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场
景:和龙峪分防衙门。
时:接上场。
   ? 禄贞正与和龙峪分防经历张兆麟,驻延边吉强军统领胡殿甲紧急商议对策,周维
    桢也在座。
胡殿甲:“日本驻扎在对岸会宁、钟城一带的军队有二、三千人,扬言不日过江,弄得百
    姓恐惶不安。三日前,有个叫村井的日本通译官,跑到我那儿去,叫我千万不要
    干预日军渡江之举。”
张经历:“就是这个村井,还到延吉厅署内去送了一封斋藤给阮忠植大人的日文信。阮大
    人正好晋省未归,衙中也无人看得懂那信,只好由村井去说。他说中国政府已准
    许日本派兵渡江驻扎,准于十五日至延吉厅治。”
胡殿甲:“他们这是趁虚而入。阮大人不在,我又因部下闹哗变而被解官,地方无人主事。”
张经历:“吴大人,刚才斋藤还派人送信来,信上说限我三日内撤离这衙门,这里的民事
    应由他们统监府派出所管。”
吴禄贞:“他们采取突然袭击的办法登陆,现在又要来取代我地方行政机关,看来这一切
    是蓄谋已久的了,我们绝不能让他们的阴谋得逞!张经历,你万万不可离职,你
    是这儿的父母官,你在此开衙理事一天,即表明我和龙峪的主权仍存在一天,如
    果让他们取代了,那日后的边务谈判我们将处于十分不利的地位。”
    ? 胡统领的文帮带柏文蔚此时走了进来,手上拿了一卷东西。
柏文蔚:“各位大人,渡江的日军已达三百多人,斋藤派人四处贴告示,我揭了一份来。”
吴禄贞:“打开来看看!”
    ? 柏展开了告示,只见开头一行是“大日本统监府派出所所长斋藤季治郎告示”。
  ? 禄贞看着看着不由念出了声:
    “‘本职之来此地,乃在仰体大韩国皇帝陛下之圣意,依统监阁下之命,保护尔
    等韩国人民之生命财产,增进其福利,尔等宜信任本职来归复也。’”
吴禄贞:“你们看,他打着堂而皇之的保护韩民的幌子,妄图因民而得地。胡统领,我们
    给他来个针锋相对,以你的名义也发告示:告诉百姓斋藤之来,未得我政府同意,
    现已去请示徐总督作主。叫百姓既不予承认,也不要惊怕,另外也不要去招惹他
    们。凡诉讼等事决不许去找他们,查出必罚。”
胡殿甲:“好的!”他对柏文蔚说:“这事就交给你啦!”
柏文蔚:“遵命!”
吴禄贞:“这个斋藤还是我在日本士官学校学习时的教官呢,他在日俄战争时就在中国,
    是个所谓的‘中国通’,侵华老手,与他打交道一点也疏忽不得。胡统领,你手
    下有多少兵力?”
胡殿甲:“吉强军一共是四营人,目前倒有三营人因闹军饷问题而哗变。能调得动的不过
    一个营。我治军无方,实在惭愧!”
吴禄贞:“军饷的问题我当早报请督帅予以解决。明日我单骑赴营地以示安抚。我要对他
    们晓以国家大义,明以将士守土之责,并犒赏他们。你先派些兵来保护这分防衙
    门,再把其余的兵力都先调往沿江口岸,以阻止日方军警继续过来。他们看到我
    们有准备,渡江的行动才会有所收敛。此外,我们还应注意保护地方秩序,防止
    无赖之徒籍生事端,给日人以口实。”
张经历:“吴大人,经你这么一安排,我们心里踏实多了。现在老百姓已传开了:‘朝廷派了
        钦差来主事来了!’民心不再六神无主了。明天胡统领的告示一贴,民心将更为稳定。
    卑职一定不离开这和龙峪衙门一步!”
吴禄贞:“好!只要我们将吏百姓齐心协力,一定能先稳住局势!我今夜就去函向督帅反
    映这里的情况,请求再调些兵来。另外,我还准备去夹皮沟山寨会会韩登举,说
    服他为地方出些力。
胡殿甲:“若能说得他们归顺,那倒真是一支兵强马壮的队伍。”
吴禄贞:“胡统领,我还有一事相商,想让柏帮带跟我们一起去一趟长白山。目前形势如
    此紧张,调查边务之事必须尽早完成,他这一带情况熟悉。”
胡殿甲:“没得说的!”他对柏说:“烈武,你就随吴大人去一趟吧。”
柏文蔚:“遵命!”柏文蔚满心欢喜地接受了任务。

第七十七场
景:驿馆。
时:当夜。
禄 贞:“干臣,给徐总督的信函我们必须连夜写好,明晨派专人送出。”
维 桢:“你明天要单骑赴营地说服那些哗变者,不养好精神不行。你把写信的要点告诉
    我,我先起草,你好去休息一会儿,等我写好再叫醒你过目如何?”
禄 贞:“好,那就有劳你啦!先如实报告这儿发生的事及已采取的措施,然后强调此处
    沿江防务兵力不及二百人,必须多增兵力,注重江防,令日人野心稍加收敛,否
    则边务大局万难维持!再力陈万不可许日人越江驻兵的理由有四:如准其在此驻
    兵,我们就会丢失吉林东南的门户,此其一;这一带丰富的森林、矿产将尽落日
    人之手,此其二;让日人占据了长白山,有如高屋建瓴之势,奉、吉二省大局危
    险,此其三;日俄战后,两国在东三省享有同等之权利,若许日驻军,也会引来
    俄人驻军,此其四!此外,后患可虑者有三……”
画外音:吴禄贞不许日军越江驻军,坚持让他们撤兵勘界,以维护领土主权,免贻后患的
    论点,对当时的东三省总督及外务部影响极大,成为“间岛问题”对日谈判的根
    本原则。

第七十八场
景:长白山顶峰。
时:前场数日后。
    ? 吴禄贞一行人艰难地攀上了长白山顶峰。他们卸下背上背的东西,一边喘着粗气,
    一边向四周望去。大家都忘记了疲劳,纷纷欣赏起了长白山秀丽的景色。
禄 贞:“嗬,这可真是‘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啊!”
    ? 年龄最小的测绘员“小不点”,发现了一块石碑,喊道--
小不点:“都来看呀,这儿有块石碑!”
    ? 众人用手抹去碑上的泥土,碑上现出了一个“华”字。
吴禄贞:“是华字碑!十字界碑的第一块。据《盛京吉林通志》及日人的《满洲地志》记
    载,这十块碑是‘华夏金汤固,山河带砺长’十字,分别立于边界上十处。”
    ? 小不点儿重复着这十个字,然后说--
小不点:“那日本人还说这儿是什么归属未定的‘间岛’,真能耍赖皮!”
吴禄贞:“据史料记戴,此处还有一穆碑,是康熙五十一年乌拉总管穆克登查边时所立,
    碑上有‘西为鸭绿,东为土门’字样,后来被人移了地方。当年穆克登查边时,
    韩国还派了一接伴、一观察相随。穆碑实为界碑。”
李恩荣:“穆碑上的‘土门’就是‘图们’,是从满语‘图们乌拉’译音而来,义为万江,
    言众水聚汇之意。只有支流多达一百多条的图们江,才配得上万江之称。日本人
    想以穆碑上的‘土门’来另指其他江或地方,以否认图们江为两国界河,是妄费
    心机。”   
吴禄贞:“来,我们把这一带的地形仔细测量了记录下来!”
    ? 他们开始测量工作。
 
第七十九场
景:长白山北麓,临时宿营地。
时:数日后,夜。
  ? 他们燃起了几堆篝火,或躺或相互依靠着休息。吴、周、柏三人则在火旁谈论着
    明天将去访问韩登举的事。
吴禄贞:“烈武,韩登举那儿离这儿还有多远?”
柏文蔚:“就在那边山北缓斜面一带。平时我们习惯说他住在夹皮沟,其实夹皮沟只是他
    统领的一个区,他现在住的地方叫桦树林子。他的领地东西长二百里,南北宽百
    余里,人口约五万,分为团练会九区,每区有会长,每会都养兵。韩登举曾率部
    抗日、抗俄,因战功而被授予都司衔,不过他虽然接受了官职,平时可不受官府
    约束。” 
吴禄贞:“我怕韩登举对官府的人无好感,离开奉天前,找他的旧相识巡防队统领张作霖
    给写了封信,称我为南方会党首领。”
柏文蔚:“你想得真周到!”

第八十场
景:韩登举山寨。
时:次日清晨。
  ? 吴禄贞、周维桢、柏文蔚三人,着便服沿着山间小路向桦树林子寨子走去。
  ? 来到寨门口,周维桢上前将一封信交给把守寨门的团丁。
  ? 他们一边等候,一边观看景色。
吴禄贞:“此处诸山脉纵横起伏,二水贯流其间,确实是易守难攻的好地势。”
    ? 说话间,寨门大开,韩登举这位四十开外的一身豪气的山东大汉,在他的总理、
    管事及.数名亲兵的伴随下出迎。
韩拱手说:“不知贵客光临,未曾远迎,恕罪,恕罪!”
吴拱手答:“岂敢,岂敢!我等来得鲁莽,还望韩首领海涵啦!”
韩登举:“三位好汉光临,顿使寒寨生辉。请!”
    ? 韩、吴二人携手并肩而入,其他人随在他们身后。
    ? 道路两侧排列着整齐的仪仗队伍。个个肩背长枪,后腰上斜插着大刀。刀把上一
    律系着红绸,在阳光照射下熠熠生辉,更使队伍显得威武雄壮。
吴禄贞:“好一支英姿飒爽的队伍!当年‘敌忾军’的气概犹存呀!”
    ? 听到此韩开怀大笑。
韩登举:“承蒙夸奖,那我就请你们到我校场上去看上一看。”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