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场
景:北京吴宅。
时:1910年4月。
字 幕:一九一0年四月,吴禄贞补授镶红旗蒙古副都统。
  ? 他身着军服,胸前佩载勋章,骑马下朝归家。到家门口他下了马,由跟班的接过缰绳。
男 仆:“老爷,您下朝啦!李老爷带了位客人,在客厅等您!”
    ? 禄贞向客厅走去。他一看见李书城就忙打招呼。
吴禄贞:“晓园,让你们久等啦!”
李书城:“绶卿!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陈璧君女士,汪精卫的夫人。”
吴禄贞:“陈女士,久违了!”
陈璧君:“吴先生,久违了!早在海外就听说过您的大名了。”
李书城:“陈女士这次来京,是专为设法营救兆铭他们三人的事……”
画外音:“汪精卫等三人,因南方起义数次失败,欲杀清廷亲贵以雪耻。数月前潜来京,设
    ‘守真照相馆’于宣武门外,作为活动据点。他们选定摄政王为目标,就在他上
    朝的必经之路,银淀桥下埋了自制的炸弹。但为人所发现,行刺未遂。事发之后,
    清廷大肆搜索。他们被捕了,押在刑部。”
李书城:“孙先生对此事十分重视,陈女士带来了他给你的亲笔信。”       
    ? 陈从皮包内取出信,交给吴。吴立即拆开信看。
吴禄贞:“孙先生视营救他们,为革命党当前之头等大事,正在各地利用舆论工具进行呼
    吁。”
李书城:“有消息说要判死刑,那桐等人提出要凌迟处死,所以他们的姓命危在旦夕!”
  ? 陈璧君此时不禁掩面而哭,呜咽着说--
   :“绶卿先生,请您务必设法救他一命!”
吴禄贞:“刺杀皇帝的老子这事营救起来是很棘手!这样吧,我们先用钱打点刑部上上下
    下,再去走肃亲王的门路。他这个人有些事不会做得太绝,说穿了也就是要为他
    自己留条后路。如他肯出面,说服摄政王载沣本人同意免他们死罪,此事才有救。”
画外音:在吴禄贞、程家树二人的营救之下,汪精卫、黄树中二人由死刑改判终身监禁,
    罗世勋判有期徒刑十年。在事隔一年多武昌起义后的大赦中,三人均被释放出狱。

第四十二场
景:同前。
时:半年之后。
画外音:吴禄贞于1910年7月,被任为阅操委员,派往德、法等国阅操,11月才返回
    北京。
    ? 吴宅门口停着多辆马车。客厅内人声喧哗,一批士官毕业前往他家中相聚,其中
    有良弼、张绍曾、蓝天蔚、李书城、蒋方震、蒋作宾、孔庚、黄元恺、张世膺等。
    ? 禄贞正把从国外带回来的照片给大家看,一边指着照片解释:“这几张是在德国
    照的……这是他们的陆军元帅。”“你们看,人家这队列有多整齐!”“这几张
    是在法国照的,这就是有名的埃菲尔铁塔!”“这几张都是骑兵的。”
    ? 孔庚(同盟会员,陆军部科员)拿着一张禄贞的单人照片,高声说:“这张太棒
    了!”
    ? 大家都去看那张照片。照片上的禄贞身着军礼服,扎武装带,肩披绶带,胸戴双
    龙宝珠勋章,帽沿、肩章、袖口都饰有金边,他坐在一张藤椅上,一手扶着佩剑,
    一手握着白手套,显得潇洒自然,又有军人气派。
孔 庚:“你们看,绶卿显得多年轻、潇洒、英俊、气度非凡,仪表堂堂,标准的军人风
    范。我今天才发现他还真是个美男子呢!”
吴禄贞:“哈,哈,承蒙恭维,承蒙恭维!这张是一位外国记者给我拍摄的,当他得知我
    在中、日‘间岛问题’交涉中,坚持寸土不让的原则时,表示十分钦佩,特地请
    我拍照。我所到之处,常受到外国民众欢迎,把我视为中国的英雄。”
张世膺(同盟会员,陆军部科员):“这么说,他们的民众还是颇有正义感的啊!”
吴禄贞:“那是。法国大革命时所提出的‘自由、平等、博爱’的口号,在民众心中影响
    很深。”
    ? 良弼不由暗暗摇头。
良画外音:“他一谈革命就来劲儿,我得来给他扭转话题。”
良 弼:“诸位学友,我给你们带来一个好消息:摄政王近来颇有意在北洋军中起用士官
    生为各级官佐,大家飞黄腾达的机会来了!”
蒋作宾(同盟会员,陆军部科长):“我倒也听到过点儿这方面的消息。”
吴禄贞:“忽然看中我们士官生,该不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只为对付袁世凯!”
    ? 好几个人说:“妙语!”“妙语!”
   ? 禄贞觉得有些热,解开了领扣,又随手脱掉了帽子。
    ? 蓝天蔚(同盟会员)发现他已剪了辫子,不由有几分吃惊。
蓝天蔚:“绶卿,你剪了辫子了!”
禄 贞:“啊,剪了。难道要我带着被外国人笑作‘猪尾巴’的辫子去阅操!”
良 弼:“你呀,只顾一时痛快,看你去上朝时怎么办!”
    ? 他拿起帽子说:
    “这不,钉上根假的在帽子后边。”
    ? 良无可耐何地摇了摇头。
良 弼:“我们闹腾的时间也不短了,绶卿刚回来,也该让他早些休息了!”
  ? 他说着起身要走,别的人也都相随要走。
    ? 吴起身送他们出去。

    ? 李书城同他一起送走客人后,又回到厅内。
李书城:“绶卿,阅操回来后有什么打算吗?”
吴禄贞:“暂时还没想好。”
李书城:“那年我们在湖南见巡抚赵尔巽时,你劝他将湖南建成中国复兴的一个重要堡垒,
    把个赵尔巽说得十分兴奋,一再留客,最后亲自送我们出府门。临别时还对你说: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呢!”
吴禄贞:“最后还不是白说!”
李书城:“所以寄希望别人,不如自己来做!你现在是镶红旗蒙古副都统,正与抚台的职
    位相当,最好你出任湖南或山西的巡抚,自己去打基础。孙先生现在很重视革命
    党人打入清廷内做官,职务越高越好;黄兴还鼓励家有资财的同志出资捐官,以
    便获得兵权更快些、更大些!”
吴禄贞:“外放抚台不难,只要花二万两银子,贿通庆亲王奕匡(匡+力),即可达到目的。
        可一时上哪儿去筹这么大一笔款子呢?”
李书城:“钱的事我去找黄恺元商量!他哥黄调元在宜昌做棉纱生意,积资数十万元。此
    人肯为革命出钱,他刚为恺元花一万两捐了个道台。让恺元给他去封信,他准能
    汇款来。”    

第四十三场
景:庆亲王府。
时:半月后。
  ? 王府的一个太监,举着吴禄贞的名帖为他引路。他们来到高悬“宜春堂”匾额的
    庆亲王居室。
? 禄贞今天特地换上了一件做工讲究的便装,显得那么潇洒、精神。他一见奕匡
   (匡+力),赶紧“恭敬”地打千,口称:“学生拜见老师。”
奕 匡:“请起,请起!不必多礼。”
禄 贞:“谢王爷!”
  ? 他从袖中取出一个红封套,递过去。
禄 贞:“区区小礼,奉上王爷,权当门生拜师的贽敬,恳请王爷笑纳!”
奕 匡:“你又何必如此客气呢?本王能收你这样一个文武全才的学生,真乃喜事一椿
    呢!”
  ? 他用手指一指旁边的座位,说:“坐吧,坐吧,不必拘礼!”
    ? 他转身招呼了一声:“看茶!”趁机已将银票的数额看清。见是两万,自是欢喜。
       于是满脸带笑地与禄贞谈话。
奕 匡:“前次中、日间岛之争,多亏你这位干才方得取胜啊!”
禄 贞:“王爷过奖了!”
奕 匡:“你请肃亲王转呈的《经营蒙古条议》,我也看过,写得不错!看来你对如何治
    理一方,也颇有筹划。怎么,刚阅兵回来没几天,又闲不住了?有何打算,说说
    看!”
禄 贞:“门生是想补一个省缺。”
奕 匡:“嗯,我替你留意就是。”
禄 贞:“全仗老师提携了!”

第四十四场
景:吴宅。
时::1910年12月23日。
    ? 禄贞兴冲冲地从外而归。快到书房门口时就喊:“晓园,晓园!”
    ? 书城出现在门口。
李书城:“有好消息?”
禄 贞:“成了,成了!”
书 城:“派你去哪个省?”
禄 贞:“不是哪个省,是带兵当统制。今天早上奕匡(匡+力)派人来叫我去,他对我说
        各省巡抚还未出缺,而保定第六镇统制正需人补缺。让我先去那儿,等候机会再调
        个省缺给我。”
书 城:“能掌兵权倒也不错!”
禄 贞:“对,保定离北京不远,以后控制北京方便!你随我前去吧,等有机会时,给你
    也补个缺。”

第四十五场
景:保定,新军第六镇司令部。
时:1911年1月,
? 吴禄贞怒气冲冲地走回办公室,周维桢跟在他的身后。他解下武装带,又解开了风
    纪扣,在自己办公桌后坐下。
禄 贞:“这算什么新军,简直是乌合之众!特别是十二协的兵,平时是怎么训练的?连
    左右转都不会,有的齐步走时还手脚一顺动。”
  ? 说着他站起身做了个一顺动的动作。周维桢被他的模仿逗笑了。 
      “你还笑得出来,带这样的军队真叫人想哭!”
维 桢:“你呀,心急吃不上热豆腐!”
禄 贞:“我非撤换他一批军官不可!”
维 桢:“绶卿,你千万不可操之过急啊!此事盘根错节,复杂得很。军官中许多人是袁
    世凯的人,他们要是串通一气与我们作对怎么办?就说那个十二协协统周符麟吧,
        你认为他完全不懂训练,他还没把你这个上过洋学堂的年轻统制放在眼里呢!他原
        是袁世凯武卫军中的人,靠打义和团立功一级级升上来的,他持功骄傲得很呢!”
禄 贞:“我就是要先拿他开刀!干臣,你马上替我起草个呈子给陆军部,就说我要着手
    整顿第六镇!十二协协统周符麟,鸦片烟瘾甚重,行同盗贼,应即撤职!”
    ? 周想再劝他几句,看他正在气头上,只好作罢!
    ? “报告!”“进来!”一个年轻俊秀的军官入内,向二人行军礼后,问:
    “不知大帅唤小人前来有何吩咐?”
禄 贞:“你是十二协的吧?”
马步周:“是,小人叫马步周,是十二协的马队见习排长。”
禄 贞:“进过学堂吗?”
马步周:“刚从北洋武备学堂毕业不久。”
禄 贞:“刚才我阅操时,见你骑术不错,我提升你为骑兵营连长!”
    ? 马喜出望外,马上打了个千说:
    “谢大帅提拔!”
禄 贞:“好好干,小伙子,干得好将来骑兵营营长就是你的。”
马步周:“小人一定好好干,没齿不忘大人恩典!”
  ? 说着又要打千,被禄贞阻止了。  
禄 贞:“你去吧!”
马步周:“小人告退!”
  ? 他行了个军礼,一个向后转,迈着齐步走的步伐出去了。
    ? 禄贞望着他的背影说:
    “第六镇的兵要都这么训练有素就好了!”
维 桢:“我看他虽年轻,却很有些世故。”
禄 贞:“年轻人总比那些老奸巨滑的好办些吧?”
维 桢:“别忘了,北洋武奋学堂也是袁世凯办起来的,同样是他培养私人势力的地方!”
禄 贞:“我们得想法多安插自己人任各级军官。”
维 桢:“低级军官我们有权安排,高级的就难办了,陆军部不会肯批!你保李书城任团
    长的呈子,不是就给驳回来了吗?”
    ? 此时李书城进来了。
禄 贞:“怎么样?与共和会的人联系上了吗?”
书 城:“联系上了!为首的名叫胡鄂公,也是咱们湖北人,是同盟会员。共和会在保定
    军、警、学、政各界,已发展了千余人,在第六镇和陆军学堂中,就有一百多人。”
禄 贞:“好,咱们第六镇中也有!陆军学堂的共和会员,将来可以作为骨干,组织一支
    第六镇入伍生队。给我约个时间,我要见见胡鄂公,再和他谈谈组织一支民团的
    事。”
书 城:“好的,我给你联系。”
维 桢:“你见到同盟会河北支部的人了吗?”
书 城:“见到了。河北支部由郝仲清任主盟人。他的公开身份是育德中学校长。”
禄 贞:“也就是说育德中学就是这儿革命活动的总机关!”
书 城:“正是如此。”

第四十六场
景:周符麟家。
时:第二天。
? 周正躺在大烟灯旁抽大烟。他年轻妖艳的姨太太在他对面躺着,为他烧烟泡。他美
    美地吸了一阵,才停下来向立在一侧的马步周问话。
周符麟:“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吴禄贞骂我们十二协是乌合之众,还说我这个协统该撤
    职!”
马步周:“千真万确!他阅罢操回去就大发雷霆,我是亲耳在他门外听到的!”
    ? 周气得坐起身说:
    “想撤我的职,没门儿!要不是袁宫保这二年还乡了,第六镇统制早就是老子的
    了,也轮不上他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来这儿耍威风!”
马步周:“六镇的人谁不知您是战功赫赫的啊!他算什么。”
周符麟:“好小子,真会说话。难为你惦记着我,特地来送信。”他对姨太太说:“翠花,
    去取五十两银子给小马!”
马步周:“大人,我可不是为--”
周符麟:“我知道你不是为几两银子而来,可我还不知道你那份会花钱的劲儿?你那点儿
    军饷哪儿够你又逛窑子又耍钱的。花完了就再来拿!”
    ? 翠花取来钱,一扭一扭地走到马的面前,眉目传情地望着马那张年轻漂亮的脸蛋,
    娇滴滴地说:
    “协统给的,就乖乖拿着呗!”
 
第四十七场
景:北京,陆军部。
时:三天后。
    ? 蒋作宾(27岁,留日学生,同盟会员)走进陆军部大门,径直向尚书办公室走
    去,他是回来向陆军部尚书荫昌复命的。
  ? 荫昌是个四十多岁的旗人,因曾在德国学习过陆军,所以颇自命不凡,他的办公
    桌上,还特地放了几本德文书籍。
    ? 蒋走近他,给他行了个军礼,他点了下头。
荫 昌:“你刚从保定回来?”
蒋作宾:“是。”
荫 昌:“吴禄贞态度如何?”
蒋作宾:“他坚持要撤换周符麟。”
荫 昌:“你没说不同意换是我的决定吗?”
蒋作宾:“说了。但他说周符麟对新军知识一窍不通,又是个大烟鬼,实在不称职,一定
    得撤。”
荫 昌:“哼,他哪把我这个陆军部尚书放在眼里?简直是目无尊长,别的统制谁像他。
    他还想荐李书城,想得倒好!”
    ? 荫昌满脸怒气,自顾自地翻阅开了桌上的一又叠材料。
  ? 蒋从文件包中取出一封信,却犹豫起来没有立即给荫。他眼前又浮现出禄贞当时
    写信的情景--
闪回:
    ? 禄贞怒不可遏地在挥笔写信。站在一旁观看的蒋作宾,显得又吃惊又替他担心。
      蒋终于忍不住而开口相劝。
蒋作宾:“绶卿,这封信这样写可不成!光从你每个字写得有一寸大,就会惹麻烦的,更
    何况你措辞又太尖利了。还是重写一封措辞委婉些的吧!”
禄 贞:“绝不重写,你就这样交给荫昌!”
蒋作宾:“你揭露第六镇军纪废弛,装备极差,重申必须撤换周符麟的理由,倒也罢了,
    可你进而指责荫昌本人‘只知道做官,不尽职守,有负国家之委任。’那还能不
    得罪他?”
禄 贞:“得罪就得罪!我一字也不改。这邦旗人,枉居要职!”
    ? 蒋无可奈何地摇摇头说:
    “你呀,真是名符其实的‘吴大炮’!”
闪出。
    ? 荫昌抬头,见蒋仍在那儿。
荫 昌:“你还有什么事?”
    ? 蒋不得已只好把信递过去。
    ? 荫昌看着看着信,脸色越来越难看,终于一拍桌子说:
    “我还没找他的事,他倒先挑起我的不是来了!”他指着文件夹内的材料说:“这
    些都是人家告他的密呈!说他‘擅改编制,纵兵抢夺’。”
蒋作宾:“‘擅改编制’倒有可能,至于‘纵兵抢夺’却不像他的为人。那一定是军纪废
    弛所致,他到任不久,难以一下整顿好。”
荫 昌:“就是‘擅改编制’这条,也够严重的了!各营原有查马掌的,他都给裁了,每
    营伙夫原为三十八人,他给裁掉二十,这两项就一共裁了三百四十人!军官中资
    历最深的中军、执法、军械、执事、书记等,都被他给撤了!现在弄得全镇之将
    佐弁兵,无不人人自危,各怀去志。”
蒋画外音:“绶卿呀,绶卿!你也太操之过急了。”
    ? 荫昌脸上忽显出一丝阴险的笑意。
荫 昌:“蒋科长,你给我写个批复:同意撤周符麟,由该协二十四标标统吴鸿昌署理十
    二协。”
蒋作宾:“是!”
  ? 他行了个军礼,转身离去。
蒋画外音:“荫昌这手够厉害的,撤了周符麟,以吴鸿昌署理,绶卿还是无法安排自己人。”

第四十八场
景:北京大方家胡同52号,禄贞的新宅邸。
时:1911年9月,
    ? 新宅主楼是一栋倒凹字形的西式二层楼建筑,院内有花园。禄贞正与周维桢、彭家
    珍、张世膺、王孝缜、孔庚等人坐在楼前葡萄架下谈话。
吴禄贞:“席儒,你是这个月才从奉天来天津任职的吧?”
彭家珍:“是的,到天津兵站司令部任副官。这个职务有机会跑来跑去,可以常来北京了。”
吴禄贞:“来了就住这儿!这么大一栋房子,我一家人哪住得了?我盖它想的就是为大家
    聚会方便,客来客往的有个落脚处。我给肃亲王写了一封信,说明由于上、下牵
    掣,第六镇难以在短期内整顿好,这样我就有理由在北京‘闲居’,得空与你们
    相聚,研究咱们的事儿。”
张世膺:“这房子盖得是够大、够气派的了,怕得花不少钱吧!”
吴禄贞:“是向日本正金银行贷八千元款才盖成的。还用了房地产做抵押呢!所以这房子
    到底姓不姓吴,还很难说。”说罢自己哈哈笑了起来。
周维贞:“绶卿虽说也当了这么些年的官,我是知道他的,一点儿积蓄也没有。谁有难处
    他都帮,几百上千地给,弄得自己家里有时连过日子都难。夫人很贤惠,从不抱
    怨一声。” 
吴禄贞:“那倒是的,她明大体,从来不在钱的方面说什么,一个家全仗她支撑。”
    ? 此时李书城、蒋方震、蒋作宾、黄凯元来了。
李书城:“三年一度的秋操,已定于下月在永平府(卢定)举行。”
吴禄贞:“哼,还不是广州起义和四川保路风潮,闹得他们惊恐万状,想以秋操来炫耀武
    力。”
蒋作宾:“正是这样,所以这次演习规模很大,还特地向德国订了五十二挺马克沁机关枪,
    编练了十三个机枪队。”
吴禄贞:“快说说都有那些部队参加演习?”
蒋作宾:“禁卫军一、二、三混成旅为西路军;陆军第一、四、六、二十镇,加上第二混
    成协,为东路军。”
    ? 禄贞一下激动得站了起来:
    “这么说我的、张绍曾的、篮天蔚的部队都参加。快告诉我秋操是怎么安排的?”
黄凯元:“东路军由军谘使冯国璋任总指挥,你和张绍曾是副总指挥,在滦州集中待命,
    由秦皇岛沿海一带登陆西进;西路军由舒清阿指挥,集中于开平待命,由通州方
    向东进。演习时东军先胜,最后胜利归于西军,战罢议和。”
彭家珍:“哼!西路军都是旗人,东路军以汉人为主,他们这样安排,又是玩的满人打败
    汉人的把戏,以显示清廷为万世一统的基业。”
吴禄贞:“我要叫他把戏耍不成!给他来个假戏真演。三年前熊成基搞的那次秋操起义之
    所以失败,是因为配合不好,答应给他做内应的部队变卦了,才未成。这次则不
    同,蓝天蔚是自己人;张绍曾与我是同期同学,交情不薄,况且刘一清正在他那
    儿当参谋长,也是自己人,又与我在延吉共过事。我们可以暗地私带子弹,相机
    起义,先消灭近卫军,然后乘胜入京。”
彭家珍:“好计谋!我可以替你去联系,我在奉天学兵营当过教习和队官,又在那儿讲武
    堂任过教习,在张、蓝部队的下层军官中颇多熟人。”
吴禄贞:“好,联络的事就交给你了!”他对王孝缜说:“你到保定去给我当参谋吧!”
王孝缜:“行!”
  
第四十九场
景:吴宅花园一角。
时:第二天。
  ? 禄贞、静淑正准备照像。
禄 贞:“我们就在这几棵竹子边上照吧!”
静 淑:“行。”
    ? 仆人忙给放好两张椅子。
  ? 七岁的大女儿声明:“我要挨着爸爸照!”
    ? 四岁的儿子也学样:“我要挨着爸爸照!”
禄 贞:“好,好,好!都挨着爸爸照。妈妈坐右边那张椅子,华儿站中间,我坐左边这
    张椅子,黄儿站我右边。啊,还有我的三姑娘,来爸爸抱!”说着从女仆手中接
    过小女儿。
    ? 静淑坐下后,用扇子挡在自己已突出的腹部前。
    ? 照像师对好镜头,招呼到:“请都朝这儿看,小少爷别动啦!”随之闪光灯一亮!
禄 贞:“王妈,你再去看看老太太准备得怎么样了?我们等着她呢!”
静淑画外音:绶卿今天是怎么啦?他从来不是个爱照相的人,今天这么积极,莫非他们要
    有什么大的行动?
    ? 静淑的眼神不由变得担心、忧郁。
   
第五十场
景:保定,第六镇。
时:九月底。
    ? 禄贞与第六镇中十几个共和会员在谈话,周维桢、王孝缜也在场。
禄 贞:“再有十天秋操就开始了,我已与二十镇的和第二混成协的人约好,趁机私带子
    弹,相机起义。”
    ? 大家都很兴奋,纷纷说:“终于盼到这一天了!”
禄 贞:“我们是东路军,西路军是旗人的几个近卫军混成旅。他们的计划是东路军先胜,
    西路军最后打败东路军,再战罢议和!我们给他来个只胜不败,真枪实弹消灭掉
    近卫军!”
众  :“消灭了近卫军,那北京就得玩完了,我们实现共和就有希望了。” 
禄贞问两个入伍生队的人:“你们入伍生队的基础最好,会员占多少比例?”
二 人:“二百多人中,将近四分之一是会员。”
禄 贞:“分头再发动一下,到时候派你们打先锋!”又问十一协的一个军官:“十一协
    呢?”
一军官:“我们有几个队(连)里,也有自己人,有的还是下级军官,与弟兄们关系也较
    好。”
禄 贞:“十二协我们的人就少了!现在情况如何?”
一位十二协的回答:“军官中有些人是与周符麟一个鼻孔出气的,撤了周,他们一直心怀
    不满!”
禄 贞:“哼!我们真动起手来,他们也无可奈何!不行时连他们一起收拾,行动时把他
    们看牢。”
周维桢:“对吴鸿昌要特别警惕!”
十二协军官:“嗯,他自署理十二协以来,颇自命不凡。动不动就把陆军部、军谘府挂在
    嘴上!”
    ? 此时李书城、蒋作宾、黄凯元到。
禄 贞:“今天先谈到此,大家分头做些发动工作,先与共和会的人通气!有事我会让王
    参谋与你们联系。”
    ? 大家离去。
禄 贞:“你们此时来,一定有什么要紧的事吧!”
蒋作宾:“他们决定不让第六镇参加秋操了!”
禄 贞:“为什么?”
蒋作宾:“你锋芒过露,他们对你有所猜忌啊!”
黄凯元:“命令都拟好了,要等秋操开始前一、两天才下达。”
李书城:“绶卿,你也别急,幸亏我们知道消息早,还来得及重新安排。”
禄 贞:“嗯,马上通知张绍曾、蓝天蔚,让他们仍按原计划行动,我们从保定配合他们。”
画外音:会操于1911年10月8日开始,东、西路军提前分别向指定地点聚集。张绍
    曾、蓝天蔚根据吴禄贞的意见,对部队进行了调整,作好了起义的准备。但10
    月10日爆发了武昌起义,秋操于11日停止了,秋操起义未能进行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