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场
景:铁路。
时:十一月六日上午。
    ? 元柏香沿着铁路走,忽见前面有个熟悉的身影就问了一句:“前边是文泰兄吗?”
    ? 于文泰停下来回过头见是元忙问:“柏香弟,你怎么在这儿?”
元柏香:“是吴统制要我来给他当马队司令的,说起来我还是他的学生呢!你怎么样,还
    在马步周手下当排长?要不要我给你在统制面前推荐推荐?”
于文泰:“我和你也是磕过头的拜把兄弟,你这么一说你和吴统制的关系我心中也就有数
    了。”他四下望了一下后,稍声说:“马步周今晚要去刺杀吴统制,你们早作准
    备,速换卫兵,弄不好事露了,我的命也难保!”

第八十二场
景:娘子关。 
时:十一月六日上午。
    ? 吴坐在会议桌宾座的首席上,他身边是张世膺、何遂等人;对面坐着阎锡山、副
    都督温寿泉、参谋长赵戴文、军政司长黄国栋、姚以价等人。
吴禄贞:“我们眼前的事,山西很要紧,你们的壮举,实属顺应潮流,合乎民心,起义得
    是时候,使清廷震动。如果我们再进一步,共同组成燕晋联军,会师北京,那推
    翻清室,指顾间事耳!”他稍停,观察一下对方的反映,接着说:“袁世凯是中
    国最毒的一个瘤子!他现在汉口,正在两边摇摆,那是投机,将来危险极了!我
    们现在早到北京,就可以把他的计划完全粉碎。山西是我们中华民族的重要堡垒,
    将来中国万一对外有事的话,海疆是不可靠的,山西要负很大的责任,所以山西
    还要好好建设,后防要好好布署设防。”
    ? 一番话说得这些山西将领喜形于色。只是阎锡山仍显得有顾虑,闭口不开言。
吴接着说:“清室授我为山西巡抚,是为破坏我们的革命联盟。他们想以此笼络我,意在
    扼杀革命!禄贞鉴于此,故而按兵石家庄,并多次派人与你们联络,旨在同你们
    组成联军。”
何 遂:“今日之事,进则胜,退则败,合则强,分则弱!”
吴禄贞:“说得好!阎都督可能对我还不够了解,看样子我得‘自报家门’。我可是老革
    命党,在日本时参加的兴中会,受孙先生之托参加唐才常组织的自立军起义,十
    一年前就在安徽大通大干了一场。你山西军队情形与革命发动情形,我一概尽知。
    你千万不可游移,疑我想做山西巡抚,你也太小视我了!你可放心与我合作,我
    不会骗你!”
    ? 阎被他说得有些不好意思,忙分辩。
阎锡山:“你吴将军的盛名,锡山是早已如雷灌耳!只是我们有些人对你还不够了解,我
    早就对他们说过,‘哪有骗人的吴将军呢!’”
  ? 说罢还故意笑了几声。
吴禄贞:“诸位放心,阎都督才是你们山西的主人,我是替他带兵的。”
    ? 众人为之鼓掌。
吴禄贞:“我来此之前,已有电约张绍曾,请他赶速定期会师,直捣北京,使革命早日完
    成,已得他复电同意。他与蓝天蔚由滦州方面威逼皇城,我们沿京汉线北上,会
    师北京,推翻满清,建立民国。禄贞以赤诚之心,愿随阎都督共建大业!‘兵贵
    神速,机不可失’啊!若不赶在袁世凯抵京前行动,将是另一个局面:袁一入京,
    则六个镇的新军都将为袁所用,即为清廷用,革命前途,三年五载难期成功!吾
    辈欲成大事,必须阻袁入京。我之所以主张速会师京门,竟此全功在此也,诸君
    以为如何?”
    ? 晋军将领此时早已心服口服,先是小声私下议论,继而响起了热列的掌声。见此
    情景,阎锡山忙在一旁举手高呼:
    “我们拥护吴公绶卿做燕晋联军大都督!”众人随之大声欢呼:“拥护!”“总
    司令的主张极是,我们坚决主张速派兵进攻京师,以竟全功!” 
    ? 吴起身向众人致谢,并起身准备离去。
    ? 众人送他登车,他在握别时问阎:“晋军何时到石家庄?”
    ? 阎答:“第一列车随公而后即开!”
  
第八十三场
景:石家庄火车站,吴临时办公室。
时:六日傍晚。    
    ? 孔庚在门口喊了声:“报告!”
吴禄贞:“雯掀,快进来!让你找的人怎么样了?”
孔 庚:“因为时间仓促,又不便张扬,所要找的人都间接通知到了。现在只有两个同学
    随我来了,其他的将陆续到。”
吴禄贞:“那好.我今天已和阎锡山商量好了组织联军的事,又派代表去了滦州和武昌。
    张绍曾从京奉线发动,我们从京汉路发动,山西派兵守住黄河桥,武昌派兵夹攻
    袁世凯,看他往哪儿跑!只要消灭了袁世凯,宣统那个小孩子不成问题。” 说着
        高兴得笑了起来。“你就给我当行营参谋吧!现在诸事已定,等明天山西的六营人
        到齐了,控制住禁卫军,后天就誓师,进攻北京。我已召集过骨干军官开会,连作
        为起义标志的白胳膊箍都发下去了!”他用手指按按上眼皮,说:“怎么搞的,眼
        皮老跳。”
孔 庚:“你是太累了,缺觉。”
禄 贞:“可不是嘛,好些天也没睡个囫囵觉了。”
  ? 说着,他伸了伸胳膊,活动活动身子。又开玩笑地问道:
    “唉,这眼皮跳有什么说道吗?”
孔 庚:“老百姓说:左眼跳福;右眼跳祸。”
禄 贞:“要是一起跳呢?”
孔 庚:“这是老天爷警告我们:有福也有祸。蒋作宾要我告诉你,清廷对你一举一动都
    知道,对你很不放心;我来前见周符麟要专车来石家庄,刚才听我一个老乡说,
    周符麟在这附近一个村子里,召集了些第六镇的军官密谋。你要小心防备才好!”
禄 贞:“我怕他们几个人?禁卫军一个团成天跟在我身后转我都没怕!”
孔 庚:“还是加强些防备好!警卫最好换成山西的。”
禄 贞:“好吧,明天我把警卫换成山西的人。过了今晚一切就好办了!山西的两营人今
    晚就到,你和华飞一起去安排一下,让他们先临时宿营在离此七里的正太铁路附
    近,具体地点华飞知道。”
张世膺:“那我们走吧!”
孔 庚:“绶卿,我把手枪留给你吧!”
禄 贞:“我用不着,你自己留着用吧!”
张世膺:“你还是小心点好,别忘了元柏香说的事。”
禄 贞:“我还真给忘了呢,你找人把马步周给我叫来,我亲自问问他,我就不信他有那
    么大的胆!”
    ? 张无可奈何地说了声:“你呀!”摇了摇头就和孔庚一起出去了。 
   
    ? 马步周心里七上八下、胆颤心惊地站在吴面前。
吴禄贞:“听说你要杀我,你就杀吧!”
    ? 马吓得扑腾一声跪了下去,忙分辩。
马步周:“统制带我甚厚,我天胆也不敢!”
吴禄贞:“哼,量你也不敢!起来吧。”
    ? 马起来,退到一边低头站着,心中直叫“好险”,悄悄擦着脸上的冷汗。
    ? 何遂进来兴冲冲地向吴说--
何 遂:“山西来电话说两营--”他本想说“革军”,但发现马在场,立即改口说:“被
    招抚的头两营人,已出发一阵子了,马上就要到了!”
吴禄贞:“那你去迎迎他们,慰劳慰劳,说我明天接见他们。”
何 遂:“好的!”他转身就要走。
吴禄贞:“等一下,让马步周跟你一起去,你们坐摇车去迎,快一些。”
马步周:“小人遵命!”忙向吴打了个千。
马画外音:“这下儿可有个脱身机会了!”
    ? 他们一起离去。
周维桢:“你这是把马步周交给何遂了。”
禄 贞:“何遂还不知元柏香说的事,把马步周打发远一些总好些。”
维 桢:“明天你一定得换卫队!”
禄 贞:“行,听你们的。”

第八十四场
景:武昌,湖北军政府。
时:六日。
    ? 王孝缜正在向黎元洪、黄兴、宋教仁、李书城等人传达消息。
王孝缜:“绶卿的计划是:张、蓝部队沿京奉线西进,然后北上直取北京,并分兵扼守密
    云,防止宣统逃窜热河;阎锡山派兵把守京汉路上的黄河铁桥,阻止袁世凯北返,
    其主力部队顺京汉路北上;绶卿率他的队伍长驱直入,攻占北京。他请你们速向
    袁世凯发动进攻,牵制住袁,使他不得脱身。等到北京攻占后,绶卿再回师南下,
    全歼袁世凯的队伍。绶卿说:‘清已不成问题,老袁不除,吾党将有十年战争!’”
黄 兴:“是啊,各省纷纷起义,或宣告独立,清廷早已乱作一团,当今的障碍的确是袁
    世凯!”
黎元洪:“绶卿一动手,这下事情就好办了,袁世凯要一得知北方也起义了,非哭天抹泪
    不可!”
黄 兴:“此次定能大功告成!我与绶卿早有‘南北呼应,共成大业’之约,事隔七载,
    终于得以践约了!”
宋、李:“多少年来就盼着这一天呢!”

第八十五场
景:吴临时办公室。
时:六日午夜至七日凌晨。
    ? 站长室墙上的挂钟打了十二响。吴、周二人在各自忙着。
    ? 周维桢在起草着起义通电;吴禄贞在批阅着机密文件,一边还查看军用地图。
    ? “报告!”“进来!”
机要员:“北京来电!”
禄 贞:“念。”
机要员:“电寄吴禄贞,电奏悉,筹划备极周妥,群情安贴,顺受指挥,朕怀甚慰。应刊
    山西巡抚行营木质关防,著该署抚自行刊刻启用,以昭信守。现在山西各属伏莽
    尚多,应即驰赴省垣,接任视事,藉资镇慑,所请六镇十二混成协暂留山西之事,
    著军谘府陆军部酌核办理。”     
吴禄贞:“哈,哈,干臣,看来明天我还得找人给刻个山西巡抚的关防喽!”
机要员:“这儿还有一份滦州来的电报。”
    ? 吴接过电报,念出了声:
    “‘我军整装待发,即请与山西义军前来会师。’张绍曾这次还挺痛快!”
    ? 吴提笔就拟出复电:“愿率燕晋子弟一万八千人以从。”
    ? 机要员接过电稿后离去。
    ? 周取出一瓶酒,倒了两大杯:“来,为胜利干杯!”
    ? 喝完后,吴还不过瘾,自己又满上一杯,边饮边说--
禄 贞:“等拿下北京,就废宣统为庶民,通电全国,改国体为共和,请各省派代表到北
    京开会,举孙先生为大总统!”

    ? 几条黑影朝站长室方向走来,哨兵听到有人走近,忙问:“口令!”
马步周:“是我来查哨!”
哨 兵:“哦,是马管带啊!”
马步周:“你下岗吧,这儿有我呢!”
哨 兵:“是!”
  ? 哨兵离去。
    ? 马在门口安排了双岗,他轻拍了两下手,又有几个人从暗处走了出来。他安排了
    两个流动哨,两人守后门,就带着四人入内。       

    ? 室内吴周二人仍在忙着。
    ? 此时随着一声“报告”门被推开,马步周带了几个人闯了进来。
吴禄贞:“啊,是马步周,有事吗?”
    ? 马手持红帖回答--
马步周:“大帅升了山西巡抚,几位兄弟一定要我带他们来向您贺喜。”说着左手递上红
    帖,一手下垂打千贺喜,其他三人也同时打千贺喜。
    ? 禄贞不知其中有诈,忙说--
禄 贞:“不必多礼,快请起!”
  ? 趁他不防,马步周右手从靴内掏出匕首便向他刺去,他赶紧往桌后一躲,他赤手
    空拳地躲闪着马刺过来的匕首,也作着夺匕首的尝试。其他三人掏出了枪却怕误
    伤马,瞄来瞄去下不了手,周维桢举起一张椅子向另三人扔去,趁三人躲避椅子
    的一刹那,他从马身后扑了过去,马被压倒,周喊道:“绶卿,快跑!”禄贞跳
    出窗子,大喊:“卫兵!”但回答他的是一发子弹,伤了他的左臂。他发现院门
    已有敌人把守,于是决定从屋上脱身,他腾身而起,刚立在屋檐边上,就被一颗
    子弹击中胸部摔了下来。此时屋内也响起了枪声,维桢被击毙。负重伤的禄贞挣
    扎站走来,从屋内出来的刺客再次向他开枪,他倒在了血泊中!马步周举起匕首,
    向吴的头部砍去……
    ? 张世膺手持枪,向夸院这边跑来,刚走到门口,被马事先安排的人从后边朝他脑
    部砍了一刀,他被砍倒了。 
    ? 马步周手提包着吴禄贞首级的包袱,带着那帮凶手匆忙离去。
    ? 何遂从另一个方向赶来,觉得跑走的人可疑,大喊:“站住!站住!”而那伙人
    却越跑越快。
    ? 他听到一声呻吟,寻声找到了脑部负重伤快要断气的张华飞,他伏身唤:“华飞,
    华飞!”张已说话不出话,强睁了一下眼睛,动了一下嘴好像在说:“绶卿”头
    就一歪死去了。何忙起身向院内奔去,一会儿传他凄怆的唤声:“绶卿--”
  ? 他跑到门口大喊:“快来人啊,统制被人刺死了!快跟我去报仇呀!”
画外音:吴禄贞的被害,是辛亥革命时期的一个极大损失。它使燕晋联军会师北京推翻清
    廷的起义计划流产,北方革命大好形势顿即暗然失色,辛亥革命未能竟其全功。
    五日之后,袁世凯入京就任内阁总理,组成责任内阁,取得清廷全部统治权力。
    十天后他下令占领汉阳,又炮击武昌,以武力迫使革命党人接受他停战议和的建
    议。继而劫取革命果食,登上大总统宝座。中国历史从此开始了一个长达十余年
    的、由祸国殃民的北洋军阀统治国家的时期。         

                             尾        声 

字 幕:十一月九日,吴禄贞被刺的噩耗传到武汉前线,革命将士,拔剑斫地,皆愿死战,
    纷纷要求出师北发,为吴禄贞报仇雪恨。     
    ? 革军阵地上树着“为吴禄贞报仇雪恨!”的旗帜。武昌、汉阳革军,向江中趸船
    上清军猛击;革军武胜门炮兵,猛击招商局仓库附近之敌军;黑山炮队向企图渡
    河之敌军猛击,敌方损失甚大。

字 幕:十一月二十六日,在革军最高军事会议上。
黄 兴:“吴禄贞被刺的消息传来后,大家无不义愤填膺,要求出师北伐!现在我命令今
    晚就兵分三路进攻汉口!成炳荣协统!”
成炳荣:“卑职在!”他应声起立。
黄 兴:“命你率你部从武昌青山渡江,在汉口湛家矶登陆,进攻刘家庙!”
成炳荣:“遵命!”
黄 兴:“杨选青标统!”
杨选青:“卑职在!”
黄 兴:“你部为第二路,乘装甲小火轮及民船,由汉阳东北岸出发,向汉口龙王庙强行
    登陆,占据阵地后相机进攻!”
杨选青:“遵命!”
黄 兴:“驻汉阳其他各部为第三军,为进攻的主力军,随我从正面出击!”
     
字 幕:噩耗传到延边,延吉、珲春各界,在延吉北山学堂为吴禄贞开追悼会。
    ? 人们披麻载孝、痛哭流涕、络绎不绝向灵堂走去。
    ? 一群朝鲜族人,高举着一副挽联:“白山峨峨,黑水洋洋,我公之德,山高水长;
    白山郁郁,黑水汩汩,我公之悲,山摧海泣。”
    ? 一群汉民举着:“一疏救民身不保  三年出塞爱长留”的挽联。
    ? 一队学生举着一副挽联:“广培边地人才,余惠犹存,长白山云留浩气;太息中
    原劫运,大招何处,图们江水咽深悲。” 

    ? 灵堂设在学堂院中,吴禄贞的遗像下设灵牌,供素烛、素花,两侧挽联无数。
      落款为延吉商会的挽联,上书:“延辉赖公以存,凶闻相传,半壁河山齐下泪;
    英杰为国而死,招魂痛哭,百灵风雨尽增愁。”
    ? 珲春商务会的挽联是:“自公之归,我民望公如望岁;为民而死,问公斯民将付
    谁?”
    ? 延吉教育会的挽联是:“磊落想斯人,惜世间雄才偏婴惨祸;匡扶望来者,愿同
    胞志士勿变初心。”
    ? 自治研究所的挽联是:“大树悯英魂,慨延吉老幼含酸,斜阳凭吊;黄花存晚节,
    看亚洲风云变色,衰草生悲。”
    ? 女学堂全体员生的挽联是:“倘能悟道绿华,愿绣佛祝长生,为我国英雄吐气;
    只恨才非红线,未剪仇泄公愤,使吾侪巾帼生悲。”

    ? 吊唁的人在灵前跪拜行礼后,然后自动排成队立于院中。
    ? 一长者主祭,在灵前沉痛地朗读着祭文:
    ? “维辛亥十一月甲子朔,越祭日乙亥,延珲官吏军警绅商士民等,谨以清酌庶品
    之献,致祭于吴公绶卿之灵位前曰:呜呼吴公!戕公者谁?
      死其非所,天下之悲!况此延边,千钧一发,掬公赤心,肉我白骨!
      丁未之秋,有吏如虎,召衅强邻,虫生物腐。公拔去之,乃奠斯土。
      如铸禹鼎,洞照神奸,金汤有主,还我河山。拼公一身,争此铜柱。
      檄如雪飞,军书旁午,谗人谤公,乃解公绶。万民闻之,攀辕哭走。
      宣统纪元,公再来边。亡羊补牢,民解倒悬。士知向学,商利懋迁。
      春生荒徼,夏屋云连。公御外侮,先勤内政,邮电交通,军警肃令,
      爬之梳之,锄孱去病。保我主权,和局乃定。从此延人,蹈德泳仁。
      去思碑在,望公旋轮。是何凶顽,戕我天挺?英杰一死,谁共亡秦?
      愿公有灵,冥诛国贼,敷天泄愤,罪人斯得。公身虽糜,公节自直。
      长白之东,愁云锁空,魂其归来,旗颤阴风。尚飨!

字 幕:一九一二年二月二十七日,南京,孙中山先生办公室。
    . 孙中山手握一九一二年二月二十七日,上海《时报》。
特 写:“发起召开吴禄贞追悼会启事”:
      “故燕晋大都督吴公绶卿,讳禄贞,于阴历去岁九月十七日子时被刺于石家庄正
    太车站,副官周干臣维桢、参谋张华飞世膺死之。诸君为国捐躯,情形至为惨酷。
    遗骸暴露,薄海同悲。顷吴公遗族捧公遗像自津来沪,凡我同人,尤深哀感。兹
    拟于三月十四日即旧历正月二十六日,在张园开会追悼,所有中外伟人,热心志
    士,愿表同情者,即希届时同临……发启人:黄兴、汤化龙、蓝天蔚、刘诚、王
    孝缜、李书诚、黄恺元、雷启隆、李宝楚、程明超、胡瑞霖、李人杰、刘一清、
    蒋作宾、孔庚、耿觐文、万声扬……
    . 看罢了《时报》的启示,引起他对战友深沉的思念,不由浮想联翩。他铺开大张
    宣纸,提笔为吴禄贞书写挽词:
                             《挽吴禄贞》
                荆山楚水  磅礴精英  代有伟人  振我汉声
                觥觥吴公  盖世之杰  雄图不展  捐躯殉国
                昔在东海  谈笑相逢  倡义江淮  建牙大通
                契阔十年  关山万里  提兵燕蓟  壮心未已
                滦州大计  石庄联军  将犁虏廷  建不世勋
                    磨牙  蜂虿肆毒  人之云亡  百身莫赎
                泉下同袍  惟周与张  庶相民军  恢复汉疆
                邦基始建  公目未瞑  敬奠椒桂  以酹忠魂              
                                      孙中山  拜诔
    ? 秘书长胡汉民送文件入。
胡汉民:“大总统,陆军部呈请为吴、张、周三烈士遗族赐抚恤金:吴禄贞照大将军例,
    张世膺照先右将军例,周维桢照大都尉例。呈文说这是‘为以我共和国报功酬庸
    之先表,宣示天下,以不负忠烈之意。’”
孙中山:“此事马上就办,以我的名义发布第一号抚恤令--”
  ? 孙口授,胡录:“查民国新成,宜有彰勋之典。吴、张、周三氏,当义师甫起之
    日,即阴图大举,绝彼南下之援,以张北伐之势。事机甫熟,遽毙凶刃,叠被重
    伤,身首异处,死事至惨,而抚恤之典,尚尔缺如。该部所称,实属深明大体,
    应准如所请,风示天下。此令!”
    ? 孙见胡记完了他口诉的命令后,又说:
    “黄兴他们发起三月十二日在上海为吴禄贞开追悼会,我刚才已写好挽词,到时
    候请你代表我去出席追悼会。”
     
字 幕:一九一二年三月,山西太原。
    ? 通往太原的大路上,一辆载着吴禄贞灵柩的灵车,缓缓而行。随后一辆车上坐着
    穿孝服的吴夫人及长女忠华、子忠黄,身边有两位中年女老师相陪。其后素车白
    马一辆接一辆,从车上插的三角旗上,可看出是来自各个不同的省份。
       
    ? 吴禄贞追悼会在一个空旷的场地上举行,有上万名军民参加。
      主祭台上以松柏扎起台门,上边有斗大的“燕晋联军大将军吴公绶卿追悼会”会
    标,两侧为黄兴的挽联:“李北平之将略,韩待中之边功,大厦正资材,公缓须
    臾,万里早空胡马迹;罗斯伯其激昂,来君叔其惨烈,二难同赴义,我悲后死,
    九原莫负故人心!”
  ? 吴禄贞的巨幅全身像立在台中央,像下鲜花环绕。
    ? 两侧还有两个陪祭台,一祭台两侧的挽联为“出师未捷身先死,常使英雄泪满襟”;
    另一祭台两侧挽联为:“伯仲之间见华拿,指挥若定失彭韩!”
    ? 吴夫人在两名山西女教师的陪同下步入会场,她一手牵着忠华,一手牵着忠黄。
    席地而坐等候开会的军民们自动起立向她致敬,她也向左、右频频点头表示致谢。
    ? 何遂主持祭典:仪式开始,全体默哀。
    ? 阎锡山讲话。
    ? 吴夫人登台讲话。
 
字 幕:一九一三年十一月七日,吴禄贞殉难二周年忌日,吴、张、周三烈士的墓,在他
    们殉难处落成。
    ? 三座塔式墓,矗立在火车站侧,一座二层的凭吊楼建在墓一侧。
  ? 吴夫人自楼内出,到墓前祭奠。她将酒、菜取出摆在墓前的祭台上,抬头仰视墓
    塔上的“故燕晋联军大将军绶卿吴公之墓”,不由珠泪滚滚。她取出一个匣子,
    打开盖子,里面装的是夫妻和诗的诗稿和她与禄贞的合影。
静 淑:“我本欲随你而去,但上有老下有小,欲去不能,就让这夫妻的合影去伴你吧!
    还有当年我们夫妇的和诗,也捎给你,从此我将不再写诗!”
  ? 她开始奠酒,然后将诗稿、照片梵化掉。孩子们跪在她的身后,祭奠完后她起身
    立于一侧。其他的人纷纷到墓前行礼、默哀、献花。  
特 写:吴墓前的墓志铭。碑文为:“呜呼,自民军建义以来,天下雄骏奇男子,断颈陷
    胸,以殉其夙昔所抱之志者多矣,其成败或局于一隅,其得失或待乎论定;若夫
    举足右左,禹域大势随之为转移,虽所事不终,而声势砰辚,足以慑敌胆而夺之
    气,肘腋折挠,亡形成焉,如绶卿公者,其志事尤可悲也!……
      铭曰:“有奇男子,起江汉滨,躯干虽小,气压辈伦。侧足焦原,包天者胆,
       投龟大吁,缚虎笑瞰。再扦文网,卒应世交,    白晰,专城以居。
       人亦有言,授人以柄,彼昏不知,曰入吾阱。北风胡马,越鸟南枝,
       炎耶黄耶,惟寐忘之。合燕晋军,拊京师背,指顾之间,天下两戴。
       志则大矣,命其奈何!飞蓬之间,以身荐瘥。血食万家,曰酬发难,
       矧公勋伐,固一时冠。峨峨贞石,刻此铭辞,为天下痛,非以其私。
       来者为谁,敢告一语,失败英雄,独有千古。
                    中华民国二年十一月上浣          勒石     

字 幕:石家庄长安公园,吴禄贞墓。
画外音:一九八二年三月十五日,重建后的吴禄贞陵园在石家庄市内长安公园落成,供人
    们观瞻凭吊。吴墓现为石家庄市十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之一,年年清明都有许多
    人前往祭扫。
   
字 幕:湖北云梦,吴禄贞纪念园。
画外音:一九九一年十一月七日,吴禄贞殉国八十周年之际,“吴禄贞纪念园”在他的故
    乡湖北云梦落成,园门前的路被命名为“吴禄贞路”。这位被孙中山先生赞为“代
    有伟人”和“盖世之杰”的先烈,用他的生命谱写了一曲激励人心的爱国主义乐
    章!先烈虽已碧血黄花,长眠地下,但其精神不死,永远长存!
主题歌:荆山楚水,磅礴精英,代有伟人,振我汉声。觥觥吴公,盖世之杰,雄图不展,
    捐躯殉国。
_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