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语言学校的毕业生来说,如果不想回国,还想留在日本,那就要再去上学。在国内上过大学的可以去上研究生,没上过大学的就要去上大学,或者上专门培养一技之长的专门学校。这种学校大概相当于我们的中专,可以拿到签证。
    语言学校的签证只有两年,两年中如果找不到合适的学校继续保持学生身份,那么只有离开日本,或非法滞留。也有些人和日本人结婚,然后再以日本公民配偶的身份留在日本。
    转眼间一年半已过去,这一年半时间真是紧张,每天忙碌地打工、上学、回家。平时休息时经常去书店,查关于报考研究生的事,及给老师写信,联系读研究生的事情。
    在正式注册读有学位的研究生之前,还可选择读研修生。研修生没有学位,不算正式的研究生,通常进入想要报考的研究室,熟悉大学和研究室的情况。没有选课的需要,没有具体的要求,可以利用这一阶段时间学习日语,专心准备研究生入学考试。很多留学生就是以研修生的身份去日本的,在大学里学日语,准备入学考试。
    研修生的入学不需要考试,只要指导教授觉得你能干,同意招收你就算合格。研修期间也没有考试,在这一年半载的时间里,专心准备入学考试,这对每个留学生来说都是求之不得的。
    但日本人很保守,不太相信别人,尤其是不认识的人。要想成为研修生,通过认识教授的朋友介绍、推荐,和教授谈谈,很容易就成了,日本政府也鼓励多招留学生。但没人介绍的话,就需要自己给教授写信联系,这样就难了很多。日本的教授,更广泛地说,每一个日本人都是很难相信一个素不相识的留学生的。
    但日本人上研究生的人不多,招不到学生对教授来说也是不好办的事情,所以并非一点希望也没有。这条路的结果,是由机会、运气、个人努力和才干等综合因素来决定的。我没有什么可依靠的,只能通过自己来找指导老师。
    
    日本的研究生是两年毕业,各大学的研究生招生也是自己学校的事,考试时间、题目和考试方式都是各个学校的事情,所以考哪间学校就要找哪个学校。
    我多次给一些教授写信,介绍自己的情况,请求能够去他们的研究室作研修生,但结果都不好,大部分教授都未给我回信,只有一次一个教授约我见面。和那位教授见面时,当时日语只学过一年多,日语不好,又对那位教授的研究方向了解不多,最后也没谈成。
    去日本后第二年的4月份,和我一同到日本的同学,各有各的招儿,基本上都找到学校了。新学期开学时,语言学校我们班的人基本走光了,上大学的上大学,读研修生的读研修生,只有另外两三个人和我无着落。当时可供选择的路,只有通过9月底的研究生招生考试,直接去读研究生。但这个办法很危险,考不上的话,就已没有回旋余地,只有回国或非法滞留这两条路。
    
    日本的大学分为国立和私立两种。国立大学像东京大学、东京工业大学等,这些学校由于政府投入充足的资金,学费便宜,教学条件好,出来就业机会也好,大部分日本人都希望能上国立大学,但是国立大学的竞争很激烈。私立大学学费较贵,但像早稻田、庆应等有名的大学有很多财团支持,较容易得到助学金或奖学金。
    上私立学校对我来说,实在没有那个经济力量。私立学校考试的费用和一入学就要交的入学金对我来说是一笔巨大的开支,所以我只能考国立大学。
    只考一所大学风险太高,一次失败就全部失败了,没有时间再考了。我选择了3所大学——东京大学、东京工业大学和电器通信大学。这3所大学在日本非常有名,东京大学和东京工业大学的理工科都是日本大学中数一数二的。东京工业大学在日本被称为日本的麻省理工。而且这3所大学都在东京附近,这样就不需要老远跑到其他城市,可以节省考试费用,考上后如果没有奖学金的话,在东京也容易找到工作打工养活自己。
    决定学校后,就要去各个学校拿资料,了解情况;根据不同学校的要求,准备相关资料。报名截止日期前,将考试费和资料邮寄给学校,也可以自己去学校亲自办理。
    在准备资料了解各学校的考试情况时也碰到很多的事情。首先,不管去任何学校考试都需要我所在地方的户籍处开一个在籍证明。在日本的外国人,每个人都有日本政府发的居留许可证,那就是在日外国人的身份证明。在户籍处办理在籍证明时,只要将居留许可证给工作人员,他们就会给你办好。
    
    拿着居留许可证去了户籍管理处,工作人员在里面忙了半天,过了一会出来告诉我:“李先生,对不起,根据我们记录,你在几个月前已经回中国了,现在你不应该在日本。”我听后,不可思议,说:“你们搞错了,我现在就在你们面前。”
    他告诉我:“对不起,我们没办法给你办理在籍证明,我们这里没有你的在籍记录,你不在我们这里。”争执了半天,最后他告诉我让我拿着护照再来一趟。这样,由于他们工作的失误,浪费了我半天时间。
    第二天,拿着护照又去了。工作人员看了护照,最后给我开了证明。临走时,他们解释是我在移民局的登记纪录和户籍管理处的注册纪录不符才出现这个情况。我要不去办入学考试的证明,恐怕我还要不在日本好长时间,但我算到哪里了呢?
    
    去东京工业大学交材料时,工作人员知道我是语言学校的学生后,难以决定我能否参加考试,专门问了留学生课的课长,得到肯定答复后才收下材料,同意我参加考试。
    去电器通信大学,我告诉里面的工作人员来的目的后,得到了一份报名表。在这个学校面试时,才知道我参加了不该属于我的考试。电器通信大学的研究生入学考试,以在日本读过大学和没在日本读大学的区别,分为两种不同的考试,前者主要是日本人的考试,而后者主要是留学生的考试,两种考试的报名表不同,我拿到的是参加日本人考试的报名表。留学生的考试内容较简单,但我并不知道其中的区别,参加了为日本学生举行的考试。面试时才发现这个问题,但为时已晚无济于事了。
    
    该准备的准备完后,考试日期就临近了。日本考试分为笔试和面试,和国内的考试很不一样。根据学校的不同,考试方式也不同。像东京工业大学,笔试合格了才有机会面试。而东京大学和电器通讯大学,不管笔试结果如何都有面试。
    大学里各个专业的老师,很多是其他相关专业老师兼任的。日本人报考研究生前会先和老师见一面,谈谈研究方向,了解一下师生之间脾气合不合,将来会不会有矛盾等。这些作法对日本学生来说是常识,但对于不了解日本、没在日本大学待过的留学生来说是很难明白的。
    我并不知道其中的奥秘,没有和相关的辅导老师联系,直接参加了考试,最后虽然入学读了研究生,但在学校里还是吃了大亏(见后述)。日本的大学不公开考生成绩,不是考试难考,而是学校里土规矩土办法实在太多,老师之间的关系实在太复杂。
    3家大学的笔试集中在一起,面试也是集中在一起。3家的笔试考完后,我觉得自己答得不是太好,但也可以。如果只从笔试结果上来看,应该都考得上。
    东大的各科,估计自己每门都能有六七十分。考试中,我发现在最后几天有的人根本没来,还有些人考了一半就交卷走了,这些人不少,他们肯定考不上。我想我的成绩应该在30名考生中排在前几名。
    东京工业大学的专业考试更是离奇,专业课只考一门课,加考英语。我是留学生的缘故,还要加考日语。考专业课时,我报考的专业可以选考其它专业的考试,我选的那门专业课大约有十来人参加考试。考试共出了20道左右的考题,除了三四道必答题外,再选其他三四道题,总共要做七八道题。
    必答题我做了不到两道,有信心做对的只有一道,还有一道根本没把握。即使做得全对,最多也只有二三十分。我觉得这个成绩很差,但周围的人比我还差。
    周围几个人,3个小时考试时间里都在玩笔,弄出很大声音,根本没写东西。等到交卷时我看见大部分人的卷子第一页都是白卷,考题和试卷是分开的,第一页要是白卷的话,那应该整个就是白卷。
    考完东京工大的笔试,我觉得专业课可能是前一两名,虽然成绩不过30分。英语考试考得不坏,所以和日本学生比,我的成绩绝对算好的。虽然考试成绩不公布,但我深信我的成绩是前一两名,只是无法证实罢了。两年后在和我的系专业主任谈话时,这一猜测得到了证实。
    电器通信大学的考题比前两所大学都简单,更是没问题。所以3家大学的笔试我都是以前几名的成绩过关的。
    
    笔试完后,紧接着就是面试。
    第一个面试的是东京大学,我记得别人没问我什么重要问题。面试完后往外走时,主管面试的一个老师跟着走了出来,很严肃地对我说:“李先生,你快给你报考的指导教授打电话,他要是不收我们也没办法。”
    数年后,等我在日本的大学里学习过后,才知道其中的奥妙。我报考的东京大学的教授不是我所报考专业的专职老师,而是兼职老师。面试那一天,那位教授不在场。面试的一个主要目的是看学生和指导教师是否合得来,老师没有见过学生,是很难录取的,系里没有权利决定老师录取学生的事,所以系里爱莫能助,只有我自己和教授谈。但对这些日本社会的作法,我是不清楚的;我以为考试就是成绩面前人人平等,按分数的高低来招生。
    当时并未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但还是马上给那位指导教授打了电话,但当时他出国开会去了。但第二天,东京大学的考试结果就要出来。翌日打电话去问,他们告诉我未被录取。
    接下来是电气通信大学的面试,面试时一位老师问我:“为什么你不参加留学生的考试而参加日本人的考试?”我说:“我不知道有留学生考试,我去拿考试申请表,工作人员就让我参加这个考试。”
    我的成绩不错,老师也没有故意刁难我。一位老师问我:“你和报考的老师见过面没有?”我说:“没有,我不知道要和老师见面。”那位老师又说:“是否录取还有几天才能决定。录取之前,一定要和你报考的指导老师见一面,谈一谈。”
    这样,电器通信大学的考试就算完了,只有等结果了。面试时那位老师说的话我不敢忘记,和指导老师必须要见一面。马上打电话,那位教授很客气,立刻约我见面。见面后只谈了十多分钟,我就感觉到我已被录取了。
    我明白了与老师面谈的重要。录取与否,除了成绩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指标,就是看是否和指导教授能合得来。在日本工作数年后,我才明白和指导教授见面更重要的是要拜托指导老师关照你,就像一个人要在日本的公司拜托业务主管,求得一份工作一样。
    和电器通信大学的指导教授见过面后,东京工业大学的笔试结果也出来了,我又在面试考生之列。有了其他两所学校的经验,我去找东京工业大学的指导教授。由于他是我所考专业的兼职教授,所以我的材料还未到他手里,他不了解我的情况,没办法决定,只有等面试了。
    到了面试那天,由于专业不太对口,所以这位教授并未收我作研究生。我是从东京工业大学研究生院的资料上查到他的名字了解其研究方向的,事实上有些出入。
    面试的最后,一位老师问我:“如果你不能去你所报考的研究室,你愿不愿意去其他研究室,改学其他专业?”我听后,毫不犹豫地说:“愿意。”这样,东京工业大学的面试就算结束了。
    面试完后的情况就是即使我考了第一,但如果没有研究室收我,我还会向在“东大”那样,没办法被录取;如有研究室愿意招收我,我的条件已没什么问题。能否考上东京工业大学我心里没有底,这次找谁谈也不知道,只有听天由命。但最后那位老师问我愿不愿意去其他研究室,使我有一种感觉,东京工业大学应该有希望。
    过了没几天,电气通信大学和东京工业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到了。东京工业大学指导教授的名字是管野教授,我想这就是在面试时问我愿不愿意去其他研究室的那位教授。
    考上研究生了,在日本的最困难阶段应该算是过去了。
    
    考试的经历,实在是一次很好的学习机会。我想起鲁迅先生的一篇文章,讲的是他在日本生活期间,感受到了城市人的冷漠和乡村人的热情。日本的大学,也好像有城市乡村之分,东京大学就像一个城市大学,高高在上,不为学生着想;而电器通信大学,就像一个乡下学校,老师很热心,尽可能地为学生而想,帮助学生;东京工业大学就介乎这两者之间。
    这一段经历实在太惊险。中国人的考试都是论成绩,录取与否由成绩来决定;而在日本,和指导教师的关系,有时比成绩更重要,按中国人的说法,可活动的余地更大。
    我参加东京工业大学的考试,同一考场中日本人的专业课考试不少人是零分或近似于零分。但我相信即使得了零分,也有相当的人被录取。招生时,指导教授只要说一声他那天没发挥好就可以了。这就是日本。
    几年后,读到一位日本人写的一本关于他留学中国经历的一本书。书中说道,一位日本人参加了入学考试没考上,那位日本人很不服气地说,考试失败不是他的成绩不好,而是由于其他留学生向老师送礼,他没送,所以他没考上别人考上了。我看后,觉得这个日本人真是缺乏自知之明。我接触过很多日本的大学生,觉得他们实在水平太差。很多日本人告诉我,现在在日本,只要会写自己的名字就能读大学。
    不管怎么说,我考上了东工大和电气通信大学,我很高兴。这件事也是我至今觉得十分骄傲的一件事——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日本的国立大学。

和我一起来日本一个班的一个女生,她的姐姐也在日本,她多次告诉班里的同学她的男朋友在德国。她在国内没上过大学,日本大学十月份是不招生的,所以为了能得到签证,只能去读专门学校,但她也快30岁了,专门学校之后的路也很难。
我离开学校前的一天,她向我告别,告诉我她考上了一所专门学校,我也就祝福她找到了出路。过了没几天,班里的其他同学就告诉我她和一个日本人结婚了,实在是出乎我的意料。在外的人,每个人都有各自的困难,很难得到别人的帮助,这种事情或许觉得不可思议,但在日本为了签证、为了生活也是不奇怪的。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