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试结果拿到后,离开学还有4个来月,语言学校的签证已快到期,再申请签证时需要更换签证种类,即从语言学校的签证转换成留学签证。有了考试合格证书,上研究生已成定局,所以我想拿到签证应没问题。冰淇淋店的松本店长也对我说:“要是入管局不给你签证,去法院告他们。”
    东京工业大学在日本是一所有名气的理工科大学,号称“日本的麻省理工”,日本人对能在这所学校上学的学生很羡慕,一起打工的伙伴和语言学校的老师同学都祝贺我。
    考试前几个月没怎么打工,考试完后我已身无分文。来日时花的那笔费用还未还清。从我打工以来,王丽多次催我还钱,数次我给王丽的钱被她作为手续费拿走了,担保人替我交的学费还未还清,大约还剩一半左右。我工作不稳定,收入不高,再加上要考试等因素,省吃俭用也入不敷出。欠债只能一两个月还一点,尽力而为。所以,在日本干了近两年还未还清赴日的费用。
    考试结束后,朋友给我介绍了一份新工作,在搬家公司工作。搬家公司干的是体力活,工资很高,比我在冰淇淋店的工资要高一倍多。开学前这段时间,正好可以用来打工还债,同时存点钱为上学准备。考上研究生,是我在日本的一大转折点,生活充满了希望,前途一下子光明起来。
    
    离签证到期还有一星期左右,我拿着考试合格证书和有关资料去入管局办签证。官员看了材料了解情况后告诉我,我还未办入学手续,不能算研究生,以现在的情况,他们不会批准我的签证。我拿的是考试合格证明,而官员告诉我只有见到学校发的入学许可证书后,才能给我办理签证手续。
    离开学没几个月了,况且很多手续需要在开学前办理,我想跟学校谈谈,也许先拿到入学许可证明并不难。
    我到了东京工业大学留学生科,工作人员听了我的情况后,很有礼貌地告诉我:“李先生,我们现在不能给你出具入学许可证明,因为现在你还没办理入学手续,不是我们学校的学生,我们没有办法给你出具那个证明。只有到明年3月底,你交了入学金以后,才算我们学校的学生,才能给你出具入学许可证明。”
    电气通信大学和东京工业大学一样,都是日本国立大学,入学手续是一样的。但还是报着试试看的态度去了,那里的工作人员回答和东京工大一样。所以,当时是没办法拿到入学许可证明,虽然离来年的3月末开学只有4个月时间。
    没办法,我又去入管局,告诉他们我的实际情况。
    日本的大学4月1日开学,3月末开始办入学手续,交上入学金,拿到入学许可证书,再办理来日申请。而一般入管局的审理申请过程需要大约两个月左右。这样的话,如果现在不给我签证,我没有居日身份只能回国,再办手续来日本的话,恐怕就要到六七月份了,根本不能在4月初准时入学。
    还有,奖学金一般在新学年开始时最容易申请,3月末开始申请,4月份就基本完了,9月份开学的那个学期已没有什么奖学金了;还有学生宿舍申请等手续马上就要办理……
    入管局的官员听了我的话,告诉我:“李先生,您的这种情况是一种非常特别的情况,但这几个月没有合适的身份让您留在日本。您在日本的话,入管局没办法管理像您这样的情况;实在没办法,您只能回国等上几个月。”
    老实说,当时我连买回国飞机票的钱都没有。离签证到期只有两三天时间,订机票的时间都没有。最后入管局的官员答应给我两个星期的回国准备时间。我打电话告诉王丽情况。她说她也没碰到这种情况,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不想非法待在日本。已考上研究生,在日本只要进了大学门,就可稳稳当当地毕业。而毕业后,凭东京工业大学的招牌,在日本找一份不错的工作是不成问题的。有非法滞留的记录得不偿失,我不想选择这一条路。
    回国,对我来说也有很大风险。在日本我无依无靠,再来时需要办理各种各样的手续,谁会替你真心办呢?又要花多少钱呢?上学晚了怎么办?上学的入学金、学费怎么解决……
    最让我担心的是,我还欠担保人一笔钱,下次他能顺利地答应为我担保吗?思考的时间都没有了,签证马上到期,可选择的方案只有两个:回国或非法滞留。我选择了回国。
    
    选择了这条路,就有很多事情要处理要准备。买飞机票的钱还没着落,这几天里能干的事尽量自己干比较好,能想到的问题尽可能解决。实在无能为力的,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听天由命。管不了、想不了那么多了。
    没有钱,有时间能打工还得打工。好在搬家公司的工作是干完当天就结帐,这样只用了几天就赚够了买机票的钱,马上买了飞机票。在冰淇淋店的工资回国前拿不到,只有托朋友日后代我领取。
    回国前,又去和担保人见了一面,拜托他明年再来日本时继续担保我,我也承诺欠他的钱等我来后一定还他。保人答应了我的请求,告诉我没问题。回国前,又托了几位语言学校的朋友,请他们办手续时多帮忙。这些事办完后,我从日本回国了。
    
    回国后的日子真是度日如年。
    元旦前,我给担保人去了封信,告诉他我的情况,拜托他在办入学手续时多帮忙。我也给我的指导老师去了封信,告诉他我的情况。转眼之间就到了3月份,办理去日本的手续又拉开了惊心的一幕。
    一切都像在预料之中,怕什么来什么。保证人3月中旬突然告诉我,他不愿意再为我担保。马上就要交入学金了,入学金一般在开学前两三天才开始交,只有两三天期限。如若不交入学金,就自动取消入学资格;但交了入学金,没有担保人的话,还是去不成日本,入学金也就白交了。
    没有办法,还得去求王丽。母亲去找了王丽的父亲,说明情况,无论如何请他帮忙。王丽的父亲毫不迟疑地答应尽力帮忙,马上给王丽打了电话。
    我也数次给王丽去电话,请求她帮我搞好担保人这一关。但王丽告诉我,她最近不教我的保人中文了,和我的担保人的关系已不如从前密切,现在说话担保人也不一定听,这件事好像较麻烦。这期间,我的朋友已替我交了入学金,拿到了入学许可证明,只等担保人的材料一到,就可去办理赴日申请。
    大概是王丽和我的担保人通了好几次电话,我也从国内给我的担保人打了几次电话,拜托他;同时我在日本的朋友,亲自去见了王丽和我的担保人,最终担保人答应替我担保,但条件是我必须还给他余下的欠款。在日本的朋友借给我一笔钱,另外我自己也尽力拿出一部分,最终还清了欠了两年多的债。担保人也在担保材料上签了字。
    这时已开学一个月左右,学校的事已是一塌糊涂。
    拿到担保人的材料后,在日本的朋友就替我办理去日留学手续。一般申请需要两个月左右,但这次我的申批比较快,大约过了一个多月,在日本的朋友就拿到了申请许可的通知。等收到朋友从日本邮寄的材料后,已是6月了。
    赶紧到北京办签证,将材料交给日本大使馆后,还需要等一个多星期。在这一个星期的时间里抽空上街转转,买点礼物,日本人喜欢送礼,不带说不过去。
    这次去有什么事都要靠指导教授,和他的关系一定要搞好,指导教授肯定应有一份礼;另外,不管怎么说,担保人也应有一份;替我办事的朋友、王丽等人也应有一份;还有我在冰淇淋店打工时,川上太太对我不错,我替她翻译过两三封中文信,本没有说收她的钱,但她还是趁我回国给了我两万元日币,那两万日币对我来说实在是雪中送炭,也应给她买点礼物;到了新研究室,应给同一研究室的同学至少买点茶之类的……
    紧紧张张,一个星期过去了。顺利地拿到签证,买好机票,又飞到了日本。这时已是6月末,学校开学近3个月,上学期的课已上完了,过两三个星期就要考试了。到日本后,见到帮我办事的朋友,才知道他们见我晚了这么长时间,已在5月替我办了休学手续,离下学期的9月开学还有数月时间。一直绷着的心这时才放下来,好在又平安地到了日本,但愿多磨的结果是好事。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