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航空公司那个八国项目后,我去了由利公司总部,参与为日本电报电话公司开发软件的一个项目。
    项目开发和调试在用户的一个研究中心进行,那个研究中心离我住的地方很远,每天单程就需要3个小时以上。早晨的电车很挤,根本没有座位。在那个项目干了不到一个月,身体实在受不了,病倒了。
    休息了近一个星期,又去上班。由于休息一个星期,当月实际劳动时间不够公司的标准。我和老板只是口头合同,没有正式书面合同,我去入管局办理签证时,老板才做了一份书面合同给我。在不足劳动时间的处理上没有具体规定,我以前也没有碰到这个问题。老板的意思,不足的劳动时间要从工资中扣除,但公司的标准劳动时间每个月是170个小时,较其他公司要长20个小时。我进公司以来,只请过那一次假,也是由于病得不能动了才请假,就这样老板还要扣我的工资。我心里不高兴,觉得公司的福利条件太差。
    按照日本法律,每位员工每年有10天带薪假期,我们公司也不例外。最后,经过商量,不足的劳动时间从我的10天假期中扣除了。扣除时,每天假期的标准时间是按8小时扣除的,我们的标准劳动时间每月是170个小时,但是那个月,即使每天上8小时的班还要差10来个小时,实际上每天8个半小时以上才够标准,这种做法不公平。而且大家都是中国人,都想利用这10天假期回国,何况我已好几年待在日本没回国了。可这样一来,当年回国就不可能了,为了这些应有的福利问题,我和老板有了矛盾。正好,年终奖金也不像老板曾经许诺的那么多。在这种情况下,我就不安心工作,打算辞职另找一份工作。
    我从那家中国公司辞职后,去了银座的一家派遣公司。这次我不是作为公司的正式员工,而是作为一个自由职业者开始工作。简单说,我是一个个体工程师。
    现在,世界上很多跨国大公司,特别是IT行业的公司,为了降低成本,提高利润,在管理上采用灵活的人事制度,有项目时他们才招聘合同员工;项目完后,这些人就需自己找其他项目,公司也不需要再为这些人支付工资。这种经营方式,减少了没项目时的开支,提高了经营效率。
    这样就出现了很多派遣公司,从事这方面的中介工作。当然也出现了很多像我一样的个体工程师。如果有公司聘请我去干项目,我就有工资;否则的话,就没有工资,没有任何保险。由于有此风险,所以工资也很高,这对我来说是求之不得的。这样,我在日本社会自谋职业,真正的独立生活开始了。
    找到银座这间中介公司这个工作很偶然。在日本,为了增加收入,改善工作环境,同时能尽可能做喜欢的工作,每个人都经常要去找工作。
    在那家中国公司时,有一次我看到了一则招工广告。打电话去,那里的工作人员非常热心地让我去谈谈。周末,我就去了银座那家公司。接待我的是那个公司的总经理,叫山口。山口经理很热心,谈了没多久,就决定录用我,答应保证我的签证。工资待遇是前一个公司的两倍,这个诱惑太大了,所以我辞职去了这家公司。
    新公司是日本一家非常大的派遣公司,在银座繁华的地段租了整整一层楼作为办公室,有数千名各种各样的派遣员工,像搞技术的、电脑操作员、打字员、办公室整理文件等等。在这个公司工作的很多正式员工,都是前日本各大公司的职员,退休后到这里打一份工。这些工作人员和各大公司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较容易找到工作。这是日本社会的一个现象,做任何事也要靠关系。
    过了几天,山口经理打电话约我去用人公司面谈。到了约定那天,我和山口经理去了用人公司。没费多大事就决定聘请我了,项目负责人简单介绍了这个项目的情况。
    该项目是为一家银行开发综合新系统。银行的计算机系统使用寿命大约是七至十年,当时那家银行的系统使用寿命快到了,再加上两千年问题等原因,需要新开发一套系统。该项目的总承包商是日本电话数据公司。这个公司号称日本最大的信息产业公司,是名副其实的日本超一流公司。聘用我的公司是日本电话数据公司的一个子公司,这个子公司专门从事金融业的项目。我以该子公司技术人员的身份参加该项目。日本金融业,特别是从事银行的工作,对工作人员的要求较严,很少雇用非日本人,能参加这个项目也是幸运。
    临别时,那位负责人让我有个思想准备,说该项目很辛苦。
    
    没过几天,山口经理通知我去新项目上班。上班后我发现我是仅有的一位外国人。大概是物以希为贵吧,那里的很多人都喜欢和我聊天,问我一些中国的风土人情,所以人事关系并不复杂。
    经过几天的工作,我了解了该项目的一些情况。
    日本电话数据公司自己没有软硬件产品,所有计算机的软硬件都是从日立公司订购的。我们使用的软件原来是美国公司开发的,日立公司修改了一些地方以适合日本人的特殊要求,又将其日文化,所以资料全是日文的。这样,产品不成熟、资料不及时、不配套等毛病就不可避免了。 
    所有的资料放在一个大书柜里,有数人高。由于软件新功能增加及修正等原因,资料更新得很快。每套软件大约半年修改一次,但资料的更新远没有那么快。日立公司作为整个软硬件的供应商,派了很多技术人员支持工作。技术开发过程中有什么困难时,除了现场的日立公司技术人员的支持外,日立公司还设立了一个免费电话服务中心提供咨询服务。
没过多久,我就发现这个项目是出奇的乱,至少这是我在日本干过的数个项目中管理最乱、组织最无效的一个项目,实在不能想像这个项目的组织和管理者是由日本人引以为自豪的日本电话数据公司。
    这个项目主要由三大部分组成。
    银行业务的开发调试部分由日本电话数据公司承担,这是系统的核心部分,也是这个项目最大的部分。
    日本电话数据公司的子公司,即我所在的项目组,主要工作是开发银行系统中日常的有关系统维护,各种数据的备份,安全控制等工作。这个项目组大约有五六个人。
    另外主要是日立公司的技术人员。由于使用的软硬件产品是日立集团的很多公司开发的,各种产品的功能作用不同,都需要日立集团进行指导、维护和支持,所以日立公司有数十人在那工作。
    在该项目成立以前,日立公司已开发出另外一间更大的银行的类似系统。所以在项目开始时,项目负责人可能将问题简单化,认为只要将日立公司开发的另外那间大银行的系统移植过来,并做一些升级及改进工作,增加一些新功能,如将每天的固定业务自动化,减少人的操作,就足够了。但这一点,最后根本未实现。
    在这种复杂的环境下,再加上产品的不成熟,更需要所有相关工作者有更强的独立工作钻研能力及协调能力,更快的适应能力。但这些素质,呆板的日本人是不具备的,反映在这个项目的工作上, 就是不可想像的乱。
    我们小组从事的那部分工作,原想日立公司已开发过类似的工作,将别人的工作移植过来,再提高操作自动化程度就行了。实际干起来后才发现远没有那么简单。
    日立公司开发的那套系统,没有任何设计原理等有关资料,从事开发的人员也几乎不在了。没办法,花了好大一笔钱,从那家银行买来了所有的程序,除了数百个程序外,其他任何资料全没有。最后,又聘请那家银行的有关人员做技术指导。每隔一段时间聘请曾参加过那个项目的日立技术人员,或是那家银行的技术人员来指导我们的工作,当然又要付钱。 
    用的资料及说明书,也是很有问题。我不是日本人,对我来说,只觉得技术上有些说明很难懂,写的和实际结果不符合。我对日文的语法错误认识不足,和我一起工作的日本人曾对我说:“李先生,你知不知道,那本书的日文语法都有很多错误。”平时聊天,谈到工作时,常说的一句套话就是:“试验按照说明书上写的结果出现了。”
    比上面情况更惨的是,各个公司的协调搞得很差,让我体会到了在战场上兵找不到将、将找不到兵的感觉。
    日本电话数据公司原是日本政府机关,民营不久,所以保留了日本政府的官僚作风。做任何事都是按章办事,丝毫不灵活,这种官僚作风,严重妨碍了办事效率。
    这么多公司,彼此之间的联系全靠联络信箱。这是一种非常日本式的工作方法。比如说,我们小组关于软硬件有什么问题,需要日立公司解决时,责任人填写一种问题联络表,就像一封联络信,写出具体的问题及注明希望回答的日期,请有关负责人签名盖章后,然后放在办公室的某一个地方。日立公司的技术人员拿到这张问题联络表后,再去问有关生产厂家;了解清楚后,再在那张联络表上写好问题的解决办法,放到指定地方,再由提问方去拿。
    有时大家即使坐在对面,也会用这种方法联系,而不会去问。这种方法固然责任明确,全部留下了记录,但在那种情况下,问题多得很,都这样干,费时费力不得要领。这种方法根本不适合现在工作的需要,但这是很多日本大公司的作法。
    更难办的是,一起工作的日立公司的技术人员,连他们的计算机都不会操作,大部分的软件一窍不通。有问题问他们时,有些基本的术语都不明白,需要给他们解释。所以有时一个问题要来回重复几次,先要给日立的技术人员说明什么意思,他们才能给相关厂家说明白。
    每个人应干什么,怎么干,当时非常乱,没有计划,没有具体分工。每人都知道有一大堆工作等着做,但谁去做,怎么做,谁都不知道。
    在那个项目里,有两位同事和我一样是自由工程师。他们干这一行已很久,他们两人经常开玩笑,对我说:“这哪里像日本人在干项目,分明是非洲哪个国家干的项目。”我去时,进度比计划晚了很多,日本电话数据公司向用户请求新系统启用时间延期,银行已同意延期。
    项目开发过程中,不可想像、滑稽的事比比皆是。
    我们作为开发人员,还不知道要干什么怎样干时,同一小组其他同事已将有关的操作说明写好了。
    有一位同事,每天到公司后已是10点左右,看看电子邮件,然后去抽烟喝咖啡。过了大约半小时,再回来。又过不了多久,到了12点,去吃饭。饭后,再干一两个小时,参加各种各样的会,日本人比我们更爱开会。开完会,将会议记录整理完,给每个人发一个电子邮件,又到吃晚饭时间了,这顿饭吃一个小时以上。再干,中间再休息一次,就快半夜了,赶着末班车回家。这样的人很多,实际自己工作时间很少,每天主要是开会讨论干什么,单干的东西很少很少。
    我们小组有一张问题表,共有300多个问题。每个人碰见什么不会的,问题表上添上,根本不去想想,查资料自己解决。问题越积越多,小组的“头儿”每天看那张表,对着计划,干着急,最后又开会讨论怎么办,一点不解决问题。但这是非常典型的日本人工作方法,有了问题,自己不想办法解决,先要汇报给领导,和大家讨论,做任何一点小事都要请示。
    基本每天晚上,项目相关的负责人开会,大约从晚上六七点开到10点钟。个人独立工作的时间没有,都在开会、反映问题,很少有人去想怎么解决问题。有一天我从下午开会开到晚上12点才完,真是马拉松的会议,自己干什么事的时间都没有。
    日本人谦虚好学,不会的会问,但很少有人亲自动手去试一下,工作又这么辛苦,肯定是什么都记不住。教了他们过不了几天肯定会忘。所以日本大公司员工的素质都不高,每个人都习惯于接受指示,遵守纪律,大家一起排队进步。
    我们小组每天每人都要添写工作汇报表。这个汇报按小时划分,像两点到3点干了什么,3点到4点干了什么。有一天,一位同事找一个办公室的钥匙,途中别人又找他有其他事情,所以找钥匙用了数个小时,工作汇报表没办法说找钥匙用了数小时,最后不知找了个什么东西添上了。反正大家都不出活,认真的态度高于一切。
    在这里,连续数个月我每个月的工作时间是250个小时以上,很多人每月都是300小时以上。每天晚上很多人都是赶末班车回家。对日本员工来说,周末只能睡个懒觉,睡起来后又要上班去了。
    一位日立公司的员工,经常早晨碰到后,告诉我前一天晚上又睡在公司了。他常说的一句话是:“晚上睡觉想睡在塌塌米上。”
有一个笑话,一天晚上,找一个人时怎么找也找不到,最后这位先生从卫生间里出来,原来他坐在马桶上睡着了,自己也不知过了几个小时。
    一次,我的上司问我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刚完又问另一个,问了我好多问题。我不明白他想知道什么,最后我要问他到底想问什么问题。 
    一位年轻人去欧洲结婚旅行,数月前就为这次旅行请好了假。星期天早晨上飞机,星期五晚上干了一个通宵,没回家。星期六一直干到下午快下班才回家。这个人对我很不错,回来后给我买了件T恤衫。那位年轻人旅游回来后,马上又来上班。回来一个星期,还未和妻子在家吃过一顿饭。一个星期天,第一次和新婚妻子在家吃了顿饭。第二天上班时告诉我们那顿饭吃得很感动。新婚期间经常不回家,这是许多日本年轻人常有的事。
    日本人最大的快乐或许就是工作。
    就是这样干,还是完不了。元旦对大部分人来说,没有放假,只是休息了一天。
    天天每个人都很忙,但做的工作很少。日本人习惯于在一个大房间里工作,有什么问题马上问旁边的其他人,这样固然有可取之处,但每人都没办法独立工作。大家排成队,干什么都要一样,这是日本人从小受的教育。日本的教育是教他们碰见事要问,都要和别人商量,从不要说出自己的见解主张。每个日本人从不会问为什么,只问怎么做。
    有一次, 我们小组要做一个试验,由我来写。我写这种资料不老练,详细写了原理,操作步骤写得较简单。同事告诉我,原理可以不写,但操作步骤要详细写,即使操作者是对该试验所有情况一无所知的人,看了操作步骤也应会操作。
    这样,一起工作的日本人告诉我,为了让年纪大的各位领导明白,大家全部慢下来等。整个的项目进度严重受到影响。每个人都很忙,但实在无效率,日本员工又很有责任心,这都是很矛盾的。但这就是那个项目的实际情况。
    我们小组的项目管理人不知道要干什么,怎么干;打一个简单的比喻,我们的工作就像一场没有教练、没有场上队长的足球赛。每个人都想进球,也很认真,也很努力,这样的结果就是每个人爱怎么踢就怎么踢。每天早晨自己找点喜欢做的事,干完了,写入考勤表。
    最后,好容易熬到元旦,那套系统过了元旦后开始启用,不能再拖了。谁都知道根本不具备使用的条件。由于主管领导已保证不再延期,所以按时启用。我的合同到元旦为止,由于系统启动后有什么问题不可预测,业务主管害怕有大问题,让我再延长两三星期。
    元旦过后第一天上班,到了办公室,满屋子都是人,大部分人都是一夜未睡。这样的状态持续了数天,系统运行进入了稳定的状态。我也无事可干,正好合同也到期了,我就离开这个项目,在开始新工作之前,向山口经理请了几天假回了一次国。

    就是日本电话数据公司和日立公司组合起来,承担了中国最大一家银行的系统开发工作。派遣公司也曾和我谈去中国这个项目工作的事情,但由于项目预算不足,价格上和山口经理没谈成。
    日本公司为了从中国得到项目,用很低的价格去竞争,对他们来说,几乎是赤字项目。但为了将来能在中国IT市场上分得一杯羹,即使那样也干。据公司内部人说,项目真正做起来后当然是能省则省以减少成本。
    和那个项目的负责人谈论具体的项目进展情况时,那位项目负责人告诉我,他们那里的情况比我们还要乱。为了节省开支,日本电话数据公司在给中国作系统时,有时基本的试验都未做。比如中国那家银行由于面积大,共有7种业务处理方式,在日本那种情况是不可能有的。按要求应该每种方式都做实验,可是那样做就需要大量的人工和时间,不做公司就省了很多。这样的话,这家银行将来系统运行后不可避免会有不安定的隐患。
    中国企业订购日本公司的产品时,日本人的作法就是很多关建零件和人员培训都另收费用,国内厂商和日本人做生意时要充分注意这一点。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中国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中国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中国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