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竞凡(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离休干部)??

马立诚先生在《战略与管理》2002年第6期发表《对日关系新思维》,拜读之后我非常震惊。我认为,无论是研究历史还是研究现实,都不能脱离对事物发展因果关系的分析。而“新思维”之“新”,恰恰是抛开了因果关系的分析,其结果只能是立论的逻辑混乱。试举例如下。?

一、中日民间之忧,忧在何处?

赵薇身着日本太阳旗遭到全国声讨,马先生称此现象反映了“法西斯主义产生的群体心理机制”,“是在爱国主义幌子下实施舆论暴政”,“文明和野蛮的界限消失了”。这里,马先生抽去了事物的因果条件。日本太阳旗曾是军国主义和侵略战争的象征,这是饱受摧残的中国和亚洲人民憎恶它的根本原因。即使在日本,也不时有和平进步人士反对在学校悬挂太阳旗。如广岛县教育委员会于1999年2月向各县立学校提出“职务命令”强令各校升太阳旗和唱歌颂天皇的“君之代”国歌,该县世罗高中教职员工仍坚决抵制,该校校长石川敏浩在两方面压力下自缢身亡。应该承认,在越薇事件中,确有少数人行为过激,但马立诚把它概括为中日民间之忧,就不仅是抽去了而且是颠倒了事物的因果关系。我认为,中日民间之忧不是来自中国而是来自日本。中国固然有过激行为者,但他们的影响却远远达不到日本极端右翼的社会影响程度。据日本警方统计,日本全国右翼小团体有1000来个,其积极活动分子有9万人(见1996年10月17日《参考消息》),其中还不包括“日本遗族会”这样的在日本政坛上颇具影响力的大型右翼团体。?

这些右翼组织的名义也是五花八门的,“国会议员联盟”、“青年社”、“青年自由党”、“不辜负英灵会”等等。他们经常坐着卡车在东京的大街上游行示威,用高音喇叭播放颂扬“大日本帝国皇军”“丰功伟绩”的口号。2000年日本一些右翼团体在大阪举行大规模集会,否定南京大屠杀,矛头直接指向中国。这些右翼团体与他们的活动,难道不是最大的中日民间之忧吗?
?
二、是谁在搞民族主义??

马立诚先生指责中国“民族主义狂热”、“民族主义飚升”、“民族主义情绪高涨”。说那些“煽动情绪化的爱国者,其实是爱国贼”。并究其原因是“由于长期教育走偏,造成一些人急功近利。胸怀狭窄,缺乏博大而悲悯的心灵”。我不敢苟同马先生的观点,且不说中国的民族主义是否“狂热”、“飚升”到出现“爱国贼”的程度,仅以“中国长期教育”而言,事实上并不存在什么“走偏”。爱国主义理应成为教育的一项重要内容,如果说有什么问题应该反思,我认为问题是现在的爱国主义教育还远远不够。除前述赵薇之例,我还有一事例:在1982年,我在公共汽车站上等车,就听到一对青年男女的对话,女青年说:“真是的,中国抗什么日啊!谁来领导还不行?”我听了以后非常吃惊,尽管他们并不能代表中国的多数青年,但也足以说明我们的爱国主义教育是多么欠缺。而对于他们来说,教育他们懂得民族自尊自强,比起懂得“博大而悲悯的心灵”,显然更为迫切。?

再来看看究竟是谁在搞民族主义?日本右翼分子一贯地在搞民族主义。当年策划侵略战争蓝图的日本内阁总理大臣田中义一就说过:“我们大和民族是优秀而有大志的民族”,而他所说的“大志”,不就是要由日本来征服亚洲和世界吗?现代的右翼分子继承了他们的衣钵,为当年的侵略战争翻案,鼓吹“解放亚洲”论,不是仍然肯定用“优秀的大和民族精神去震慑劣等民族使他们彻底臣服于大日本帝国肢下”的合理性吗??

其实,日本右翼无论新旧,他们的言论已经超出了民族主义所能容纳的范畴,而实质是种
族主义和社会达尔文主义的反映。相比之下,马立诚先生把“民族主义”的头衔加在中国人头上,是不公平的。
?
三、在中日关系中到底是谁苛刻??

马立诚提出:“其实,战胜国对于战败国采取宽大为怀的态度,能够创造更为和解的环境也比采取苛刻的态度对自己更安全。”“首先要有战胜国和大国的气度,对日本不必过于苛刻,战争毕竟已经过去了60年。”马先生的议论,又颠倒了因果关系。无论是历史还是现实,在中日关系中表现出苛刻的从来不是中国,而是日本。到底谁苛刻?让历史事实来作证吧。?

先看日本对中国。1894年日本发动第一次中日甲午战争,日本是战胜国,订立了不平等的马关条约,不但割让台湾与澎湖列岛给日本,而且索要赔款2?3亿两白银。这一索赔等于日本年收入的5倍,所以日本经济得到第一次腾飞。而当时中国年收入只有8900万两,只有用高利贷向西方借款赔给日本,结果使中国工业窒息,经济凋零,民不聊生。日本这个战胜国对中国不苛刻吗??

1900年八国联军进占北京,与中国订立了辛丑条约,日本是八国联军的主力,又成了战胜国,除了获得驻军治外法权开商埠以外又抢了367万两白银,索赔了34793万两白银,对中国仍无“宽大为怀”可言。?

1904年日俄两国为争夺在中国东三省的权利,发动日俄战争,最后日本战胜,日本又以战胜国的面目与中国定了一个附约,不但让中国承认日俄两国订的《朴次矛斯条约》“概行允诺”,又索取了东三省的一系列新权利,把中国视为战败国。这些不都是十分苛刻的吗??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日本以协约国之名,占领了当时德国把持的中国领土山东。中国也是协约国成员,也是战胜国,但战后日本拒绝将山东归还中国,两国“气度”形成鲜明对照。?

九一八事变日本占领了中国东北。1937年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占领了大半个中国,八年中使中国军民伤亡3500万,财产损失5000万美元。日本对中国已经不是苛刻而是要残酷灭绝。?

再看中国对日本。在八年中日战争中,中国人民生命财产损失惨重,但是在1972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宣布:“为了中日两国人民的友好,放弃对日本国的战争赔偿要求。”接着又主动的签订了《中日和平友好条约》和《中日共同宣言》,奠定了中日友好的基础。特别是中国以大局为重,将历来属于中国的钓鱼岛问题予以搁置,采取求同存异的态度。在2002年中国隆重纪念中日建交30周年,邀请了日本各界万名人士到中国。可见,中国对战败国日本历来采取的是“宽大为怀的态度”。?

可是,中国的善意并没有得到日本的回应,就在2002年一年中日本却做了许多伤害中国人感情的事情。特别是在8月间,“世界台湾同乡联合会第29届年会”在日本东京举行,陈水扁在台湾向这个会议致词,提出所谓“一边一国”和以台湾民众公决的办法实现台湾独立的谬论。这是日本支持台湾独立,分裂中国的铁证。2002年4月6日,日本自由党首小泽一郎说:“虽然中国声称拥有核弹头,如果日本愿意一夜之间就可以拥有数千枚核弹头。”公然向中国挑衅。可是中国仍然以宽大为怀的态度邀请日本来中国13800人,于9月28日在人民大会堂召开了中日建交30周年纪念会,并没有因为日本对中国的伤害而取消了这个纪念会。这个气度与日本形成鲜明的对照。?

综以上所述,我认为“新思维”逻辑混乱,以这种思维方式来探讨中日关系,不可能得出正确的结论。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