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场
景:总督府,张之洞办公室。
时:1902年春。
画外音:“吴禄贞从日本士官学校第一期骑兵科毕业。他不顾个人危险,决定重返武汉,
    他要在故乡传播孙中山先生的革命思想,他要踏踏实实地做一番革命播种工作。”
  . 梁鼎芬拿着一份文件,来见张之洞。
梁鼎芬:“这是各省首批从日本士官学校毕业的学生名单,一共三十九人,这些人在当今
    用人之际,真可谓凤毛麟角了。其中河北占的最多,有二十人。”
张之洞:“哼,那位北洋大臣、直隶总督袁世凯是要培殖亲信,独揽北方军权啊!”
    ? 梁鼎芬点了点头,意味深长地看了张一眼。
    ? 张接过名单逐个往下看,忽然脸上现出惊讶的表情。
张之洞:“怎么?这其中还有吴禄贞的名字!我就不信他不怕掉脑袋,敢回来见我!”
    ? 此时张之洞的亲兵出身的标统(团长)张彪走了进来。
张 彪:“大帅,从日本回来的士官毕业生求见!”
张之洞:“吴禄贞也在其中吗?”
张 彪:“在。”
张之洞:“啊?!他真是胆大包天!叫姚锡光先把他给我关在将弁学堂,听候处理。别的
    人我立即接见!”

字 暮:三天之后。
    ? 张彪带着吴禄贞朝张之洞办公室走去。
    ? 张彪先入内报告。
张 彪:“大帅,吴禄贞带到!”
张之洞:“唤他进来!”
    ? 吴禄贞整理了一下军容,泰然而入。他向张之洞潇洒地行了个军礼。
吴禄贞:“禄贞奉命前来!”
    ? 张之洞与梁鼎芬一下儿被他的一表人材和标准的军人姿态所镇住,不由相互交换
    了一个赞许的眼神。稍停,张想起要给吴来个下马威,于是板起面孔开始训斥他。
张之洞:“我派你去日本留学,你却胆大妄为,干的好事!”
吴禄贞:“我也没辜负大帅的栽培啊!三年前我学习成绩好,大帅派我去日本学习,如今
    这批毕业士官生中我还是名列前茅。没给您大帅丢脸啊!”
张之洞:“我不是说的这个,你知道我指什么!”
  ? 禄贞抓住是张之洞保荐他出国学习的这一点,做开了文章,故意放慢语调,把话说
    得含而不露。
禄 贞:“大帅,我可是您--保荐到日本去学习的啊!”
    ? 张之洞不由“嗯--”了一声。
张画外音:“这小子够厉害的!”
禄 贞:“旧事重提,于彼此都多有不便吧!”
  ? 他嘴角上现出一丝嘲讽的笑意,接着又慷慨激昂地说了下去。
禄 贞:“我之所以敢于回来,一是有自信,二是信得过你张大帅。”
张之洞:“哦--”
禄 贞:“我自信光明磊落,所作所为,无非是为了报国!我敬重你张大帅有见地,有作
    为,一心想整饬纲纪,为国家做些好事。三年来,我在国外学了不少东西,只有
    在您手下做事,才能学有所为,所以我才回来。”
    ? 一番话说得张听着顺耳,指指一侧的椅子说:“坐下说吧!”
    ? 禄贞道了一声“多谢!”坐下后,接着从容而谈。
禄 贞:“如今的局势是列强必欲亡我,我若再不改弦易辙、革除弊政,就有亡国灭种的
    危险!”
  ? 他停下望了一眼张。
张之洞:“讲,讲下去!”
禄 贞:“日本明治政府,靠‘富国强兵、殖产兴业、文明开化’的维新办法,才得以摆
    脱被人鱼肉之弱国地位,他们的经验证明:只有改革政治,才能转弱为强,才能
    生存!”
    ? 门外张彪正在注意听屋内的动静,离他数步还有两名刚才押禄贞来的士兵。忽然
    听到张之洞高声赞:“奇才,奇才!”他向士兵挥手示意叫他们离去,自己则进
    入室内。张彪进去后,见梁鼎芬正跟着夸--
梁鼎芬:“真是奇才!”并大献殷情地说:“督帅提倡兴学,煞费苦心,今日得此奇才,
    请受卑职一贺。”
    ? 善于奉迎的张彪赶岂肯落后!
张 彪:“督帅,标下军中正缺少人才,请督帅把这位‘奇才’赏给标下任用!”
画外音:“一日之间,吴禄贞一下由“阶下囚”竟成了“席上珍”,而且从第二天起,一
    份又一份的委札,雪片似的向他飞来:“学务处会办”、“营务处帮办”、“将
    弁学堂护军全军总教习”、“武备学堂会办”、“武普通学堂会办”。旬日之间
    加官不下十次,一时哄动了武汉三镇。

第三十七场
景:吴禄贞书房。
时:前场半月后。
  ? 吴禄贞正与黄兴、周维桢、李书城、程家柽谈心。
黄 兴:“绶卿,你可真成了风云人物了,连连加官进爵,哄动了武汉三镇!”
    ? 禄贞哈哈大笑。
禄 贞:“这就是胆子大的好处!张之洞的下马威没把我给镇住,打嘴巴官司时又输给了
    我,他只好给我官做喽。”
周维桢:“那你下一步作何打算呢?”
禄 贞:“给他‘练兵’呀!他正在编练新军的劲头上,为与袁世凯争高低,他才求才如
    渴。他给我加官是想拢络我,而我正好利用这个机会在新军中展开工作。”
程家柽:“你准备如何展开呢?”
禄 贞:“革命运动必须有军队!以往以会党为主进行起义,往往因组织涣散,难以统一
    指挥,难成大事。要是我们将革命的种子输入营中,改变新军的头脑,然后以新
    军为主力,那情况就不同了!我现在正好可以利用职务之便,介绍些有作为的青
    年入营当兵。此策可称之为‘秀才当兵’之策!”
    ? 四人对他的这一观点颇为赞赏,都点头称是。
黄 兴:“嗯,很有道理!那还连人带枪都有了。”
    ? 吴一边起身做了个抬东西的动作,一边说。
禄 贞:“这就叫‘抬营主义’!”
众  :“好,连锅端!”
李书城:“我倒想起一个人来了,我父亲有个学生,叫刘静庵,胸怀大志,赶明儿我把他
    介绍给你,让他入营去当秀才兵!”
禄 贞:“那好哇!”
周维桢:“绶卿,我们四人同时被选派去日本东京弘文学院速成师范科学习,很快就要走
    了。”
禄 贞:“庆贺你们啦!不过别光学文,最好找机会也习武,日后举义需要军事人才。
    晓圆这副弱不禁风的样子,更得好好练练武!”
    ? 李不由低头看了看自己有些削瘦的身子,笑着点了下头。
    ? 黄兴伸了伸自己粗壮的胳膊。
黄 兴:“谢谢你的提醒,我们一定注意找机会学武!”

第三十八场
景:吴宅。
时:前场数日后,夜。
  ? 在月光下,禄贞与刘静庵边走边谈,不觉到了吴家门口。
刘静庵:“吴总教习,听您讲这些道理,真叫人茅塞顿开。”
禄 贞:“那是因为你是个有远大抱负的年轻人,所以接受新的东西特别快。哟,到家了,
    进去坐会儿吧!”
刘静庵:“今天太晚了,就不打扰了。”
禄 贞:“也好,欢迎你常来我家坐坐,带朋友来也行。”
    ? 禄贞从口袋里掏出一封信给他。
禄 贞:“这是我介绍你去黎元洪管带那儿当文书的信,你什么时候方便什么时候去。”
刘静庵:“我明天就去!”
禄 贞:“好,快人快事,咱们俩可真对脾气。”
  ? 他伸手与对方热情地握别。
    ? 吴目送刘走远后,走到家门前,轻轻扣了扣门。
    ? 吴母前来为他开门。
禄 贞:“妈,您还没休息呀?”
吴 母:“给你等门呢!”
禄 贞:“您让张妈等就行了,何必自己亲自等呢?”
吴 母:“她早上起得早,我让她去睡去了。你还没吃饭吧?”
    ? 禄贞不好意思地“嘿嘿”笑了。
    ? 吴母一边嗔怪他,一边转身去厨房取饭。
    ? 禄贞自己倒了一大杯茶,咕哝咕哝喝了下去。
    ? 吴母取来饭后,禄贞立即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
吴 母:“哎呀,慢着点儿吃,别噎着!”停了一会又接着说:“贞儿,你成天这样没白
    没黑地忙,真得找个知疼着热的人来照顾你才行。”
    ? 禄贞听出母亲话中有话,就停下吃饭,看着她。
吴 母:“你的婚事也该办了!”
禄 贞:“我这会儿哪有功夫办那事儿啊!”
吴 母:“我早就看透了,你什么时候也不会有空儿的!这次再拖我可不答应了。”
    ? 吴母装出生气的样子,禄贞被她逗笑了。
禄 贞:“您实在要急着办,那就办吧。”
吴 母:“小时候在老家给你订的景家姑娘不知现在可中你的意,要有别的想法也说给妈
    听听。”
禄 贞:“我记得她还比我大一岁,今年都二十三了,现在毁约那岂不耽误了人家姑娘的
    青春。我听人说她从小跟她父亲读过书,是位知书达理、品貌端庄的好姑娘。”
吴 母:“嗯,你这样想才好!那我可就要派人去接她来办喜事啦!”
   
第三十九场
景:同前。
时:一月后,夜。
  ? 大门上有大红双喜字,门眉上有红绸彩球,两侧有带双喜字的灯笼,地上到处都
    是放过了的鞭炮的残骸。
    ? 门开了,禄贞出来送客。客人都走后,他向新房走去。那一套新郎的服装使他别
    扭,他一边走一边解系在身上的彩绸,又脱下了两侧插金花的礼帽,自语道:“谁
    兴的规矩,办喜事要戴这些劳什子!”
    ? 他推开新房门,见新娘头上盖着盖头端坐在床边。
    ? 他走上前去,也没接张妈递过来的挑盖头的挑子,伸手就把盖头揭掉了。
禄 贞:“这玩艺儿盖上一天该有多闷人啊!”
    ? 张妈捂着嘴笑着退了出去。
  ? 新娘害羞地低着头,把脸转向一边。禄贞挠了挠头,在想着对策。一会儿,他脸
    上现出了一个调皮的笑靥,坐到了新娘的身边。新娘不由向一边挪了下身子,他
    也随之挪动。
禄 贞:“小时候,我听人讲过个很有趣的故事,说的是有个罗锅男的娶个豁嘴媳妇的事。
        我来给你讲讲:先讲相亲时,那罗锅是背了一口锅去的,看上去自然没问题;姑娘
        口上叼着一朵花,看上去才叫美呢!经媒人一说合,亲事就订下了。到入洞房时,
        麻烦可就来了!罗锅坐在一面有凹的墙前边不敢移动,姑娘嘴上仍叼着花,不敢开
        口讲话。该到吹灯睡觉时,罗锅想让姑娘吹灯,屋里一黑不就看不出他的罗锅了
        吗!而姑娘呢,让她干别的都还行,那豁嘴不关风,怎能吹得灭灯呢?”说着禄贞
        轻轻扳动新娘的肩,说:“你也不转过头来看看我是不是个罗锅?我也该知道你是
        不是豁嘴呀!”
    ? 新娘被他逗得扑哧笑出了声。
    ? 在窗外奉吴母之命听声的张妈,听到这笑声赶紧去向吴母复命。刚走到吴母房门
    口,就急着报信。
张 妈:“老太太,小俩口儿在说笑呢!”
    ? 禄贞用手指轻轻托起妻子的下巴,见她的容貌是那么美丽端庄,不由动情地赞美
    了起来。
禄 贞:“你真美,就像从画上下来的仙女!”
    ? 静淑抬眼望了一下他,立即又低下了头。
静淑画外音:“得配此才貌双全的如意郎君,我真是三生有幸!”
  ? 她两腮红云顿起,又羞涩又喜悦的表情,使她更添妩媚。禄贞不由得在她脸上亲
    了一下……

第四十场
景:武昌,曾公祠。
时:第二年四月。
画外音:“一九0三年春,沙俄拒不执行与清政府订的分期从东北撤兵的条约,反而增派
    军队,并向清政府提出七项无理要求,激起了中国人民的愤慨。四月,上海、北
    京、武汉等地的学生,纷纷召开拒俄大会。
    ? 武汉三镇数百名学子聚集在曾公祠内开拒俄大会。正面墙上有“武汉三镇学界拒
    俄大会”的会标,两侧墙上分别贴有“御俄寇,复国土!”,“东三省者中国人
    之东三省也!”,“向沙俄讨还血债!”,“俄国熊滚回去!”等标语。
    ? 一个青年学子正在演讲,他是武备学堂的朱和中。
朱和中:“沙俄梦想把我东北三省变成黄俄罗斯!为掠夺我国土,他们杀戳了我二十余万
    东北同胞,尸骸遍野,血流成河!他们在我东北犯下的罪行神人共愤,天地难容!”
  ? 台下吕大森带领众人呼口号:“向沙俄讨还血债!”“俄国熊滚回去!”
朱和中:“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凡我炎黄子孙,有血性有志气的男儿,我们肩负大任,
    救国救民的时候到了!”
  ? 他越说越激愤,一边说一边用右手中的折击打着左手,折扇终于在手中拍成了片
    断。
    ? 吴禄贞着便装与刘静庵在台下不远处,他一一看在眼里,他对刘耳语,刘点了点
    头离去。
  ? 此时群情振奋,反复高呼:“御俄寇,复国土!”
朱和中:“正如京师大学堂给我们来函中指出的那样:如果将东三省割给俄国,英、日等
    国势必效仿,一场瓜分的大祸,就要降临到我们头上!我们武汉学子要为民请命:
    要求当朝复我国土,拯我人民!”
    ? “复我国土,拯我人民!”的口号声接连不断。
    ? 接着吕大森登台演讲。
? 坐在前排的吴禄贞对身边的刘静庵低语,刘起身到台侧迎着走下来的朱和中,与他
    低语,朱连连点头。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中国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中国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中国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