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场
景:禄贞卧室。
时:1908年8月28日。
画外音:正当吴禄贞对日斗争取得一次次胜利时,等待他的却是“罢戍”的“金牌”。
    ? 桌上放着一首禄贞刚填完的词--《西江月》(戊申秋中自延吉奉撤回奉天作)。他
    正立在窗前望着明月想着心事。
    ? 景静淑用食盘给他揣来了饭菜,放在桌上,拿起词念道:
    “报到金牌罢戍,空教壮志飞蓬。关心明月满帘栊,偏是嫦娥情重。回首乡关何
    处?长空几阵飞鸿。凭将秋信寄江东,万里封侯一梦!”
    ? 她放下诗,走到他身边。
静 淑:“绶卿,吃点儿饭吧!你光这样生气会气坏身子的。你戍边尽心尽力,百姓心中
    最清楚,是非曲直,自有公断!百姓对你的爱戴,才是最值得珍视的,不是吗?”
禄 贞:“那到是!你这一下还提醒了我,咱们离开时,可得悄悄走,千万别惊动了大家。
    其实我也是对边事的担忧,多于对个人受到不公对待的不满。这次我回奉天,你
    就直接回北京吧!徐世昌那个人谨守故常,他手下的一帮人,又都是些议论皆文
    明,样子皆标致,救事则不足,坏事则有余的家伙。奉天非我久留之地,你别跟
    我来回奔波了!”

第二十二场
景:奉天总督府。
时:10月中旬。
  ? 徐世昌正与吴禄贞研究外务部来电。
徐世昌:“外务部为使中日双方谈判不至限于僵局,避免界务问题的解决拖得越久,事变
    越多,打算提出以在延吉择一、二处开放为商埠的办法作为让步,以期日方能放
    弃欲设日官于延吉驻扎保护之要求,使得界务问题早日解决。他们就此事征询我
    们的意见,你对此事如何看法?”
吴禄贞:“日本人在谈判中所坚持的保护韩民之权,其实是要审判、警察、司法行政之权。
    彼如实行保护,则我之主权仍有名无实!另外,我认为延吉不必开放!通商口岸
    顾名思义,为商而设,非为农而设,延吉的朝鲜人享有土地权,再不得视为韩民。
    至于所有该处之韩国侨商,可就近由日领事保护,不得另设官吏。禁止韩民继续
    入境及以后不得领垦和购田,已领有土地之韩民,应声明丧失原有国籍;在越垦
    地方自行出资购地之韩民,与华民同等纳租交课,一律服从我国法律,日人不得
    藉行领事裁判权从而干预。”
徐世昌:“那你马上就把你的意见写成条陈给我,我将把它附在我给外务部的复电之后!”

第二十三场
景:日使馆。
时:1908年12月。
画外音:一九0八年十一月十四、十五日,光绪帝、慈禧太后相继去世,溥仪继位,改元
    宣统,以载沣为摄政王。
    ? 公使伊集院彦吉正与他的助手们策划新的阴谋。
伊集院:“目前清皇室两遭大丧,朝局变动,正是我们提出解决延吉界务问题的最好时机!”
一助手:“公使阁下高见!中国人有句古语:‘兵贵神速,机不可失’。我们何不马上给
    他们送去一份‘节略’?”
伊集院:“好!我们这份节略要达到的目的是:推翻光绪十三年中、韩会勘成案,否定图
    们江为两国界河,从根本上否认延吉为中国领土。”
         
第二十四场
景:外交部内,吴、周二人的办公室。
时:1909年3月。
画外音:日本人妄图通过谈判的途径来实现其侵略阴谋时,吴禄贞奉调回京,以外交部顾
    问的身份,为我方提供了有力的论据,粉碎了他们的新阴谋!
  ? 吴禄贞的桌子上放着伊集院致我外务部的“节略”,桌面上同时堆放着许多资料。
    资料中除了中国古籍外,尚有朝鲜人著的《地理小识》,日本参谋部编的《满洲
    地志》等书。
吴禄贞:“他们引用了康熙年间穆克登立于长白山分水岭上的碑文作争界之论据,硬说穆
    碑称之为‘土门’的并非图们江,想从根本上否认延吉是我国的领土。”他指着
    地图上一条小河说:“他们说这条叫黄花松沟子的松花江支流之是土门江,这与
    穆碑上的‘西为鸭绿,东为土门’是不相符的。黄花松沟子虽然发源于长白山北
    麓偏东地方,但流向却是向北流入松花江。若以该支流为土门江,那当年穆克登
    立碑时就该说‘西为鸭绿,北为土门’了。”
周维桢:“哼,他们使的是偷梁换柱之伎俩。你看这儿有段当年负责与中国勘界的朝鲜德
    源府使李重夏的话,也可作为左证。”他指着朝鲜的《地理小识》上的一段话说:
    “他们承认以图们为界,豆满为图们之转音。”
吴禄贞:“所以我们可以明确地答复他们:土门一江,无论或称为图们,或称为豆满,译
    音虽变,而其源流、方向、位置见诸中外载籍者,终不得而变。中、韩分界之土
    门江,与他们‘节略’上所指之土门,不可丝毫牵混。”
画外音:吴禄贞、周维桢代外务部所拟驳复日本之节略,长逾万言,以详实的材料、确凿
    的证据,对日人所持争界谬说与伪证,逐条批驳,使之全被推翻。此“节约”发
    出后,日本政府再也无法坚持所谓“间岛”不是中国的领土了。

第二十五场
景:清宫,军机处。
时:一九0九年四月十八日。
    ? 清宫隆宗门内军机处。奕匡(匡+力)、善耆、张之洞、世续、那桐等军机大臣正在 
        议事。
奕 匡:“中日延吉界务谈判再次陷入了僵局,日本人又在边界那儿不断制造纠纷,几月
    前派往延吉戍边的那个傅良佐现在要请病假,徐世昌再次保奏由吴禄贞前往督办
    边务。诸位意下如何?”
善 耆:“叫我说上次就不该换人,吴禄贞在那儿干得好好儿的,徐世昌要把他罢戍,这
    会儿收拾不了局面了,又要叫他回去。虽说日本人怕的就是吴禄贞,也只有再派
    他去才能镇慑得住,问题是吴禄贞的脾气列位想必也略有所闻,他可不是随便听
    摆布的人。”
世续对善耆说:“凭王爷您的面子,我看还是能说得动他的。”
善 耆:“难啦!我设法先探探他的口气再说。”
那 桐:“张中堂,您与他有师生之谊,也总是好说话些的。”
张之洞:“我也只能试试看。”

第二十六场
景:吴宅。
时:接前场。
    ? 禄贞书房。良弼正为让禄贞再次去延吉,在劝说他。
良 弼:“绶卿,我说了半天,你倒是给个准信儿呀!肃亲王那儿还等着我回话呢!”
吴禄贞:“既有今日,又何必当初!当初说我‘擅开边衅’,怎么这次就不怕我再去惹事
    啦?”
良 弼:“上次的确是委屈了你,这次徐世昌在奏保你的奏折上还算是说了几句公道话的。
    说你在调查边务途中力阻日人渡江,立下首功;帮办边务时,不遗余力保守疆土,
    著有勋劳。并说目前界务正开议,非得你这位洞悉边情、声望夙着之员充任督办
    不可。保奏晋升你为陆军协都统,加赏陆军副都统衔,以彰功勋。再说,你如果
    是因为他而不愿再去东北,那他现在即将离任,已奉旨内调邮传部尚书了。”
吴禄贞:“老实说,加官进爵并打动不了我,我心中所惦记的倒是那儿倍受日人骚扰、欺
    凌,度日如年的百姓!”
    ? 禄贞的眼前浮现出他被罢戍离开延吉时,百姓拉着他的车、马不让他走,后又跟
    着车、马走,一路哭着求他留下、求他早归的情景!
禄 贞:“要我答应赴任,必须依我三个条件:一、独任督办;二、专折奏事;三、不受
    吉林巡抚节制。”
良 弼:“那好,我这就去给肃王爷回话!”

第二十七场
景:路上。
时:一九0九年四月。
    ? 仪仗队举着“延吉边务督办”、“二品武官”、“钦差大臣”、“陆军副都统”
    等牌子,在前头开道,吴、周二人坐在马车上,后边跟着一支二、三百人的队伍。
    ? 延吉百姓,迎出数里,翘首相望。当他们刚刚看到一点影子,就高兴得喊了起来:
    “来了,来了!可把吴大人盼回来了!”一边跑着向前迎去。
    ? 看到迎上来的百姓,禄贞立即下了车。
众百姓:“吴大人,一路辛苦了!”
禄 贞:“有劳众乡亲远道相迎!”

第二十八场
景:戍边楼。
时:接前场。
  ? 吴禄贞在众人簇拥之下向戍边楼走去。他站在回廊上,向外远眺。
柏文蔚:“总算把你给盼回来了!日军在江南岸增兵已达二万五千余人,占他们驻朝鲜兵
    力的一半以上。”
胡殿甲:“他们不断渡过江来进行骚扰,三五成群,结伙窜至我三道沟等处强占民地,建
    造房屋,私设宪兵分遣所。”
刘一清:“近日,百草沟有两名朝鲜妇女,被日本宪兵持械轮奸;他们还闯入龙峪府经历
    署,击毙我营兵曲得胜;又唆使日本浪人到处无故寻衅。” 
吴禄贞:“我们马上上报这些情况,并请外务部向日本公使提出强烈抗议,要求他们制止
    类似事件发生。”
    ? 说着他们走入楼内,禄贞一眼看到了墙上他在戍边楼落成时题的诗,一时百感丛
    生!他走向桌边,挥笔写下:  
       “ 烽火鸡林戍,筹边两度来。春风吹细柳,塞月照墩台。
          虎节黄金印,骊歌白玉杯。登楼望长白,处处阵云开。”

第二十九集
景:禄贞寓所。
时:接上场,夜。
  ? 禄贞与维桢、文蔚、一清围桌小饮。
吴禄贞:“来,为咱们旧雨重逢干杯!”
    ? 大家干杯。
刘一清:“你上次一走,我和烈武在这可受窝囊气了。”
柏文蔚:“可不,那个傅良佐精刻量小,任用私人,我们有劲儿也使不上!他忌我熟知边
    务情况,与下边的弟兄们关系又好,想除我又不敢,就把我调到离此二百多里的
    三里湾去当屯田营管带,让我成天与虎狼为友,马贼为群!”
    ? 吴哈哈大笑。
吴禄贞:“看来你对干屯田意见不小,可我还打算让你继续干下去呢!这次要大干,搞他
    一标(团)人。根据目前这儿的情况,我们完全有理由提出扩兵的要求。我要奏
    请成立新军一镇(师),成立屯田一标,镇统制由我兼,屯田标统由你任。一年
    后,吾人齐横飞矣!”
    ? 吴举起杯,大家碰杯!
  ? 一士兵入报:“大人,有两位客人求见!他们说是远道来的。”
吴禄贞:“那就请他们到这儿来吧!”
    ? 士兵带客人入内,柏文蔚认出了他们。
柏文蔚:“原来是你们二位呀!”他上前与二人热烈地握手。柏对吴说:“绶卿,他是方
    培良,他是杨端甫。他们与熊成基,都是我安庆武备练兵学堂的同学。”
吴禄贞:“熊成基现在在哪儿?”
方培良:“在长春。去年秋天在安徽太湖搞秋操起义事败后,他逃往东京,在那入了同盟
    会,又结认了黄兴。二人颇相投,共同计划再图大举之法,他们认为以往历次起
    义皆由军费缺乏,以致功败垂成,因而有先筹饷后举事之议。后来通过关系,弄
    到了部份日本的机密兵书及军用地图数十种,他们商议认为可向俄国当局出售,
    获款来充革命经费,他正是为此而冒险回国的。谁知事情进行得很不顺利,来此
    三月,尚未售出,所携川资尽为他寄住的一家主人敲去无遗,现在行囊空乏,困
    顿长春!”
吴禄贞:“他的处境不比别人,你们得劝他马上返回日本去才行!今晚你们就先在我这儿
    住下吧!明日我设法筹一笔款,交你们带给他。”   
 
第三十场
景:日使馆。
时:前场后半月。
曹汝霖:“我们接到延吉边务督办公署多次报告,称贵军在那儿制造了一起又一起事件。”
  ? 他说着递过去一些材料。
    ? 伊集院接过去根本看也不看,而是蛮横地说:
    “根本之间岛问题未解决以前,此等杂件之发生,诚所不免,故间岛问题之案速
    结,实为当务之急。本大臣惟望贵国政府体谅日本政府关于此案之诚意,于此枝
    节细事,勿仍徒执成见,强日本政府之所难。”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