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生活期间,交往最多的就是台湾人。在厦门读的大学,所以会讲几句闽南话,跟台湾人很容易沟通。再加上我上的日语学校是台湾人办的,校长老师学生都有很多台湾人,在日本的第一份工作冰淇淋店也是台湾人办的,所以和台湾人接触的机会多。
    刚到那家店工作时,已是12月初了,当时也有很多台湾学生在那里打工。台湾男人都要当兵,所以虽然他们都是大学生,但他们的年龄比同期的日本学生要大很多,和当时的我差不多,加上我是仅有的一位大陆同胞,很受台湾同胞的照顾。
    我去了没多久,就和他们混熟了。我经常和他们开玩笑,问他们:“以前我在大陆上大学时要军训,教学的内容就是当台湾和大陆发生了战争怎么应付,你们当兵时是不是也学这些东西?”他们告诉我:“是,我们也要学这些东西。但台湾人现在都不想打仗,可能打不起来。”    
    过了元旦,大部分台湾人因为毕业要联系工作再加上考试等其它原因都不来了,店里的中国人只剩下李先生、章先生、阿芳和我。
    李先生在日已有五六年了,马上就毕业了,因为他个子小,为了同我区别,大家都叫他小李,但他年龄比我大。章先生是那家公司台湾分公司的员工,到日本主要是接受培训,拿着旅游签证到日本,但根本没有旅游,每天都在工作。按道理每个星期章先生可以休息一天,但这一天也不能保证,经常要来半天或者根本就取消了。他的旅游签证可以在日本待三个月。章先生很年轻,也很瘦,可能是因为太瘦的原因吧,他是我接触的台湾男人中唯一没有当过兵的人。
    阿芳和我是同一个语言学校的学生,但和我不是一个班,她和我几乎是同一时间到日本的。当时我们那届学生较多,大陆学生一个班,台湾学生一个班。大陆班学生男生多,台湾班女生多,大陆班的很多人都想到台湾班。阿芳是我介绍来这家店工作的,和我关系很好。阿芳家里经济条件很好,不缺钱,但由于放学后很无聊,所以也来工作,可以边工作边学日语。
    章先生和小李都是台湾的本省人,二人关系特别好,章先生有不懂的事就找小李,休息日小李也带章先生去了东京的不少地方。小李很喜欢了解大陆的事情,所以他经常问我一些关于关于大陆的东西,我们两人经常聊天。
    大概在日本待的时间太长了,小李对台湾的很多东西都很看不惯了,经常贬低台湾。小李经常告诉我他小时候,学校里不许讲台湾话,只能讲国语,讲台湾话的被抓住要罚款并通报批评。
    数年后的一次,我在东京参观了一家台湾人办的华侨子弟学校。在学校告示栏的地方,我看见了一条校规,规定在学校不许讲中文以外的语言,否则要罚款,还列有被罚同学的名单。为了培养中国人子弟中文语言的纯洁性,台湾人的作法比祖国大陆还严得多。
    一次, 小李告诉我:“我现在觉得台湾人实在是太可怜了。”我觉得很奇怪,怎么突然有这个话题,就问:“为什么?”小李:“我看过一篇报道,说台湾的人均纸张消费量是世界第一位。”我说:“那不是很好,纸张大量印书本了,这说明台湾人爱学习。”小李说:“哪是学习了,都是拿纸到庙里烧香拜佛了。”
    我听后,没说什么。小李又接着说:“我在日本待了五六年,和很多台湾人都觉得没有话说。在这儿,我觉得我和章先生就没什么话可说。”接着,他告诉我台湾人的家族观念很重,大的家族每到祭祖日或是宗教节日花上亿台币做冥币、纸的车马等都不奇怪。每当这种节日到了,通常要请客,请客的规模是大陆没法比的,排上数公里的流水席也是常有的,这些都超过我的想像。
    这次谈话过了没几天,小李就因为要考试暂时休息没来工作,店里只留下了我、章先生和阿芳。
    像章先生这样来日本出长差的,举目无亲,和店里的日本人没什么可说的。到了店里就是干活,每天上午9点就开始上班,干到晚上9点多,也很无聊。他住的地方没有洗澡设备,我住的地方也没有洗澡的地方,下班后他经常带我去公司的仓库洗澡,我们俩很快就无话不谈了。
    过了没多久,章先生告诉我他喜欢阿芳,他已向阿芳表示了他的爱慕之情。虽然他们有时一起吃饭,但阿芳好像不喜欢章先生。章先生很痛苦,我也就经常安慰他。
    章先生心情很不好,有时就用店里的电话偷偷打给台湾在店里一起工作的女性朋友聊天。因为老板在台湾有业务,所以有时要用店里的电话给台湾打电话,往台湾打电话可以蒙混过关。
    一天晚上,店长不在,章先生悄悄对我说:“李,台湾的店里有一位小姐叫雅雪,她很漂亮,我现在要给她打电话,我和她聊完天后,你再和她聊天。”我说:“我又不认识雅雪,跟雅雪说什么?”章先生:“没关系,你们俩人聊聊天。”
    说完,他就用店里的电话拨通了台湾的国际长途。找到雅雪后章先生开始和雅雪聊天,他们谈得很亲热,就像是恋人。台湾朋友比较开放,男女之间即使不是恋人关系讲话也很肉麻。
    过了大约有10分钟,章先生对着电话讲:“雅雪,现在和我一起打工的还有一位大陆的学生,你现在和他讲话好不好?”大约是对方说了好后,章先生将电话给了我。
    接到电话,我对着电话说:“雅雪,你好!”“你好”,一个非常甜蜜的毫不做作的声音回答。
    我就开始和雅雪聊了起来,雅雪告诉我一些台湾的事情,我告诉她一些日本的事情。说了几分钟,我觉得差不多了,就说:“雅雪,我要挂电话了,放假了你到日本来玩好不好?”雅雪:“好,放假了我到日本去看你们,有空了你到台湾来玩。”
    这样我就挂了电话。这是我第一次也是仅有的一次打电话到台湾。不管怎么说,心里还是很高兴,觉得台湾朋友还是够意思。不过,上班时间用公司电话打国际长途和女孩子聊天,心里还是有一点自责。
    过了没几天,一个晚上,日本店长在外面卖冰淇淋,章先生的脸色很不好看。我想,阿芳可能又拒绝章先生了。章先生悄悄对我说:“我要给雅雪打电话。”我提醒他:“店长在外面。”章先生:“我知道。”说完拿起电话又拨通了台湾的国际长途找雅雪聊天。
    章先生才说了1分钟,店长就跑了进来,章先生毫不顾忌还在打他的电话。店长不懂中文,就偷偷问我:“章先生给谁打电话?”我说:“不知道。”
    店长也没说什么,但我想他事后一定查了电话单知道了章先生给台湾打电话的事情,也可能给台湾老板汇报了。日本人很认真,这种事情是不会放过的。从这以后,章先生就不用店里的电话打国际长途了。
    很快,小李的考试完了,又来上班了。来上班的那一天下午,打卡时他怎么也找不到自己的考勤表。这时,店长过来对他说:“小李,对不起,我以为你不来了,所以又招了其他人来顶你的工作,实在对不起。”实际上,因为店里的生意不好不需要人了,老板将小李开除了。
    临走时,小李对我说:“晚上下班后到我家来,我请你吃饭。”我不想去他家,但是当时由于工作不理想,工作时间不够,收入很低,我想麻烦小李帮我找工作,就答应他晚上去他家。晚上下班后,章先生知道我要去小李家,就跟我一起去了。他们两人很熟,互相串门是不需要打电话约的。
    到了小李家,章先生就像到了自己家,开开冰箱就找东西吃。小李看了他一眼,没说话。我看小李不高兴,以为是他计较被老板开除的缘故。章先生也看小李不高兴,就问:“你怎么了,不高兴?”小李对我说:“前几天的毕业考试有一门课我没考好。如果不及格的话,我就不能毕业。”我问:“怎么搞的,那里出错了?” 小李:“其实都怪我。考试那阶段我去炒股票,股票跌了,损失了好多钱。那笔钱实在太多,我不知道怎样向我父亲交待。”
    九十年代初日本经济开始不景气,股市大崩盘,很多人在股市上损失了很多钱。但我还是没想到在学生中间股票也这么流行。章先生以前告诉我,小李的父亲生意做得很大,他们家算得上台湾的富户。所以他说亏了,可能是笔不小的数目。
    但是大部分日本的大学,特别是像小李所在学习的私立大学,很多学生并不好好学习。平时不是玩就是打工赚钱,很多人考试时什么都不会。毕业不了的事几乎没有,因为这些学校要靠学生支付高昂的学费来维持,有人不能顺利毕业的话,以后招生时很难再招到充裕的学生。所以只要不出太大差错的话,大家都能毕业。
    我安慰小李:“日本的大学没有毕业不了的,我相信你一定能毕业。”小李听了我的话,显得很高兴,说:“如果我能毕业的话就太谢谢你了。”乘机我也请小李帮我找一份工作,现在的工作上班时间太短,不能维持基本的开支,最好能有一份收入更高的工作。当天晚上已经很晚了,三人就睡在了小李家。第二天早晨起来,大家分头各忙各的事。
    过了大约一个星期,小李兴冲冲地到店里找我,对我说:“我毕业了。”我说:“祝贺你。”
    接着,小李告诉我,他已帮我问了几个地方,由于经济不景气很多地方都不招人,特别是像我这样不会日语的外国人找工作就更难。小李答应带我去他以前工作的一个店里问问,那天我正好发了工资,再加上章先生快要回台湾了,以前他数次请我吃饭,我也想请他吃顿饭感谢他对我的照顾。所以我们决定当天晚上我们三人一起去小李以前打工的地方去吃饭,再为我找工作。
    当天晚上,我们去了小李以前打工的那家店,首先找到店长问他要不要招工,没想到那位店长直接回答不招,一句多的话都没有。我很沮丧,随便点了几个小菜,又要了两瓶啤酒,就开始喝酒。 我问小李:“你到台湾后下了飞机,最想干什么?”小李:“下了飞机,我就要到庙里拜拜。”我想起他以前说台湾人可怜的话,就笑着说:“你又要为台湾纸的消费量做贡献。下次世界评选的话,台湾人均纸的消费量还是世界第一。”
    小李笑笑没说话。酒刚喝了两杯,小李可能喝的有点多了,很严肃地对章先生说:“你知不知道,虽然我们都是台湾人,但我实在和你无话可说。”这话说得太突然,我愣愣地看着;章先生更是嘴巴大张呆呆地看着小李,不知说什么好。换了谁都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自己觉得最亲近的朋友突然说他和自己没话说。
    小李这时酒也有点醒了,但改口已经来不及了,只好说:“我和李先生有话说,他告诉我很多我不知道的事情。可能是我离开台湾太久的缘故,和你无话好说。”台湾人有时就像小孩子,一会哭一会笑,不知道他们下一步想干什么。当天晚上,每个人都不高兴,饭也吃得不开心,不欢而散。
    章先生追求阿芳还是总被拒绝,很快他就要回台湾了。回台湾前一个星期左右,章先生跑来对我说:“李先生,我想到日本读书,你看好不好?”我说:“好啊。你准备怎么办?”章先生:“我想告诉老板我要来日本读书,到日本后我也去你们的学校学习,上午我上学,每天下午、晚上和周末节假日我到店里打工。这样我不用辞职,也可以养活我自己……”
    我知道他更重要的目的是追求阿芳,但学习终究是好事,我鼓励他。当天晚上他就打电话告诉了老板他的想法。
    过了几天,又见到章先生,问起他和老板谈的结果。章先生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可能是又挨了老板的骂,心情不好,只是说:“不管怎样我都要来日本读书。”我说:“下次再来时我们再见。你要不要去和小李告别?”章先生:“人家和我无话可说,我何必去打扰人家呢。”日本的生活对他来说实在是不顺利,他爱的女孩子不喜欢他,他觉得最亲近的朋友突然告诉他和他无话可说……
    这样,章先生回台湾去了;小李拿到毕业证也回台湾了;阿芳由于不能忍受老板也不来上班了。由于没有找到其它工作,只剩下我一个人还在那间店里打工。

    台湾的很多学校毕业前有一起旅行的习惯,但由于台湾法律规定没当过兵的男人禁止出国,所以中学生出国旅行的话全都是女生。台湾的女生很开放、热情,她们走到哪里闹到哪里,根本不考虑场合。
    有一天,我们店里来了20名左右来日旅游的台湾中学女生,看到我们卖的冰淇淋,大家都说要吃冰淇淋,当时会说汉语的就我一个人,主要由我来收钱给她们做冰淇淋。
一个胖胖的女生在看了半天后,对我说:“大哥,你长得好帅。”我赶快说:“谢谢……”但我的谢谢还未说完,这个女生就喊道:“大哥,我说你长得帅了,你给我多一点冰淇淋,要这个……”她这样一叫,又有几个人叫道:“大哥,你好帅啊。我也说了你帅了,你给我也多一点……”最后,大家一起叫了起来:“大哥,你好帅啊。我也说了你帅了,你给我也多一点……”周围的客人、工作人员以为出了什么事,都朝这里看。和我一起工作的日本人听不懂汉语,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我第一次见到这种人,觉得可气又可笑。台湾人走到哪都是吃,中国人爱吃的形象就是她们给弄出来的,真没办法。
    但我做冰淇淋时,还是尽量给她们做得大一点,可她们好像根本不知足,很多人都说:“太少了,再多一点好不好,我都说你帅了……”好不容易送走了她们,觉得她们既可爱又可气。
    当天松本店长和我一起工作,也看出点门道来,觉得有意思。那些可爱的女孩走后,他笑眯眯地对我说:“李,你今天做的冰淇淋太大了,……”
    我笑笑,不知道怎么回答他。这次经历使我对台湾人的贪吃有很深的印象,我也知道怎样和台湾人交往。以后数次参加有台湾人参加的活动时,我也用这种办法对付她们,经常花同样的钱,但我能让台湾人给我的东西比别人多。很多和我一起的朋友都很羡慕我,这也是一个经验。
    台湾的富足使台湾人有一种优越感,在大陆同胞看来,台湾人很高傲。但表面的优越感有时也掩饰不了他们的自卑感。一个台湾朋友曾告诉我:“李,你知不知道其实台湾人很自卑。台湾不是一个国家,我们申请签证时属于日本政府的特殊对待,我们心里很不好受,所以很多台湾人都有一种二等公民的感觉。”我说:“那早点统一不就好了?”他没说话。

    钱包鼓鼓的台湾人,其实也有耍赖不还钱的事情。
    我认识一个台湾人,他人很不错。在我所住的有数百名留学生宿舍里,他助人为乐的行为都是有口皆碑的。但就是这个人,借了一位大陆同胞的钱耍赖不还。
    毕业前一个学期,他向一位大陆学生借了一笔钱交学费。我的朋友、那位大陆学生并没有要求他写借条等东西,只是一种口头协议。但那位台湾同胞,还是主动写了个借条,信誓旦旦地一个月内还钱。
    过了一个月,那位台湾人只还了一部分,说剩下的以后再还。这位台湾人总说没有钱,却是留学生中仅有几位有汽车的人,车的维护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每天开车四处转。转眼他毕业回国了,走之前根本没告诉我的朋友,当然钱的事是根本不提了。
    我的朋友很生气,打听到他还有一个哥哥在日本,一个星期天专门去找人。见到后,我的朋友告诉了他的弟弟借钱不还的事情,还将弟弟的借条给哥哥看。哥哥只是对我的朋友说:“我告诉我弟弟,让他还你钱。”朋友无功而返。
    过了一阶段,朋友又打电话给哥哥,哥哥只是告诉再等一等。朋友每隔一两个月就给哥哥打一次电话,但每次的答复都是等一等。最后,这样过了一年左右,朋友没办法,最后打电话:“你告诉你的弟弟,钱我也不要了,但让你弟弟以后不要再借别人钱不还了。”
    这件事过后,我的朋友对我说:“不要轻易相信台湾人,很多人都是无赖。借别人钱不还,或许只有台湾人才能干得出。”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