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场
景:百草沟屯田营。
时:同年5月。
    ? 地里谷子、高粱、大豆等类作物长势喜人,随处可见三三两两的屯田兵在地里劳
    动。柏文蔚领着禄贞他们一行出外巡阅的官员在田间走着,介绍着情况,禄贞颇
    表满意。
禄 贞:“你们生产的确搞得不错,明天我们还要检阅一下你们的操练。”
柏文蔚:“是,请督办和各位大人指导。”
胡殿甲:“烈武是从武备学堂出来的,当过军事教官,又带过兵,训练这些屯田兵,还不
    是三个手指拿田螺--没跑啦。”
    ? 大家被他的俏皮话逗笑了。夕阳西下,他们向营地走去。
    ? 禄贞与文蔚与众人拉开了距离,边走边谈。
柏文蔚:“你们出来好些日子了吧?”
禄 贞:“嗯,各个巡防处都去检查了下儿,督促大家认真练兵。烈武,近来日本人寻衅
    事有增无减!在火狐狸沟竟然向我巡警开枪,造成伤亡;在和龙峪更闯入我衙署
    伤我署官和卫兵。我为此已去会过斋藤,要他严惩肇事者!我数次写奏折,要求
    增兵、扩兵,屡遭拒绝。不是答复我‘增兵恐起交涉’,就是什么‘稳慎和平’、
    ‘妥为应付’、‘镇静维持’,这些指令如一根根绳索束我手脚。气得我在一份
    奏折上写到:‘我愈和平,彼愈激进,我愈谨慎,彼愈放肆。’”
柏文蔚:“的确是这样!”
禄 贞:“所以要解决问题,看来还是只有靠我们自己了,我想在绥芬大甸子屯兵五千以
    上,你忙完秋收后就到那一带去查看一下!”

第三十二场
景:禄贞书房。
时:前场后数日。
  ? 廖仲恺与吴禄贞和周维桢在密谈。
廖仲恺:“孙先生托我问你好!”
吴禄贞:“八、九年没见着他了,多希望有机会再见到他呀!”
廖仲恺:“我此次来吉林,其实也是奉他之命,他十分关注这儿的形势。我从日本中央大
    学毕业后,返回广州,为在清政府内秘密发展革命势力,他让我参加了政法科举
    考试。这不,中举后被派到吉林巡抚陈昭常幕下任翻译来了。走马上任前,先来
    看看你们。”
吴禄贞:“目前正处在与日人争延吉的关键时刻,我需全力以赴!在东北起事,现在时机尚
    不成熟,需从长计议。”
廖仲恺:“孙先生倒也是这个意思。” 

第三十三场
景:戍边楼,禄贞办公室。
时:一九0九年八月末。
   ? 周入向吴内秉报消息。
维 桢:“绶卿,刚收到了有关延吉界务问题中、日双方节略的抄件。日本人要我们开放
    龙井村、局子街、头道沟、百草沟、下泉津、铜佛寺六处为商埠,除要求在龙井
    村设领事馆其他地方设分馆外,还要求在这些地方之外各处设警察署及警官驻在
    所。又要由他们修吉林至会宁的铁路,开天宝山的矿。”
禄 贞:“日本人可真歹毒!百草沟离此仅二百里,又是通宁古塔的要道,附近的三道沟
    森林矿产最为丰富。这局子街乃延吉厅治,行政重地,岂可由他开埠。头道沟也
    不能许!外务部的节略说什么?” 
维 桢:“外务部已答应他们领事观审及领馆设警。”
禄 贞:“这岂不是既使领事裁判权侵入内地,又开领馆设警之恶例吗?”
    ? 他在室内来回踱步想着对策,一会儿后,说:
    “干臣,准备回电!告诉北京有四处绝不可开商埠,那就是百草沟、七道沟、铜
    佛寺、局子街!另外我有三策建议:自界务解决画押之日起,以前的韩民都归我
    国管辖,以后越境者归日本保护,此为上策。将允开商埠之处,划明一定区域,
    为保护权所及之地,此外概不得干涉,这是中策。在我境内享有土地之韩民,援
    光绪十六年总理衙门成案,都为归化民。他们的领事裁判权只可及侨民,不可及
    归化民。此为不得已之办法。”


第三十四场
景:北京,外务部。
时:1909年9月4日。
   ? 中国外务部尚书梁敦彦与日本驻华公使伊吉院彦吉,正在举行《图们江中韩界务
    条款》的签字仪式。
画外音:一九0九年九月四日,《图们江中韩界务条款》终于在北京签定,日本人一手制
    造的“间岛问题”之争,至此结束。吴禄贞守土之功,将永远彪炳史册!《条款》
    虽说总算以保持图们江为国界告终,但又规定允许日本开龙井村、局子街、头道
    沟、百草沟四处为商埠,并设领事馆或领事分馆;承认日本享有领事裁判权和吉
    会铁路的修筑权。

第三十五场   
景:戍边楼。   
时:一九0九年,十一月二日。
    ? 禄贞正提笔写下:“自古和戎非良策,一误不可况再误。边尘未扫征人恨,大地
    河山待鼓铸。”     
    ? 周维桢带着手捧官服的小强子,来找禄贞更衣。
维 桢:“绶卿,你该更衣了!”
禄 贞:“我说了我不去!让他们的开馆典礼见鬼去吧!”
维 桢:“只好想开一些,因为我们已做了我们所能做的一切。如果不是我们从一开始就
    与之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日本人吞并延吉的阴谋,早已得逞,连今天这承认延
    吉为中国领土也是不可能的。现在日本的统监府派出所,倒底得在两个月内撤出
    此地,连斋藤也得滚蛋!”
  ? 见他仍不动,周又继续劝。
维 桢:“我知道去出席日人‘间岛总领事馆’的开馆典礼,是件使你十分痛苦的事儿,
    可你是朝廷指令出席大会的政府代表啊!条约已签订了,又有什么办法呢?”
    ? 见禄贞不再说什么,周忙示意小强子去帮吴更衣。
    ? 吴在随从护拥下,离府上路。

第三十六场
景:吴寓所。
时:一月之后。
  ? 北风呼啸,大雪纷飞,天色将晚,柏文蔚冒雪来访。他掸了掸身上的雪,然后敲
    开禄贞的房门。
吴禄贞:“是烈武兄啊!你这是从哪儿来?”
柏文蔚:“我刚从绥芬大甸子回来。”
    ? 吴提起火盆边上的壶,一边为柏泡茶一边问:
    “怎么样,那屯田条件理想吗?”
柏文蔚:“很不错!十多天前我带兵二百,车马五乘,路经无人烟之地三百余里,行程五
    天,经大汪清、小汪清、大青岭等处,始达目的地。”
吴禄贞:“这次迁移可真够辛苦你们的了!那块地方适合屯田五千人以上吗?”
柏文蔚:“没问题!那儿有一片二百余里的平原。”
吴禄贞:“好,我们就在那儿成立屯田军一标!在延吉练一镇新兵的计划也已报上去了。”
    ? 他们正谈得起劲,周维桢满面悲伤地走了进来。
吴禄贞:“干臣,出什么事了?” 
周维桢:“熊成基牺牲了!”
吴禄贞:“我不是托方培良给他捎去一千元,劝他马上回日本吗?”
周维桢:“他为筹起义经费心切,没回去,而是由长春去了哈尔滨。上月十八日,海军大
    臣载洵由欧洲考察海军,经西伯利亚铁路归国,有人向前去迎护载洵的陈昭常告
    密,说熊成基要谋刺载洵,陈昭常派人抓到了他。二十一日解赴长春,二十三日
    又押解到吉林。他离开长春时,观者塞途。他向大家一一致谢,说:‘诸君为国
    珍重,我死犹生。敝人愿以一腔热血灌中国自由之花,诸君高谊,来生再报!’
    本月十八日,陈昭常按清廷旨,就地加害于他。廖仲恺来信说,他与在吉林的同
    志都苦于无法营救,熊成基就义时十分壮烈!仲恺信中谈得很详细。”
  ? 他把信交给吴、柏二人看。
    闪回:
    熊成基的牢房门被打开,他昂首挺胸,说了声:“带路!”就泰然自若地赴刑场!
    途中他向群众说:“诸君!勿疑我为盗为奸,为杀人之凶徒,我固一慈善之革命军人也。我的宗旨是:推倒野蛮专制政府,重新组织新政府,俾我同胞永享共和之幸福,以洗涤我祖国历史上莫大之耻辱!”
    闪出。
    ? 他们酹酒奠英雄!        
吴禄贞:“渭耕,你的宗旨就是我们的宗旨!”
柏文蔚:“渭耕,你甘洒热血换自由,乃吾辈楷模!”
周维桢:“渭耕,你乃真英雄,我们为你自豪!他日我们也会拼将铁血换英雄!”
   
第三十七场
景:戍边楼。
时:1910年2月。
画外音:一九一0年二月十七日,清廷以“经费支绌”为由,将延吉边务督办一差予以裁
    撤。
    ? 吴独自一人立于廊上,他远眺四周景物,又低头抚摸着栏杆。他仰首审视着楼廊
    上的雕花,又回首望着间间房屋。他要把它们都深深印在心里!小强子见此情景
    悄悄在一旁落泪。
    ? 他走进屋内,在办公桌前坐下,提笔写下:“《留别戍边楼》--
      “突兀楼台长白隈,郁葱佳气荡余灰。临风几度烽烟急,把酒频惊羽檄来。
       万叠峰峦迎我笑,三年幕府为谁开。只今空有白云在,黄鹤飘然去不回。”

第三十八场
景:公署门口。
时:1910年3月。
  ? 门外等候着相送的官员和众百姓。
  ? 禄贞一出现,一老者立即领着一手执万民伞,一手棒万民衣的二后生上前。
老 者:“吴大人的大恩大德,我延吉百姓有口皆碑。三年苦经营,为国家安边,为百姓
    除患,政绩卓绝,百废俱兴。众百姓为聊表心意,特赶制此万民伞、万民衣,延
    吉十万百姓署名其上,恭请大人笑纳!”
    ? 禄贞深受感动,朝大家深施一礼。
禄 贞:“乡亲们如此厚爱,禄贞实不敢当!”
老 者:“请大人试衣!”
    ? 万民衣披在了他的官服外,他再次含泪向大家施礼道谢。人们闪开道,不断说:
    “送大人!”
    ? 禄贞再次向人们拱手辞别。恋恋不舍的百姓,尾随其后,继续相送。

第三十九场
景:城门及城外大路上。
时:接前场。
? 禄贞步行至城门外,再次转身向大家辞别,终于上马起程,身后不断响起百姓们“送
    大人!”和“一路珍重!”的呼声。
    ? 一名亲兵举着万民伞,紧跟在他的坐骑后。那伞在阳光照耀下,格外五彩缤纷!
    ? 行不多远,叉路上又赶来了一队人马,原来是柏文蔚领来了韩登举和夹皮沟众头
    领。
柏文蔚:“绶卿??韩大哥他们来送你来啦!”他跑马在前。
韩登举:“贤弟,愚兄送你来了!”
禄  贞:“有劳韩大哥、烈武兄和众位兄弟了!”
    ? 吴与韩、柏并行,众人相随。走了一程后,他停下来,回首望长白,心中不由响
    起一曲《留别长白山》:
      歌声起--
      “翳天古树开春路,接地浮云绕翠峰。烽火全销孤塞月,天池远注一江松。
      气凌五岳千支派,影压三韩岭万重。小驻旌旗怅离别,携将秀色壮行踪。”

第四十场
景:戍边楼侧。
时:一月之后。
   ? 总乡约元德胜领着一伙人在楼右侧树碑。
   ? 碑上刻着“吴都护禄贞去思碑”几个大字。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