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场
景:图们江渡口。
时:当年初春。
  ? 一艘船靠岸,船上下来数十名日本和韩国军警,并有一载大量木桩的车。
    ? 我巡防营的士兵迎上前说:“我边务督办公署有令,日、韩军警不得擅自越境。”
    ? 日方仗着人多,不予理采。一小队日军竟持枪逼走我巡防士兵,数名日军在近江
    岸处挖坑竖下第一根木椿,椿上有“会宁驿间岛开太社零里”字样。
    ? 这一行人继续前进,第二根木桩又被他们钉下:“会宁驿间岛太开社五里”。
      一个又一个木桩钉了下去。
    ? 天色渐黑,最后一个木桩“会宁驿间岛德化社九十五里”也被钉了下去。

第十二场
景:督办公署。
时:接上场。
  ? 两名在江边执勤的士兵,正向禄贞汇报情况。
    ? 禄贞十分气愤。
禄 贞:“真是混账,将我地名尽行更换,暗将我国土地拓入韩界。”他对身边的柏文蔚
    说:“你派人连夜去统统给我拔掉!明天我们让派办处组织人力另立路标。”
柏文蔚:“遵命!”   

第十三场
景:六道沟。
时:数日后。
    ? 十来个韩国巡检,进入六道沟附近一村庄,然后分成小组往各家各户勒索民财。
    韩民们有的被他们索去钱,有的被他们索去粮,有的正苦苦相求。小村庄男人愁,
    女人流泪,老人叹息,幼儿受惊啼哭。
? 此时,奉令前来制止此事的柏文蔚,带了一帮人马赶到。他找到了巡检队长说??
柏文蔚:“我是边务督办公署的参谋,奉命前来制止你们在此向韩民妄索捐税,已收的要发还,
        未收者免缴。”
    ? 对方见我人多势众,不敢逞凶。
巡检队长:“我们也是奉令行事,要不你跟我们一起去一趟派出所,当面和日本官员讲清,
    免得我们不好交待。”
柏文蔚:“行!立即把你们刚才收的还给百姓,你的人都带回去!”

第十四场
景:图们江沿岸。
时:1908年4月。
  ? 日军在图们江沿岸各处添设渡口,他们竖起揽船用的大木椿,搭上了简易的码头。
    在其中一个刚架好的渡口处,已靠上了第一条他们的渡船。一辆运军需物品的大
    车上了岸。
? 刘一清带了一队宪警朝江边走来,离江边二百米左右停下,编成三个小队。
刘一清:“这次行动的战略就是‘磨’,天天到他们设的渡口处去劝阻。谁也别给吴大人
    捅娄子!记住了吗?”
众    :“记住了!”
    ? 他们分头去执行任务。
画外音:渡口之争相持达三月之久,在我方的一再坚持下,日本人终于撤了所增之渡口和
    渡船。

第十五场
景:日派出所。
时:前场三月后。
筱 田:“设渡口渡船之举,我们又被迫放弃了!看来有吴禄贞在此我们什么也办不成!”
斋 藤:“吴禄贞这个人年轻气盛,明知他对我们的行动不肯善罢干休,我们要不断地行
    动!只要能挑起边界冲突,我们武装占领间岛也就有了借口了!谁有什么好主
    意?”
一个年轻军官说:“中佐,喔,对不起大佐先生,”他看了一眼斋藤肩上崭新的又加了一
    颗星的肩章,赶快改口。“我建议我们从轻津运来铁船和木料,在江面上搭浮桥,
    这不比渡船更方便吗?他们要是阻止,就说是工兵演习!”
斋 藤:“嗯,是个好主意!”
画外音:“斋藤派人在江中搭浮桥,这招儿又失败,同样遭到了吴禄贞的制止!”

第十六场
景:和龙峪路上。
时:同年7月。
  ? 吴禄贞带了几名宪警,在路上走着。发现两名日本宪兵,正押着两名韩民走来。
  ? 两名韩民如见了救星,高喊:“大人,快救救我们吧,他们要把我们押到韩国钟
    城去!”
禄 贞:“我是吴帮办,你们把这两名韩人交给我们吧!此地华人、韩民应一律由中国官
    衙行使行政司法权,日本宪警不准拘讯。”
宪 警:“我们是奉斋藤所长之命行事的。”
禄 贞:“那就请你们转告他:人,我要走了,转解延吉厅审办!此地没有领事裁判权,
    你们决不能干涉我国主权!”
    ? 两名日本宪警,只好交出人。             

第十七场
景:光霁峪。
时:前场后数日。
  ? 日方设的总社长李羲英,坐在一间大屋的正中桌前,清点着“税款”,嘴角上叼
    着颗烟,口里哼着小曲神态十分自得。他的身后靠窗处,坐着两名带手枪的日本
    宪兵,正就着两盘小菜喝着酒。
    ? 金世希、金盛千二人,抓了一名中年韩民来见他。
金世希:“总社长,这家伙就是不肯交税!”
李羲英:“你可真大胆,竟敢抗税!快老实交吧,否则可没你的好处!”
韩 民:“我领种的是清国的地,已交了租税,凭什么再给你们交税!”
李羲英:“谁要是不交税,谁就是反抗日本人的义军!”他对手下那二人说:“给我绑起
    来送到派出所去!”
    ? 二人正绑那个韩民,吴禄贞突然出现在门口。他大喝一声:“住手!”
    ? 那韩民立即转向吴说:“请大人为我作主!”
吴禄贞对手下的中国宪警说:“把李羲英这几个歹徒给我绑了带回衙去!”             
    ? 两名喝酒的日本宪兵竟拔出手枪对着禄贞。
日宪兵:“你是什么人,竟敢抓我们日本人委派的总社长!”
禄贞冷笑说:“我是吴--禄--贞--收起你们的家伙,滚回你们的派出所去吧!”
画外音:“事后,斋藤采取恶人先告状的办法,捏造事实向驻京日使诬告吴禄贞,因而引起
    了又一场风波。”

第十八场
景:北京外务部。
时:前场数日后。
  ? 日本公使阿部守太郎,在外务部门前下车,在助手陪同下走进了外务部。
    ? 阿部守太郎把一份照会交给中国外务部会办大臣梁敦彦。
阿部守:“会办大臣先生,这是我们的照会。你们延吉边务督办公署的人,几天前夺走我
    们在那儿拘捕的韩国嫌疑犯,而且将一名韩国巡查的佩剑、制帽缴收,绑押带往
    兵营讯问。我们要求惩办有关的中国官吏,并保证以后不再有此等行为发生!”
梁敦彦:“公使阁下请放心,我们马上给东三省总督徐世昌去电报,请他查明此事,认真
    处理。”

第十九场
景:总督府。
时:接前场。
    ? 徐世昌正在看外务部的来电。
徐画外音:“日本人又在告吴禄贞!”
  ? 徐世昌的亲信随拿着一份公文来见他。
亲 信:“督帅,陈昭常又来信了。”
徐世昌:“什么事?”
亲 信:“还不是告吴禄贞‘独断专行’、‘擅其功’的。”
徐世昌:“这两个人一个嫉贤妒能,一个锋芒必露,实难在一起共事! 吴禄贞确实是一员
    干才,延边的局势多亏他才稳住,不过他过于强硬,容易惹出事来,日本人也在
    通过外交途径告他!你给我起草一份奏折上报朝廷,就说我坦心吴禄贞过于峻严,
    易使日人别生枝节,将他撤回奉天,换上二品衔候选道傅良佐!”

第二十场
景:戍边楼。
时:同前。
    ? 一座四周带回廊的大楼落成。吴禄贞身后随着周维桢、柏文蔚、刘一清、胡殿甲
    等十余名官吏,有说有笑地向大楼走去。等他们走到,几名士兵点燃了鞭炮,还
    有几人吹起了唢呐,敲起了锣鼓。禄贞率先登楼,他一上到楼上,就有两名士兵
    抬来了红绸覆盖的匾,请禄贞揭匾。红绸被揭开后,“戍边楼”三个金色大字,
    熠熠生辉。在掌声、鼓乐声中,大匾被挂了起来。
    ? 人们沿着回廊走着,向四周望去,山水、哨所、村落、田园尽收眼底。
    ? 一个士兵为禄贞推开正中的两扇门,人们走进了屋内。这是禄贞的新办公室,办
    公桌后仍贴着那张“寸土必争”的条幅。
胡殿甲:“吴帮办,您建这楼可真叫气派!斋藤那小子见了还不得气得嗷嗷叫呀!”
    ? 吴哈哈大笑。
禄 贞:“你算说对了,我建这楼就是为气气日本人的。他们说这儿是韩国的地盘,我就
    给他来个不服邪,在这儿建座楼给他们看看,还特意起名‘戍边楼’,让斋藤明
    白这图们江北完全为中国领土,他们休想染指半分!”
刘一清:“久闻你的诗做得好,时逢今日这戍边楼落成之际,何不赋诗一首?”
  ? 大家都符和着这个提议:“对,对,古往今来那座名楼无诗呀?”
禄 贞:“好,那我就献丑了!”
    ? 周维桢忙替他准备笔墨纸砚,禄贞走到窗口,向外远眺了一下儿,就转身走向桌
    边,提笔一挥而就:题为《戍边楼落成登临有感》--
        “筹边我亦起高楼,极目星关次第收。万里请缨歌出塞,十年磨剑笑封侯。
          鸿沟浪靖金瓯固,雁碛风高铁骑愁。西望白山云气渺,图们江水自悠悠。”
刘一清:“果真名不虚传,吴公堪称诗之高手!此首诗的气魄可与岳鹏举、辛弃疾之作媲
    美。”
   
歌声起:筹边我亦起高楼......_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