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场
景:清宫,南海。
时:一九一一年十月十二日,晨。
? 摄政王载沣正在他的办公处所与内阁总理大臣奕匡(匡+力)、协理大臣那桐、徐
 世昌,军谘府大臣载涛、毓朗,海军部大臣载洵,以及善耆、载泽等亲贵,紧急议事。
载 沣:“此次武昌兵匪沟通造反,蓄谋已久,乃湖广总督瑞澄毫无防范,豫为布置,竟
    至祸机猝发,省城失陷,实属辜恩溺职,罪无可逃。我已下谕将其革职,令其带
    罪图功,仍著暂署湖广总督。对第八镇统制张彪的处置也一样。内阁和军谘府的
    各位大臣都到齐了,请大家就派兵赴鄂剿办之事各抒己见。”
载 涛:“王爷,何不下谕停止秋操,再从集中永平的军队,还有驻保定的军队中凑派两
    镇为南下军?”
奕 匡:“涛贝勒所言极是,一定要编成混合军。”
载 沣:“嗯,编成混合军好!此次是用汉人打汉人,这样编队,各协之间可相互牵制,
    以防发生意外!你们看抽调哪些部队、由何人统兵为宜呢?”
载 涛:“可首先由第二、四、六镇中各挑一协精兵,组成第一军马上出发;然后再调集
    第三、五、二十镇各一协组成第二军,随后出发。第一军就派陆军尚书荫昌督师
    吧!”
那 桐:“王爷,武昌兵变是一隅之蠢动,何必陆军大臣亲临督剿呢?北洋军本是在袁世
    凯手里练的,不如派他督师,可收到指挥若定之效。”
载 泽:“起用袁世凯要三思而行!此人脑后有反骨,以前好不易才使其下台,怎么现在
    又要把刀把子递到他手里去呢?”
善 耆:“王爷,袁世凯乃一奸雄,素有‘活曹操’之称,起用不得啊!”
载 沣:“二卿言之有理。好,第一军就派荫昌督师,他做过北洋武备学堂的总办,跟北
    洋诸将有师生之谊,便于调度。第二军派何人督师呢?”
奕 匡:“王爷,我看派军谘使冯国璋吧!此人历来忠于朝廷。”
载 沣:“嗯!那禁卫军及陆军第一镇就编为第三军,由涛贝勒督率,驻守近畿。”
载 涛:“奴才遵旨!”   
载 洵:“王爷,还可命海军提督萨镇冰率军舰、程允和率长江水师开往武汉助战。水陆
    并进,不难一鼓荡平。”
载 沣:“好就命他们前往。传荫昌!”
    ? 一会儿后,荫昌入。
荫 昌:“奴才荫昌,拜见王爷。”
载 沣:“命你明日带一镇混合编队的北洋陆军,赴鄂剿匪平乱!”
    ? 荫昌面有难色:“这--”
载 涛:“荫昌,这可是我向王爷保荐的,你要是真有难处,我可再保他人,吴禄贞就自
    荐前往呢!他说他是鄂人,必可过江劝谕革命军解甲反正。 ”
荫 昌:“绝不可派他前去!他素怀二心,加之智勇武烈过人,如派他前去无异于傅翼于
    虎又纵之归山!奴才前去就是。”

第五十二场
景:河南彰德府(今安阳市)洹上村,袁府。
时:同日下午。
    ? 从彰德北关外,远远可见洹上村。洹水上有座“圭塘桥”,通村子的正门。村的
    四周有高大的院墙,墙四角各有守卫的角楼一座,有卫兵在上了望把守。临洹水
    一幢带有花园的阔绰的宅院,门前张灯结彩,车马盈门,并从院内传出阵阵鼓乐
    声,袁世凯正大操大办他的五十大寿。
    ? 大厅内正面墙上有个金色的大寿字,下边条案上燃着大红烛,摆着祝寿的寿星、
    寿桃等物。厅内和廊下都摆着酒席,人们轮番向寿星袁世凯敬酒。最后他只好坚辞。
袁世凯:“老夫实在是不能再饮了,请诸位高朋见谅!园中有戏班助兴,请一同前往观看!”
    说着他起身往外走,众人相随。

    ? 袁家花园。月形园门的上端,有“养寿园”三个大字。园内有花树蒙茸的假山,
    其下有一大荷花池,池畔临时搭起一座戏台,此时正打响开场锣鼓。袁在正中座
    位上就坐,他的一些心腹左右相陪。
    ? 第一出是麻姑上寿,唱着唱着,旦角从台上下来把一盘寿桃献到了袁世凯的面前,
    说:“祝宫保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 袁喜得哈哈大笑,他的贴身仆人替他收了下来,袁说了一声:“赏!”管家把一
    锭银子赏给了戏子。
一门客:“‘神仙’都来祝寿了,官保从今日起定会时来运转,福寿无边。”
袁世凯:“被绌之人只图在此园中以享天年,别无他求,为此才命名此园为‘养寿园’嘛!”       
    ? 台上开始唱“大登殿”,袁世凯饶有兴趣地看着此剧。
    ? 河南布政使倪嗣冲在袁耳边低语。
倪嗣冲:“天下大乱,民无所归,捷足者先得。”说罢还用手指划了一下台上着皇帝服的
    薛平贵。袁笑而未答。
    ? 一会儿后,王锡彤又在袁的耳边进言。
王锡彤:“依在下拙见,宫保该出山了!朝政日非,大乱将至,论平乱人才,李鸿章、刘
    坤一、张之洞相继去世,如今只有宫保您啦!倘再不出山,危机迫于眉睫了!”
袁世凯:“不到不得已,朝廷是不会起用我的。要是大局糜烂了,就是我出山也不易收拾
    啊!”
王锡彤:“现在是南方最为不稳,平乱非北洋军莫属,而北洋军惟你宫保之命是从,怎能
    不起用您呢?”
    ? 袁得意地一笑。
  ? 一人持电报匆匆而来,说:
    “宫保,徐世昌大人和咱们家大公子同时从北京拍来了急电!”
    ? 他打开电报一看,大吃一惊!
袁世凯:“遭了!武汉革命党于昨日造反,已占领了武昌!”他对送报人说:“你们要注
    意与各方保持联络,有情况及时报告!”
送报人:“是!”答话后退去。
    ? 袁世凯对他身边的几个亲随一示意,他们于是随他离开了这儿。

    ? 袁世凯书房。墙上挂着幅裱得十分考究的袁世凯的诗:“楼小能容膝,檐高老树
    齐;开轩平北斗,翻觉太行低。”此诗正反映了他的窃国野心。
    ? 袁世凯用眼扫了一下诗,而后走到窗前凝神思索。
倪嗣冲:“我还是那句话:天下大乱,民无所归,捷足者先得。”
    ? 袁拍了拍他的肩头。
袁世凯:“不宜操之过急,清廷的旧臣尚多,南方尚须用兵,还是先‘维持’清廷为佳。”
    ? 他走到桌前,提笔写下“一石二鸟”几个字,亲随们不禁信服地连连点头。

  ? 冯国璋带了几个随从乘一乘小轿到袁宅。当他走到客厅门前时,袁世凯已上前迎
    住。
袁世凯:“华甫,有什么事派人送个信就行了,何必亲自来呢!”
冯国璋:“宫保,我是有大事特来向你请示的!”
袁世凯:“厅内请,厅内请!”
    ? 袁世凯命人上茶后,摈去了左右,二人促膝密谈。
冯国璋:“昨天早上,我在滦州接到召我回京的电报,立即赶回北京,半夜里才赶到。朝
    廷今天上午已做出派兵南下武汉平乱的决定。荫昌明日即将率部南下,再一日后,
    我也将起程。宫保,您有什么要嘱咐的吗?”
    ? 袁一副胸有成竹的姿态,一手捻着髯。
袁世凯:“我授你六字真言!”一手在桌上蘸茶水写着:“慢慢走,等着瞧。”
    ? 冯一边重复着这六字真言,一边琢磨着其含意,然后会意的一笑。
冯国璋:“一切唯尊命是听!”
   
第五十三场
景:保定,第六镇。
时:十月十二日。
  ? 禄贞一人在桌前看军事地图思考着问题。
    ? 周维桢领一风尘扑扑的人入见禄贞。
维 桢:“绶卿,武昌来人了!”
禄 贞:“啊,是刘九穗呀!”他们相互热烈握手。“快谈谈武昌的情况!”
刘九穗呀:“我们原定十月十六日举事,但十月九日晚,孙武在汉口俄租界寓所装置炸弹,
    失慎起火,巡捕赶到没抓到他,却从那儿将全部名册、文件搜走。于是当地革命
    党首脑相继被捕,军营、学校禁止出入。十日清晨,他们首先在督署门前斩决了
    刘尧澄、彭楚藩、杨洪胜三人,同时下令紧闭城门,禁止行人出入,按照名册继
    续搜捕党人。此时除了挺而走险,死里求生,已别无办法。晚七时,工程第八营
    首先打响了起义第一枪,得手后,就奔楚王台军械局去。九时,各营起义官兵纷
    纷赶到,大家推楚王台队官吴兆麟为临时指挥,共同去进攻督署。总督端澄,登
    楚豫舰逃走。我们一夜之间,就全部占领了武昌。本来大家都认为您最适合任都
    督,但您远在他乡;推吴兆麟吧,他又说他自己官卑职小难以号令三军,不肯就
    任。其他同志军中职务也都很低,不足以资号召。于是有人提何不挟持黎元洪代
    此职,依赖他的资望以号召各省起义。大家说黎非革命党,此举不妥;吴兆麟说
    哪个庙里的菩萨还不是个摆设。于是我们就从黎元洪隐藏的刘家搜出了他,逼着
    他当了都督。因为是从床底下搜出的,所以背地里有人称他为‘床底下都督’。”
禄 贞:“哈,哈,哈!妙!床底下都督。”
刘九穗:“还有称他‘泥菩萨’的。大家说‘我们只要能推翻清朝,何惜给他一个都督名
    义!’我们决定等你领兵南下时,再推你为正式都督,我是被派来传达这个决议
    的。另外我们也在设法邀请黄兴。”
禄 贞:“我本来也想趁清廷派兵南下之机随之赴鄂,以便伺机行事,为此前天还特地去
    陆军部找了荫昌。因我与他素不和,他声色俱厉地对我说:‘到时候你要是有异
    志,我就杀了你!’他调走了我的一协人,叫我先回保定来安顿好了再去。我看
    他有加害于我之意,所以后来推说染病不能去。你回去告诉同志们,我将在此筹
        划北方起义,等一有了眉目,我会派人与你们联系的。”
    ? 王孝缜此时走了进来。
禄 贞:“孝缜,这是从武昌来的刘九穗,你们认识下,等我们这边安排好了后,我派你
    前去那边联系!”
    ? 王、刘二人相互握手。

字 幕:一九一一年十月十二日,起义军继占领武昌之后,又攻占了汉阳、汉口。他们以
    黎元洪名义通电全国,请即同时响应。

第五十四场
景:清宫,南海。
时:一九一一年十月十四日。
奕 匡:“王爷,如今汉口、汉阳又失陷,形势迫人啊!荫昌实非此次督师南下之最佳人
    选,他虽曾在德国学过军事,不过纸上谈兵,何曾带兵打过仗?他本人对此次督
    师南下,也是毫无信心的,私下里曾在朝房说:‘我一个人马也没有,让我到湖
    北去督师,我倒是去用拳打呀,还是去用脚踢呀?’他自知指挥北洋军难以自如,
    如仍让他督师,岂不是要贻误军机?此时如再不起用袁世凯,局面怕将难以收
    拾!”
徐世昌:“启禀王爷,荫昌临行前曾对我说:‘袁不出,则将士不用命。’请我再奏明王
    爷,以袁督师。”
那 桐:“启禀王爷,英国公使朱尔典到处说袁世凯是当代精通军事的大员,而北洋军又
    是他一手练的,必须起用他才能指挥若定,否则夜长梦多,只恐前途不妙!”
    ? 载沣一言不发地听他们说。
载画外音:“荫昌也太不争气,有负我的重托!他们三人同声保袁,莫非又受了袁的大礼?”
    ? 奕匡见摄政王仍未松口,又再进一步劝说。
奕 匡:“东交民巷也盛传,非袁世凯不能收拾残局。美国公使喜乐恒就在使团会议上主
    张让我们起用袁世凯,袁虽未必如他们所说那样是重望所归的人,但目前正须集
    中人才,他倒也不失为协调各方意见的人物。袁世凯有魄力,加之北洋军是他一
    手编练的,若命他去平乱,必稳操胜算,否则一味拖延,后果恐不堪设想!” 
    ? 摄政王看了看载泽,他无可奈何地长叹了一口气。
载 沣:“那就授命袁世凯为湖广总督吧!”

第五十五场
景:洹上村,袁宅。
时:接前场。
  ? 大太监张德顺正在宣读圣旨:“……湖广总督著袁世凯补授,并督办剿抚事宜,
    迅速赴任,毋庸来京陛见。该督世受国恩,当此事机紧迫,自当力顾大局,勉任
    其难,毋得固辞,以负委任。所有该省军队,暨各路援军,均归该督节制调遣,
    迅赴事机,以期早日勘定。钦此。”
袁世凯:“谢圣上恩典!”他起身接过圣旨,交付手下人。袁对张说:“公公你是知道的,
    摄政王因我有‘足疾’三年前命我回乡‘养病’,如今我足疾尚未全愈,去冬又
    添了肩痛的毛病,时作剧痛,入秋以来又犯了痰喘的老毛病。等我稍可支持,当
    力疾就道。还望公公代为转达我的苦楚,说我目前难负重任。”
    ? 袁世凯送张至门口。
袁的画外音:“放逐之恨我至今难消,现在你们垂危之际又来请我出山,哪儿那么容易?还
    有个荫昌夹在中间,我即使去了湖北,指挥起来也不方便。我给你们来个既不谦
    辞,也不请假,吊吊你们的胃口!”
字 幕:五日之后。
  ? 袁世凯和徐世昌在书房里交谈。
徐世昌:“慰廷,真有你的!既不坚辞,也不请赏假,只是借足疾未愈拖延。前方越来越
    吃紧,朝廷可就吃不住劲儿了。”
    ? 袁得意地笑出了声。
袁世凯:“我关照过北洋将领‘慢慢走,等着瞧’,荫昌如何能指挥得动呢!”
徐世昌:“这样朝廷就非用你为钦差大臣,让你总揽前线全部军权不可啦!”
袁世凯:“你回去对庆亲王说,朝廷若答应我六项条件我便出山!”
徐世昌:“哪六项?”
袁世凯:“一、明年即开国会;二、组织责任内阁;三、宽容武昌事变诸人;四、解除党
    禁;五、委我以指挥水陆各军及军队编制的全权;六、须予以十分充足的军费。”
徐世昌:“你这前四项的用意是--”
袁世凯:“缓和立宪派和革命党人的人心!我要的可不是半壁江山,君不闻‘欲取先予’
    之说?”
徐世昌:“哦,对革党软、硬兼施,边打边拉!”
    ? 袁又得意地笑了。
袁的画外音:“卜五,你难道就摸不透我是利用革命党对付清廷,再留着清廷对付革命党
    吗?我要造成‘洹上钓徒’的第三者地位!朝廷一天不答应我的条件,我就一天
    不出山,这个跷我是拿定了!”
   
第五十六场
景:保定,第六镇司令部禄贞办公室。
时:与上场同。
  ? 禄贞正与彭家珍交谈。
彭家珍:“我接到一道命令,要我去奉天押运五千支枪支、五百万发子弹前往汉口前线,
    接济清军,明日就要动身。”
禄 贞:“这批军火一运到前线,那民军岂不大受其害?”
家 珍:“我正为此来与你商量!”
禄 贞:“我看让滦州的人把军火车截住!截了军火,既可缓解汉口方面的压力,又可促
    使张绍曾最后下决心。他现在是被他手下三派人包围:革命派说‘时势紧迫’,
    要他打北京;保皇派说他们‘连骨头都是皇家的’,要他开赴京汉线攻打民军;
    中间派说‘此时千万不要吭气,将来有机会时再干’,要他观望谁胜附和谁。他
    这个人本来就胆小,三派人轮流一找他,他就进退失据,一时难以下决心了。他
    那边如不动,单靠我这边的力量是难以成事的。你再与蓝天蔚谈谈,让他也促促
    张绍曾,清廷已要起用袁世凯了,如等他一切安排就序,事情就难办了!时机不
        可错过啊!”
    ? 李书城、周维桢、王孝缜入内见禄贞。
李书城:“绶卿,我刚接到载涛的电报,命我即日回京。”
禄 贞:“即日回京?莫非与袁世凯出山有关?在反袁这一点上,我们与载涛、良弼倒是
    一致的,他们十分不甘心让袁世凯再掌权。这样吧,我跟你一起回京去看看,以
    便相机行事。”他对王孝缜说:“你也随我一起回京,再替我多联络些陆军的同
    学来这儿。”             
王孝缜:“好的。”
他对彭说:“席儒,那件事就按我们刚才说的那样办。另外,你再回天津时,替我在那边
    找栋合适的房子,我准备让家人先离开北京。”
家 珍:“行,这事包在我身上,到时候我替你接出家眷来。”

第五十七场
景:北京,吴宅,禄贞书房。
时:第二天。
  ? 吴、李二人正在研究形势。
吴禄贞:“袁世凯提出的六项条件恶毒得很,目的是一方面讨好革命党人,另一方面是迫
    使清廷不得不倚重他,把全部军权交给他。这样,他就可处于调停的地位,从中
    操纵,坐收渔利。”
李书城:“载涛他们也看出了袁世凯对他们的危险,认为‘亡清必袁’,所以派我和黄郛
    赴南方与革命党人商谈停战议和之事。”
吴禄贞:“袁世凯这一上台,民军将遇到极大的困难!他现在已开始调兵遣将了:一方面
    在北方招幕一万二千人为湖北巡防军,让王士珍统之;另方面他要冯国璋代替荫
    昌指挥第一军,还把他的一些旧人都调往前线,段祺瑞的人马也被他调去了。”
李书城:“估计黄兴此时已从香港返回上海了,不日即可抵汉!”
吴禄贞:“嗯,他回来就好了!你到南方后好自为之吧!”

第五十八场
景:武昌街上及码头。
时:十月二十八日。
    ? 一个身材高大的战士,骑在一头高头大马上,一手举着一面“黄兴到”的一丈多
    长的大字标旗,口中不断高喊“黄兴到??”,穿街走巷的向大家报信。人们纷纷
        喜洋洋地从家中走出来,涌到大街上,涌向码头。
    ? 黄兴、宋教仁、李书城等人从船上下来,孙武等人率卫队及军乐队在岸边迎接。
    ? 一路上市民放鞭炮相迎。
    ? 黎元洪在军政府门前迎接黄兴。
黎元洪:“克强,你这一来是民心大定、士气振奋!自前日清廷命袁世凯为钦差大臣后,
    冯国璋下了鼓励士气的总攻击令,清军连连出击,汉口战事不利。你来后前方战
    事全仰仗你主持了!”
黄 兴:“兴甘愿为都督和鄂省父老乡亲效力!明天即赴汉口督师。”

第五十九场
景:汉口前线。
时:10月29日。
字 幕:十月二十九日,清军集中两镇兵力,一万五千人,沿京汉路分三路进攻,汉口吃
    紧!
    ? 清军利用机关枪和重炮发动猛烈攻势,革命军死伤甚重,退入汉口市区。
    ? 黄兴在汉口督师,指挥反攻,布置守御。
    ? 江面上清军军舰上的炮火正猛烈地轰击刘家庙侧,革军伤亡惨重,败至大智门。

第六十场
景:滦州,二十镇,张绍曾办公室。  
时:十月二十九日。
    ? 张绍曾正为扣留军火之事,在训斥王金铭、施从云、彭家珍。
张绍曾:“扣留军火这么大的事也不先和我商量?!”
王金铭:“这不,我们来向统制请示来了吗?”
    ? 此时蓝天蔚走了进来。
蓝天蔚:“敬舆,别怪他们了,这事儿我和绶卿都知道,我就是特地为此事来见你的。这
    批军火不能让他们运到南方去打民军!你、我与绶卿曾电告黎元洪,称赞他们是
    ‘迫于爱国热情’而起义,表示绝不助‘政府之淫威’,那岂能放这批军火运往
    南方!况且,我们又早有秋操起义之约,虽因停操而未能实现,但现在清廷正把
    北方兵力南调,起义仍不失为好时机,这批军火我们也正用得上。”
张对王、施、彭说:“你们先回去吧!我与蓝协统有事商量。”
三 人:“是!”他们退出。
张绍曾:“秀豪,我也有我的难处!我手下的高级将领,多半是保皇派,若是仓卒勉强从
    事,一定得不到好结果。我主张分两步走:先向清室陈述国是意见,如不采纳,
    再行发动。我们先呈上个要求清廷改革政治,立即宣布立宪,停止讨伐民军,并
    须立即答复的陈条。像这样要求皇族放弃特权的条陈,他们是绝不会答应的,那
    我们正好动手。到那时激怒军心,势成骑虎,那些保皇派也将被逼上梁山,而只
    能跟着大伙走了。”
蓝天蔚:“既然已截留军火,还是一不做二不休,大干它一场,宣布独立,应绶卿之约,
    出师直捣北京吧!”
张坚持道:“还是先通电‘兵谏’好!”
画外音:张绍曾、蓝天蔚等人,于十月二十九日,向清廷发出“兵谏”主张,提出政纲十
    二条??要求改革政治,宣布立宪,削除皇族特权。
  
字 幕:10月30日,清军攻入汉口,纵火烧城,三十里长街,化成一片瓦砾!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