了16年仗。1954年林益琳结婚时已经38岁了,这在福建农村意味着永远找不到媳妇。而和他结婚的曾翠平完全是因为开始订婚的那个男方太穷,一直拖到曾翠平27岁了,那个男人还没有钱来娶媳妇。曾翠平不赶紧出嫁也面临当老姑娘的危险,所以,一经媒人说合,就成了。”

    港头村最老的党支部书记说的最有分量的话是:“1955年,福建发大水,村里冲走一位解放军战士和他的枪。有人借此诬陷林益琳杀害解放军,妄图抢夺解放军的枪支、弹药。后来,大水退去了,枪,找到了。”

    老书记说:“我就不相信林益琳会杀害解放军!他没有任何必要杀害解放军。”

    70多岁的老书记说:“我们福建罗源县起步镇港头村位于福建前线!自建国以来,我们这里就是敏感地区,是阶级斗争抓的最严厉的地区。别说是林益琳了,任何一位敢于有任何反对革命行为的人物,早就被无产阶级专政了!52年来,他林益琳没有被无产阶级专政机关关押过一天!怎么能说明他干过反革命的行为呢?”

    我还访问了港头村最年轻的现任党支部书记,这个精干的青年人说:“从宗族关系上,林益琳是全村辈分最大的。从革命资历上,林益琳是全村最高的。从中华民族的抗日战争历史上看,我们村里只有一位新四军的老战士。从我记事起,就记得林益琳老人给我们讲同侵华日军血战的故事。现在,他垂垂老已。我们怎么能忘记村里的老人们为我们中华民族所做的贡献呢?我当然同意林益琳老人恢复党籍的人生最后的夙愿!我们村里希望入党的青年人不是很多,每年征兵青年人也不积极,希望恢复党籍的老人只有林益琳一位。从我记事我就知道新四军老兵林益琳的愿望,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崇高愿望就是实现不了。”

    港头村最年轻的现任党支部书记最后说:“在物欲横流的今天,一个老人最后的人生愿望是恢复共产党的党籍!在支部大会上,我会永远提及此事,以激励村里的青年党员们。”  

    我对村里的党支部老书记,青年书记都说我数年来采访亲历抗日战争最后的老战士的体会:“善待每一位抗战老兵!这不但影响抗战老兵的家庭几代人,还影响一个村、一个镇、一个县,影响青年一代们!我们中华民族还会经历战火的考验,还会经历被侵略战争的威胁!不是我们要打别人,而是别人要欺负我们!我们还需要千千万万冲锋陷阵、英勇杀敌士兵,需要没有后顾之忧的战士。”

    可是,村里的人们都对我说:“知道,知道。我们又不是傻子。”

新四军老兵林益琳最后的人生夙愿(5)漫漫上访路凄凉期盼心

照片说明:徐湘来先生和作者在林益琳家前

    五,漫漫上访路凄凉期盼心 

    我3月15日从福州往罗源县起步镇港头村出发,3月19日按照同样的路线返回。有林益琳的孙子、孙女迎送。一路上单边需要3小时汽车路程。在福建前线,给我印象最深的建筑是富丽堂皇的天主教堂。北京也有天主教堂,但是,没有福建多。我在写作此文时,无意之中翻开1996年商务印书馆出版《现代汉语词典》关于天主教的解释:

    “以罗马教皇为教会最高统治者的基督教派。明代传入我国。也叫罗马公教。”

    在福建,我去了罗源县起步镇港头村的教堂。还去了林益琳小女儿的家,和位于宁德市的教堂。让我吃惊的是教堂内外的富丽和考究。我问乡亲们,是谁出钱建设的如此建筑?乡亲们都说是大伙儿自发的出钱;有钱的就多出,没钱的就少出。在教堂里,我看见了一个年轻女人跪在那里虔诚地祈祷。许多福建乡亲问我:“你信什么宗教呀?”

    我搜肠刮肚地想了好一会儿,我告诉乡亲们:“我以前也相信过什么宗教,后来,感到受到巨大的愚弄后,就什么也不相信了。另外,我在日本国接触过一次佛教。那是1996年,我在东京采访一位曾经参加过1937年12月南京大屠杀的原侵华日军老兵。在他的家里,他手持佛经天天给我讲佛教的精髓:‘一切皆有,一切皆无,四大皆空。’我问他:‘南京惨案,你是参加者,怎么全无了呢?’他双目紧闭,无言。??我至今感到不可理解。”

    我在日本国留学的时候注意到,日本国最好的建筑是图书馆和学校。而福建罗源县起步镇港头村以及宁德市等广泛的地区里,最为壮观和富丽堂皇的建筑是教堂。而且,教堂就在贫困民众居住区之中建造。

    根据我的问讯,我了解道福建罗源县起步镇港头村有90%的村民信天主教。他们每周都要去教堂做礼拜。林益琳家也挂有耶稣受难的像,原来是林益琳的老伴儿曾翠平相信天主教。我非常好奇地问集中在林益琳家里熙熙攘攘的乡亲们:

    “那耶稣为什么被钉在十字架上?”乡亲们回答:

    “是把别人的苦难让自己以受难的方式来承担。”

    林益琳对我说:“多少年,是她害了我。如果没有她,我不会落到这步田地。”

    我仔细观察林益琳80岁的老伴儿曾翠平。她是个非常善良、勤劳的中国传统老妇人。我们大家吃饭的时候,她搬个小板凳在边上静静地坐着。等我们大家吃完了,她收拾完之后,才默默地热热剩饭,老两口吃。她勤勤恳恳地养了十几只兔子和十几只鸡,每天鸡一下蛋,她们家里就“呱呱、嘎嘎”的红火成一片。

    我悄悄地观察,这个农村老妇人怎么清洗20几人用餐后的饭碗、盘子?原来,这位80岁的曾老太是把大家使用过的饭碗拿到桥边的水管子处再清洗一遍。唉!这个勤劳的老太太。

    我们问她人生的经历,她只对我们说了几个片段:

    “由于生活艰苦,我们把老二,老三在很小的时候就送人了。”老太太低头抹泪。

    “他38岁才回乡,打了多半生的战争。他不会种田,在生产队,别人插秧得10分,他才能得5分。有的田,不会种,只好和别人换,他和小女儿一起上山砍柴,而请别人到自家田地里干活。就是这样,别人还很不乐意交换。”
“几十年来,我陪林益琳去了县里几十次,申诉。我知道我们家老头子跟共产党革命了一辈子,他信仰共产党,热爱共产党,崇敬共产党。我知道他当过新四军,他自己认为那是他一生最大的光荣!可是,每次,我们都失望、疲惫地从县城里走回来。在县里,我们几乎每次都受到蔑视、粗暴、虐待、轻视、厌恶、厌烦、糊弄、欺骗、冷嘲热讽和互相推委的待遇。那些县城里的干部们,他们也是共产党教育的呀。唉……,……。”

    老太太擦了擦眼泪对我说:“每一次我们从县城万分沮丧、伤心地往回走,我都对他恳求:??共产党员的称号,咱不要了???行不?”老太太手指老头子无可奈何地说:

    “可是他!总是摇头。”

    ??老太太直视我的双目中,全是晶莹剔透的泪花。

    我也有看见老太太对我笑的时候。

    “我不和他离婚!”老太太一边喂鸡谷子一边大声告诉我。由于几只母鸡“呱呱、嘎嘎”地,一起大声地报告:“我们下蛋了!”所以,老太太也必须大声和我说话,才能压住它们的声音。我也抓起桶里的谷子喂鸡,鸡们疯狂地啄起来。有几只鸡特别腐败,它们只顾自己多吃多占。为了抢夺更多的利益,它们把弱势群体挤到一边去;它们不但多吃多占还竖立起羽毛来威胁其他人:

    ‘嘎呱呱!我让你下岗!’

    我看了不公平,就给弱势群体们撒谷子吃。可是,凶恶的腐败份子们又迅速跑过来,继续多吃多占。弱势群体们在一旁探头探脑的,它们看着腐败份子多吃多占,毫无办法。我一边喂鸡一边想:“这人和人的关系;国和国的关系也是如此呀!侵华战争是日本要掠夺中国的资源,中日关系也围绕着资源。我们中国的腐败份子也是多多地侵占人民的资源,所以,需要执政的共产党主持公道,让更多的人享受改革开放的成果!”

    我一边想,一边把大把的“资源”撒给鸡们吃。

    ??老太太看着我慈祥地笑了:“不能喂它们太多!”

    我对老太太说:“光让它们下蛋、不给它们谷子该有多好!”

    老太太不再愁眉苦脸,我有些高兴。我怎么看这个农村的老太太,怎么和“富农出身、教徒、反革命”联系不起来。这个老太太,她怎么反革命?她怎么能危害我们无产阶级坚固的政权、铁打的江山呢?她除了做饭、喂鸡、养兔子、上山砍柴、拉扯孩子、哭、叹气,之外,她连“反对革命”的思想恐怕都不会产生吧?

    抗日战争胜利61周年了,新四军老战士林益琳和他的老伴也已经走到了人生的尽头了。我们不妨回头看看新四军老兵林益琳几十年来的心路历程?从1954年至今,林益琳的上诉报告写了几十份,他也去县委申诉了几十次。

    ??今天,林益琳老人终于走不动了!消停了吧!哈哈!

    ??但是,他的心,还在顽强地跳动!他对我说:“我还要活到100岁呢!”

    我问他:“侵华日军再来了,你还上战场吗?”

    林益琳老人大笑了起来,像个孩子似的、脸上堆起顽皮的皱纹。他反问我:“我还应该去!国难当头、匹夫有责嘛!??但是,你看我现在这个样子,我还能去吗?”

 

新四军老兵林益琳最后的人生夙愿(6)最短的一份申诉报告

林益琳参加抗美援朝带回来的北朝鲜钱币


    六,最短的一份申诉报告

    我现在手上有十份林益琳老人数十年上诉中的部分申诉报告的复印件。林老汉的报告有毛笔写的,钢笔写的和圆珠笔写的。有一部分是林老汉自己写的,也有请别人帮忙写的。这应该是林益琳老人冷暖人生的缩影和真实写照。
我认为,这些报告所反映的心理路程绝非表现的是一个人,人生命运的悲喜剧,而是表现出了一代人的坎坷;一代人对进步、对革命事业、对共产党的追求、信任、依靠和精神寄托。我给大家摘录一份最短的申诉报告,让我们看看林老汉的人生轨迹。这是21年前的一份报告。也是最短的一份申诉报告。

    《报告》??{退役军人证书11747号}

    我叫林益琳,系罗源县起步公社港头大队人。现年70岁,我于1943年参加中国共产革命同时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24军70师209兵团。主任军长皮定金{应该是皮定均,作者注},师长陈仁洪,付师长黄先裕,付政委时生。参谋长黄祖煌,主任夏同浩。本人职务给养员。1947年我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当时,我的入党介绍人赖殿宝和杨近同志。我于1949年解放全国时我军在皮定金军长的带领下转战南下,于同年4月21日下午3点,由安徽省蚌埠县亭家村渡过了长江天险。我连立了大功,我也受了奖章一个。在1949年下半年解放浙江舟山岛时我立了四等功,连长陈振安给我发奖章及其证件。当时,我连只有陈仁洪等五人幸存。全国解放胜利后即着1950年抗美援朝,我军改为中国人民志愿军。二野第七兵团24军在45战役中全连荣立二等功,我得到了立功奖章。但在抗美援朝胜利后回国转为后方,当时,由于地方的需要,组织上安排我回地方工作。于1954年11月转业回福建罗源县。我于1955年2月份报道,由罗源县人民政府,燕文魁县长安排我任罗源县中房区区委任职,工资90元。

    1955年经人介绍我配偶宁德县岚口村,曾代光之女曾翠平为妻。那时,组织上认为曾代光系富农成份,其女为家庭出身不好,不符合共产党党员原则性,就此开除我的党籍及区委职务。就此,我回到港头村务农30多年。于今我在这漫长的岁月里认为,妻子出身不好的情况下,开除我的党纪不公平。我要求平反昭雪。特呈向上级人民政府反映实情,迫切要求给我适当解决。我感恩不尽。为盼。

    谨上上县人民政府民政局 

    报告人林益琳呈上  一九八五年元月六日   起步乡村民委员会图章

    作为中国作家协会的一个作家,我个人的观点是应该恢复林益琳老人的党籍。原因很简单:“他林益琳在抗美援朝的1954年回国之后,福建省的公安系统没有拘留林益琳一天!硬说他是反革命怕是天理不容。这首先,是对福建前线公安系统严密而扎实工作的否定!52年了,怎么放跑了这个阶级敌人呢?那么,没有拘留过林益琳一天,说明他没有什么问题。”

    另外,我是研究抗日战争历史的。像林老汉这样的老新四军战士,在全国也不多了。起码,在他们有4200人口的港头村就只有一个,还91岁了。回来后我查阅了相关资料。首先是1949年2月改编时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4军70师是由哪支部队改编过来的。

    24军70师在1943年以前为新四军第一支队第2旅。

    1943年1月29日新四军第一支队第2旅第16旅合并为16旅(属第6师)。

    1945年改编为华中野战军第6师16旅。

    1947年改编为华东野战军第6纵队第16师。

    1947年2月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4军70师。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4军在2004年被裁军,而70师仍被保留,现为北京军区卫戍区警卫第三师(所以警卫第三师的军史档案中,应该还能查到林益琳老人的相关的档案资料。也应能查到林益琳老人参加的相关战役历史记录)。

  而我查到的相关原16旅在1943年1月到1946年12月所参加的部分战役列表如下:  

    新四军和侵华日军在1943.4.9的江苏西溧战斗。

    新四军和侵华日军在1943.11.22苏南的溧阳高淳的溧高战役。

    新四军和侵华日军及伪军在1944.3.29皖南杭村战役。

    新四军和侵华日军及伪军在1944.8.23在浙江北,苏南的长兴战斗。

    新四军和侵华日军及伪军在1944.10.23周城战斗。

    新四军和侵华日军及伪军在1944.12苏南牛头山战役。

    新四军和侵华日军及伪军在1944.12.14浙江长兴的泗安战役。

    新四军和侵华日军及伪军在1945.8苏南战役。

    新四军和国民党部队于1946年1.11在陇海路东段的破击战。

    ……,……。

    戎马一生的林老汉多次对我说:“打仗不能逃跑,逃跑反而会挨枪子。”他还对我说:“你从北京来?抗日战争胜利不久是‘消灭蒋介石解放全中国’的国内战争,我随部队打到北京,还登上破旧的天安门城楼上看了看呢。”

    我看着林老汉心里想:这人受党和人民军队的教育太深刻了,他坚持52年的行动完全不是偶然的。“恢复共产党员的党籍”是91岁的新四军老战士林益琳人生最后的夙愿啊!
                           

新四军老兵林益琳最后的人生夙愿(7)最后的旅程

照片说明:林益琳老两口人生旅途中最后阶段的晚餐


    七,最后的旅程

    在福建省福州市起飞的飞机上,我随手找出一片纸,草草记录下我的杂感。

    我此次的福建之行应该是我追随抗日战争亲历者的最后的旅程了吧?

    身经百战的新四军老战士已经是91岁了。经历过抗战的老人都是耄耋之人了,像林益琳这样的“劳动人民”也已经是接近于痴呆了。那些生活条件好的人由于锻炼少,吃的优越,更是风烛残年了。下面一位,我还采访谁呢?这应该是最后的采访旅程了吧?2008年将在中国举办奥运会,举国上下都为此欢欣鼓舞。惟独我在一旁静悄悄的伤感;能健康地活到2008年,还能参与奥运会的抗战亲历者还会有吗?有的话,那样的抗战老兵不是人,是神呀!

    对于91岁的新四军老战士林益琳来说,他的生命之旅也应该是最后的旅程了。

    林益琳孙女的丈夫徐湘来先生当着众人,毫不避讳地对我说:“方军,老人葬礼的时候,我们还邀请你来!”我听了以后,一时百感交集不知道回答些什么才好。

    战争过去了60多年了,新四军老兵林益琳腿上的“子弹贯穿伤”又开始化脓了。林益琳的老伴儿急忙拿出酒精和纱布“清创”,然后,重新用新的纱布包扎伤口。我急忙用照相机记录这“丝毫无用的历史瞬间”。林益琳孙女的丈夫徐湘来先生对我说:“他们每月用几十元买酒精和纱布。除去吃饭,他们再无更多钱去医院看病。”

    我想:在数也数不清的抗战将士的葬礼中,新四军老战士林益琳的葬礼应该是最寒酸的。他穷的连“叮当”都响不起来!关键是他的申诉“终生无果”的遗憾!他本人也曾经多次表态:“死不瞑目!”我分析:根本不会有什么农村人最在乎的“人物”会参加他的葬礼。

    时至今日,绝对没有那位干部会想起他来;绝对不会有那位干部用“中华牌”铅笔在纸上他姓名处画一个圈,然后对秘书说:

    “快去!尽快解决一下这位老新四军战士的要求!我们一定要看着老人微笑着离开他为之奋斗过的土地!”

    要知道,从1931年到1945年,侵华日军占领我们辽阔的土地的时候,除去掠夺我们中华民族的资源,还侵蚀我们的民族工业!那时,在敌占区,那里有什么“中华牌”的铅笔生产出来呦!今天有了,全国四处都在卖“中华牌”铅笔。可是,保卫过我们土地的人,保卫过我们民族工业的战士却要倒下了!那些天天“画圈”的人呀!你们谁可以在新四军老战士“林益琳”三个字上画一个“画圈”呢???帮助解决一下他的问题呢?

    等他死了,你再“画圈”还有什么用吗?

    我如果能参加林老汉的葬礼,我会感到神圣。新四军老兵林益琳在我的心目中就是共产党员!有那么多的省级干部、市级干部、地区级干部、县里的干部,他们之中很多人的父亲、母亲,都是亲历过抗日战争的八路军、新四军战士。新四军老兵林益琳的家属们能请我这个北京的报告文学作家,不是说明他们对人生的美好憧憬完全没有泯灭吗!他们知道!我们中国作家协会的作家都是讴歌英雄、鞭挞丑恶、弘扬中华民族爱国主义精神的作家!

    ??当我们也放下手中的笔的时候,是我们的土地又一次被外国列强占领了!是外国列强捆绑住我们的双手,正在把军刀架在我们大家脖子上的时候!

    我如果能参加新四军老兵林益琳的葬礼,我准备带上我在铁道兵时用过的军帽,和红色的五角星。那是我33年前,在中国军队使用过的军帽。我要给我们的老战士敬一个标准的军礼。我当兵6年,我的退役军人证件上才记录有5次嘉奖。而林老汉在中国军队16年,他可是立过三次大功,得过10枚奖章呀!我可知道中国军队;只有在枪林弹雨的洗礼之后,才有烁烁发光的奖章。

    飞机在天空中飞翔,有一万公尺高。地面上是巍峨的、连绵不断的群山。飞过长江,飞过黄河,飞过千山万水。福州到北京,这数千公里的距离2个小时30分就能飞完了。我从飞机的舷窗向下看,什么也看不清。可是在飞机下面的土地上,新四军老战士林益琳却在那广阔的土地上打了整整打了16年!林老汉说他在战争期间,去过中国的18个省!又去过朝鲜北方的部分国土。

    我出主意,让徐湘来买一份地图来。徐湘来飞也似的跑出去。

    面对中国地图,老人昏花着老眼,颤颤巍巍地找,指:“我参加过徐州会战。我的腿,是在浙江平阳县受的伤。在河南许昌的双集镇的血战。在江苏骆马湖的血战。在江苏西溧的血战。在温州一次夜间袭击日军时,突然,枪响了!在前面引路的女游击队员中弹倒在水里,我也急忙跳下去……,……。”

    林老汉当过抗战时期中国政府军的士兵,

    林老汉当过共产党领导下的新四军士兵。

    林老汉当过解放战争时期的解放军士兵。

    林老汉当过抗美援朝时期的志愿军士兵。

    林老汉戎马生涯之中,和日本人血战过!和美国人血战过!和多国雇佣军人血战过!

    天堂里的老军人们相会是不需要血战的;天堂里没有占领和掠夺;没有血战和屠杀。我相信在天堂里会有原侵华日军老兵给林老汉敬礼,会有美国军人给林老汉敬礼,会有原中国政府军的将士们给林老汉敬礼,更会有老八路、老新四军给林老汉敬礼。

    我从飞机的舷窗往下看我们辽阔的土地,日本国发动的侵华战争就是在这片土地上整整打了15年!前前后后,来来回回,侵华日军区区300万军人竟然占领了我们沿海的所有地区!在15年的侵华战争中有1亿中国人迁徙!当时,中国只有4亿多人口!迁徙的人占了中国人口总数的1/4。这个“迁徙”的意思在这里可不是搬家、不是旅游,而是:

    逃难!逃亡!逃生!逃荒!逃命!

    抗战15年中,中国产生了四大伪政权!溥仪的满洲国!德王的满疆自治政府!殷汝耕的华北自治政府!南京的王精卫政府!有300万伪军帮助日军作战!有83名高级将领先后投降侵华日军!但是,还有数也数不清的中国军人和日军血肉相拼;他们高举抗日旗帜,高声呐喊、冲锋陷阵!他林益琳就算一个!

    侵华日军在侵华战争中杀害、伤亡我国3500万人!

    侵华战争中有380万中国军人阵亡!其中,中国政府军阵亡321万人!八路军、新四军牺牲52万人!

    抗日战争中中国军民毙、伤、俘虏日军154万人!

    1945年日本投降,有127万侵华日军军人在中国22个战场上向中国政府军缴械投降。

    我常常想,我们中华民族为什么让外国列强欺负?为什么让入侵者占领了15年!??今天发生的事物和昨天发生的事物有关联吗?

    我常常想,我们中华民族为什么能取得抗日战争的胜利?为什么?

    飞机的舷窗下是我们祖国辽阔的大地!在这个大地上,曾经或者是现在,有无数的新四军老兵林益琳涌现过。

    没有他们,就没有我们今天安定的生活。

    没有他们,就没有我们一部分人今天的荣华富贵。

    没有他们的流血牺牲,很多人也许不会有今天手中的各种权利。

    没有他们的前赴后继,很多人民的公仆不会有今天那么多的公务车和宴会。

    没有他们,甚至。连我们使用的铅笔还不知道是什么牌子呢?

    也许是“大日本帝国”牌的,也许是“樱花”牌的。

    总之,使用那样的铅笔能画出什么样的圈呢?

    使用那样的铅笔“画圈”,对于新四军老兵林益琳人生最后的夙愿实现有什么帮助吗?

    新四军老战士林益琳为了祖国的解放和复兴奋斗了一生!有谁会惦记他?

    新四军老战士林益琳为实现人生的夙愿奋斗了半个世纪,值吗?

    一个老农民,一个老战士,共产党员的称号就那么重要吗?

    林老汉的人生会给世间万象带来什么长久的启示吗?

    我是多么希望看见新四军老兵林益琳微笑哇!

    您希望看到新四军老兵林益琳微笑吗?

    新四军老兵林益琳会微笑吗?

    ……,……。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