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场
景:夹皮沟校场。
时:接上场。
  ? 他们在一个土台上坐定后,只见韩登举一挥手,上百人的马队立即从一侧出发,
    蹄声轰鸣。来到眼前时,喽兵们高举马刀,喊杀声震天,风驰电掣而过,好不威
    风!
    ? 禄贞看在眼里喜在心头。
禄贞画外音:“如能收编这支队伍,对付日军的事就好办了。”
    ? 马队表演完后,韩对身边的夹皮沟会首说:“王彪贤弟,你去露一手吧!”
王 彪:“遵命!”
    ? 那王彪立即下了土台,就近牵过一匹马来,一手提刀,翻身上马就出发了。他对
    准一排靶桩挥刀砍去,只听一阵唰唰声,桩桩都被削去了上半截。他那非凡的身
    手,赢得台上、台下一片叫好。
吴禄贞:“韩首领,小弟久未骑射,今日看得技痒,可否容小弟一试?”
韩登举:“难得吴首领有此兴致,能一睹绝技,我等求之不得呀!”
  ? 他对亲兵吩咐道:“备上我的赤兔马!”亲兵们前去执行。他又从随从那儿取过
    一支枪交给禄贞。
    ? 禄贞挎上枪,对韩一拱手后,就走下了土台。只见他先抚摸了一阵马,然后一跃
    而上。先是自如的小跑,随即双腿一夹马腹,马便飞腾而起。他瞄准靶心连连射
    击,弹弹命中红心。他那娴熟的技艺令人为之叫绝!瞬息间,他已回到土台侧,
    面不改色轻轻松松地下了马。
  ? 直到他回到台上,韩登举才如梦初醒,带头高叫“好!”于是刹时,掌声赞扬声
    连成一片。禄贞拱手向大家致谢。
韩登举:“吴首领,如你这般武艺,韩某平生还是第一次见,我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吴禄贞:“韩首领有话尽管请讲!”
韩登举:“我有意与你结为金兰之好,未知你意下如何?”
吴禄贞:“正中小弟下怀!”
韩登举:“好!”韩吩咐手下人:“大厅香烛伺候!”

第八十二场
景:山寨聚义厅。
时:次日。
  ? 韩登举设宴招待吴禄贞等和他的九个团练会会首。
韩登举:“诸位兄弟,昨日我与绶卿贤弟已结为金兰之好,今日特请来众家兄弟在此一聚,
    大家认识认识,日后就都是自己人了,彼此也好有个照应。”
王 彪:“韩首领与吴大哥真是‘惺惺惜惺惺,好汉惜好汉’啊!我们大家先敬他们二位三
    大杯!”
  ? 说着王就一口气先饮完三大杯酒。
    ? 韩看着吴,吴朝他笑着点了下头,就端酒碗站起了身。
禄 贞:“多谢王会首和各位的盛情!”
  ? 然后一连饮了三大杯。他那豪爽的举止,博得众人好感,不由夸他“好酒量!”
    ? 韩登举随后也饮了三大杯。
禄 贞:“众家兄弟,禄贞有一事相告:日本人正在图我延吉,连你们这夹皮沟也被他们
    称之为‘化外区’,妄图吞并呢!”
王 彪:“真是一派胡言!自我们韩首领的祖父老边外带领众乡亲从山东逃荒来此开金矿,
    至今已有三代。只为不愿受官府欺压和马贼的掠夺,才组织这护矿武装。我们每
    年都向吉林府交纳数千租金,我等都是堂堂正正的中国人,可不是化外区的什么
    化外民。”
韩登举:“哼,前两个月来过几个日本人想拉我入伙,真是瞎了他们的狗眼!”
吴禄贞:“如今他们的先头部队已经来了,目前已在龙井村设立了派出所。他们是想先形
    成占领之实,再逼我国承认既成事实。”
一会首:“他娘的,那些官兵都是吃干饭的,就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渡江?”
吴禄贞:“他们采取的是突然袭击的手段,对岸会宁还聚集着大量日军。清军在这一带力
    量十分薄弱,不是他们的对手!”
韩登举:“贤弟有何良策?”
禄 贞:“有道是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大哥此处兵强马壮,如能暂消前嫌,与官兵共同抗
    拒外侮,日本人的嚣张气焰,定能有所收敛。”
王 彪:“吴大哥既然不怕日本军队,我们还怕它不成?他们十年前就是我们的手下败将。
    只是我们信不过官府!若是打日本惹出祸来,将来他们会举兵消灭我们向日本人
    谢罪的!”
吴禄贞:“大家保卫国土,立功边疆,绝不至于招来杀身之祸的!”禄贞见大家对他的说
    法乃将信将疑,又说:“我与徐总督旧日有交情,敢保大家安然无事!”
周、柏:“韩大哥和各位头领尽请放心,绶卿说话是算数的!”
吴禄贞:“禄贞有一事未便先说明,请大哥和各位会首担待。我乃总督府军事参赞,此次
    负查边使命至此,正遇上日人犯我边境,岂可不管!望大哥和众家兄弟助我一臂
    之力,共同对付日人之入侵,这也是为国尽一片忠心!”
    ? 此时柏、周二人已打开随身所带包袱,取出军服、佩刀等物,用以证明身份。
韩登举:“大家意下如何?”
众  :“既然如此,我等愿听从调遣!” 

第八十三场
景:龙井村,日派出所。
时:前场后数日。
  ? 他们在所占据的一栋民宅门上,挂上了“大日本韩国统监府驻间岛派出所”的牌
    子。
  ? 吴禄贞派来的人把一封信交给了一名日本卫兵。
    ? 斋藤看罢信,大吃一惊!
斋 藤:“什么?限定日期要我们退出中国地界!言辞颇为强硬,似乎要兵刃相见。哼,
    此地素来没有清国的大部队,必定是吓唬人的。”
  ? 他又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当他看到落款处,不由念出了声:
    “大清国东三省总督府军事参议吴--禄--贞--”
  ? 他脑海中,闪现出了那个在士官学校靶场上,技压众人的年轻人:“是他,一定
    是他。”
军官甲:“中佐,这个吴禄贞是个什么样的人?”
斋 藤:“过去是我在士官学校的一个学生,当时就十分了得。”
军官乙:“尊师不是中国人的美德吗?那学生能奈老师何啊?”
    ? 他狂妄地哈哈大笑。
斋 藤:“对此人可不能低估,中国有句话叫‘来者不善’,明天去会他时,我们不可大
    意!”
甲、乙:“嗨,中佐!”

第八十四场
景:龙井村附近,山坡古庙。
时:第二天。
    ? 山坡上井然有序地排列着来自夹皮沟的上千名持枪背刀的健儿,个个精神抖擞,
    威风凛凛。
    ? 斋藤一见这支威武的部队,不由暗暗吃惊。
斋藤画外音:“这个吴禄贞是从哪儿变出来的这支队伍?”
    ? 龙旗在庙前的旗杆上迎风招展,戒备森严的古庙显得格外庄严气派。吴禄贞率着
    都司服的韩登举和周维桢等出迎。
斋 藤:“吴君,东京一别,已有数载,一向可好?”
禄 贞:“承蒙动问,我很好!斋藤先生一向可好?”
斋 藤:“我也很好!”
禄 贞:“请!”
    ? 大家进入庙内,双方就座后,吴禄贞单刀直入地对斋藤说--
禄 贞:“贵军擅自渡江,又在此设立派出所,实乃侵犯我领土主权之行为。今日请贵中
    佐来,为请你们及早退兵!”
斋 藤:“我乃奉伊藤统监之命而来!此一带本来属韩国管领,现在韩国是日本的保护国,
    所以我们到此保护韩民。你现在带了大批人马来此,莫非是要滋生事端?”
禄 贞:“贵中佐此言差矣!你们所谓的‘间岛’,乃我延吉厅。此处乃大清之发祥地,
    我朝太祖奴尔哈赤就诞生于此。因这一带山巅涌出蓝气如烟,故名烟集冈,延吉
    是烟集二字的转音。我国早已设置官衙、军队在此管辖,历来为万国所公认。我
        是中国官员,理应保护中国的领土,在何处布兵,这是我的份内之事,岂能说我
        滋生事端?”
    ? 他理直气壮的一席话,说得斋藤难以应答,不过斋藤毕竟是个老奸巨滑的家伙,
    又抓住了一条歪理不放!
斋 藤:“事实是最好的见证,这一带住着十余万韩人,为华人之数倍!”
禄 贞:“这也不能说明此地属韩国管领。清国开国之初,延吉一带乃皇家封山围场,不
    准百姓在此居住,只由乌拉总管、吉林将军采东珠、人参,猎虎、豹、貂、狐等
    物上贡。自同治八年(1869年)起,韩国钟城一带闹灾荒,大批饥民渡江垦
    荒谋生,这就是这一带韩民的由来。我朝念及他们的苦处,始同意对韩人放垦,
    为此特设越垦局,加以管理,收纳租税。光绪初年放荒后,始有国朝百姓来此垦
    荒,而韩民更是蜂拥而来,因而此地韩民反而多于华民。贵国如今想因民得地-
    -籍保护韩民之名,行侵占中国之实,那是万万办不到的!”
斋 藤:“吴君不可太过分了吧!”
禄 贞:“过分?!贵国不是有人声称,要为韩国新增一个郡吗?”
    ? 斋藤无言以对,头上直冒汗。
  ? 禄贞不由冷笑。
禄 贞:“事实是你们闯入了我国领土,真正滋生事端的是你们而不是我们!”
斋 藤:“这--”斋藤语塞,接着又推托说:“你们要求我们退出此地,可送达文书到
    韩国统监处,有了统监的命令,我们才能退去,否则是不可能的。”
禄 贞:“谈判外交,是两国外交部门的事,与我无关。我的职责是保卫国土!吴某性情
    刚直,不愿多说废话,贵军能够赶快退出这个地方,很好,如若不然--”
  ? 禄贞逼视着他。
斋 藤:“那我回营去致电本国政府!”
  ? 他说着起身准备走。
禄 贞:“送客!”
  ? 禄贞身后的一帮夹皮沟头领,个个对斋藤怒目而视,令斋藤胆寒。
斋画外音:“中国尚有人在,如吴禄贞者,不可轻也!”
  ? 柏文蔚领着数名士兵“送客”。
    ? 斋藤刚一出殿门,殿内就爆发出一阵笑声,登举与众头领十分欢快。
众  :“吴大哥这一仗打得真漂亮,一阵唇枪舌剑,就打得斋藤屁滚尿流败下阵去了!”
禄 贞:“我可不敢独居其功,还不是有了列位的站脚助威,做我的后盾,日本人才败下
    阵去!”
  ? 他们一起往外走时,山坡上的喽兵不断向他们欢呼,禄贞拱手向大家致意!
画外音:“这是吴禄贞与斋藤正面交锋的第一个回合。素欺我边防力弱的斋藤,见禄贞拥众
    如林,大为吃惊,当他得知这些健儿来自夹皮沟时,更为之慑服,连南岸之日军,
    也为此后撤数十里。当时并无守边使命的吴禄贞,以保卫国土为己任,对斋藤的
    突袭,进行了卓有成效的抵制,使濒于危急的延边局势,得以转危为安,为以后
    进行交涉,争取了时间并取得了有利的地位,这是‘间岛问题’后来得以解决的
        至关重要的一步!”

第八十五场
景:奉天。总督府。
时:1907年9月。
    ? 吴禄贞正向徐世昌报告情况。
禄 贞:“……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现在日本人公然在我领土上,分土设官,发号施令,
    俨然中国境内之外国政府!此次多亏韩登举和他手下的人助我一臂之力,才使对
    方略为收敛,但终非长久之计。”
徐世昌:“嗯,形势十分严重!我将向朝廷禀明此事,从长计议。此次延吉形势,多亏你
    妥善处理,才得以控制。你劳累多日,去好好休息一下吧!”
禄 贞:“那我就告辞了!”   
    ? 吴离开后,徐世昌思索了一会儿,就开始写奏折。
画外音:“徐世昌在给清廷的奏折中,保荐前邮传部右丞陈昭常,督办延吉边务;保荐吴禄
    贞帮办延吉边务,称他‘当差有年,著有劳绩’,请求‘赏给正参领,并加协都
    统衔。’”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