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场
景:清宫,南海。
时:10月30日。
  ? 载洵匆匆走入摄政王办公处所。
摄政王:“滦州方面的态度如何?”
载 洵:“他们既不肯分兵南下,也不肯退兵回新民。”
摄政王:“我原想你与张绍曾有师生之谊,才派你去‘疏解’。现在滦州不退兵,则后方
    不稳。如何是好?”
奕 匡:“他们的通电实际上是‘最后通牒’,弄得不好,他们会马上出兵到北京来的!
    我看必须再派人持嘉奖令前去抚慰,先稳住他们的情绪!”
摄政王:“这样做好是好,派谁去能行呢?”
奕 匡:“只有派在新军将领中颇有威望又与张绍曾私交不错的吴禄贞去!”   
    ? 载沣“嗯”了一声,表示同意。
画外音:为稳住二十镇,清廷一面满口甜言蜜语嘉奖他们,表示对所提的十二条全盘接受,
    另方面很快又颁布了明旨,撤销皇族内阁,命资政院起草宪法,还发表了“罪已
    诏”。并于十一月一日,命袁世凯为内阁总理大臣。

第六十二场
景:吴宅,禄贞书房。
时:接前场。
  ? 王孝缜带何遂来见禄贞。
王孝缜:“绶卿,我把何遂给你带来了!”
    ? 吴亲切地上前与何握手。
禄 贞:“你来得正好,马上有事托你。”
何 遂:“什么事?”
禄 贞:“张绍曾他们发起‘兵谏’,上边派我前去抚慰;山西又宣布了独立,我担心清
    廷趁我离开时,会调我的人前去镇压。我委你为十二协的参谋,你马上动身到保
    定去报到,到时候你跟队伍去,见机行事!”
何 遂:“我这就去,你放心好了,吴鸿昌是我保定陆大的同学,我会有办法对付他的。”
   
第六十三场
景:火车上。
时:十一月一日。
  ? 吴禄贞带着军谘府第三厅厅长陈其采、科长蒋作宾、科员黄恺元去滦州执行抚慰
    任务。他觉得这是个难得的与张绍曾他们商谈起义的机会,所以情绪特别好,一
    路谈笑风生。
吴禄贞:“什么鬼使神差,命我去滦州抚慰,岂不知这无异于火上加油!”
    ? 陈其采一惊,手中茶杯里的茶水也溅了出来,他赶忙放下茶杯,一边搽身上的水,
    一边说:“这车可真晃。”
    ? 沉浸于兴奋之中的禄贞,并未查觉到陈的变态,倒是蒋作宾有所查觉。
黄恺元:“清廷想通过起用袁世凯来挽回大局,看来也没那容易!继武昌起义后,相继又
    有好几个地方宣布独立了!”
吴禄贞:“上海大概也快了。”他对陈其采说:“上海独立后,都督一职非令兄陈其美莫
    属!”
    ? 陈不自然地“嘿,嘿!”了一下儿,作为回答。
吴禄贞:“也到了该我们动手的时候了!我此次去联络张绍曾、蓝天蔚,加上我的队伍,
    会师北京,绰有余力,光复之功,垂手可得。”说着畅快地笑出了声。黄恺元也
    随之笑了。蒋作宾也面露笑容,同时悄悄观察陈其采。陈先是特别用心地注意听,
    见蒋注意他,赶紧做出一付笑脸。
蒋作宾的画外音:“绶卿呀绶卿,你有怀必吐,胸襟坦荡,实乃英雄本色,可防人之心不
    可无啊!”                 
   
第六十四场
景:滦州,二十镇驻地。
时:接前场。
    ? 吴正对二十镇官兵讲话--
禄 贞:“我是奉命来嘉奖你们的,朝廷认为你们张统制代表大家所发出的‘兵谏’是‘忠
    勇为国’的。”
    ? 台下纷纷鼓掌。
      “军谘府命我来滦开导你们,据我所见,你们士气愤发,秩序井然,并无妄举。
    所要求改良政治,是为四万万同胞请命,决非大逆不道。”
    ? 台下又一次鼓掌。
      “自武昌起义后,已有不少地方相继宣布独立,所以叫我说:无论是‘嘉奖’还
    是他们表示同意立宪,都只不过是他们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暂时扮出的笑脸。目
    前荫昌倾北京兵南征武汉,诸君倘偕我倒戈,掩北京不备,可无血刃而定。然后
    绥靖士民,易置帝政,而传檄南方,释甲寝兵,天下大事定矣,何必搞什么立宪呢?”
    ? 台下革命派的军官、士兵带头鼓掌,继而全场鼓掌。
      “我知道二十镇的官、兵中有的是旗人,对革命之事尚有顾虑,其实将来革命成
    功之后,所享的权利,国内各民族一律平等,非专为汉族谋幸福!”
    ? 台下的掌声更为热烈,进而欢呼:“赞成革命!”
画外音:吴禄贞滦州之行,把以立宪开始的“兵谏”,推向以武力强迫清廷就范的“兵逼”、
    “兵变”,北方各地的革命党人纷纷赶往滦州,相助举义。滦州一带群情激昂,
    军心民心大振。

第六十五场
景:二十镇会议室。
时:接前场。
? 他们往会议室走去。吴边走边向黄恺元交代。
禄  贞:“你去发一份电报,告诉北京说滦州部队已接受‘劝导’,事态已平息。”
    ? “好的!”恺元愉快地领命去了。
    ? 一入会议室,吴就对张说--
禄 贞:“敬舆兄,你如早能听从我的计划,联军进攻北京,此时早已推翻了清廷,实现
    了民主共和,偏要立宪,有什么用?”他摇摇头又接着说:“现在虽晚了一步,
    好在袁世凯尚任职不久,布署未定,趁他们集中全部兵力用在围攻武汉之际,动
    起手来还是我们的好机会,北京只有不堪一击的禁卫军。”
刘一清:“张统制,不要再犹豫了,咱们马上行动吧!”
    ? 张绍曾轻轻点了一下头。
蓝天蔚:“绶卿,你谈谈具体行动计划吧!”
吴指着地图说:“敬舆兄的二十镇为第一军,秀豪兄的第二协为第二军,我为第三军。第
    一军由滦州去丰台,第三军由保定趋长辛店,第二军后援。”
蓝天蔚:“嗯。形成南北夹击之势,一鼓作气,攻占北京。”
吴禄贞:“既截断了袁世凯的退路,又能颠复清室,何乐而不为呢?”
张绍曾:“那好吧,我与我手下的协统商量一下。”
    ? 蒋作宾匆匆而入。
蒋作宾:“糟了,陈其采跑了,怕是回北京告密去了!车站内的二百多节空车厢也全部被
    调走了。”
张绍曾:“是对我们有所防备了?”
蓝天蔚:“哼,没车我们步行也照样能去!”
    ? 此时周维桢赶到,急着告诉禄贞新的情况。
维 桢:“绶卿,果真如你所料,军谘府直接给吴鸿昌下令,要他带队伍去防剿山西革军。”
吴禄贞:“我策动你们诸位去攻北京,而我的部队却去帮助清廷攻讨山西,还成什么话。
    这事非我亲自去应付不可,我必须马上赶回去。我将设法联合山西的革军和我们
    一起共同举事。”
蓝天蔚:“我们等你的消息,共同行动!”

第六十六场
景:石家庄车站。
时:同上场。
    ? 吴鸿昌与何遂在车站办公室接电话。电话是第六镇标统曹进正从前线井陉打来的。
曹进正:“吴协统,我现在在井陉,据我侦察,山西内部空虚,娘子关防御单薄,我建议
    部队应迅速前进。”                              
吴鸿昌:“好,我与何参谋研究一下儿,再做出决定,你先在那儿等着好了。”吴放下电
    话对何说:“曹进说山西内部空虚,娘子关防御单薄,要我们马上进军!”
何画外音:“一进军山西革军就遭殃了,我得想法拖住他!”
何 遂:“我们应该亲自到前面去看看。行军切忌冒进!队伍是你的,不能专听曹进的话。
    现在吴统制不在这儿,你就是独当一面的司令官。”
    ? 吴一听他说“司令官”,心中美滋滋的,立即认为他言之有理。
吴鸿昌:“也好,我俩先随在一营的车后去看看。”

第六十七场
景:山区铁路线上。
时:接上场。
    ? 火车渐入太行山,车身颠簸得很励害,吴鸿昌的头撞到了车窗上。他不由得“哎
    哟”了一声。
何 遂:“你看这个地方地形多险要,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我们稳当一点不好吗?”
    ? 吴看了一下窗外,觉得地形的确是险要。
吴鸿昌:“好,好,要稳当,是要稳当。这是我第一次单独执行这么重要的任务,我可不
    愿弄出什么差错来。” 
何 遂:“是啊,责任重大,不能好大喜功。你看这地势,车行于狭谷之间,万一旁边杀
    出一支敌军来,我们怎么对付?还是停下来搜一搜吧!”
    ? 吴点点头,大声唤:“传令兵!”
    ? 传令兵入车厢内。
吴鸿昌:“你去告诉一营管带,停车下去搜查!”
传令兵:“是!”
    ? 一会儿后,车停了,何遂又说--
何 遂:“头天门是个险要据点,如果被敌人控制,我们想回头都回不成。”
吴鸿昌:“那么应该留下一营人来守卫。”
何 遂:“对!”
吴鸿昌:“国家到了这步田地,我们应该真正地拿出一点办法来。”
何 遂:“当然,当然,早把这些革命党打平就好了!”
吴鸿昌:“这次多亏了你,我头回上战场,实在是毫无办法。”
何 遂:“没关系,一回生二回熟,下次就好了。你看这里的地形如此复杂,你除自己的
    部队外,又带有一标禁卫军,他们都是些吃粮不管事的家伙,支使他们还得小心
    点儿。现在北京、汉口都在看着我们,我们只许成功,不能失败,因此,头一条
    要稳,千万不可急攻。”
画外音:第二天,吴鸿昌又在何遂的建议下,在二天门、三天门各留下一个营。

第六十八场
景:保定车站。
时:接六十五场。
    ? 火车即将驶抵保定车站。禄贞正把写好的信装入信封内,交给周维桢。
禄 贞:“你先通知吴鸿昌,让部队停止前进,召他回石家庄开紧急军事会议;再持此信
    去一趟山西,和他们商谈组织燕晋联军的事。我去保定安排一下儿,随后就去石
    家庄。”
    ? 车停,禄贞下车。

第六十九场
景:保定育德中学,同盟会保定支部所在地。
时:接上场。
    ? 同盟会保定支部负责人郝仲清正向禄贞介绍情况。
郝仲清:“武昌起义后,我们学校已停课,这儿实际上成了保定革命的总部。我们刚得到
    一条消息,清廷除下罪己令外,今天又颁布了《宪法重大信条十九条》。”
吴禄贞:“他们这是要打着立宪的晃子来对抗革命。”
郝仲清:“对,他们一方面宣布实行责任内阁,规定皇族不得为总理大臣,另方面又规定
    皇位世袭,不受侵犯,皇帝有权任命总理和国务大臣。”
吴禄贞:“我早就劝张绍曾他们不要搞什么政纲十二条,那不过是为虎谋皮,绝无成就,
    他这个人勇气不足,还是派人去北京送奏折恳请立宪,这下铸成了大错,事隔仅
    五天,清廷就抛出了这个‘十九信条’。我回去就给他发电报,要他取消原主张,
    马上定期会师,直捣北京。”
郝仲清:“山西起义后,我们已派人去太原联络去了!”
吴禄贞:“好,跟我想到一起了。我也派人去山西商谈组织燕晋联军的事去了。等一谈好,
    我就先回师保定,再与滦州的部队南北夹击北京!”
郝仲清:“我立即把这个好消息传达给同志们,让大家积极配合行动。等你一到,我们就
    宣布保定独立,成立燕晋联军都督府。”
吴禄贞:“民团要组织好,我们这次行动一定要快,要赶在袁世凯返回北京就任内阁总理
    之前。”

第七十场
景:石家庄车站侧一个小跨院,原站长室办公室现吴禄贞的临时办公室。
时:接上场。
    ? 吴鸿昌和旗军宫长贵统带入院,绕过院内小花坛,向禄贞办公室走去。吴鸿昌面
    带不满。
    ? 何遂稍后入,正好碰上从室内出来的周维桢。他把周拉到花坛一侧小声说“山西
    相当空虚!”
维 桢:“那可不太妙啊!”
何 遂:“昨天如不是我设法使吴鸿昌把队伍分散驻扎在了一天门、二天门、三天门,现
    在怕都打到太原去了!这下儿至少几天打不起仗来。”
维 桢:“那就好!绶卿已与张绍曾、蓝天蔚订下南北夹击北京的计划,又派我持他的亲
    笔信去与山西商谈组成燕晋联军之事。”  
何 遂:“吴鸿昌这小子仗着攻山西的命令是军谘府直接向他下的,对绶卿又下令停止进
    攻颇为不满!”
维 桢:“你放心,绶卿能对付得了他!叫他们来就是要让他们认为我们是对山西改用招
    抚的做法。这样晋军来时,他们就会以为是被招抚的,不致事先发觉我们要起义!”
何 遂:“好,绶卿考虑得真周到!我们进去看看他们谈得怎么样了。”
维 桢:“你去吧,我得马上去山西!”
   
    ? 室内,吴鸿昌有持无恐地在质问吴禄贞为何让他们停止进攻。
吴鸿昌:“军谘府训令是‘相机防剿’,为什么统制下令停止进攻呢?”
禄 贞:“我已呈请内阁、军谘府、陆军部代奏,并批准我进行招抚。这样,不动枪火,
    老百姓免遭涂炭之灾,岂不是更好吗?”
    ? 禁卫军宫统带怕的就是打仗,听说招抚不用打仗了很高兴。
宫统带:“统制说得是,能不动枪火最好!”
    ? 禄贞表面上赞许地朝他点头。
吴画外音:“这个胆小鬼,听说打仗就怕!”
    ? 何入办公室。
何 遂:“山西地形复杂,硬攻我们也不一定不吃亏,还是能招抚就招抚的好。”
禄 贞:“对,就是这个道理,招抚对我们有利。你们回去把队伍重新布署过:留炮队一
    队,马队三队驻守石家庄,其它部队在五里铺、井陉一线听候命令!”
吴、宫:“是!”
  ? 吴鸿昌和旗军宫统领接受命令后离去。何遂也准备随着离去。
禄 贞:“何参谋,你留一下儿,我有事找你。”
    ? 见二人走远了,禄贞亲切地拍着何的肩膀夸奖他。
禄 贞:“你这次钉住吴鸿昌干得漂亮!颇能随机应便,阻止了双方打起来,否则要想与
    山西组织联军就难了!你还得给我看好他……”
      ?“报告!”“进来!”
    ? 曹进一进来,见何遂也在此,就气急败坏地向吴告状。
曹 进:“统制,山西是空的,一冲就可以直捣太原!何遂把队伍搞得一塌胡涂,他有助
    敌嫌疑。”
禄 贞:“敌人的虚实我们不太清楚,冲进去出了事谁负责?我们现在是剿抚兼施,何参
    谋建议采取稳重的做法,又建议先抚一抚是对的。”
    ? 见吴如此说,曹的态度软下来了一些,不过仍坚持道--
曹 进:“山西的确是空的!这是逃出来的山西混成协的参谋朱鼎臣说的,他人正在这儿。”
    ? 吴思索了一下。
禄 贞:“那好啊,他来了正要借重,你叫他来,我命他为正宣抚使,前去宣抚!”
曹 进:“是!”领命而去。
禄 贞:“何遂,你赶快去告诉刘文锦,说我命他为副宣抚使,随朱鼎臣前去娘子关宣抚。
    让他告诉山西的人把朱扣下,朱知道的山西内情太多了!”
何 遂:“好!”何匆匆离去。
    ? 禄贞坐下来草拟奏稿--
禄贞画外音:“敬肃者:我与革军接战,相持一日夜之久,革军不支,退守娘子关。虏获
    数十人,卸其军械,开诚劝导,即行释放。并将改良政治谕旨,印刷多张,饬俘
    虏带回布散。又派参谋朱鼎勋驰入敌阵,广为开导,以示朝廷不得已用兵之
    意……”
  ? 他的嘴角上露出了嘲笑。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