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场
景:太原,山西都督府会议室。
时:十一月二日。
    ? 阎锡山正召开军事会议。
阎锡山:“清廷虽已下诏罪已,称准许革命党人组党,其实只不过是缓和矛盾、欺骗世人
    的手法!这不,又派了第六镇来攻我了!"
姚以价:“如果我们能出兵直隶正定,那就能一方面守住了山西的门户,另方面又可断绝
    平汉路的交通,既有利于武汉,我们的安全又能有保障。”
阎锡山:“目前我们力量不足,兵力只有三千多,不可贸然尝试,你把娘子关给我守好,
    视清廷行动,再作攻守之计。”
    ? 一幕僚持一信匆匆而入,对阎说:
    “第六镇吴统制派他的副官长持他的亲笔信来求见。”
    ? 阎一边接信一边问:
    “他人在哪儿?”
幕 僚:“我告诉他都督正开会,请他在客厅内等候。”
    ? 阎锡山于是取出信看,脸上渐露喜色。
吴的画外音:“公不崇朝而据有太原,可谓雄矣。然大局所关,尤在娘子关外。革命之主
    要障碍为袁世凯,欲完成革命,必须阻袁入京。若袁入京,无论忠清与自谋,均
    不利于革命。望公以麾下晋军东开石家庄,共组燕晋联军,合力阻袁北上。”
    ? 阎将信示左右。
阎锡山:“吴将军欲与我们组成燕晋联军,你们意下如何?”
  ? 副都督温寿泉说--
   :“恐防其诈?”
    ? 参谋长赵戴文说--
   :“今清廷势力尚属完整,不能不加防范!”
    ? 军政司长黄国栋说--
   :“何不以共歼禁卫军为联军之条件,以试其诚意?”
    ? 此意见正中阎的下怀,他连连点头。
阎锡山:“对,对,这个主意好!我这就去会周维桢,跟他谈此事。”

第七十二场
景:吴禄贞临时办公室。
时:接前场。
    ? 周维桢风尘仆仆归,吴着急地迎上去问。
禄 贞:“结果如何?”
维 桢:“不好办,他们要以共同歼灭禁卫军为先决条件,那样不就把我们的意图提前暴
    露了吗?”
禄 贞:“这个阎锡山,眼里就只有个山西,只有他那个都督宝座!”   
维 桢:“何遂说让你派他去联系,他跟他们熟,一定能把山西的兵带出来!”
    ? 电话铃响了,周接电话--
   :“是,这儿第六镇统制办公室……啊,你是刘文锦啦!我是维桢……嗯……嗯……
    那好……我马上转告统制。”
维 桢:“是刘文锦从娘子关打来的,他说山西军很听话,请我们的队伍慢点去,有话好
    商量。”
禄 贞:“哈,哈,这个阎老锡儿,你叫何遂再去一趟。”
     
第七十三场
景:车站内。
时:十一月三日拂晓。
    ? 从一列南来的火车上下来一个年轻军人,他是在陆军部工作的同盟会员孔庚。他
    一下车就向人打听禄贞在哪儿,问清后,向一节停在站内的车厢走去。
    ? 他向站在车厢门口的卫兵说--
   :“我是陆军部的人,有事要见吴统制。”
卫 兵:“他忙得一夜未睡,现在刚睡下,你让他睡一会儿再来见他吧!”
    ? 禄贞听到外边的说话声,把头探向窗口看。
禄 贞:“是雯掀啊,上来吧!”
    ? 孔庚上车厢,坐下后吴立即向他打听情况。
禄 贞:“你这是从哪儿来?”
孔 庚:“从南边来。”
禄 贞:“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孔 庚:“我是被陆军部派去给荫昌送公文的,到孝感办完事后,我想趁机去武昌参加起
    义,于是搭了一趟去汉口的车。车到汉口附近时,远远望见汉口烧得烟焰障天。
    我无法渡江去武昌,这才回来。”
禄 贞:“这么说汉口失守了?”
孔 庚:“嗯。清军先是用大炮猛轰市区,给革军造成很大损伤。然后烧一段前进一段,
    使繁华闹区,化为灰烬,百姓死伤无数,惨不忍睹。”
禄 贞:“这帮畜牲!”
孔 庚:“我回来到信阳时,正赶上袁世凯与荫昌在那儿接交。然后袁去孝感督师,荫昌
    返京。信阳的兵站司令是我的同学马林,我让他替我拍了份电报往北京,说荫昌
    不该放火烧汉口。就是马林告诉我你在石家庄的。”
禄 贞:“那你就留下给我帮忙吧!”
孔 庚:“行,不过我得先回趟北京!”
禄 贞:“我派往娘子关的人,已打电话回来,说山西的人让我的军队慢慢前进,有话好
    商量,所以我们打仗,只不过是做给北京看的。阎锡山尚有些多疑,你和他是同
    期同学,我想让你去和他谈谈。”
孔 庚:“实在是有些事没办完,我快去快回,好吗?”
禄 贞:“那也好,你给我催下儿张世膺,让他快来,顺便再给我找些人来,文的也好,
    武的也好,都用得着,我给你个名单。”
  ? 他说着从袋里掏出个条子给孔。
孔 庚:“好的。”
  ? 孔庚答了就准备离开。
禄 贞:“哦,把你的电报稿留下给我看看。”
    ? 孔从口袋里掏出电报稿给吴,然后离去。
    ? 吴看电报稿,眼前浮现出汉口大火的情景,他怒不可遏,提笔写要求清军速停战,
    并严劾荫昌在汉口纵兵烧杀的电稿。
吴画外音:“北京内阁总理大臣、军谘府大臣、陆军大臣、资政院鉴:为时势危迫,恳明
    降谕旨停止战争,以固人心而为大局事:窃以革督瑞澄骄横无状,逼变鄂军。朝
    廷不得已而用兵;军谘府陆海军部不能仰体皇仁,竟竭全国海陆二军之力,以攻
    击武汉三镇,压制之力愈大,而反抗之祸愈烈。半月以来,内地十八省纷纷告警,
    已成土崩瓦解之势……禄贞窃以为今日计,莫若明降谕旨,大赦各省革党,速停
    战争,庶可以息兵革之祸,而救危亡之局……现禄贞已经招抚晋城混成一协、巡
    防队二十余营,可供调遣;如蒙采一得之愚,请饬冯国璋军队退出汉口,愿支身
    赴鄂,晓以大义,命其投诚,以扶危局。倘彼不从,当率所间二万人以兵火相见。
    朝廷若不速定政见,深恐将士愤激,一旦阻绝南北交通,而防害第一军之后路,
    则非禄贞所能强制也;是非利害,伏惟朝廷计之。”
  
第七十四场
景:清宫,南海。
时:接前场。
摄政王:“罪己诏下了,宪法十九信条也颁布了,张绍曾还是没有从滦州退兵,并再电军谘府,
        反对我们命袁世凯组阁,说要由国会公举才算数;吴禄贞又在石家庄搞兵谏,要求
        停战,并要求惩治荫昌,还以断绝南北交通相威胁。他们要是有所行动,北京危矣!
        看来我们得迁都热河,以避兵锋。”
奕 匡:“袁世凯的意见是绝不可撤离北京!”
摄政王:“那就催他速速回来就任内阁总理!处理好北方的事。” 
奕 匡:“吴禄贞守在石家庄,他北上岂能无所顾虑?我看不如升吴禄贞为山西巡抚,让
    他速去山西赴任。”
    ? 摄政王考虑后,点头表示同意。
那 桐:“王爷,何不再赏给张绍曾以侍郎衔,派往长江一带,宣示朝廷德意。”
摄政王:“好,明升暗降,这样就可以把他调离二十镇,夺了他的兵权。”   

第七十五场
景:吴临时办公室。
时:10月4日。
字 幕:十一月四日。
    ? 原沈阳陆军小学校长,同盟会员、士官生张世膺应禄贞之约到达石家庄。
    ? 禄贞一见他,就高兴地说--
   :“华飞,来得正好,给我当参谋长!”
张世膺:“好。元柏香和瞿寿程与我同车来的,一会儿就来见你。”
禄 贞:“我这儿缺的就是人手。第六镇是北洋老部队,要为我所用,非得层层有自己人。”
张世膺:“绶卿,我看你警卫要加强,刚才我进来时,见这儿就门口就只有一个哨兵,怕
    不够吧!”
禄 贞:“这是临时办公地点,过两天把司令部设在对面那座英美烟草公司大楼内,就好
    了。”
张世膺:“卫队的人可靠吗?”
禄 贞:“是原来的马队,因马匹给调到南边去了,就把他们改卫队了,只是这儿没房子,
    住得远点儿。”
张世膺:“卫队长是自己人吗?”
禄 贞:“是我来第六镇后,一手提拔的,小伙子叫马步周,还挺机灵的。”
    ? 维桢拿着一份电报进来,一见张忙打招呼。
维 桢:“华飞,你来啦!我们这两天正在盼你呢!”他把电报递给吴:“北京来的。”
    ? 吴看罢电报一笑说--
   :“这是想笼络我啊,命我为山西巡抚,迅速赴任,毋庸进京陛见。我就给他们来
    个‘阳为接受,阴实拒之’。”
    ? 何遂急入。
何 遂:“统制,有一列运军饷、辎重到汉口去的火车就要进站了。”
禄 贞:“给我扣下!”
何 遂:“是!”
  ? 他答应着跑了出去。 
禄 贞:“哼,以后凡来军火车我都扣。”吴对周说:“咱们明人不做暗事,发电报告诉
    北京。”
  ? 周立即准备记录。
    “军谘府、陆军部、资政院鉴:官军收复汉口,纵兵烧杀,惨无人理,禄贞昨已
    电奏,请饬停战,适袁宫保奏请官兵缓进,设法招抚,已蒙俞允,禄贞仰体朝廷
    德意,凡有运往战地的军火、子弹,暂行扣留,以消战争而保和平,谨以奏闻。”
    ? 随着一声“报告!”元柏香、瞿寿程进了屋,他们向禄贞敬了一个礼说:“吴统
    制,我们奉召前来!”
    ? 吴热情地与他们握手。
禄 贞:“欢迎,欢迎!”又打量着柏香说:“我在武昌普通中学任监学时,那时你还是
    不满二十的娃娃,怎么现在也长胡子了呢?”
  ? 他一边说一边比划,他们被他逗笑了。
禄 贞:“我马上再派何遂去山西,等诸事安排定,我们就誓师进攻北京!”           
众    :“太好了,早就盼着有这一天!”
  ? 何遂一边擦着汗,一边进屋,高兴地告诉禄贞--
何 遂:“东西真不少!有几十万饷银,十几车皮粮食、弹药、棉军装,把仓库塞得满满
    的。”
禄 贞:“好!你现在马上去山西!”

第七十六场
景:孝感,袁世凯行辕。
时:接前场。
军官甲:“宫保,这儿有几份下边的报告。队伍的枪枝已损坏过半,子弹所余无几,士兵
    的布靴,均已穿坏,急需更换、补充了。另外口粮已吃完,军饷也急待往下发了!”
袁世凯:“我估计运送粮饷、武器、弹药的军火车,这一、二日即可到!”
    ? 另军官急匆匆入。
军官乙:“宫保,不好,军火车在石家庄叫吴禄贞给扣了!”
    ? 袁一听,大吃一惊。
袁世凯:“你说什么?”
军官乙:“军火车被吴禄贞给扣了,他还给北京去电报说这样做是为了‘消灭战争而保和
    平’。”
    ? 袁简直气得发昏,简直难以自持。
袁画外音:“吴禄贞一日不除,中国将非清朝的天下,北方也绝非我袁世凯的天下。”
  ? 他气得血压上升,面红耳赤,又咳了几声,忙以巾接,展巾看时,竟吐了两口血。
    他咬牙切齿说道:
    “吴--禄--贞!有你无我;有我无你!”眼睛里露出杀机。
袁世凯:“把周符麟给我叫来!”
    ? 周来后,袁立即对他交待任务。
袁世凯:“你马上去北京见段祺瑞,让他把第三镇从东北调到廊房一带,切断第六镇与二
    十镇的联络。再就是……”
  ? 他出如此这般低声交待一番,周心领神会,听得眉飞色舞,乐不可支。

第七十七场
景:娘子关。
时:接七十五场。   
    ? 何遂带了几个随从,朝娘子关走去,关前有数人迎接他入内。
    ? 守将姚以价与何遂在关上一室内交谈。
何 遂:“绶卿的意图是联合张绍曾、蓝天蔚的部队,加上你们山西部队,共同直捣北京。”
姚以价:“可是北京已发布命令,授命他为山西巡抚了。”
何 遂:“他算什么山西巡抚,清廷早就怀疑他了,他在滦州与张、蓝开会谈起义计划,
    早被人去北京告密了,他现在危险得很。”
姚以价:“最好请吴统制到这边来一趟,阎都督还是很不放心的。”
何 遂:“那请阎都督也到娘子关来吧,他们好当面谈谈。”

第七十八场
景:北京,陆军部。
时:十一月五日上午。
    ? 孔庚走进陆军部,去见军司部代理司长蒋作宾。
蒋作宾:“雯掀,你过石家庄时,见到绶卿没有?”
孔 庚:“见到了。我把汉口被烧的情况告诉了他,他气得要命;他正在联络晋军准备大
    干呢!这不,还要我回来给他多找些人去。”
蒋作宾:“糟了!他听了你的话后,又是拍来电报搞‘兵谏’,又是扣军火车,这下遭了
    清廷之忌,非杀他不可!昨天军谘府会议决议,表面上放他山西巡抚,好使阎锡
    山与他火并,另方面派人对他下手!这个计划毒得很。”   
孔 庚:“那怎么办呢?”
蒋作宾:“你赶快回石家庄去,告诉他小心防备。”
   
  ? 孔庚路过兵站总监部办公室前时,见一穿中将军服的人对自己的老同学简笃敬说:
    “给我派专车,我奉有重要使命到石家庄去。”一听到石家庄几个字,他不由警
    觉起来。
简笃敬:“遵命!”简赶忙给他办派车手续。
  . 那人走后,他立即进屋打听。
孔 庚:“嘿,老同学!”
简笃敬:“啊,是雯掀啦。”
孔 庚:“刚才要车的那人是谁?”
简笃敬:“你不认识?他就是周符麟嘛。被吴统制免职后,派到湖北考察兵工厂,这会儿
    不知怎么又跑回北京来了。”
孔画外音:“周符麟这会儿在这出现可不是好兆头,我得早点儿给绶卿报信儿去。”
  ? 他对简说了声:“我得走了!”就匆匆离去。
   
第七十九场
景:军谘府。
时:与上场同日。
  ? 一人持电报入见军谘使良弼。
    ? 良看罢电报大惊,对来人说--
   :“你去把陈厅长给我找来!”“是!”
    ? 陈其采入。
陈其采:“赉臣,你找我有事?”
良 弼:“这是刚才截获的吴禄贞与张绍曾之间的电报,看来他们要行动了!幸亏这份电
    报经天津时,被直隶总督陈夔龙所获!”
    ? 陈接过电报,并读出了声--
   :“禄贞近日宣抚山西,原拟籍此名义,私与晋军联络,同贵镇等共图大举,斯意
    在滦已详言之。刻已奏请清廷停战,并诛荫昌等之督师无状。希协同动作,以践
    前约为盼!”
良 弼:“你马上去石家庄探听情况,随时电告,相机行事!”
   
第八十场
景:石家庄近郊一宅子。
时:十一月五日晚。
    ? 一栋砖瓦宅子,门口有人守卫,一个人影,朝门走去,当上弦月从云中露出时,
    可看清他正是吴禄贞的卫队长马步周。   
    ? 厅内聚集了以周符麟为首的十多个人,除马步周外,还有陈其采、标统吴鸿昌及
    周的旧部下多人。众人都在吸烟,一片乌烟瘴气。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马步周的
    身上。
周符麟:“马步周,你还犹豫什么?这差使可是袁宫保交待下来的!”
马步周:“吴统制待我不薄,从见习军官把我一级级提到管带,他有恩于我,叫我如何下
    得了手呢!”
周符麟:“他现在自身都难保了,你还想再靠着他?当今的形势你还看不透,说了算的人
    除了袁宫保还有谁?你要是为宫保立了这个头功,这一辈子可是有享不尽的荣华
    富贵!咱们这是现钱交易:一手交人头,一手交钱--这可是二万两银子!事儿
    可都给你说了,你小子要是不干啦,小心你的小命!”
    ? 这笔巨赏对马是非常有吸引力。
马画外音:“有了这笔钱真够我受用一阵子,况且有了袁宫保这靠山,今后何愁升官发财!
    不过这事要是办砸了……”
马步周:“刺杀吴禄贞可不是好玩的!他手下有一帮人,山西军又到了,他本人枪法极精、
    拳脚又好。”
周符麟:“所以必须趁他尚未严加防范时早动手!我给你一帮弟兄当帮手,你们……”   
    . 周低声面授机密。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